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01章:饺子

第101章:饺子

        “顾原!”

        “到。”

        “你明天带两个人,以房产中介的名义去暮色咖啡屋找他们老板老慕谈转让的事情。”罗耀一大早就来到“煜和堂”。

        “组长,您这是要先买下暮色咖啡屋吗?”

        “是的,我要把产权先拿下来,然后再动手抓人,一切都在不惊动法租界巡捕厅的情况下。”罗耀点了点头。

        “明白了。”顾原点了点头。

        “老刘,满仓,你们两个带领两个特务大队的行动组分别在暮色咖啡屋前后门布控,要注意隐藏身份,距离不要太近,咖啡屋店内所有的雇员一个都少的都要给带回来。”

        “是。”

        “木鱼和小猫,你们的任务就去老慕的住处蹲守,一旦他返回住处,第一时间汇报。”

        “是,组长。”

        “苏敬和徐济鸿留守,随时汇总和通报消息。”罗耀道,“如果顾原那边顺利的话,秘捕行动就定在今晚咖啡屋打烊之后。”

        ……

        分配完行动任务,罗耀像往常一样前往学校上班。

        “秦老师,早!”

        “早!”

        “秦老师,恭喜呀……”

        “啊?”罗耀一头雾水,自己有啥子喜事?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秦老师,你可以呀,把咱们学校最漂亮的一朵花给拐跑了!”又一个男老师过来招呼,还嫉妒的一声。

        “张老师,怎么就我拐了一朵花了?”

        “装,还装,秦老师,我们都看出来了,姜老师一开始就对你有意思,正好,你们俩成了,也省的别人惦记了。”年纪稍微大一点儿的董老师也是嘿嘿一笑,轻轻的在罗耀肩膀上来了一下。

        罗耀闻言,顿时哭笑不得,自己跟姜筱雨什么成一对儿了,这都谁传出来的,简直胡说八道嘛!

        “董老师,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呀,你们男未婚,女未嫁,谈恋爱很正常的嘛。”董老师还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道,“秦老师,我看好你哟!”

        一不小心,自己居然在学校还闹上桃色绯闻了。

        罗耀自嘲的一笑,这种事儿,解释越多,恐怕误会会越大,还不如不解释,等时间一长,大家自然就明白了。

        反正他跟姜筱雨是清清白白的,没啥可说的。

        走进高一年级办公室,办公室内一双双眼睛都朝他看过来,显然,他跟姜筱雨的不实传闻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

        “咳咳……”这情形,罗耀两辈子都没遇到过,有点儿小尴尬,忍不住卷手抵着嘴巴咳嗽两声掩饰一下。

        “小秦老师来了。”

        “早,郭老师。”人家跟你打招呼,也不好不回应,罗耀一路走过去,以前不怎么说话的人,今天居然跟他说上话了。

        罗耀走过去,发现自己办公桌上居然放了一个布包。

        椅子后背上,是自己的外套,是那天晚上他跟姜筱雨一起去夏瑜家家访,送她回家的时候,突然起风,下了点儿小雨,他就把外套脱了给她披上了。

        然后外套有些湿了,就留在姜筱雨那儿了,晚上回去的时候,宫慧还质问过他“外套”去哪儿了呢?

        “小姜老师给你的,她带早读课去了,你快趁热吃吧。”一位女老师手里端着茶杯,走过来,抿着嘴冲罗瑶一笑,表情很意味深长。

        罗耀“嘘”了一口气,走过去,放下包,坐下下来,愣了几秒,这才伸手解开那个蓝布包裹的小包。

        里面是一个铝制的餐盒,上面一双筷子,打开后,一排饺子整齐的排列,还冒着热气儿,看上去鲜美可口极了。

        哎!

        罗耀心里叹了一口气,这姜筱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自己没给她什么错误的暗示吧?(姜筱雨是罗耀生命中的一抹亮光,读者老爷们可以猜到她的结局了吧,之所以提示一下,就是不想让大家认为我在写言情剧,没办法,只能取舍权衡一下。)

        怎么办,现在不是三角债了,是四角了,宫慧对他的情意,他可以用不赶走日寇,不考虑个人感情的理由,徐济鸿,那她存粹就是跟宫慧斗气,直接黑着脸拒绝就好,唯有这姜筱雨,太单纯的一个女孩子。

        他真是不忍心伤害到她。

        咋办?

        这饺子是吃还是不吃?

        吃的话,那就等于默认了他跟姜筱雨的关系,不吃吧,这丫头怕是会伤心了,真是左右为难了。

        “秦老师来了,怎么,还带饺子了?”一名后来的老师路过,看到罗耀桌上餐盒里热气腾腾饺子,眼睛一亮,“好香呀,我可以吃一个吗?”

        “当然,费老师。”罗耀正愁找不到人帮他呢,无论是倒掉还是退回去,都太伤人了,吃掉是最合适的,只要不是他吃的就行。

        “秦老师,你人老好了。”费老师毫不客气的拿起筷子,端起餐盒吃了起来,“呀,芹菜肉馅儿的,老好吃了!”

