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93章:晋升

第93章:晋升

        罗耀的晋升命令,在田家镇大捷后的第二天正式下达。

        速度很快。

        军衔晋升一级。

        小组奖励法币三千元。

        至于勋章之类的,要等申请之后,评定标准再颁发,具体几等,什么勋章,那连戴雨农都做不了主。

        但这个功劳,足够让罗耀捞到一枚勋章了,这可是军人的无上光荣,比军衔值钱多了。

        从尉官到校官,按照正常的晋升的话,至少两年,还要各种考核合格以及军功要求,越往上,越难。尤其是校官晋升将官,更难,将官是名额限制的,别看国军现在将军多如牛毛。

        他们的铨叙军衔很多人都只是校级,军统局副局长戴雨农,他的铨叙军衔只是上校,但职务军衔是少将,所以,他有资格穿少将制服。

        罗耀这种少校,其实也算是职务军衔,他的正式军衔,估计能有个中尉就不错了。

        但是即便如此,军中对职务军衔还是认的,至于含金量就要看个人的本事了,戴雨农这个少将,手底下一大堆少将,中将也有。

        论军衔,罗耀的老师,余杰那也是少将,跟戴雨农是平级的,而且还是铨叙少将,货真价值的。

        但是论权势和地位,那余杰比戴雨农就差远了。

        罗耀这晋升速度,那真是快的如同坐了火箭一般。在国军当中,除了战场上立功火线提升之外,还真是少见。

        一年不到的时间,从一个连军人都不是的学员兵,完成了三.级跳,一口气就升到了少校。

        这已经是国军中层军官了,在军统内,那也是极为罕见的。

        临训班出来的,除了过去起点比高的,罗耀的晋升速度堪称临训班第一人。

        这一次除了了罗耀,其余参与行动的人基本上都晋升了一级,大家都欢喜不已,干劲十足,刘金宝更是直接把代理特务大队长的“代理”两个字去掉了。

        这种直接绕过夏口警察总局下达命令的做法,更令韩良泽相信,刘金宝回警察局,绝对是另有任务的。

        现在看起来,特务大队近来连续破获“日谍”大案,更是让他笃定了,刘金宝今非昔比了,这种人过去能一脚踩死的,现在别说踩一脚了,就是碰一下都得小心赔一下罪。

        尤其是韩良泽本来就心虚,更加不敢得罪刘金宝了,凡是特务大队需要的,只要他职权范围内的,都尽量满足。

        大捷后的日子居然异常的平静。

        不过日军攻占“江城”,逼迫国民政府投降的战略没有变,接下来还会对田家镇发动进攻的。

        现在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

        “组长,这个大川还是不肯招供,要不让宫慧试试?”大川被抓已经十来天了,刘金宝用尽了办法,大川都快被他折磨的不成人形了,这家伙还是死硬不开口。

        日谍的顽固真是让作为对手的刘金宝都忍不住心生一丝胆寒,有这样的敌人,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难怪国内那么多人畏敌如虎,这受武士道精神蛊惑的日谍的意志真是非一般人能够比拟。

        除了一种人可以媲美,那就是共产党,刘金宝过去在特务队也是抓过共党的,那些人不但受尽酷刑而坚决不松口,甚至嬉笑怒骂,视生死如鸿毛,最后慷慨赴义的,不是让人害怕,而是心折!

