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12章:登门

第112章:登门

        韩良泽虽然恢复了自由,但他本职并没有恢复,不过,一直到宣布放弃江城之前,他的待遇倒是一分不少都发了的。

        夏口警察总局的局长现在是从四分局调上来的,一位姓程的代理局长。

        正式局长根本没有来得及任命。

        这日军就已经占领江城了。

        日军似乎知道他过去是夏口警察局的局长,没有对他家进行骚扰,相反还进行了特别的保护。

        他也知道多门二郎来到了江城,还担任了特务部的部长,他并没有去找他,他知道这上赶着的不是买卖。

        他在等,等多门二郎亲自上门。

        谁知道,这还没等到多门二郎呢,就发生了日军在入城阅兵式上的炮击事件,不但死伤数百名日军,连占领江城的最日军最高司令官冈村宁次都被炸成了重伤躺在医院不能视事。

        现在的江城军政事务都是有第六师团师团长稻叶四郎中将代行职权,待冈村宁次醒来后再移交。

        发生了这种事儿,军统江城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捣乱的机会,四处出击,到处煽风点火,一时间城区到处都是袭击的枪声和爆炸声。

        尤其是夏口的这个晚上,就如同是烧开了的水,好不热闹,而喏大的江城,上百万人口,维持治安又需要多少人力?

        根本就是疲于奔命,无法坚固,夏口的警察就算上街维持秩序,又有几个是真心给日本人卖命?

        还是自己的小命更要紧。

        日军又不熟悉城内的情况,被袭击,甚至丢了性命的情况几乎随时都在发生。

        派遣军司令部限令他三日破案,抓到在江城入城式上“炮击”主谋凶手,可这才一.夜的功夫。

        “炮击”案的主谋凶手没抓到,日军又损伤了百余人。

        而那些中国警察一个个的,消极怠工,根本就是出工不出力,简直就是良心大大的坏了的。

        多门二郎有些焦头烂额的感觉。

        这时候,他终于想起了一个人来,他是本想先晾一段时间的,现在不行了,治安方面,他迫切需要有人能够替他分担一下压力。

        只有中国人才是最了解中国人的,这也是冈村大将一直坚持的“以华制华”的策略,想到这里,多门顾不上外面已经是大半夜了,叫自己的副官备车。

        ……

        一路驱车来到了文华里。

        此时,韩良泽早已睡下了,大半夜的不睡觉,还能做什么,这个时局,谁又有那个心情做什么?

        不过睡是睡下了,但睡不睡得着就得另说了。

        这日本兵进了城,谁不提心吊胆的,韩良泽这样的,有点儿家业的,就更加担心了,这日本兵那都是虎狼之师。

        铃……

        大半夜的,家里大门的门铃突然响起,惊的韩良泽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睡在旁边的许馨也被惊醒,待要伸手去开灯,被韩良泽伸手压住了。

        “怎么了,老韩?”

        迷迷糊糊的许馨不明白韩良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并没有坚持。

        “你躺着别动,我去看看。”韩良泽吩咐一声,掀开被子,下床来,踩上拖鞋,慢慢卧室的窗户走了过去。

        微微的掀开窗帘一条缝隙,朝留下大门口方向望去,虽然夜色很黑,但早已适应了黑暗的韩良泽还是看在自家大门外一辆黑色的小汽车,车头上插着一支日本旗,一名身穿黄色军大衣的肥胖身躯站在门口。

        那背影分明就是他刚送走没几天的多门二郎。

        只有多门二郎,后面并没有其他人,韩良泽知道自己机会来了,马上拿了一件外套,披上,往卧室外走去。

        “老韩……”

        “待在房间里别下来。”韩良泽郑重吩咐一声,关上门就下楼了。

        “老爷?”楼下佣人房里睡的兰姐早就听出家里大门的门铃响了,可她也不敢去开门,这大晚上的,外面又不太平,还是当做没听见为好。

        不过韩良泽突然下楼,她不能装作没听见了,披上一件衣服也开门走了出来。

        “兰姐,没事儿,你回去休息吧,待在房间里,别出来。”韩良泽也防着兰姐呢,虽然他不会像许馨那样给脸色,也没有把人辞退,客观上还是疏远了一些,平时在家说话语气也客气多了。

        “是,老爷!”兰姐不敢有任何违拗,自从被带走问话,她就感觉的在韩家不受待见了。

        韩良泽亲自开门。

        多门二郎有些诧异,等了半天没开门,他也想到了,大半夜的人都睡了,而且不知道是什么人,也不敢随便开门,正打算打道回府,明天再来的,韩家的大门忽然从里面开了,韩良泽就披着一件外套走了出来。

        “韩兄?”

        “多门君夤夜来访,韩某岂敢闭门不纳?”韩良泽一拱手,“请。”

        “韩兄恕罪了,我这几日实在是太忙了,抽不出时间过来拜访,不过,我还是吩咐了下面的人呢,对韩兄你家不得有任何骚扰。”多门二郎忙说道。

        “感激,有心了!”

