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90章:督察秦明

第90章:督察秦明

        “哎……”

        “怎么了,你叹什么气?”宫慧思考了许久,决定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反正罗耀是组长,怎么做服从命令就是。

        “我还在想,这‘林淼’用什么方法混进兵站,现在看起来,只要有点儿脑子的,就能做到。”

        “什么?”

        “我刚才就在这里看了十分钟,兵站的岗哨根本就是形同虚设,只要是穿着咱们国军的伤员,连检查都不需要,就能直接进入兵站。”罗耀苦笑一声。

        “也许他们认识的吧?”

        “认识,兵站流动人员多大,哨兵还能都认识,你以为他们跟你一样,能过目不忘?”罗耀冷哼一声。

        “那怎么办,咱们一会儿也要进去?”

        “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招呢,这姜还是老的辣呀。”罗耀不无感慨的一声,“真是失策,失策。”

        “你还没说,我们怎么进去?”宫慧急了。

        “急什么,我能没有准备吗?”罗耀嘿嘿一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本证件来,递给宫慧。

        “战区司令长官部调查室督察秦明。”宫慧直接念了出来,“你啥时候弄的这个假证件?”

        “可不是假的,这是真的,这电话打到战区司令长官部调查室查证的时候,人家会告诉你的。”罗耀嘿嘿一笑,把证件随手收回,放进了上衣口袋内。

        “为什么你有证件,我的呢?”宫慧不满的伸手索要道。

        “你是我的手下,要什么证件?”

        “哼,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宫慧把手收了回来,“小气鬼。”

        罗耀脸色讪讪,这张证件可是他借这一次任务弄来的,若是没有这个身份,他怎么好指挥马世清三个人做事?

        有了这个身份,自然就名正言顺了,而且战区司令长官部调查是分一部分功劳也能理直气壮了。

        “我们现在要不要过去?”

        “不急,如果没事儿,咱们就不现身,静静的看着就行,有事儿再说。”罗耀摇头道,“走,出去吃点儿东西,饿了。”

        “这会儿那还有店开着,这又不是在江城?”宫慧道,小县城七八点饭店就关门了,现在去吃饭,人家灶火都灭了。

        “后面有条巷子,有一个馄饨摊,咱们过去吧。”罗耀说道。

        “你咋知道的?”

        “我能听见吆喝声……”

        宫慧默默的把刚拿出来的干粮饼子收了起来。

        “老板,来两碗馄饨。”罗耀领着宫慧,走了也就五六分钟,就来到一个馄饨摊前,吃的人还不了少了。

        还有好几个身上缠着纱布的国军轻伤员,兵站伙食也就能吃饱,味道上就差多了,伤兵们为了改善伙食,出来打打牙祭也很正常。

        “好咧,您是要猪肉馅儿的,还是羊肉馅儿的?”

        “还有区别呢?”

        “猪肉馅儿的两个大子儿一碗,羊肉馅的贵一个大子儿。”老板热情的介绍道,边上还有一儿中年妇女,应该是他妻子,正在包着混沌,两盘不同的馅儿,已经下去一大半儿了,可见生意还是不错的。

        “猪肉和羊肉馅儿的各来一碗。”罗耀问宫慧道,“小慧,你呢,吃什么馅儿的?”

        “刚才你不是点了?”

        “我是一个人吃两碗,你想吃什么馅儿,吃几碗,自己点。”

        “我来一碗羊肉馅儿的,加葱花,不要香菜。”宫慧白了罗耀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喜欢吃羊肉馅儿的。

        一碗猪肉馅儿的馄饨先端上来,罗耀不顾烫嘴,端着碗就吃了起来,中午没敢吃多少,又癫了大半天,胆汁都吐了,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了。

        要不是为了等“田有喜”抵达兵站,他早就想拉着宫慧出来找吃的了。

        呲溜溜……

        三下五除二,一大碗馄饨连汤水一滴不剩的就进了他的肚子,而锅里的羊肉馅儿的馄饨还没熟呢。

        吃完馄饨的几个国军伤兵突然站了起来,冲他们这一桌走过来。

        “小心点儿,这几个**看上你了。”离的这么近,这几个人谈话他听的是一清二楚,无非是看到宫慧一个女孩子,长的漂亮,心生仰慕,就想过来交流一下。

        宫慧横了罗耀一眼,她憋着一肚子气呢,正愁找不到人撒气,这几个**这是上赶着找揍呢。

        “要动手,别在这里,我还要吃馄饨呢。”

        “哼!”

        ……

        “姑奶奶,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求你,绕了我们吧。”五个大男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作揖求饶。

        本以为是飞来艳福,裤子都脱了半截了,谁知道,惹上了一个母煞星,这一顿揍的,轻伤全部变成重伤了。

        “念你们也在前线打过日本人,姑奶奶我今天就绕过你们这一回,如有下次,我把你们那肮脏的东西统统剁了喂狗!”

