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09章:准备

第109章:准备

        没有欢迎,甚至街面上看不到一个百姓。

        “保卫江城,抗日救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标语还贴的到处都是,没有来得及撕下来,都显示着这座城市对入侵者的态度。

        那就是厌恶,不欢迎!

        想要发泄,可是城中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个拿枪的中国士兵。

        甚至连维护治安的警察都躲了起来。

        稻叶四郎中将踌躇满志,谷寿夫率领第六师团是第一个打进金陵城的,那是国民政府的首都,而现在他又率领第六师团第一个占领江城。

        这是国民政府的战时陪都,这将来是要第六师团战史上留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不过,他不想学谷寿夫,明明立下攻占敌国首都的大功,却因为没有约束部下乱来,而饱受诟病,继而转入预备役,甚至军旅生涯从此断送。

        面对一个不设防的城市,虽然没有那种历经千辛万苦打下来的成就感,可占领敌国的重要城市的荣誉却是让他感到非常的满足。

        不过,让他不爽快的是,夏口是有租界的。

        虽然租界没有多少驻军,但毕竟是西方列强的地盘儿,稻叶四郎下令日军不得擅自进入租界。

        但其他地方就难免了。

        日军实施的是“以战养战”的策略,每到一处,烧杀抢掠惯了,岂是稻叶四郎一纸命令就能约束得了的。

        很快,整个江城就成了日军肆虐,狂欢的场所。

        财富被抢,房屋被霸占,妇女被强.暴……

        各种骇人听闻的事件不停的发生,整个城市在蹂.躏中哭泣,夏口的警察早就不管事了,偶尔有看不下去的,伸手管一下的,结果不是被一刀砍掉脑袋,就是让日军士兵抓去联系刺杀了。

        更可恨的还有那些带路党和汉奸,这些人完全没了良心,背弃祖宗,助纣为虐,人神共愤。

        混乱的局面直到冈村宁次的到来。

        冈村宁次严肃军纪后,处理了一批日军军官和士兵,局面才算有所好转,当然,这些不过是做过江城的老百姓看的。

        秩序稍稍恢复了一些,这已经是日军占领江城三天之后的事情了。

        ……

        说实话,在第六师团进城的那一刻,罗耀是想动手的,他手底下掌握的力量,已经渗透进夏口的方方面面,虽然只是初步渗透,但若是拉出来,那是绝对能够给这群灭绝人性的畜生一记狠狠的教训。

        但是,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

        为了后面的潜伏和战斗,他不能逞一时意气之能,一旦激起日军的凶性,很有可能会给城内的无辜百姓带来巨大的伤亡。

        这就是弱者的悲哀,唯有忍,只有忍住了一时之怒,才能给予敌人最沉重的打击。

        要说仇恨,他跟日军第六师团的仇深入海,他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几个日本士兵将一个年轻的女学生拖到了江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轮奸,轮奸后,还用匕首割下了她的“ru”房,去喂狼狗……

        还有,用刺刀挑破年轻孕妇的肚子,取出刚刚成型的胎儿,以此取乐,任由孕妇在痛苦中死亡。

        老人被从屋子里拖出来,直接砍了脑袋,周围全都是观看的兽兵,一个个指指点点,大声狂笑。

        尚在襁褓婴儿被挑在刺刀上,无辜的眼珠瞪得大大的,似乎在询问,他来到这个世界才短短几个月,是犯了什么样的罪,才遭到如此罪过?

        最后他也被赶到了江边,与成千上万的被俘的士兵还有老百姓,他们被赶下水,江水没过了膝盖……

        然后,岸边,日本兵架起了数十挺机枪!

        随着一声冷漠的命令。

        机枪开火了。

        人就像割麦子的一样倒下。

        鲜血染红了江面。

        他活了下来,是来给金陵城死难的同胞复仇来的,见到了第六师团的军旗,罗耀的心脏就如同被毒蛇啃噬一般。

        这种痛楚,只有经历了才能明白。

        而他之所以忍住了,也是不想为了自己的仇恨而让牺牲更多的江城的百姓,他不能这么自私。

        只有等城内的局面稳定下来,才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

        “组长,根据线报,今天晚上,有几个日本军官在汉正街的大华饭店吃饭?”刘金宝汇报道。

        “消息准确吗?”

        “准确!”