        那是一种信仰的力量。

        罗耀一直没有让宫慧出面,主要还是因为宫慧一出面,大川必定会认出她的,那天吉田给他传信的时候。

        宫慧就坐在不远的地方。

        那他什么都明白了。

        他还不想让大川这么快明白,一旦他明白,很有可能会更加一心求死,这样就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大川现在还有支撑下去的理由,那就是他暴露了,暮色咖啡屋和多隆还没有暴露,只要他不说,军统就不可能知道。

        他也知道自己活不成,他在拖时间。

        只是他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所以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外面的人就有时间从容撤退,反正都是一个死,早死晚死没什么区别。

        但是,耐心就是这样一点点儿消耗掉的,大川不开口,很多秘密都解不开,许多工作也没办法展开。

        而“林淼”住处的那“第三台”,罗耀一直没有去取,而是让宋钺继续监视那个废弃的仓库院子。

        他自然是希望有人来取这部电台,然后再顺藤摸瓜,把“林淼”背后的黑手给揪出来。

        然而对手一直没有来。

        而罗耀下令对“林淼”撤退显露安排的那些人一通抓捕后,估计,就更不会有人过来了。

        思虑再三,他干脆就把“第三台”给起获了。

        那只叫“黑子”的狗挺忠诚的,在起获“第三台”的时候,还咬伤了宋钺手下一名组员。

        要不是看在“黑子”要做母亲的份儿上,罗耀只怕会下令直接将这条“忠犬”给击毙了。

        现在“黑子”就养在‘煜和堂’后院,待产。

        它很有灵性,知道自己活下来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因此除了对罗耀稍微亲近之外,其他人都不加辞色。

        狗的一生,只忠诚一个主人。

        罗耀甚至有一种感觉,“黑子”比人还要聪明,它产子之后,只怕是不会留下来,它极有可能去寻找他的主人。

        没有找到密码本,罗耀也没指望能找到密码本,相信“林淼”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留下的。

        至于其他一些东西,都没什么太大价值,可以说,“林淼”早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只是没能等到一个时机而已。

        而罗耀的“钓鱼”计划刚好给了他一个机会,一个主动离开江城,而且回去之后不会被追究的机会。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他带回去的“情报”根本就是一个圈套,一个让他自己丧命的情报。

        日军这么大的损失,至少将再一次进攻的时间往后推迟一个星期,甚至更长时间,造成的后果难以设想。

        把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迅速攻占汉城的设想给破灭了。

        “林淼”这个带会假情报误导他指挥错误,造成如此大损失的家伙还有机会能活的下来吗?

        这一仗可以说影响不小,除了鼓舞军民士气,也为第九战区在江城周边的布防和调整至少争取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此消彼长之下,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当然,结果可能还一样,可双方最终损失是可以变化的,日军付出更大的代价攻占江城,而国军则更多的保存有生力量,甚至还在局部战场上打了好几个胜仗,打破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提振了抗日军民的信心。

        罗耀同意让宫慧审讯大川。

        大川已经在咳血了,三天了,严重的内出血,得不到治疗,那是活不下去的,他自己都知道。

        所以,一心等死。

        这么说明,刘金宝真是把一切手段都用上了,没有半点儿手下留情的意思,就差把人直接整死了。

        迷迷糊糊的,大川感觉自己眼前多了一个人,他挣扎着微微抬头,睁开双眼,可能是力气不够,只能露出一条缝隙。

        “大川,还认识我吗?”宫慧走近了来,微微弯下腰来,问道。

        “不,不认识……”大川摇了摇头。

        “再仔细看看?”宫慧淡淡的问道。

        大川努力的把眼睛缝隙再睁大一点儿,还是摇了摇头,说自己“不认识”宫慧。

        “要我提醒你一下吗?”宫慧微微一笑,又把头再低了一下,“差不多三个月前,在暮色咖啡屋?”

        大川听到“暮色咖啡屋”五个字,猛然睁开双眸,盯着宫慧足足看了有三秒钟。

        “你是慧、慧小姐!”

        “看来你终于还是记起来了,那咱们算是熟人了,话就好说了。”宫慧受罗耀影响颇深,摒弃了上来就用刑讯的手段,也开始尝试用攻心手段。

        “没想到慧小姐也是军统的人,那天其实就是你们给吉田君设下的一个局吧?”大川咧嘴一笑。

        “是,吉田假意带我们去暮色咖啡屋,其实就是想找机会你们的人传递消息,让你们赶紧撤走两台备用电台,对不对?”

