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08章:“谛听”

第108章:“谛听”

        “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代号?”老吴问道。

        罗耀嘿嘿一笑:“这个还可以自己选吗?”

        老吴笑道:“首长的原话,说换别人肯定不行,但对你则不一样,得选一个让你认可,又名副其实的代号。”

        “那我真是受宠若惊了。”罗耀忙道,“首长有没有划定一个范围,或者挑选几个来让我选择?”

        “首长倒是写了两个,一个是顺风耳,一个是谛听,你喜欢哪一个?”老吴点了点头说道。

        “顺风耳虽然是天庭神仙,能够听得很远,但跟能探查三界,趋吉避祸的上古神兽谛听相比,那差的太远了,如果让我选,我选谛听。”罗耀想了一下,毫不犹豫的选择后面一个。

        “首长也是这个意思,你在军统内深潜,既要能够为党工作,也要保证自身安全,趋吉避凶是必须的,谛听是上古瑞兽,又善于探查人心,十分适合。”老吴道。

        “那既然首长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我的代号就叫谛听了。”罗耀痛快道,他也很喜欢这个代号,听着就非同一般。

        “那我就这样上报了。”老吴点了点头。

        “对了,老吴,上级给你起了什么代号?”罗耀好奇的问道。

        “我跟你不一样,我们只有一个号码:0749。”老吴说道,“你嫂子的代号是:0327。”

        “0749、0327这两组数字我记住了。”罗耀点了点头。

        “留下吃饭吧,你嫂子今天炖了一条鱼?”

        “不了,我得回去了。”罗耀婉拒道,“你有什么需要,随时联系我。”

        “知道,我送你出去。”

        ……

        “房子找到了吗?”吃饭的时候,罗耀问道。

        宫慧幽怨一声:“哪那么容易,现在大量的百姓涌入租界,租界的房子已经不够住的了,租房价格也摧高了不少,好房子第一时间都被人租走了,剩下的不就是小,就是脏乱差。”

        “实在不行,先找个旅店住一阵子?”罗耀打了一个商量说道。

        “你这么急着赶我走?”宫慧不满的道。

        “小慧,这也是为了工作,你搬出去住,换一个身份,就能比现在自由的多,如果你一个家庭主妇的身份,怎么经营一家咖啡屋?”罗耀反问道。

        “怎么不可以了?”

        “如果你一开始就以生意场上的女人出现,这没有问题,可问题是,你一开始就以温柔娴静的形象出现,前后反差之大,周围邻居们会怎么看,这到时候岂不是成了我们最大的破绽?”罗耀解释分析道。

        “可是,就算我搬出去了,难保不会被人认出来,我曾经在这里住过?”宫慧反问道。

        “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你是一名军人,党国的特工,不是街上那些只知道洗衣做饭的庸俗女子。”

        “可我就是不想搬?”

        “不想搬也得搬,这是命令,小慧,你是识大体的,别逼我动用家规。”罗耀郑重的提醒宫慧一声。

        “你也太心狠了……”

        “行了,虽然你搬走了,不过,我们之间还是可以以‘表兄妹’关系相称的,这样,你也可以随时过来看我。”罗耀道。

        “真的?”

        “我们曾住在一起过,如果真没有关系,那怎么取信于人呢?”罗耀道,“表兄妹的关系是最合适了。”

        “好,那我明天就搬。”

        “你不是说还没找到房子吗?”罗耀诧异的问道。

        “我是说没找到更合适的而已。”宫慧展颜一笑,“又没说没找到,反正也不远,就在隔壁三德里,院子比这个还大点儿,就是房子没这个好,租金一个月要三十块大洋呢。”

        “一个月三十块大洋,那是不便宜了。”罗耀点了点头,自己是买下的这栋带院子的小民居,要租的话,一个月也要二十块大洋往上呢。

        ……

        宫慧不是一个不识大体的人,她是分得清轻重的,眼下什么局面,纠缠某些事情实在是不合时宜。

        第二天,宫慧就叫了一辆车,从桓山里26号搬了出去。

        乔迁之喜,刘金宝几个晚上还悄悄过去,秘密的帮宫慧庆祝了一下,徐济鸿也去了,不过,她存的什么心就不好说了。

        不过,罗耀还是以“秦鸣”的身份与宫慧保持表兄妹的关系,这一点倒是并没有太大的意外。

        宫慧要主持“暮色”改造后的“阳光”咖啡屋的工作。。

        从临训班又调来差不多二十人左右充实进了“河神”直属组,其中还有四名女生,剩下的十六个都是男的。

        白天,罗耀要去学校上课,晚上,他还要指导这些人调制咖啡,以及,培训如何做好一名侍者。

        虽然是同学,可罗耀今时今日的地位远在这些同学之上,而且这一次调来的都是一些相对比较忠厚老实之辈。

        现在的“河神”小组需要的就是忠诚之人,那些心思太活的,反而不适合,他需要一些能够听话做事儿的人。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很快。

