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96章:谁干的?

第96章:谁干的?

        “谁干的?”

        面对罗耀平静的质问,刘金宝、顾原都低着头,似乎做了亏心事,而不敢与之直接对视。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今时不同往日了。

        罗耀过去是他们的同学,而现在是他们的上司了,已经拉开一个层次了,同样是临训班出来的。

        罗耀已经先一步成了他们需要努力追赶的对象了,这个当初他们还看不上,甚至还有些鄙视的家伙,现在是他们的顶头上司。

        “是我。”顾原倒还没有当缩头乌龟,在罗耀问第二遍的时候,终于一抬头开口承认道。

        “顾原跟我商量了的,我同意的。”刘金宝也随后道。

        “军统的家规你们不知道吗?”罗耀严厉问道,“诱捕韩良泽的老婆这么的事情为什么不请示,不汇报?”

        “报告组长,我是怕您跟韩局的关系,所以……”

        “你是不是因为韩局是我表舅,我就会对他徇私舞弊,网开一面?”罗耀严厉问道,“所以你们就给我来个先斩后奏?”

        “是,毕竟您跟韩局是有这么一层亲戚关系。”顾原光棍的承认道,“谁不知道你会不会包庇他?”

        “老刘,你也是这么想的?”

        刘金宝迟疑了一下:“组长,我其实跟顾原想的不太一样,韩局固然跟你有亲戚关系,但韩局为了跟夏口首富胡家结亲,蓄意悔婚,组长心里一定很恨韩局的,所以,徇私舞弊,我相信你不会,但客观上讲,组长你有今天的地位,也跟韩局脱不了关系,网开一面倒是有可能。”

        “说的都挺有道理的,你们知不知道韩良泽的背景,就敢对于一位从警二十年的警察局长下手?”罗耀冷哼一声。

        背景?

        韩局还有什么背景。

        他要是有背景的话,怎么会连个“代”局长扶正了,还需要借别人的力?刘金宝和顾原都相当不解。

        “韩良泽曾在日本留学,毕业于东京警监学校,跟现在中央党部陈先生的亲叔叔是校友,我说这个,你们应该明白了吧?”罗耀知道这一点,其实是老师余杰的告诉他的,不然,这种秘密,没有人会主动跟他说的。

        韩良泽就算不是中统的人,起么也跟中统关系密切,这是余杰的判断,当然,没有证实而已。

        但是罗耀知道,韩良泽很早就已经加入中统了。

        十多年前,韩良泽去南京,就是去见二陈兄弟的,这一点这罗耀记忆中还是挺深刻的,也就是那个时候,韩良泽来家里,与母亲商议,两家才定下的婚约。

        当时还交换他跟韩芸的八字,写下了婚书,只不过,罗耀落难来江城,怎么可能携带婚书?

        而且金陵的家也毁在战火之中了,父亲都下落不明,婚书就更加不知去向了。

        韩良泽如果是中统的人,那这事儿可就不只是抓获一个与日本人勾结的汉奸那么简单了。

        这极有可能上升到军统跟中统过去近十年的恩怨情仇了。

        没有过硬的证据,就去动一位警察局长,尤其还用是诱捕其夫人的方式,这可是犯了规矩的。

        你没有打破规矩的能力,那就只能依照规矩行事。

        “组长,我们已经拿到许馨的口供了,这个女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的丈夫做了什么。”顾原解释道,“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韩良泽跟这个多隆做了什么交易,否则,这三百张牛皮……”

        “这三百张牛皮就一定是多隆贿赂给韩良泽的吗?”罗耀反问道。

        “这……”顾原为之语塞。

        “如果不是给韩良泽的,多隆为什么会如此着急的从太原调三百张牛皮来江城?”刘金宝补了一句。

        “如果是卖呢?”

        “卖,那日新商社背后有日人资本,韩良泽跟多隆背后的日新商社买牛皮,这难道不是通敌吗?”顾原不服气的反驳道。

        “他可以完全说不知道日新商社的背景,牛皮还算不上战略物资,他花钱买货,总不至于先要查一下卖货人的背景,何况在他跟日新商社之间还夹着一个多隆,你要证明多隆的身份,才能证明韩良泽跟日本直接勾结!”罗耀指正道。

        顾原道:“多隆肯定是日本人,而且身份不一般,他来江城就直接找上门了,还说跟韩良泽是故交。”

        “故交?”罗耀微微一皱眉,“谁说的?”

