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98章:家访

第98章:家访

        田家镇大捷后。

        日军休整了近一个星期,从后方补充近三千名日军,尤其是波田支队,更是补充了超过上千名新兵。

        重新整军后,波田支队对南岸的富池口要塞发动猛烈进攻。

        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富池口要塞抵挡不住日军的进攻,落入敌人之手。

        随即,日军利用富池口炮台有利地形,对我田家镇要塞炮台进行了的猛烈的轰击,田家镇要塞炮台自然也是予以还击。

        炮战已经持续了两天一.夜,炮弹损耗和伤亡极大。

        国民政府要放弃江城的言论在江城内传播开来,一时间人心惶惶,有门路的,都开始准备离开,去乡下或者往南走,躲避战争。

        罗耀也在积极准备,他早知道江城沦陷已经不可避免,作为江城直属组的组长,他肯定是要留下来的。

        所以从一开始,他在江城内的活动就没有使用真实身份。

        在外人看来,他就是一位普通的中学数学老师,有一个年轻漂亮的未婚妻,两人住在一起,但没有结婚。

        法租界相对比较安全。

        日军即便是进入江城,也会考虑西方国家的态度,军队不会进驻租界,这一点他们静海也是这么做的。

        “小夫妻”俩对政治似乎不是太关心,宫慧平时都在家,偶尔也会出去,一般不会走太远,就是附近的百货公司买点儿东西,以及菜市场买菜。

        周末的时候,还要出去吃个饭,喝个茶,看个电影什么的。

        有一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过自己小日子的感觉。

        “周敏同学,你留一下,老师今天要去你家家访,你给老师带路。”这一天放学后,罗耀叫住了周敏。

        “秦老师,您晚上要去我家?”周敏很惊讶。

        “怎么,我虽然不是你的班主任,但老师家访不是很正常的吗?”罗耀微微一笑,周敏这个小女孩有着不符合她年龄的沉稳。

        “噢,可是我爸爸这会儿还在店里呢?”

        “那你.妈妈呢?”

        “妈妈还没下班呢。”周敏道。

        “你爸爸不是做生意的吗?”罗耀笑道,“你.妈妈还要工作嘛?”

        “我妈妈说,女人要有自己事业,独立自主,不依附男人存在,才能实现自我价值。”周敏说道。

        “是吗?你.妈妈真是一位自立自强的新女性。”罗耀道,“那我还真想亲自见一见呢。”

        “好吧,我带你先去我爸爸的店里,这会儿他应该没有关门。”

        “行。”罗耀点了点头,“老师得拿个东西,你先到学校门口先等老师。”

        罗耀回到办公室,取了一个皮箱,拎着走了出来。

        “姜,姜老师,你怎么也在?”看到大门口一身素净长裙的姜筱雨跟穿蓝色学生裙的周敏站在一起,他微微皱眉。

        “我刚出来的时候遇到周敏,听她说,秦老师你要去周敏同学家家访,我就想,能不能跟着你一起去,你知道的,我一个女的,有时不太方便?”姜筱雨伸手撩了一下鬓发,微微颔首,脸颊露出一抹淡淡的红晕道。

        罗耀能拒绝吗?

        似乎也没有理由拒绝,只要点头答应下来。

        “周记”竹制品店,罗耀和姜筱雨陪周敏回来的时候,老吴还没有关门,他知道今天晚上罗耀要来,可是店里有生意,总不能赶客人走呀。

        “爸,这位是我的班主任国文老师姜老师。”周敏麻利儿的先给老吴介绍姜筱雨一声道。

        女士总是有优先权的。

        老吴惊疑看了罗耀一眼,罗耀晚上来家访,那是有要事要谈的,怎么还带了一个女老师过来了?

        罗耀摸了一下鼻子,讪讪一笑。

        老吴瞬间领悟了,这是出了点儿小意外了。

        “周先生你好,我是周敏的国文老师兼班主任姜筱雨,这位是周敏的数学老师秦明老师,我们今天来就是了解一下周敏在家的学习情况。”姜筱雨大方的介绍了一下自己,还提罗耀介绍了一下。

        “周先生好。”

        “秦老师好。”老吴忙道,“两位老师突然过来,我这一点儿准备都没有,要不然等周敏她妈妈回来,让她炒几个菜,一块儿吃个饭?”

        “不太好吧,我们就坐一会儿,聊一会儿就走。”姜筱雨忙道,“秦老师,你呢?”

        “姜老师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罗耀能说什么,他一个人过来,自然没问题,现在多了一个姜筱雨,把他的计划都打乱了。

        “姜老师,秦老师,快请里面坐,我这个铺子,前面是店面,后面是个小院子……”老吴领着两人往里面走去,“那个小武子,时间差不多了,帮我把店门关了吧。”

        “好咧,老板。”小伙计答应一声。

        ……

        “秦老师,你这个箱子看上去挺重的,要不我帮你拎一下?”

