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92章:大捷

第92章:大捷

        一场秋雨下来,大街上的人明显少了很多。

        下午,暮色咖啡屋的生意也冷清了不少。

        国军战败的消息,几乎每天都能见诸报端,江城军民们的士气也是大受打击,就连那觅食的野猫、野狗们也是耷拉着脑袋。

        距离“林淼”那个电话已经过去整整三天了,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饶是一向沉稳的老慕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不管有没有拿到情报,总该跟他说一声。

        还有,他们对外联络的秘密电台也掌握在这个“林淼”手中呢,这家伙若是出事儿的话。

        他就跟上面彻底断了联系了。

        大川被抓,多门恐怕也危险了,即便军统的人没有动手,估计也早就盯着他没有任何行动的机会了。

        这军统居然能把他逼到这份儿上,他还真是没能料到。

        自从,他做下三部电台轮流发报,跟军统电侦部门捉迷藏的“狡兔三窟”之局被破之后,他可是蛰伏了两个月,就连派遣军情报机关的命令都拒绝执行,想不到,最令他不想看到的局面还是发生了。

        本来,他可以安心的等到日军大部队进驻江城的那一天,那他就不用在冒险了,谁知道,大川回来了。

        还带回来了派遣军参谋部第二课课长(情报)今井武夫的亲笔信。

        这下他不能再抗命不尊了。

        所以,他亲自去见了一趟“林淼”,让他约见克里弗,争取搞到派遣军情报部门想要的情报。

        但是,他也直到这件事的风险极大,因此,任务下达给“林淼”后,便给予了他极大的自主权。

        又等了两天。

        “老板,‘林淼’动用了撤退路线上关系和物资。”一名侍者急匆匆的来到正在蹲在巷道里,用面包屑喂食那些流浪的野猫的老慕身后,弯下腰小声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老慕惊讶的一抬头。

        “四天前。”

        老慕把剩下的面包屑直接洒在了地上,直起身子往回走:“这个混蛋,他是拿到了情报,然后向上面邀功,独吞功劳吗?”

        “老板,您对他实在是太过信任了,如今他拿到了关键情报,自然不会再管咱们了。”侍者说道。

        “别说了,我们的麻烦来了。”老慕打断手下的话头,“林淼”突然撤退,这让他立马有了一种或不好的预感。

        这家伙过去一直是自己“木偶”存在,有功他领,有过‘林淼’受罚,最重要的是,一旦暴露,‘林淼’肯定是会被推出去的那个,但凡正常人,都会心生怨恨的。

        “通知下去,他那条撤退线上所有人全部撤离,不要有任何耽搁,要快!”老慕毫不犹豫的下命令道。

        “有必要吗,这可是咱们辛苦经营了许久的一条安全撤退路线,就这么废掉,太浪费了?”

        “你懂什么,对我们来说,撤退路线只能动用一次,就不能再用了。”老慕狠狠的瞪了手下一眼,“跟这条线有关的人全部撤离,一个都不能留下。”

        “是。”

        “希望还来得及。”吩咐完,老慕喃喃自语一声。

        ……

        罗耀和宫慧从黄冈回转江城的时候,就打电话通知刘金宝了,对‘林淼’这条撤退路线上所有跟他有关的人进行调查和布控。

        刘金宝根据罗耀电话内提供的相关信息,调用特务大队和军统江城站夏口组的人马,迅速的进行了布控。

        等到罗耀回到江城的时候。

        所有布控都基本上完成,就等抓捕命令了。

        抓还是不抓?

        这个决定还得罗耀来下,毕竟他是这个这个“专案”的行动组的组长,直接负责人,但这个决定对罗耀来说,却又很难下。

        难的不是要不要抓这些人,而是,一旦抓了这条线的“林淼”的同伙,那就等于告诉“林淼”背后神秘的那个“先生”,“林淼”暴露了。

        既然“林淼”已经暴露,那他带回去的情报会不会是一个圈套?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这个“先生”手中还有没有一部可以将消息传递回去的秘密电台,到时候,所有的布置就可能功亏一篑!

