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04章:对话雨宫慕

第104章:对话雨宫慕

        罗耀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自家的床上,胳膊上缠绕这绷带,还能看到有鲜血往外渗透。

        右手胳膊上打着吊瓶。

        伸手拔掉吊针,摁住了针孔,罗耀从床上爬了起来,一看窗外的太色,已经是日落西斜了。

        自己起码睡了有一天了。

        镜子里那张苍白如纸一样的脸,明显就是失血过多引起的。

        “唉,你怎么起来了?”门被人推开,宫慧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看到罗耀已经起来了,连忙把汤药放了下来。

        “我睡多久了?”

        “从昨天夜里回来,到现在也就不到二十个小时。”宫慧说道。

        “还好。”罗耀松了一口气,“雨宫慕怎么样了?”

        “他没事,暂时押在‘煜和堂’。”宫慧点了点头,“还有那个老瓠子,原来这家伙居然是个日本浪人武士。”

        “看走眼了,差一点儿就让这二人跑了。”罗耀感慨一声,也是他疏忽了,雨宫慕既然选择这条撤离路线,必然是有十足的把握。

        以他如此谨慎小心的性格,如果不是能够绝对信任的人,怎么会让他来接应自己呢?

        “是呀,我们对老瓠子的调查也是疏忽了,没想到他隐藏的这么深。”宫慧道,“这个雨宫慕估计从潜伏江城那天起,就把后路都安排好了。”

        “这样的人才更可怕。”

        “是呀。”宫慧走过去,端起刚熬好的药汤,“来,补气血的,特意给你熬的,快趁热喝了吧。”

        罗耀微微一皱眉,他从小就不爱喝中药,那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但他也知道,良药苦口,宫慧是一片好心,伸手接过来,犹豫了一下。

        “快喝吧。”

        罗耀端起碗,一口气将那一碗药汤喝了下去。

        “学校那边,这两天我是去不了了,我得打个电话去请个假。”罗耀站起身来,准备去书房打电话。

        “你不用电话去了,我已经给你打过电话请假了。”

        “你打过了,你怎么说的?”罗耀问道。

        “我还能说什么,自然是说你隔壁摔脱臼了,没办法上课,替你跟学校请假了。”宫慧微微一笑,走过去,收了药碗,准备下楼。

        “老爹那边,情况汇报没有?”罗耀也点了点头,只要请假了就好,胳膊脱臼了到也是个不错的理由。

        “我一早上就给老爹发报了,还把你受伤的消息也跟他说了。”

        “老爹怎么说?”

        “除了在电报里嘉奖了咱们之外,还嘱咐我好好照顾你,另外,关于雨宫慕,老爹命令我们暂不对他审讯和用刑。”宫慧道。

        “哦,为什么?”

        “我哪知道,老爹也没说原因,我也不敢多问呀。”

        “好了,我知道了,既然老爹有命令,那我们就遵照执行好了。”罗耀挥了挥手道,老慕价值大不大?

        很大。

        老慕操控一个“河童”小组就把江城的军政要害部门渗透的如同筛子一般,军事,政治,交通运输等等各方面的情报,日本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了。

        “对了,雨宫慕的那个箱子呢?”罗耀问道,“打开检查没有?”

        “还没有。”

        “为什么不打开检查,咱们不审也就罢了,难道检查他的随身物品的权力都没有了吗?”罗耀心中有气。

        “雨宫慕说,他箱子里的东西不打开还好,若是打开了,谁看了,谁倒霉,而且死无全尸,所以……”

        “话说的还挺恶毒的,所以你们就不敢打开了?”

        “既然老爹都不让我们对他用刑,那必然是有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东西,若是冒然打开那箱子的话,真有什么骇人听闻的东西的话,我们可兜不住。”宫慧解释道。

        罗耀想了一下,点了点头:“算了,既然这样,那就封存起来,等老爹来了再说吧。”

        “嗯,你知道的,我不太会做饭,所以就从外面叫了些吃的,一会儿就送过来,你要是饿的话,我哪儿还有些小饼干……”

        “那刚才那药?”罗耀猛然想起来。

        “我熬的,熬了两个多小时呢。”

        “啊?”罗耀闻言,脸一下子黑了,刚才心急了。

        ……

        又休息了一个晚上,一早,罗耀来到了“煜和堂”。

        “还是组长厉害,早就算到这老慕会偷偷的溜走,还在他溜走的路上等着他。”刘金宝见到罗耀,一记马屁拍了过来。

        “行了吧,差点儿就没命回来了。”罗耀淡淡一声,“带去去见这个雨宫慕,我还有一些问题向他请教。”