        南岸的日军猛攻葛店一线,战况十分激烈。

        18日,江城卫戍司令部决定疏散城内的人力车和各种运输车辆,坚壁清野工作正式开始。

        21日噩耗传来,广州沦陷了,国民政府获得海上支援的唯一通道被日军也掐断了,至暗时刻已经来临。

        很快,江城卫戍司令部发布戒严令,北线日军攻占黄冈等地,沿着南岸进攻的日军也占领了阳新,大治等地,江城外围阵地正在一寸寸的丢失,很快,日军就要兵临城下了。

        江城沦陷已经不可逆转了。

        人心惶惶,抢购各种物资的都有,米、面、油、食盐就不用说了,还有布匹、肥皂、草纸等等,凡是涉及生活用品,都在抢购之列,甚至连棺材铺里的棺材也被人抢购一空,价钱几乎是平时的两倍甚至三倍。

        就连老吴的“周记”竹制品店里的竹篮、竹椅子、竹扁担之类的也都有人过来抢购,价格比平时上浮三成都不止。

        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见到年轻姑娘就扑上去的日本鬼子来了,谁不恐惧,谁不害怕,跑不了的,就只能备足了一切能准备的物资。

        更多的人是往法租界跑。

        甚至仿造金陵而成立一个国际安全区都已经提上了日程,城市还没有落入日寇之手,就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沦陷区的生活做准备了。

        这是江城百姓的悲哀,也是中国人的悲哀,更是全世界弱国的悲哀!

        夜雨凄冷。

        不管是法租界,还是华界,全部实施了宵禁,一眼望去,整个城市就跟死寂了一般,罗耀根本睡不着。

        披上一件外套,站在窗户前。

        伸手推开窗户,任由冷风裹挟这细雨打湿了前襟,最多不超过两日,这座属于曾经繁华的城市将会被日寇占领,此后的数年,老百姓将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学校已经听课了,有的人离开了,有的人留下了。

        罗耀执教的两个班,已经有一小半儿学生跟随自己的父母离开了江城,不管是去了乡下躲避,还是去其他城市生活。

        这里已经不属于他们了。

        而留下的,除了守护这块属于自己的土地之外,还有深深的无奈,天下之大,即便能暂时得到一块栖息之地,又能如何?

        国亡了,家焉存?

        书房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罗耀一惊。

        这个时候,谁会给他打电话,罗耀起身走了过去,打开桌上的台灯,拿起电话机:“喂,我是秦鸣。”

        “是我,老爹。”电话那头,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

        居然是戴雨农。

        “老爹,您吩咐!”罗耀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挺直了腰杆。

        “我给你留了一批物资,你明天派人过江来取一下,东西我存放在……”戴雨农没有多说什么,给了一个地址后,就挂断了电话。

        罗耀知道这个电话背后意味着什么了,国民政府的首脑们已经决定放弃并且离开江城了。

        戴雨农随时会离开。

        不过,临走之前,还能给他留下一批物资,这足以说明他在戴雨农心中的份量了,至于其他什么话都没讲。

        不是没得讲,而是不需要讲。

        果然,第二天报纸上传来最新的消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正式对外宣布弃守江城。

        彼时,日军已经从东、北、南三个方向对江城形成了包围。

        夏口特别市市长吴国珍发表演说:“保卫大武汉之战,我们是尽了消耗战与持久战之能事,我们的最高战略是以空间换取时间……我们于人口的疏散,产业的转移,已经走得相当彻底,而且我们还掩护了后方建设……”

        随后夏口市政府、寿昌市政处搬迁至上游的宜昌。

        当晚,蒋委员长携夫人乘坐飞机前往衡阳,飞机在江城上空盘旋了三次,这才往南飞去。

        同时下达了“焦土抗战”的命令。

        次日,日军第六师团先头部队已经抵近夏口近郊,与守卫戴嘉山的第545旅发生激战,随后溃散。

        在大火和浓烟中。

        日军兵不血刃的占领了江城,青天白日旗换成了令人作呕膏药旗!

        江城三镇的苦难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