        “老刘,宋组,在田家镇要塞那边没有传来消息之前,咱们这边就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旦提前抓捕,消息走漏,那我们之前的努力留全部白费了!”罗耀终于下了决定,凡凡事先稳一手。

        “如果他们有异动呢?”宋钺问道。

        “如有异动,那就只能提前动手了,但务必要不能让任何一人漏网。”罗耀想了一下,肯定道。

        “好,明白了。”

        ……

        终于在“林淼”携带情报逃走的第五天下午,前方战报传来,第九战区在田家镇阵地重创了来犯的日军波田支队。

        除此之外,还诱使日本海军一支驱逐舰舰队进入预设范围,利用早已架设好的大口径岸防炮,突然发起炮击。

        击沉,击伤日军军舰四艘,汽艇数艘,数百名日本海军伤亡,甚至还俘获了数名活着的日本海军士兵以及一艘受伤慌不择路的汽艇船。

        造成了开战以来,日本海军在内河长江作战中损失最大,也是伤亡最大的一次,几乎丧失了战斗力。

        失去海军从江面上的炮火掩护和支援,想从南岸登陆,夺战富池口要塞而进行登陆作战的波田支队先是被诱敌深入,后被田南要塞的舰炮在屁.股后面一通猛轰!

        可想而知,当时的波田支队是何等的惨状。

        要不是日军还掌握了制空权,波田支队这支凶名赫赫的日军部队很可能就在富池口折戟沉沙。

        而如此沉重的一次惨败,就是因为一份错误的情报。

        消息第二天才会公布出来,罗耀这边抓捕行动已经等不及了,拿到战报的第一时间,就下达了抓捕命令。

        早就按奈不住的抓捕小组,迅速扑向了自己要抓捕的对象。

        抓捕、控制一气呵成,“林淼”这条撤退路线上,但凡跟他有关系的人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全部被抓获归案。

        虽然放跑了“林淼”这个首脑分子,但也抓获了不少‘河童’小组的骨干分子,撤退路线上的那些人不算。

        大川和濑谷这两个重要的日谍被生擒活捉,濑谷可比大川合作多了,很快招供了他这条线的日谍潜伏组织。

        这个功劳,罗耀直接给了军统江城站,唐鑫凭借这个案子稳住了他在江城区的地位,甚至把新来的区长李国琛边缘化了。

        两人本来理念就有些不合,这下矛盾就更深了,为今后的冲突埋下了深深的隐患,这个暂且不提。

        第二天,消息在江城报纸上刊登出来,整个江城都为之沸腾了,这真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而老慕看到这个消息,只能仰天长叹一声。

        他岂能不知道,“林淼”这个家伙自作主张,让对手给算计了,这次惨败,会不会牵连到他也说不定。

        “先生,还是晚了一步……”前去下达撤离命令的手下面如土色汇报道。

        “对方是什么人?”

        “军统江城站。”

        “又是这个唐鑫!”老慕眼底闪过一丝寒光。

        ……

        山城,海关巷1号。

        “哈哈,好,田家镇大捷,歼灭日军波田支队一千余人,击沉日海军舰艇四艘,击伤两艘,还俘获日军汽艇一艘,俘虏数名!”戴雨农拿着战报,那叫一个高兴呀。

        他在老头子面前可是立下军令状的,说这个“钓鱼”计划一定能够成功,最起码会重创日军。

        现在看来,他这一次赌上自己的前途命运给罗耀撑腰是值得的。

        有了这一次的战功,日后还有谁小瞧军统?

        还有陈辞修,他不是一开始对自己提出的“钓鱼”计划不屑一顾,甚至斥责我小孩子过家家吗?

        自己就凭这小孩子过家家的计划打了一个打胜仗!

        “老板,修罗这小子还真把事儿给做成了,不过,放跑了那个‘林淼’有些可惜了。”毛齐五道。

        “不要太贪心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若不是‘林淼’把这关键的假情报给带回去,我们焉能有这一次的大胜?”戴雨农笑道。

        “老板说得对,那对修罗和修罗小组该如何奖励?”

        “这个是要奖励,而且还要大大的奖励,而且所有行动参与者都要提升一级!”戴雨农无限欢喜的说道,“那个成立直属组的计划也可以安排了。”

        “是,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