        “韩良泽的太太许馨。”

        “把许馨做的笔录给我。”罗耀沉声问道,多隆跑了,他暂时没打算动韩良泽,但没想到,顾原和刘金宝这两个家伙背着自己用这样一记损招把许馨给诱捕了。

        这下他不得不提前面对韩良泽了。

        顾原把给许馨做的笔录取了出来,交到罗耀手中。

        罗耀坐下来,仔细翻看起来,这个顾原,对审讯还是真有一套的,诱骗,恫吓,而且善于抓住对方的弱点,瞬间撕开对方心理防线,又快,又狠。

        许馨的口供并不多,就三页纸,很快就看完了。

        她对多隆的了解也仅限于那一次他投名帖到韩府拜访,她一个妇人,韩良泽见客的时候,她大多数是回避的,这一次也不例外。

        韩良泽一开始是并没有认出多隆,后来把人放进来之后,才记忆起来,后来她也问过韩良泽多隆的身份。

        可韩良泽也只是以多年不见的“故人”一笔带过,不再跟她细说。

        从这份口供看出,韩良泽的谨慎可见一斑,多隆的身份他肯定知道,但他连自己的老婆也隐瞒了。

        顾原说的没错,多隆的身份不一般。

        但这个结论不足以证明韩良泽跟日人勾结,多隆这个名字听着不像是汉人,倒像是满人。

        满人也是中国人,其中抗日爱国的满人也有不少,总不能一棍子打死,所以,这不能算证据。

        最麻烦的是,罗耀跟韩良泽的关系,一旦拿不到实质证据,那么这一次行为必然会被认定为他故意陷害和打击报复。

        就是韩良泽还不知道刘金宝和顾原是他的手下,他在江城一直用的都是化名,相关信息和身份对内都是隐瞒的。

        军统江城区方面,也就唐鑫和宋钺等人知晓。

        “组长,电话?”

        “谁的?”

        “唐副区长的。”徐济鸿道。

        “这就来。”罗耀放下笔录,转身去隔壁屋接电话了,唐鑫把电话打到这里来,一定是有事情找他。

        “唐副区长,是我。”

        “老弟,刚刚我被李国琛叫过去了,问了不少关于你们这边的情况,你们最近是不是有什么行动跟他那边起了冲突?”

        “没有呀,我这边最近都没有什么行动。”罗耀忙道,“就算有行动,我还能不跟唐副区长您打招呼?”

        “没有就行,我跟这姓李的尿不到一个壶里,他干他的,我干我的,只要别来找我麻烦那就行。”唐鑫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罗耀明白,一定是韩良泽托人打听到李国琛那边了。

        韩良泽并不清楚军统在江城的具体情况,李国琛是江城区的区长,是军统江城区最大的官儿了。

        按照这个思维,刘金宝这些人自然都归李国琛管。

        可是韩良泽并不知道,刘金宝虽然隶属军统,但跟军统江城区没有多大关系,这是打听消息找错了庙门,拜错了菩萨。

        人已经抓了,就这样放了,显然也不合适。

        韩良泽肯定跟日本人达成了默契,从他亲自去送多隆离开江城可以看得出,这家伙就算没铁心,也差不多了。

        可是,如何证明呢?

        对,韩家还有一个人!

        罗耀想起来了,韩家除了韩良泽、许馨夫妇之外,还有一个厨娘兼佣人,是许馨出嫁从许家带过来的,一直留在身边使用。

        许馨是个很自私的女人,兰姐本来是有机会嫁人的,可就是她不让,兰姐才一直被迫留在她身边,此后她,还要伺候韩良泽,以及她们生下的女儿。

        罗耀为什么知道,那是因为韩良泽再给母亲写的信中提到过这件事,当时的韩良泽还挺同情兰姐的,对许馨的做法有些不满,可又不敢直接跟说出来,只能在信中将这些苦水跟表姐说一说。

        罗耀的母亲之所以要让他跟表妹韩芸成婚,估计也有可怜韩良泽和韩芸的原因,觉得自己这个表弟和表侄女太不容易了。

        她哪里知道,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人是会变的,或许韩良泽一直利用母亲的这种同情心也说不定呢。

        韩良泽跟多隆在客厅内的谈话,也许许馨在楼上没听见,但在厨房忙活的兰姐就不一定了。

        也许,这是个最有可能的突破口。

        “刘金宝,你派人马上去把韩府的厨佣兰姐带回来!”罗耀回来,直接命令刘金宝一声。

        “组长,一个厨佣……”

        “快去,这是命令。”

        “是!”刘金宝不敢违拗,答应一声,就先出去了。

        “顾原,兰姐带回来后,还是由你来审。”罗耀吩咐顾原道,“我要知道,那天多隆来拜访韩良泽在客厅内都谈了什么。”

        “明白。”顾原心神一凛,他明白罗耀的意图了。

        “兰姐在许家本来有机会嫁人,但是被许馨给破坏掉了。”罗耀说道。

        顾原神情肃然,他知道这是罗耀给他一次弥补过错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