        “行,那就麻烦周老板了。”

        “不客气。”老吴接过罗耀手中的皮箱,感觉入手一沉,他自然知道里面装的是啥,那是罗耀攒的一台无线电台,今天晚上的家访其实是给他送电台来的。

        后院小客厅落座。

        老吴让周敏给二人沏了一壶茶。

        “老周,老周,今天这么早就关门了……”后院子正说着话呢,前面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我家那位,我去看看。”老吴忙起身招呼一声。

        说话间,老五领着一个穿灰布格子旗袍,梳着盘头发髻的中年女子挎着菜篮子走了进来。

        “这是我太太,她姓吴,吴玥。”老吴介绍了一下妻子,又跟妻子介绍了一下姜筱雨和秦明。

        “周太太好。”

        “原来是小敏的两位老师过来家访,这可是怠慢了,老周,赶紧去买点儿熟食回来,我去做饭,留两位老师在家吃饭。”吴玥很自然的邀请一声。

        “不了,周太太,你和周先生的好意心领了,我们就是来了解一下周敏的家庭情况,一回儿就的回去了……”

        “秦老师和姜老师第一次来家里,哪能让你们空着肚子回去,那这不是让人觉得我们老周家不懂的待客之道?”吴玥手一推老吴,“你说呢,老周?”

        “是,是,是,姜老师,秦老师,都留下来吃饭,我这还有一些事情向两位老师请教呢?”老吴忙顺着妻子的意思说道。

        “这……”姜筱雨犹豫了,一会儿天就黑了,她一个女孩子,晚上回去肯定不安全,她又不知道罗耀会不会主动送她。

        “姜老师,既然周老板一家这么热情,咱就恭敬不如从命好了,一会儿吃完饭,我送你回去。”

        有了罗耀这个保证,姜筱雨自然放下了顾虑,答应下来。

        “小敏,到厨房来帮忙?”

        “……”

        “我也去帮忙吧,刚好可以跟小敏妈妈聊一聊。”姜筱雨也站起身来,跟着周敏朝厨房走了过去。

        客厅内就剩下罗耀和老吴两个人了,说话方便多了。

        “老周,没办法,出门的时候刚好碰到姜老师,小敏说秃噜了嘴,我也不好拒绝,就只能带来了。”罗耀忙解释。

        “这小姜老师不错,看上去跟你挺登对的,怎么样,是不是有想法?”老吴嘿嘿一声,开玩笑。

        “你开什么玩笑,我现在这身份能跟一个普通人谈情说爱?”罗耀白了老吴一眼,就算他真喜欢姜筱雨,他也不可能跟她有任何纠葛。

        “看得出来,这小姜老师对你有好感。”

        “我可是对她一点儿好感都没有,我是干什么的,人家是干什么的,不是害了人家吗?”罗耀坚决摇头,这“家”里头还有一个宫慧呢。

        “我们共产当人也不是禁欲主义者,但是感情问题是要慎重的,尤其你这种打入军统内部的同志,那是尤其要慎重,最好是自己的同志,相信你是有这个分寸的。”老吴点了点头,“你看我跟你嫂子,不就挺好的。”

        “行了,你也提醒一下嫂子,别给我乱点鸳鸯谱。”罗耀道,“我给你的箱子里是一部电台,虽然不是原装的,但使用肯定没有问题,你看是留着还是交给组织上都行。”

        “你还真攒了一部电台?”

        “一会儿,你把箱子里的电台取走,给我装两块砖头进去,箱子我还得带走,不然姜老师会怀疑的。”

        “知道,你放心好了。”老吴微微一点头。

        “办事处和机关报社什么时候撤?”

        “怎么,江城守不住?”老吴惊讶道,“不是刚打了胜仗吗?”

        “我们的装备,兵员素质跟日军没办法比,何况我们还没有制空权,日军一旦攻占田家镇要塞,江北就剩下葛店一道防线了,几乎无险可守,这还怎么打?”罗耀道,“我的建议,马上做好撤出江城的准备,可以先撤走一部分非必要人员和设备,剩下的留待到最后撤出。”

        “好的,你的建议我会向上级反应的。”老吴点了点头。

        “我现在是军统驻江城直属组的组长,即便是江城沦陷了,我也可能要留下来继续战斗,必要的时候,我可以给你一个军统外围组织人员身份,你这样在江城活动也更方便一些。”罗耀说道。

        “你这样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吧?”老吴迟疑了一下,问道。

        “不会的,你也不需要经常使用这个身份。”罗耀摇了摇头,“我后面也许还需要你用这个身份配合我呢,你是我班上学生的家长,我发展你为外围人员,完全合乎逻辑。”

        “好吧,我把这事儿跟上级汇报一下。”老吴点了点头。

        “那个以后有什么急事,我在小敏的作业或者试卷上留记号,你能看懂的。”罗耀抓紧交代一声。

        “行,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