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97章:另辟蹊径

第97章:另辟蹊径

        兰姐毕竟是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女人,在顾原的三言两语恫吓之下,就把当日在韩家客厅,韩良泽跟多隆见面的情况说了出来。

        多隆确实是日本人,而且是韩良泽在日本警监学校的同学。

        这个情况,令顾原是如获珍宝。

        只要坐实了多隆日本人的身份,而韩良泽又在自己家中与之会面,不管谈了什么,后来又是韩良泽把他送走的。

        这韩良泽怎么也脱不了干系了

        “多门?”

        兰姐也并不清楚多隆的日本名字是什么,只知道韩良泽喊他“多门”,但这个“多门”应该是一个姓。

        光知道姓,却不知道名字,也无法确定这个人的身份。

        只可惜大川已经死了,不过,还有一个人或许知道,那就是代号“田鼠”的濑谷,这个“多门”来江城,不可能不跟当地的日谍潜伏小组联系。

        于是,马上提审濑谷。

        “多门?”濑谷招供之后,为求活命,那是相当配合,被叫过来一问后,思考了一小会,“能描述一下这个人的长相吗?”

        罗耀直接给了他一张照片。

        “多门二郎,怎么是他?”濑谷一下子就认出来了,惊讶的说道,“他怎么来江城了?”

        “怎么,他很有名气吗?”

        “他是我们大日本帝国很有名的反间谍专家,曾服务于东京警视厅,我有幸听过他的课,算是我的老师,所以,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濑谷解释道。

        “谢谢你,濑谷先生,你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罗耀非常满意,这可真有点儿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意思。

        既然有了名字,那就好查多了。

        ……

        山城,罗家湾十九号。

        海关巷1号地方还是太小了,而且隐秘性也差,不够安全,终于找到了一处更大,更安全的地方。

        就是现在军统局本部所在地,戴雨农刚搬来没多久。

        罗耀的一份电报,让他犯难了。

        抓日谍,抓到江城三镇之一的夏口特别市警察总局局长了,这可是大丑闻,在这个关键时刻,爆出这样的丑闻,势必会产生极其不好的影响。

        连警察局局长这样的党国政府要员都暗地里跟日本人勾结,那国府里面是不是还有更多更高层的人与日人勾结呢?

        而且,仅凭现在的证据,只能证明韩良泽跟日人有联系,但无法证明他出卖了国家利益?

        三百张牛皮,虽然价值不菲,可这并非韩良泽自己去取的,而是他的太太许馨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拿着一封不知道谁送到韩府的提货单去取的。

        甚至这“提货单”从一开始就是伪造的。

        也许这三百张牛皮就是多门二郎送给韩良泽的见面礼,可是,谁能证明呢,没有人能证明。

        多门二郎是日本间谍,而且还是一位高级别的间谍,他的确去拜访了韩良泽,说了一些诱.惑劝导的话。

        韩良泽私下里与日方高级间谍人员见面,事后没有如实汇报,甚至还利用自身的关系,为其办理特别通行证,令其安全逃离江城!

        以上这些,无法判定韩良泽是否被日方收买,并出卖国家利益,犯间谍罪,最多也就是革职查办,还不到枪毙的地步。

        “老板?”

        “齐五呀,罗耀这小子给我出了个难题呀。”戴雨农抬头看了毛齐五一眼,说道。

        毛齐五道:“老板,要我说,既然现在有证据表明这个韩良泽与日人勾结,那就不能让他继续待在这夏口警察总局局长的位置上了。”

        “先撤职,再审查?”

        “嗯,不管这个韩良泽有没有出卖国家的行为,但他确实在见了这个多门二郎的日人,不但没有汇报,反而事后私自将其放走,这都能说明他有异心,否则,怎么解释他做的这一切?”毛齐五分析道。

        “这事儿是直属组查出来的,虽然手段用的欠妥了点儿,但结果总归是好的,这个韩良泽必须拿下来。”戴雨农想了一下道。

        “那齐五这就去起草电报,把这事儿汇报给江城警备司令部?”

