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07章:新情况

第107章:新情况

        文华里·韩府。

        “老韩,这算怎么一回事儿,都半个月了,要是有问题,把咱们抓取坐牢,杀头都行,就这样把咱们软禁在家里,算怎么回事儿?”许馨是个闲不住的女人,她不喜欢待在家里,她喜欢出去消费,逛街,吃饭,看文明戏……

        这样的形同坐牢的日子,对她来说是不可忍受的。

        倒是韩良泽似乎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每天过的很自律,还少了往日的应酬,精神状态还不错。

        “行了,你少说两句,这一次若不是你做事太莽撞,怎么会有今日之祸?”韩良泽慢条斯理的说道。

        “你还说我,要不是那个多门,怎么会生出这么多事情来?”许馨埋怨道,“都怪那个多门,这日本人就没安什么好心……”

        “老爷,太太,晚上吃什么?”兰姐垂手站立,询问道。

        “随便。”许馨眼神怨毒的撇了兰姐一眼,她知道兰姐也被带去问话了,虽然不知道兰姐到底说了什么,可她本能的怀疑兰姐这个家中唯一的第三人出卖了她和韩良泽。

        她一定说了什么话,才令韩良泽丢掉局长之位,而她也在那黑牢之中蹲了两个昼夜,瑟瑟发抖,堂堂局长太太,高高在上,特别的狼狈。

        “家里有什么?”韩良泽温声道。

        “有面,肉,还有芹菜……”兰姐想了一下说道。

        “那就做一顿饺子吧,我们好久没吃饺子了。”韩良泽吩咐一声。

        “是。”

        滴玲玲……

        楼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坐在客厅内的韩良泽惊愕的一抬头,他家的电话机已经多少天没有响过了。

        这个时候突然响起,这是有些不寻常呀。

        “我都落到这个地步了,还有人打电话过来?”韩良泽自嘲的一笑,决定不接这个电话。

        但是,电话铃声停下之后,没过多久,又响起来。

        如此,韩良泽不能继续坐下去了,上楼来,手伸过去,还是犹豫了一下,才拿起了电话机。

        “喂,我是韩良泽,请问……”

        “……”

        “是,我知道了,我马上准备一下。”韩良泽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忽然激动的脸色潮红,挺直了腰杆,大声答应道。

        放下电话,韩良泽抑制不住喜色,迅速返回卧室,换上了一套平时都舍不得穿的中山装。

        “老韩,你这是干啥?”

        “一会儿,我要出去一下,晚饭就不在家吃了,你和兰姐两个人吃吧。”韩良泽面露喜色道。

        “什么,你要出去,他们能放你出去?”许馨手一指门口和院内的特务大队的便衣人员问道。

        “他们拦不住我。”韩良泽嘿嘿一笑。

        “你要恢复自由了?”许馨也回过味了,韩良泽能自由进出,那说明就要恢复自由了,这可是大好事儿。

        “是呀,总算是等到这一天了。”韩良泽也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那你怎么穿这套衣服出去,这套衣服已经好多年没穿过了?”许馨看韩良泽穿着一身中山装,有些嫌弃的说道。

        “唉,你不懂,我去见的人可跟那些庸俗之辈不一样,穿这一身去见才合适呢。”韩良泽道,“好了,我要是晚上回不来,你就自己早点睡吧,不要等我了。”

        “那你小心点儿。”

        ……

        “怎么了,老爹电报中说什么?”宫慧将熬好的汤药端上来,看到罗耀在台灯下愣神,开口问道。

        “中统在江城成立了一个潜伏组织,代号:汉室,其领导者就是我那位表舅,前夏口警察总局局长韩良泽。”

        罗耀叹了一口气道。

        “什么?这韩良泽与日人私通证据确凿,上头居然这么轻易放过他了,还委以重任?”宫慧也是失望道。

        罗耀道:“我这位表舅曾经留学日本,也算是知日派,他跟陈家的两位有些私交,估计早已秘密加入中统了,这一次不过是恢复身份罢了,至于,他跟多门二郎暗中见面,私通款曲,估计他暗地里早已跟中统高层做了报备,否则,怎么会轻易过关?”

        “这老家伙还真是狡猾!”宫慧咬牙切齿道。

        “是呀,人家吃过的盐比我们吃过的米还多,以后,还是多留一个心眼儿吧。”罗耀道,“明儿个,让刘金宝把人从韩府撤走吧。”

        “好。”

        ……

        韩良泽果然是一头狡猾的老狐狸,要不是顾原擅自行动,恐怕还不能把他“中统”的身份逼出来呢。

        这下也好。

        第二天早上上班,罗耀一整天都没有见到姜筱雨,他知道她来学校了,但全程一整天都是避开他的。

        也能理解,自己不是一个值得让她等待的好男人,时间久了,也许就好了,反正,她都已经明白了。

        学校毕竟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八卦桃色新闻还是少一点传播为好。

        “秦老师,这一周我们要为前线抗日的将士举办募捐活动,您能不能来?”下课,班长夏瑜询问道。

        “我看一下,有时间我一定到场。”罗耀可不敢答应,平时上课他是没办法,周末的时间就更宝贵了。

        “秦老师,你看到姜老师了吗,今天她上课的时候几次精神不集中,都把课文给念错了?”