        “没错,吉田是突然被捕,没来及示警,只能用这种方法冒险提醒我们撤走电台,他是大日本帝国的英雄,我辈楷模。”大川刚说完,似乎意识到一点儿不对,眼神惊骇的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是两台备用台?”

        “你真以为,我们就发现你们在松涛书店藏的那一步备用电台?”

        “不,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发现我们有“两部备用电台?”大川眼中急剧惊慌起来,“是吉田,吉田他真的背叛了帝国!”

        “第二部备用电台是你去取的吧?”宫慧忽然问道。

        “咳咳,……”惊慌的大川剧烈咳嗦起来,嘴角更是溢出了黑色的血液,他内伤更重了。

        罗耀在外面听的很清楚,他有些惊讶,自己还是小瞧宫慧了,这一手诈术,用的是炉火纯青。

        当然,换一个人绝对没有这个效果,至少刘金宝就不行。

        “你取走了第二部备用电台,把它交给了‘河童’林淼,然后就离开了江城,对吗?”宫慧继续问道。

        大川没有回答,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病态的潮红。

        “你在暮色咖啡屋做侍者,用的是刘家川的化名,再一次回到江城的时候,改为孙家川了。”宫慧道,“要不要,我去请你们老板慕先生过来证明一下?”

        “片山是我通知去松涛书店的,‘林淼’的代号就是‘河童’,我和片山、吉田,还有及川都是他的手下。”大川平静下来,缓缓开口说道。

        “‘林淼’的真名是什么?”

        “小林秀一。”

        “你们隶属日本情报的那个部门?”

        “大日本帝国陆军参谋本部。”

        “你们在江城获取的情报会发给谁?”

        “原来我们只收集除军事以外的情报,然后汇总之后,每个一个月通过邮递包裹的方式发回,后来帝国发动圣战,我们也开始转入收集军事情报,电台也是那个时候被偷偷运进江城的,所收集的相关情报,通过密电的方式发送回去,我们现在受派遣军参谋部第二课科长今井武夫大佐指挥。”大川说道。

        这些,再隐瞒已经没有意义了。

        其实,罗耀都已经大致摸清楚“河童”小组的情况了,只剩下一些关键的人和事,特别是“林淼”背后的那个先生。

        他到底是不是暮色咖啡屋的老板,老慕,现在只能说有九成的怀疑。

        剩下的一成,就看大川肯不肯说了。

        “这么说,你们这个小组是直通今井武夫了?”

        “是的,‘河童’小组现在是直接受今井武夫阁下领导。”大川很痛快的承认了,前面的他都说了,这还能算什么?“我说了这么多,还不知道慧小姐隶属军统哪个部门你,湖北保安处第四科,还是江城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军统江城站或者是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调查室?”

        “你知道的还挺多的,居然知道我们军统在江城诸多对外公开机构!”宫慧也不免惊讶,就算是军统内部人员,也未必能说得清楚江城的军统控制的办事机构。

        “你们军统,过去是蓝衣社特务处,那可是我们大日本帝国情报部门最大的对手,岂能不关注?”大川道。

        “为什么不是夏口警察总局督察室和特务大队呢?”

        大川眼神忽然慌了起来。

        “从你的眼神告诉我,夏口警察总局督察室和特务大队里面也有你们的人或者已经被你们买通了的人,我说的对吗?”宫慧很开心,她发现跟在罗耀身边还真是学到不少东西,这种逆向思考的方法,用在审讯间谍身上,简直太有效了。

        宫慧这段话,罗耀在外面也不禁要为她叫一声好,就算是他,估计也就能做到这一步了。

        所谓,言多必失,说的就是大川现在这种情况,他以为自己反正是必死无疑,只要守住核心机密,其他什么的,就算告诉了对方也无所谓。

        大川心跳刚才快了。

        “老刘,你的机会来了。”罗耀低声在刘金宝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刘金宝马上脸色一变,郑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