        “嗯,这是警备司令部出面比较好。”戴雨农点了点头,毛齐五的处置方式很好,比由军统直接出面要好。

        “老板,陈部长的电话?”机要秘书忽然进来禀告一声。

        “齐五,你听听,来了……”戴雨农讪讪一笑,吩咐道,“接进来吧。”

        “陈部长,您好,我是戴雨农。”戴雨农虽然是老头子的宠臣,可二陈随便一个那都不是他能得罪的,人家可曾经是他的直属上司的。

        “雨农贤弟呀……”

        ……

        韩良泽被撤去夏口警察总局局长的职务,交由特务大队派人看管,只能待在自己家中,随时接受调查。

        这是江城警备司令部直接下的命令,夏口市府只能遵照执行。

        “对不起了,韩局,属下也是奉命行事,您多多理解。”宣布命令后,刘金宝亲自带人韩良泽从警察局押回家中。

        有这个结果,韩良泽似乎早已预料到了,没有将他直接下大狱,至少说明军统方面并没有抓到他不利的失职证据。

        但回到家中,发现连“兰姐”都被带走了,他才多了一丝惊慌。

        那天他在客厅见多门二郎,两人在客厅内交谈,兰姐虽然在厨房,可她极有可能听到他们的谈话。

        这些话若是让军统知道了,这就是他“勾结”日人的直接证据。

        当然,他也没答应多门二郎什么,但他没有向上汇报这件事,也没有将多门二郎扣下交上去。

        这已经是犯了大错了。

        都怪自己太大意了,没想到军统这些人居然对她的老婆下手了,而且一击就击中了他的命脉。

        果然是妻贤夫祸少呀!

        “刘大队,我知道,我不会怪你的,你也是秉公办事。”韩良泽态度还不错,这是他一贯的。

        “谢谢韩局理解。”

        “不要再叫我韩局了,我已经不是你们的局长了。”韩良泽苦笑一声,“刘大队若是不嫌弃的话,我虚长你几岁,叫我一声‘老韩’就可以了。”

        “韩局,您是警界前辈,虽然现在被撤职了,但上头最终对您的处置决定没有下来之前,您还享受局长待遇。”刘金宝忙道。

        “哎,金宝,没想到你是个厚道人呀。”韩良泽感慨一声。

        “您休息吧,不过,晚饭想什么,跟我的手下说,给您买回来。”刘金宝道,“您家的厨佣可能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好,有劳了。”

        ……

        “老刘,怎么样,他情绪如何?”刘金宝回到“煜和堂”,罗耀询问道。

        “很平静,看不出有任何焦虑的模样。”刘金宝道。

        罗耀点了点头:“看来他是早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了。”

        刘金宝道:“组长,咱们手头的证据也只能让他丢掉警察局局长的职位了,其他好像还做不到。”

        “谁让你和顾原动手之前不跟我说一声,这个结局已经是最好的了。”罗耀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从那个厨佣兰姐身上打开缺口,让我们知道了多隆的身份,要是被他反咬一口,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他还能反咬咱们?”

        “他若是一口咬定多隆就是个贩卖皮毛额商人,他跟多隆接触就是为了购买他手中的牛皮,你能把他怎么样?”

        “那大川不是已经身份暴露了?”

        “暴露了又如何,大川是多隆雇佣的向导,这一点多隆去七分局已经报过案了,说的很清楚?”罗耀反问道,“难不成我找一个人给我干活,这个人过去是个杀人犯,我也要为此负责?

        “这似乎说不通……”

        “你也知道说不通,咱们这样对付没有后台的普通老百姓,那自然没有问题,可韩良泽是一局之长,更别说,他后面还有人?”罗耀道。

        “若是有人,怎么没动?”

        “你以为都跟小孩子一样,一出事就找家长,自己能解决的,那就不麻烦身后的人,这种事儿多了,就能看出你这个人太无能了,无能的人,那些大人物会次次替你出头?”罗耀反驳道。

        刘金宝傻愣住了,这些东西对他来说,还不甚了解,但对于顾原而言,他听的是暗暗心惊。

        因为这些道理他是明白的,只是,罗耀居然也能明白这一点,他很吃惊,因为不到那个层次,是不会明白的。

        难道是因为余杰的缘故?

        且还顾原想岔了,余杰可没有教罗耀这些,这些都是罗耀两辈子的经验,那自然是顾原不能够理解的。

        不过,有余杰这个老师,这让他在很多时候行为上不符合他的身份也有了合理的解释,一个厉害的老师,难道不是理由吗?

        “那许馨呢?”刘金宝问道。

        “关四十八小时,把人放了,不过,这批牛皮没收,许家也必须付出一些代价。”罗耀道。

        “明白了,让许家拿钱来赎人。”顾原比刘金宝抢先一步领悟罗耀的意思。

        罗耀没作声。

        顾原也是心黑手狠的主儿,估计会在许家身上狠狠的宰上一刀,至于会有多少,就看他要能从许家身上刮下来多少了。

        许家这些年在江城得益于韩良泽的照顾,虽然还在走下坡路,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年大家族还是有些底蕴的。

        直属组经费有限,不想办法搞点儿钱,怎往后潜伏的日子怎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