        刘金宝点了点头,带着罗耀去关押雨宫慕的房间。

        鉴于雨宫慕这种危险人物,除了搜身,换上特制的囚服之外,还上了沉重的脚镣和手铐。

        再一次见到雨宫慕,已经不是那个风度翩翩,温文儒雅的老慕老板了,乱糟糟的头发,腥红的眼珠子,都显示着他此刻的内心并不平静。

        这也让罗耀稍微低看了他不少。

        他以为会见到一个波澜不惊的雨宫慕呢,可实际上,真正成了阶下囚之后,他跟普通人也没什么样。

        可能不想在罗耀面前失分吧,雨宫慕见到罗耀的时候,迅速的调整了一下心态,眼神也逐渐恢复了平静。

        切换的相当自如。

        “秦组长,抱歉了,那一刀其实我并不想伤害你。”雨宫慕对罗耀微微一鞠躬,首先开口道。

        罗耀心说道,你是不想伤害我,你是想杀了我。

        “我还是叫你老慕,这样叫的顺口。”罗耀很清楚,日本这个国家和民族的特性,他们对“礼仪”注重,那是把形式做到了极致,这种极致就是一种残忍,对自己,也对别人。

        当然,你可以说,这是对对手的一种尊重,因为他已经赢得了这种尊重。

        日本人骨子里服从强者,崇拜强者,这已经成了流淌在他们的血液里的基因。

        “当然。”

        “老慕,我知道你在江城这五年积攒了许多的人脉,手里也掌握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我说的可对?”罗耀微微一笑。

        雨宫慕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作为一个潜伏他国的密谍,有的时候,也要为自己安全考虑,掌握一些他国政要秘密,也是一种保护手段。”

        “你的这个做法很高明,但是也很危险,如果让这些人知道,你手里有这些东西,他们一定会想办法弄死你的。”

        “是,这是一个疯狂的做法,可我也可以用这些东西做交易。”

        “可你人和东西都落在我们的手中了?”

        “箱子有密码,如果你们暴力打开的话,你知道后果的。”雨宫慕微微一笑。

        罗耀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他明白了。

        雨宫慕在箱子里安装了炸弹,如果强行打开,炸弹必定爆炸,那打开箱子的人定然尸骨无存。

        “你还真是处心积虑。”

        “秦组长的手下人很聪明,不过,我一开始就提醒过他们,他们还算听话。”雨宫慕微微一笑。

        “对于箱子里的秘密,我们其实不感兴趣……”

        “你们不想知道他们当中有多少跟大日本帝国暗中来往吗?”雨宫慕淡淡的一笑,“这些人对你们来说,都算是定时炸弹,而且,我已经把这些人的名单发回去了。”

        “你说的也许是真的,但我还也相信他们只是一时行差踏错,有一条腿迈向了错误的道路,但只要没有实质性的卖国求荣,那就还有挽救的可能,甚至还可以将功赎罪,我们也不会就此把人一棍子打死。”罗耀缓缓道。

        “秦组长能做得了主吗?”

        “连我这样的小人物都明白的道理,你觉得,我们国府的高层会不明白吗?”罗耀顿了一下,稍微组织了一下一眼道,“我跟你讲一个故事吧,一千多年前,朝廷发生了一起巨大的贪污舞弊大案,牵连朝中官员数以百计,证据确凿,按照当时的律法,抄家杀头不计取数,可若是真这么干的话,那朝堂就要空掉三分之一,很多位置就没有人干活了,朝政必定难以为继,皇帝怎么办呢?”

        雨宫慕一呆。

        “当时的皇帝和宰相就商量了一下,把查获的证据一把火当着众大臣的面前一把火烧了,并且约定,这事儿到此为止,以后不再犯事儿,好好为朝廷做事,既往不咎。”罗耀道。

        “就这么放过这些犯错的大臣了?”雨宫慕瞠目结舌的问道。

        罗耀嘿嘿一笑:“当然不是,虽然烧掉了证据,可皇帝和宰相把这些人名字记下来,在今后的数年内,将这些人从朝堂上替换的替换,贬官的贬官,这些人虽然没有得到该有的惩处,可朝廷为了避免动荡,国家政体平稳,这就是两项相害取其轻的道理,你懂吗?”

        “你是说,即便我把这些证据交上去,也会跟这位皇帝一样,烧掉,而不予追究这些人,对吗?”

        “你自以为抓了他们的把柄,就可以令他们成为你的保护伞,甚至可以作为条件跟我们谈判,其实,这根本没有用。”罗耀道,“东西已经在我们手中,怎么处置我们都占据主动,现在打不打开无所谓,总有一天会打开的,到时候这些人情况不一样了,这些人一样逃脱不了惩罚,所以,你的这些筹码在我这里没有任何作用。而你传回去的名单,对你的帝国来说,可能有用,但对你来说,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可我还想赌一把,毕竟我下面的谈判对象不是你,秦组长,对吗?”雨宫慕很快反应过来,他是差点儿中了罗耀的语言陷阱了。

        “那就随你了。”罗耀知道,想要在打开雨宫慕的心理防线,非常难了,这家伙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不再犹豫,转身就往外走,“对了,那个老瓠子嘴很硬,为了防止他咬舌自尽,我让人拔光了他所有的牙齿。”

        “什么?”

        罗耀这是在警告他,他不是什么妇人之仁之辈,该狠辣的时候,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