        “没,我还真没瞧见她呢。”罗耀心虚一声。

        “那您瞧见她,能帮我们跟她说一声,周末的抗日募捐希望她能跟我们一起来?”夏瑜道。

        罗耀点了点头:“哦,看到了我一定转告。”

        当然,最终结果是,罗耀一整天都没有与姜筱雨碰上面,转告的事情也没有任何下文了。

        连续三天,都是这样。

        一个办公室的老师们也察觉到有些不寻常,不过涉及个人私事,又没有影响到工作,大家也不好多问。

        罗耀也当做什么事情没有发生,等姜筱雨自己调整过来,一切自然恢复平静了。

        毕竟,江城的局势越来越紧张了,日本人都要打进来了,人心惶惶的,那还有心思谈什么情情爱爱的?

        10月10日这一天,一个震惊国人的好消息终于传来了,国军在赣北万家岭地区取得了一场大胜,全歼了日军一个师团,仅师团长松浦等几百人最终突围身免。

        报纸上连篇累牍的报道,收音机里更是循环广播,此等胜利的消息着实令全国人民振奋,也令全世界为之一惊。

        中国军队并非真的不堪一击,他们在全面处在劣势的情况下,还是能绝地反击,打出自己应有的威风来的。

        这是抗战以来,第一次以整建制消灭日军一个师团的战役,“战神”薛老虎一战成名,令日寇闻风丧胆。

        12日,前线传来消息,防守信阳一线的第一军不敌日军,丢失信阳,军长胡寿山不听调令,率部退保南阳,以保存实力,只是平汉铁路线门户洞开,日军长驱直入,江城一下子就如同就只穿了一件睡衣的小姑娘暴露在日军的禄山之爪之下。

        同一日,日军第21集团军在台海集结,在第五舰队的配合下,从广州大亚湾的小桂、岩前、范和、平海等地登陆。

        广州保卫战随之打响。

        14日,国民政府正式决定放弃江城,实施转移战略,但并未对外公布,撤离已经开始进行,同时对可能对日军占领之后有帮助的军用、民用设施准备进行最后的破坏。

        整个江城都笼罩在一种沉闷的绝望的气氛之中。

        消息已经没有办法封锁,老百姓已经知道即将到来的命运,朔江而上撤退的轮船那是一票难求。

        码头上挤满了准备逃离的人群。

        这个时候,不管是高低贵贱,都没有了往日的隔阂,统统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忍受着难闻的气味。

        每天都有翻船事故发生,江面上浮尸都来不及打捞。

        可以是人间悲剧。

        留下来的都是故土难离的,跑去一个不熟悉的地方,什么都没有,想要生存下来,那也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老人和孩子,更经不起长途跋涉。

        ……

        “新华社和办事处已经准备撤离了,打算先撤一部分去衡阳,然后再转去湘城。”罗耀再一次来到“周记”家访。

        老吴沏茶招待罗耀。

        “有需要我帮忙的吗?”罗耀问道。

        “我们人和设备都有不少,现在想弄到一条船都非常难……”老吴想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船的话,确实不好弄,不过,为了掩护我们潜伏下来,我倒是假公济私,弄了几条船藏了起来,可以匀给你们一条。”罗耀想了一下,说道。

        “会不会对你产生麻烦?”

        “这个倒不至于,我手下有一个运输组,专门做这个事儿,只要你们给足了钱,他们就能帮你们送去岳阳,到了那边之后,你们在想办法,总比留在江城强。”罗耀道。

        “行,这钱?”

        “左手倒右手,又不是让你们真出钱。”罗耀呵呵一笑。

        “还有,你们撤退的时候需要什么物资,可以跟我说一声,我尽量给你们安排,这一路上吃喝拉撒的,可不少。”罗耀道。

        “我知道,放心吧,真有需要,我会开口的。”老吴点了点头。

        “嫂子掌握发报的手法了吗?”

        “自从拿到电台,她就一直在偷偷的练习呢,应该掌握的差不多了。”老吴瞅着老婆孩子那屋瞧了一眼说道。

        “这是我编写的一套密码,你把他交给上级,以后,咱们跟上级联络就用我这套密码。”罗耀拿出一个密码本递给老吴道。

        “你还会编写密码?”

        “你别忘了,我可是学数学的,编写密码对我来说,并不难。”罗耀道,“这里面还有我特有的加密方程式,算是第一代‘罗密’吧。”

        “口气还不小,我们党也没有几套成体系的密码加密系统,你一个人到搞出一套来?”老吴嘿嘿一笑。

        “对了,上级一直没给我个代号呢?”罗耀想起来,这事儿他提过了,一直没有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