        “那我们就先送他们走一程!”罗耀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冷冷的下令道,该动手了。

        “是。”

        ……

        “码头消息,有一批棉衣从上海运过来,明天抵达招商码头,是配发给日军第六师团的冬装。”

        “想办法,一把火给我烧了。”

        “没问题,码头上有我们的人,只要船只靠近,我们可以从水底下潜入过去。”行动队长满仓一口答应下来。

        当晚,一船配发给日军第六师团的冬衣和棉被在熊熊烈火中沉没江心之中。

        ……

        除了罗耀的直属组,还有唐鑫的军统江城站潜伏行动组,此后的数天内,军统江城站的行动组,也发动了数十次袭击,打死打伤日军以及为日军服务的浪人武士数十人,炸毁日军仓库一处,处决卖国求荣的汉奸十余人。

        一时间,江城到处都发生落单的日军被袭击死伤的事件,日军疲于应付,还抓不到凶手,只能不断的发动大搜捕,但最终是收效甚微。

        “组长,日军已经开始实行五户联保制度,这一招很歹毒,以后我们的活动可能会受到极大的限制。”刘金宝喝了一大口水,这几天他几乎天天都在外面跑,收集汇总消息,甚至还遭遇过日军的大搜捕。

        幸亏他熟悉环境,轻松的走脱了。

        “这是必然的,从现在开始,把小打小闹停掉,咱们已经这伙儿侵略者一个难忘的教训了。”罗耀懂得什么叫见好就收。

        非要头铁,正面硬杠,对直属组来说没有任何好处,还徒增无谓的牺牲。

        “停了?”刘金宝一愣,有些不理解。

        “我收到消息,后天,也就是3号,日军打算在夏口举办盛大阅兵仪式,我打算在这个仪式上给日军来一记狠的。”罗耀道。

        “这么大的庆祝仪式,日军必定是戒备森严,我们很难靠近吧?”

        “谁说我要靠近的?”罗耀哼哼一声,“咱们手中不是有迫击炮吗?”

        “组长,你是想用这门迫击炮直接炮击观礼主席台?”刘金宝眼睛一亮,马上就明白罗耀的意图了。

        “趁现在他们对夏口还没有完全控制,我们还有机会,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大动作。”罗耀道,“干完这一次,所有人全部转入地下,没有收到唤醒指令,决不允许私下行动或者联系,违令者家法处置!”

        “明白!”

        “可是组长,这迫击炮可不是小物件儿,咱们怎么把它运过去,还有那里作为我们的合适的发射地点?”刘金宝道。

        “我为什么让你把特务大队化整为零?”

        “组长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才提前做好潜伏的准备。”刘金宝脱口道,“这一点我们早就知道了。”

        “难道我不会把这门迫击炮准备好了吗?”罗耀微微一笑。

        “啊?组长,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基于我们对日军的了解,日军每攻下一座大城市,必定举行盛大的入城阅兵式来庆祝胜利,而江城是我们的战时陪都,这么大的胜利,你觉得他们会放弃这个炫耀武力的机会吗?”罗耀呵呵一笑解释道,“11月3日是日本明治天皇的生日,在日本称之为明治节,而他们也向来有传统在天皇过生日这一天举办盛大的纪念活动,这一次推迟入城式也是为了这个节日,而在夏口,能够举办这样盛大的入城阅兵式的地方就只有江汉路,所以,我一共准备了三门德制三四式80毫米迫击炮,每门迫击炮准备了三发炮弹,分别存放与三处不同的地点……”

        “组长,你就下命令吧!”刘金宝激动万分。

        “你给我准备三名炮手和三名观察手,一共六个人,我在每一处存放迫击炮的地方都做了记号,他们必须按照我说的,把迫击炮架在我选的地方,以及角度,当然,当天的气温和风向会有变化,到时候,我会算好变量,第一时间通知你,你再通知他们。”罗耀继续说道,“你明天派出人观察一下,他们主席观礼台搭在什么位置,具体的朝向等等。”

        “明白。”

        “还有,以后行动,各小组采用单线联络,互不干涉,每个人做自己的事情,就是你、罗刹、木鱼之间也不允许向对方透露相关行动计划,明白吗?”罗耀郑重提醒。

        “组长,你是不相信他们?”

        “这不是信任的问题,我当然相信你们每一个人,而是为了在极端情况下,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和暴露,我们现在在敌后了,凡是要做最坏的打算,你们当中任何一个暴露,我就可能暴露,我还有什么不信任的呢,而是,你们每个人都各司其职,那样即便一个人暴露了,任务和计划也不会暴露,明白吗?”

        “明白了。”刘金宝认真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