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10章:入城式上的炮声

第110章:入城式上的炮声

        日军占领江城后,随即成立的一个特务部,主要任务维持治安,肃清城内的抗日分子,还有就是组织并成立一个以“中国人”为主的治安维持会。

        而这个特务部的部长,就是前不久才狼狈逃出江城的多门二郎。

        他跟江城新任特高课课长武岛茂德中佐以及宪兵司令吉野少佐,实际上成为江城的三大实际掌控者。

        当然,多门的权力要比后两人要大的多,实际负责占领后的江城的治理工作。

        多门本想一举策反韩良泽,在韩良泽的帮助下,先对江城熟悉一下,接触一些可能会愿意跟大日本帝国合作的人,为日军占领江城后的治理工作做一个前期准备工作。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才进入江城不久,就暴露身份,狼狈的逃离,给原本想要大干一场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江城的形势果然比他想象中的复杂,中国的特工部门军统也跟他想象中的不那么一样。

        虽然日军进城很顺利,但是接下来的暗杀、破坏却给了他当头一棒,中国人的的军队走了,可是他们的特工却留下来了。

        这些特工是早就潜伏下来了,他们跟普通老百姓生的是一个面孔,以各种职业作掩护,而且大多数还是本地人,拿起枪就是特工,放下枪则是普通老百姓,根本难以分辨。

        所以,他上任第一天就开始强行推行“五户联名联保”制,以及“良民证”制度,除租界外!

        所有华界华区,任何人出门必须有日本宪兵司令部颁发的“良民证”,以及只要有一户家出现抗日分子,这一户所在的五户都要连坐。

        多门二郎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喜欢杀戮的人,但为了快速的平抑城内的反抗斗争,恢复治安,他“不得已”的下令杀人。

        短短数日。

        日军就在江城杀了超过三千人,真正抗日分子可能连百分之一都不到,无辜惨死的百姓的尸体,没有人收尸,直接扔进了长江之中。

        江水一泡,漂到下游,惨不忍睹。

        为了接下来的入城阅兵式庆祝气氛,多门二郎可以说是费尽心思,还专门从外地弄了一批所谓拥护“皇军”的百姓,让他们站在街道两边头一排。

        江汉路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那是更不必说了。

        街道两边的建筑,一百米以内,全部清空,还布置了大量便衣人员蹲守在里面,所有大楼制高点全部都布置了枪手。

        为了就是绝对的安全。

        当然,为了营造江城百姓欢迎“皇军”的假象,一大早,就宪兵队出动,将百姓从家中赶出来,并且让他们换上平时喜庆的衣服,拿着日军早已印刷的欢迎标语和旗帜,站到了街道两旁。

        彩旗招展,标语如林。

        广邀各国驻江城的领事和记者前来观看。

        搞的是非常热闹。

        上午九点。

        入城阅兵式开始。

        参加并接受检阅的日军从循礼门车站出发。

        日军骑兵部队走在最前面,一支军乐队紧随其后,然后是日军步兵联队,扛着三八步枪走在后面,刺刀如林,寒光闪闪,令人心生一股寒意!

        掷弹筒,轻机枪,重机枪,迫击炮,山炮,豆战车……

        日军轻重武器一一亮相,队伍长达数千米,看的周围的老百姓一个个都腿肚子打颤,戴着白手套,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日军第十一集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更是无比得意,频频的挥手致意。

        能亲自指挥一支军队占领敌国首都(陪都),这是军事生涯中的高光时刻,是足以写入大日本帝国史册的。

        参加阅兵的日军队伍缓慢的通过观礼台。

        下马,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身着日本陆军大将礼服,在第六师团师团长稻叶四郎中将的陪同下检阅参加入城式的日军部队。

        “风向东南,风速四级,湿度百分之八十五……”罗耀的超强听力,他根本不需要去现场,就能听得到现场的声音,继而推断出发生的情况。

        随后,冈村宁次登上检阅台发表讲话。

        “今凭陛下之威盛,帝国陆海军已经攻克广州、江城三镇,平定中国重要地区。国民政府仅为一地方政权而已。然,该政府坚持抗日容共之政策,为求建设确保东亚永久和平的新秩序,帝国征战之目的,亦在于此……

        东亚新秩序的建立,应以日满华三国合作,在政治,经济,问话等各方面建立连环互助的关系,实现共同防共,创造新文化……

        (摘抄近卫的第二次对华声明中部分内容)

        这一天,日本首相近卫文磨也在东京发表第二次近卫声明,是对第一次近卫声明的补充和阐述。

        宣布重庆方面为地方政权,不再与之进行谈判。

        咚!

        咻——

        冈村宁次的讲话正说到慷慨激昂之际,一声沉闷的声音突然传来。

        这声音只要是上过战场的老兵都知道,这是迫击炮炮弹发射出膛时候与空气摩擦产生的尖锐之声。

        一个黑点越过台下参加阅兵的日军方阵,直接砸向冈村宁次所在的观礼台,距离正在讲话的冈村宁次只有不到三米。

        “什么声音?”