        五个大男人吓的一个激灵,若是这样,那这可真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滚吧。”

        “是,是,我们马上滚……”

        “知道回去怎么解释你们脸上的伤吗?”罗耀出现在五个人面前,冷冷的问道。

        “知道,我们不小心摔的。”为首之人忙道。

        “你糊弄傻子呢?五个人都摔成这模样,你们是排着队一起摔着玩吗?”罗耀冷哼一声。

        “那咋说?”

        “你们分成两组人,为了一点儿小事打起来了,至于什么事儿,自己想,滚!”罗耀手一挥。

        “是,是,明白了。”

        军中一言不合,就动手,这都是常见的事情,不稀奇。

        ……

        “这个,小慧,消完食儿,咱们也该回去了。”罗耀嘿嘿一笑,他不傻,看得出来宫慧心里有气呢。

        这气不让她撒出来,她是不痛快的,她要是不痛快,今天晚上他准不痛快。

        这有人撞到枪口上,替他当了“出气筒”,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很令他感动,所以,才忍不住提醒他们一声,别给自己找麻烦。

        兵站关门时间是在晚上九点左右。

        但执行的并不严格。

        过了九点,还有人进进出出,只要身穿国军制服的,便不会有人阻拦。

        一般老百姓也不会有国军的衣服,而土匪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敢袭击重兵防守的县城里面的兵站。

        所以,外紧内松,倒也不能说不对。

        但制定的规章制度不执行,就容易被人钻了空子,大股队伍肯定不容易混进来,太容易暴露痕迹。

        这要是真想混进一两个来,那真是太容易了。

        赶了大半天的路,“林淼”的消耗也是比较大的,旅店休息回复一下后,他开始了行动,从随行的包袱中,取出一套国军准尉军官制服出来。

        这也是他早就准备好了的,伪装成校官肯定不行,校官在兵站这种地方并不多,有名有姓,而且认识的人也多。

        尉官级别不能太高,上尉那都是连长,甚至副营级的,这样的伤员必定也是有个头的,准尉一般担任排长,那是需要带兵冲锋的,那是基层军官中受伤或者阵亡最多的,而且,准尉已经算是军官了。

        军官比一般的士兵有地位和权力,也不会轻易被怀疑或者阻拦。

        这个身份是最合适的。

        为了让自己演的更逼真一些,“林淼”还特地折了一根树枝,作为拐杖,反正他装跛脚有经验,一瘸一拐的装腿伤,一点儿破绽都没有。

        兵站门口的哨兵就看了“林淼”一眼,甚至连询问一声都没有,直接就把人放了进去,很明显,他这一身伪装起到了关键作用。

        “走,我们也该过去了?”

        “不换身衣服?”

        “不用。”罗耀道,“军中都知道调查室是什么机构,穿便衣很正常。”

        “你带抢了?”

        “嗯,不带枪,万一打起来,怎么办?”宫慧白了他一眼。

        “那走吧。”

        “站住,干什么的?”哨兵端枪拦住了罗耀和宫慧。

        “兄弟,自己人,这是我的证件。”罗耀掏出证件来,递了过去,并且示意自己并无恶意。

        “长官,对不起。”

        “不用敬礼,我们是出来办事的,错过了食宿,只能来咱们部队兵站休息一晚,还望兄弟行个方便?”罗耀收回了证件。

        “稍等一下,我得请示一下。”岗哨设有电话,哨兵示意另外一名哨兵过来看着他们,他跑过去要了兵站内的电话。

        “……搜身……武器和证件扣下……”罗耀没刻意听电话案头的声音。

        罗耀和宫慧照办。

        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儿,犯不着找麻烦,他们可不是来兵站夜游的。

        兵站是一所中学改建的,操场上搭建了数十顶帐篷,天气转寒,不少伤兵直接睡在了外面,条件比较艰苦。

        还有火堆继续燃烧,边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不少伤兵,有些还抱着枪,乱七八糟的散了一地的生活垃圾。

        校舍被用作兵站的办公用房,还有就是野战医院的手术室和重病房,当然,也少不了军官休息室。

        田有喜就被安排住进了军官休息是,随行的护送战斗班,除了站岗警戒的,都安排住进了一顶帐篷之中,距离也就十余米。

        “两位,你们也看到了,我们兵站条件有限,房间基本上都住满了,只能委屈您二位在咱们这个储物仓库对付一宿了。”兵站站长自然没出面,拍了一个小副官过来接待了一下,把人领到兵站的储物仓库。

        罗耀也是大开眼界,这国军兵站的管理居然是如此的儿戏,扣下他们的证件,也不去核实一下,然后还把他们带进了兵站重地储物仓库。

        要知道这兵站也有储备军资和保障前线的功能,妥妥的军事重地,门口连个卫兵都没有,还堂而皇之的把他跟宫慧两个人领进来住了。

        这万一他们俩是敌人的话?

        一把火,就能把眼前这满满的一仓库军用物资烧一个干净,这损失会有多大,那是想都不敢想。

        怪不得“林淼”敢一个人大摇大摆的进来。

        这样的军纪,焉能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