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84章:试探

第84章:试探

        “你要的东西风险太大,得加钱!”

        克里弗道。

        “你能做得了钱少将的主吗?”

        “我答应他,事成之后,安排他去香港,然后出国。”克里弗顿了一下,又解释道,“他做的事情迟早会暴露,所以,这是我们早就定下的计划。”

        “这件事,我们完全可以帮忙。”

        “不用了,他想去英国,我应该比你们更能帮上忙。”克里弗自信的说道。

        “好吧,只要你们你们的情报是真正有价值的,我们大日本帝国是绝对不会亏待对我们有帮助的朋友的。”

        很快,这一次会面就结束了。

        林淼还是通过一番复杂的操作,最后变成那个又老又丑,还跛着一只脚的锅炉工回到自己的住处。

        ……

        “不用对他采取任何手段,远距离监视即可。”罗耀在“煜和堂”建了一个临时指挥部,甚至还把监听“三号台”的工作也转移过来了。

        “那个大川审的怎么样了?”

        “死活都不开口。”刘金宝叹了一口气,皱眉道,“这手底下人失踪都超过三天了,这个多隆居然跟一个没事人似的,真是有些奇怪。”

        “他一定是知道了人在咱们手中,说不定,正等着你上门去找他呢。”罗耀道。

        “那他既然暴露了,为什么不走?”

        “走,那才是真正的暴露了,现在我们掌握的证据,有能证明他的身份暴露了吗?”罗耀反问道,“他跟大川不过是雇主和雇员的关系,雇员以前干什么的,做什么事儿,雇主就一定会知道?你就算把他抓起来,他只要推说不知道,说是人自己刚雇的,并且还能提出证据,你能怎么办?”

        “那怎么办,这个大川不开口,我们就不能动这个多隆?”

        “军统抓人什么时候需要证据了,而我们越是不动他,他就越不敢轻举妄动。”罗耀嘿嘿一笑,“现在着急的不是我们,是他跟韩良泽。”

        “你真要抓韩局?”

        “什么叫我要抓他,他要是啥事儿没有,清白的,我抓他做什么?”罗耀笑道,“可如果他的暗中跟日谍有所勾结,我一定会将他绳之以法。”

        如果多隆跟大川是日谍,那必然是以多隆为主,大川为辅,现在大川被抓,以往大川的做的事儿,就必然由多隆自己来完成。

        多隆肯定是从外面来的。

        要跟江城本地潜伏的日谍联络,那这个联络人自然就是大川。

        失去了大川这条臂膀,他在江城必定是很多事情都难处理了,要么自己亲自出面,要么就只有什么都不干,按兵不动。

        “大川在电报局发出的那通明码电文查到收电人了吗?”罗耀问道。

        “跟太原站那边联系过了,电报上这个叫苏文东的人是一家叫日新商社的负责人,这家商社主要在口外收购皮毛,然后转口销往口内,生意做的挺大的。”刘金宝说道。

        “电报上说,让这日新商社三天内备齐三百张牛皮,通过铁路运输发到江城来,看来,他是在江城找到买家了?”罗耀又问道。

        “买家是谁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多隆近日倒是花钱租了一间仓库,估计是用来放这批牛皮用的。”

        “韩良泽呢?”

        “每天上班,下班,应酬,没什么异常。”刘金宝道,“倒是我递上去申请的一笔线人费用他批了。”

        “除了他,他秘书董诚也要多留意一下,他们的关系可不一般,情同父子。”罗耀提醒一声。

        “我知道了,会派人留意的。”刘金宝点了点头。

        “大川的事情,先放一放,咱们的原则是以静制动。”罗耀话刚说玩,就看到刘金宝特务大队的一名手下飞奔而来,将他叫了出去。

        “老秦,多隆跑去七分局报案了,说他在江城雇佣的一个向导失踪三天了,他在江城人生地不熟,找不到人,请求警察局帮忙寻找。”刘金宝道。

        “七分局那边怎么说?”