        韩良泽把人迎入客厅,道:“内子和佣人都睡下了,把她们叫起来也不合适,夜茶伤胃,我就给你倒一杯热水吧?”

        “谢谢。”

        “这位长官是?”韩良泽注意到多门二郎的副官,一位年轻的日本陆军少尉,询问一声。

        “这是我的副官,赤木。”

        “赤木副官请坐。”

        “赤木,这是韩良泽韩君,韩君是我在东京警监学校的同学,他在学校的成绩十分优异,还在我之上,另外,他还是前夏口警察总局的局长,因为一点儿小事情被免职了。”多门二郎也给自己的下属介绍了韩良泽,“他是一位很优秀的警察,你以后见到他,要跟见到我一样。”

        “哈伊!”赤木冲韩良泽一鞠躬,“韩局长,请多多指教!”

        “赤木君客气了,我已经不是局长了。”韩良泽微微一颔首。

        “韩兄,你很快就是了。”多门二郎微微一笑,颇为深意的说道。

        “喝水,喝水。”韩良泽平静的招呼一声,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惊喜,区区一个夏口的警察局局长此刻已经不能满足他的胃口了。

        何况,他还身负秘密任务呢。

        “韩兄,当初要不是你及时示警,我可能早已成了军统的阶下囚了。”多门二郎对韩良泽是心存感激的,他后来也了解低一些情况,韩良泽也是因此遭到牵连而被撤职,甚是差点儿也下大狱。

        “多门君,过去的就不提了,我现在无官一身轻,倒也自在多了。”韩良泽呵呵一笑,一副轻松惬意的表情。

        “韩兄,你正当壮年,怎么就想着急流勇退呢,这可不符合你当初读书时候的志向?”多门二郎微微一笑,你要真想退休,今晚就不会亲自开门迎接自己了。

        这分明是想待价而沽。

        “如今中日两国大打出手,我一个闲散之人,无力扭转乾坤,还不如退而结庐,安度残生而已。”

        “韩兄不要说的这么悲观嘛,我们大日本帝国并非想要侵略中国,我们是来帮助你们的受苦的民众推翻你们的那个残暴压榨百姓的政府,他们的错误做法,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只要他们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加以改正,与大日本帝国进行合作,中日两国的和平是指日可待的。”多门二郎说道。

        “这只怕很难。”韩良泽微微一摇头。

        “在大日本帝国强大的陆海军武力之下,相信要不了多久,你们的那位委员长阁下会幡然醒悟的。”多门二郎道。

        “多门君,我想你今晚过来,不是过来跟我讲这些的吧?”韩良泽问道。

        “当然,实不相瞒,韩君,我们在江城遇到了一些麻烦,想请韩君出面帮忙?”多门二郎也不绕弯子了,再绕下去,天都快要亮了。

        “我一个闲职人员,能帮什么忙?”韩良泽微微一笑。

        “你在夏口警察局工作二十年,部下众多,威望甚高,眼下夏口治安形势严峻,需要一个德高望重之人出面召集全市的警察,维护治安和打击犯罪工作,恢复一方安宁。”多门二郎说道。

        “多谢多门君看重,不过我一个被撤职的警察局局长,现在出面说话,恐怕没有人听我的了。”

        “韩兄需要什么样的支持,尽管说。”多门二郎道,“只要韩兄答应出面,之前的约定还是有效的。”

        “多门君,我一旦出面,我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候我的安全如何保证?”韩良泽问道。

        “我会派一支宪兵小队专门保护韩兄和韩太太的安全。”

        韩良泽略微沉吟了一小会儿,继续道:“那我能做和不能做的,以及且的职权范围呢?”

        “这个……”多门二郎一时兴匆匆的过来,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有多想。

        “多门君,我也算半个江城人,为了江城的百姓,我想说几句话,希望你能听的进去。”韩良泽忽然正色道。

        “韩兄请讲。”

        “我不希望在江城发生金陵城那样的悲剧,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对你们是构不成威胁的,杀戮只能一时的震慑人心,却得不到人心,如果你想让我出任警察局长,那我这个局长必须是名副其实的,而不是你们推出来的一个傀儡,否则,江城的治安问题永远都得不到解决。”韩良泽道。

        “韩兄想要什么样的权力?”

        “过去国民政府给我的权力。”

        “这个自然,我既然来请韩兄出山,那自然要赋予你足够的权力,不然,你如何做事儿?”多门二郎道,“稍后,我们会成立江城治安维持会,你可以兼任一个副会长。”

        韩良泽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这个治安维持会的会长是出头鸟,会被千夫所指的,现在这个是时候,他才不会去当这个出头鸟呢。

        “我希望韩兄能够即刻上任,迅速的恢复江城的治安,帮助皇军稳定局面。”多门二郎站起来郑重的一鞠躬。

        “韩某必定竭尽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