        一边吃,一边评判,不一会儿功夫,这一盒饺子就剩下三五个了,费老师也发现了,忙停下筷子:“这个,秦老师,实在不好意思,我一不留神就……”

        “没事儿,我其实吃过早饭了,费老师,就麻烦你帮我把它们都消灭干净吧。”罗耀嘿嘿一笑,费老师,好人呀。

        要是吃一半,留一半,他还真不好处理呢。

        “那行,我就不客气了。”费老师三下五除二,把剩下的饺子全部都吃到肚子里了。

        哎……

        周围传来一阵阵摇头叹息声!

        “你们都怎么了,一大清早的,叹啥气,日本人不是还没打过来呢?”费老师似乎还没有察觉到周围老师看他的眼神不太对。

        “费老师,你可把人家姜老师对秦老师的一片爱心给吃了。”终于有一位老师忍不住对费老师说出了实情。

        “啥,姜老师的爱心?”费老师不明所以,他一个教体育的,心眼确实没有那么多,一时间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别听他的,早饭我已经吃过了,这饺子我也吃不下,再说,这饺子刚出锅,热的才好吃,再热就不好吃了,费老师,你替我都吃了,挺好。”罗耀合上餐盒,用蓝布再包裹起来,等一会拿去洗了,还给姜筱雨。

        “秦老师,这饺子该不会是姜筱雨老师给你做的?”费老师反射弧总算是过来了,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

        “对,对不起了,秦老师,我真不知道是姜老师给你做的,以后我赔你,我一定赔你!”费老师羞愧的无地自容的落荒而逃。

        罗耀很尴尬,但又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秦老师,这最难消受美人恩,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年长的郭老师语重心长的提醒一声。

        罗耀想解释,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还是先准备上课吧,接下来,第一节课就是他的数学课,虽然老师只是掩护身份,但他也不能误人子弟。

        滴玲玲……

        早读课结束的铃声响了起来。

        姜筱雨抱着课本从外面进来。

        “秦老师,那个外套我给你洗了一下,晾干了,给你拿过来了,另外,那个内衬有一块地方开裂了,我给你缝上了。”

        “啊,真不好意思,姜老师,太谢谢你了。”罗耀忙道。

        “饺子吃了吗?”姜筱雨脸色绯红,低着头小声问道。

        “吃,吃了……”

        “好吃吗?”

        “好吃的。”罗耀忙道,要是不好吃,费老师能把一整盒都吃了吗?

        “下次,你要是想吃的话,说一声,我给你做。”姜筱雨声若蚊虫的一声,脸红的都快能掐出血来。

        “不,不用,太麻烦了,姜老师,这个,你这样让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罗耀从没遇到过这样的阵仗。

        姜筱雨跟宫慧根本是两个不同的类型,宫慧神经粗大,爱耍点儿小性子,但也不是太让人腻烦,她是有分寸的。

        姜筱雨那就是弱质纤纤,却有着细腻感情,心思单纯,让人一见之下就不忍心伤害。

        “不麻烦,秦老师喜欢就行。”

        罗耀呆如木鸡,这天没法聊下去了,一拿起教案起身道:“那个,姜老师,回头再聊,我先去上课了。”

        ……

        暮色咖啡屋,小会客室。

        “顾先生,两万大洋太低了,我这间咖啡屋里的所有装饰和设备,拆了拿出去卖了,也超过这个数了,您这压价也太狠了。”

        “慕老板,我们不是没有打听过价格,你这里地段确实不错,要换做以前,这个价格确实有些欺负您了,但是现在,日本人就要打进来了,外头多少好的地段的店铺都在贱卖,一天一个价,今天值这个数,明天可能十分之一都没有了。”顾原寸步不让。

        “顾先生,能再加点儿吗?”

        “不,就这个数,慕老板若是不卖,我们就只能找下家了,反正,我们手里有钱还怕收不到店面。”顾原道。

        “顾先生,如果你们买下我这咖啡屋,还继续保留暮色的招牌经营的话,收留我店里额的员工,我可以以这个价格转让给你。”老慕闭上眼睛,思考了一小会儿道。

        “这……”顾原犹豫了,罗耀可没说买下暮色咖啡屋要干什么,他也不敢擅自答应。

        “顾先生,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慕老板,能告诉我为什么啊?”

        “这是我这五年的心血,我不想它就这么没了。”老慕解释道。

        “既然这样,慕老板为何不继续经营下去呢,你这里也不像是亏损倒闭的样子?”

        “实不相瞒,我前些日子收到家书,老母亲在老家病重,让我回去,我也是没办法,只能放弃这里的事业,回去床头尽孝。”老慕苦笑一声解释道。

        “原来慕老板是一位孝子,佩服,佩服,好吧,我答应你,把暮色咖啡屋继续开下去。”

        “谢谢,协议拿过来,我签了。”老慕终于同意以两万大洋的价格将暮色咖啡屋转让给顾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