        “有人报案,自然要等级予以立案了,不过,现在这个时局,就算立案,也未必会派警力帮他去找人,所以,基本上没用。”

        “失踪三天才报案,是心大呢,还是故意为之?”罗耀自言自语一声。

        “这行为很可疑,应该有更深层次的目的,而且根据我们的观察,这三天内,多隆除了出去组了一个仓库之外,没有见过其他什么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自己住的房子里面。”宫慧分析道。

        “大川如果是他跟本地日谍组织的中间的联络人的话,那么他这么做,就是通过警察局帮他寻人来通知江城本地的日谍组织?”闫鸣补充了一句。

        “这个分析有点儿意思,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是太不了解江城的警察局现在的情况了,恐怕未能如他所愿。”刘金宝笑道。

        “有个人可以帮他。”宫慧说道。

        韩良泽!

        “他没有直接去找韩良泽,何况人口失踪这么小的案子根本到不了局长的案头。”刘金宝道,“韩良泽要是过问的话,明显是把自己给拉下水了吗?”

        “如果,这个多隆就是想要把韩良泽拉下水呢?”罗耀眼中忽然精光一闪,反问一声。

        “那可就有好戏看了。”刘金宝也是眼睛一亮,嘿嘿的笑出声来。

        “以七分局的名义,把寻找大川的寻人启事贴出去,一定要贴满全城,凡是能够贴告示的地方,一个都不要落下。”罗耀吩咐道,敌不动我不动,现在对手动了,他自然顺应而动。

        “你不是说先不管这个多隆吗?”

        “人家既然出招了,我们自然也要回应呀,你说是不是呀,老刘?”

        “老秦,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了。”刘金宝忽然有些不明白了,罗耀想干啥?

        宫慧眼波流转,似乎是猜到了罗耀的用意,开口道:“你是想试探一下暮色咖啡屋的老慕?”

        “这个机会难得。”罗耀点了点头。

        除了老慕之外,还有一个人,他也想试探一下,那就是韩良泽,他想看看他这个表舅到底陷得多深,要不要看在故去的母亲份上,拉他一把?

        说到底,自己在这个世上的亲人不多了,心还没有那么硬,他不把女儿嫁给自己,其实他内心并没有那么恨,甚至还有一种解脱。

        可如果韩良泽真是铁了心的话,那就只有大义灭亲了。

        ……

        韩良泽一看到七分局印刷张贴的寻人告示,就知道自己的麻烦来了,马上把心腹董诚叫进了自己办公室。

        耳语吩咐了几句后,让他出去,又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七分局局长的电话。

        七分局上下也都纳闷儿呢。

        这人口失踪案过去都算不上大案,现在就更不算了,失踪二十四小时的都不予立案的,三天勉强能登记立案。

        至于找人,负责管理人口的户籍警员本来人手就不足,手头上人口失踪的案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虽然大多数都找不到,可这一时半会儿的,也轮不到一个外地人。

        只有两种情况能提高警员的积极性,一是有权,第二就是有钱!

        问题是,这个案子早就被登记户籍警员给忘记了,一天天的,来登记人口失踪的,每天没有十个,也有八个。

        谁还能一个个都记住?

        但是,孙家川这个名字,整个第七分局上下,从局长道巡街的二道杠,那是全部都记住了。

        一个从北边来的叫多隆的皮具商人雇了叫孙家川的向导,三天前替主家办事儿的时候,失踪了。

        而且,这一调查不要紧。

        七分局局长感觉自己后脖梗子发凉,电报局门口抓人的那一幕,目击证人太多了,再拿多隆报案时候说的情况和照片一对比。

        没错了,就是这个人了。

        那一句“抓日本特务,闲杂人等散开!”那可是众多目击证人都听见了的。

        涉及“日特”,这就不是七分局局长能够处理的了,正要赶紧上报总局,韩良泽的电话就进来。

        “韩局,是,是,不是我们贴的寻人告示……”七分局的局长紧张的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好不容易弄清楚了事情的经过,韩良泽后背都湿透了。

        这个叫孙家川先是被“便衣”当做“日特”被抓捕,这“便衣”是那部分的,警察局,稽查处还是军统?而事情发生后,多门二郎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自己,三天后去七分局报案,他想干什么?

        然后,更为恐怖的是,居然有人以七分局名义广贴寻人告示,把这个“孙家川”失踪案弄的是尽人皆知!

        这又是谁干的?

        想做什么?

        难道是冲着他来的。

        这些就像是一团团迷雾笼罩在韩良泽的心头,看不清,又像是一条条铁链,将他锁在其中,怎么也挣脱不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