        冈村宁次一抬头,圆圆的小眼镜上空出现一个圆圆的小黑点,正以高速旋转砸向他所在的检阅台,

        “岗村阁下!”

        一旁站立的副官吓的亡魂直冒,不顾一切的扑向了冈村宁次。

        轰!

        剧烈的爆炸声随后响起,尘土飞扬,观礼台随即塌了一小半,但是,这还没有完,紧随其后,又是“咻”的一声。

        炮弹这一次直接落在阅兵的日军方阵之中,整齐列队的日军根本来不及疏散,一声爆炸后,清除了一个至今数十米的空间。

        目测死伤至少上百人。

        到处都是惨叫哀嚎的日本兵。

        主要是日军太密集了,而且没有任何掩体和防护。

        现场如同人间炼狱,惨不忍睹。

        “在那个方向,快,快快的……”日军都是百战之兵,很快就有人发现了迫击炮阵地所在地,但是,视线所阻,只能判断大致方向。

        第三发炮弹随后而至。

        这一次日军已经有了准备的时间,虽然很短,但足够减少一部分伤亡了。

        现场乱成一团,冈村宁次被人从塌陷的台子下面扒拉出来,那将他扑倒的副官早被震得七窍流血身亡了。

        “司令官阁下还有气,快,军医,军医……”一名日军大佐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

        除此之外,另外两门迫击炮也对参加阅兵式的日军方阵各自发射三枚炮弹,爆炸声此起彼伏。

        炸的是日军晕头转向,不知道发什么什么。

        尤其是在狭隘的街道上,战马受惊,发生了踩踏事件,造成许多日军在被爆炸震晕后二次伤害。

        这六发炮弹造成的损失,不亚于一场低烈度的战斗,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场日军进行策划,并打算以此作为献礼,庆祝明治天皇生日快乐的阅兵式就这样草草收场了。

        ……

        法租界,闭门装修的阳光咖啡屋。

        “1,2,3……”

        罗耀微微闭着眼睛,手指轻轻的敲击着办公室的桌面,轻声数着“爆炸声”,宛若听着最优美动听的音乐。

        三门迫击炮,九发炮弹。

        全部都响了。

        完美!

        “顾原。”

        “组长,有事儿您吩咐。”顾原对罗耀态度大变,恭恭敬敬的一声。

        “派人散播消息,就说,第六师团在金陵城犯下滔天血债,死去的冤魂会不断的向第六师团刽子手索命的,凡是手上沾满血债的一个都不会放过!”罗耀吩咐道。

        顾原吞咽了一下口水,感觉到这里面森然的寒意:“组长,您真的要杀光第六师团所有人?”

        “制造恐慌,这你都不明白?”

        “是,我马上命人暗中散播。”顾原忙点了点头。

        “老秦,下一步日本人一定会疯狂大搜捕的,也不知道多少人会因此受到牵连。”宫慧道。

        罗耀叹了一口气:“这是没办法的是事情,就算我们举双手双脚投降,人家也未必会就此放过我们,除非我们愿意亡国灭种。”

        “是。”

        “参加此次行动的人,马上从安全通道撤离,胆敢有违抗命令者,以战场抗命论处!”罗耀命令一声。

        “是,我马上通知老刘。”

        ……

        距离上午“炮击”时间已经过去四五个小时了。

        第十一集团军临时野战医院。

        数十名日军将佐守在手术室门口,一个个表情凝重,还有的灰头土脸的,十分的狼狈,今天对他们来说,恐怕是从军以来最为耻辱的一次了。

        一场欢庆胜利的阅兵式,就在这样被三门迫击炮,九发炮弹给搅和了,不光重伤了一名大将,还造成了数百名日军士兵的伤亡。

        军马据说也有数十匹损伤。

        这只是人员和物资的损失,最大的损失是日军在全江城百姓面前,乃至全世界面前丢了一个大脸,

        那些被邀请来的外国记者们,在爆炸的第一时间就举起了相机,按下了快门,现场十分混乱。

        等到日军宪兵部门反应过来,想要收缴这些记者的相机的时候,已经晚了。

        影响已经不可避免了。

        甚至爆炸发生后,消息第一时间传到南京派遣军司令部,畑俊六大将接到报告,差点儿没昏过去。

        最紧张的还是特务部部长多门二郎,以及特高课课长武岛茂德以及宪兵队的吉野,入城阅兵式的安保工作这三个部门负责的。

        宪兵队负责街道现场的警戒秩序,特高课则负责对可能出现的抗日分子的破坏进行提前侦测和打击。

        而特务部是统筹庆祝仪式的安保工作的。

        现在出现了重大纰漏。

        谁来负责?

        多门二郎站在手术室门口,低着头,后背心早已湿透了,如果冈村宁次没事儿,他还有一线转机。

        如果冈村宁次翘辫子了。

        他的雄心壮志估计到今天晚上就得彻底画上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