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83章:撬动

第83章:撬动

        阿基米德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把地球撬起来。

        罗耀说:给我整一篇报道,我能把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鸡飞狗跳。

        他让人在《江城日报》上刊登了一篇“陈辞修视察田家镇要塞的”报道,还配上一张照片。

        照片是他用的是三个月前陈辞修去田家镇要塞拍的,那个时候,陈辞修还是江城卫戍总司令部的总司令,还不是现在的第九战区司令。

        那时候的气温跟现在差不多,因此光看照片,瞧不出来时令来。

        照片哪来的?

        军统想搞到这样一张照片,那太容易了。

        至于《江城日报》为什么敢刊登这样一则新闻,那太简单了,一个小小地方报社的社长敢拒绝凶名在外的军统(前蓝衣社)吗?

        何况,新闻也没啥犯忌讳的话。

        只不过,照片是真的,讲的话也是真的,新闻的时间却是假的。

        新闻一出来,陈辞修会公开否认自己没去过田家镇吗?罗耀其实也有赌的成分,不过,如果陈修辞真的是一位有政治素养的将领的话。

        他即便是再愤怒,也不会公开否认的。

        虽然这算不上对日军的一种战略欺骗,但实际上,还是会影响到日军在进攻上的部署,还有,还能达到激励和鼓舞民众抗日士气的作用。

        他如果脑子没进水,只怕是会捏着鼻子承认下来的,只不过接下来《江城日报》再想刊登此类的新闻,那是绝无可能了。

        老陈会不会迁怒他们,这就不知道了,好像他也不算是太小心眼的人。

        ……

        报纸就摆在眼前,越看越刺眼。

        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陈辞修越想越觉得窝火,自己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闷亏,居然让军统这帮只会绑票,勒索还有杀人的阴险小人给算计了。

        蓦的,办公桌上的保密一号线响了。

        陈辞修一个激灵,这个时候,这条线怎么突然响了?犹豫了一下,这才起身,拿起电话机。

        “委座,是我。”

        “辞修,《江城日报》上的那篇报道你前往田家镇要塞视察,激励前方将士与日寇血战到底的新闻我看到了,非常好。”那浓重的浙江奉化口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委座,这件事不是……”陈辞修愣了,报纸今天刚出的,怎么山城那边就已经拿到了,这效率也太快了,今天机场有一班去山城的飞机……

        这么一想,他全明白了,这事儿背后有人。

        “我知道,这是你的一种宣传策略,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虚实实,让日人摸不清我们的情况,扰乱他们的视线也是好的。”

        “委座,据我所知,这件事军统江城区下面的人矫命刊发,现在只是一篇新闻报道,将来可能谎报军情,这可不是小事情,必须予以严惩!”陈辞修重重的说道。

        “我知道,可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还要用你的名义?”老头子的声音少了些许的温度。

        “委座,我不明白您这是什么意思?”

        “军统的戴雨农他们制定了一个‘钓鱼’计划,意在将潜伏在江城的日谍人员尽数挖出来,并且利用日谍将一份假情报传递回去,配合我们前线的部队,给沿江进攻的日军一记重创,可有这样的事情?”

        陈辞修愣住了,这才想起来半个月前,好像是见到过这样一份计划,他当时只是看了一眼,觉得写的太过儿戏了,根本没当回事,直接签字让秘书存档了。

        “辞修?”

        陈辞修这一稍微愣神的功夫,老头子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委座,您说,我听着呢。“

        “下面的人自行其是,确实不对,这个事后一定要予以处分,这是少不了的,但是,他们并非一开始就擅作主张,而是提前向你做了汇报了的。”

        “委座批评的对,是我的工作没做好。”

        “我知道,把防守江城这么大的工作交给你一个人,你的压力很大,难免有些方面会无法兼顾,这是可以理解的,不过,雨农提出的这个‘钓鱼’计划,我看过了,很有价值,若是能成功实施,能在狠狠的给这个波田支队一个教训,必将鼓舞我在前方血战不退的将士!”老头子慷慨激昂的说道。

        “委座说得对,我一定把这个‘钓鱼’计划认真研究一下,看能不能制定一个配合的行动方案。”陈辞修忙道。

        “方案制定后,报我。”说完,老头子就挂了电话。

        陈辞修放下电话,额头是出了一层的汗,倒不是吓的,而是他被老头子如此宠信戴雨农这样一个特务头子感到震惊。

        “涂副官!”

        “到。”

        “去机要室,把半个月前调查室刘主任上报上来存档的那份文件给我找出来,马上送到我办公室。”

        “是。”

        “罗参谋长到了没有?”

        “已经在路上了,一会儿马上就到!”

        “把调查室的刘主任也一并叫过来。”

        ……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林淼再一次电话约见克里弗,用的是公用电话,没办法确定位置。

        不过克里弗家中的电话已经被监听了。

        所有谈话都没录音。

        至于“林淼”那边,罗耀采取按兵不动的策略,现在抓人,不能将利益最大化,现在通过第九战区长官部调查室的透露。

        九战区方面会配合这一次的行动,并且以战区司令长官部的名义下令让要塞司令部予以配合。

        原先是求而不得,现在是看到利益主动配合了。

        罗耀并不知道,戴雨农为了他这个“钓鱼”计划,亲自跑到老头子跟前,告了陈辞修一状,才有了现在的主动配合。

        不然,就算陈辞修会捏着鼻子承认报纸上的那篇报道,他和《江城日报》社,还有军统江城站都要倒霉。

        有了九战区司令长官部的配合,问题就好解决多了,加上江城警备司令部的郭淮司令又是陈辞修的手下爱将。

        这一系下来,很多事情自然畅通无阻,没设任何障碍。

        战区司令长官部调查室马世清小组和江城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军统江城站处长唐鑫)代管算是获得了上面正式的命令,配合军统在江城派驻的秘密特别行动组,代号“修罗”,完成这一次特别的“钓鱼”行动。

        不管之前是不是越权指挥,擅自行动,还是欺上瞒下,上头统统予以默认了,但是,行动成功,皆大欢喜,将功补过,说不定还可以立功受奖。

        失败?

        哪儿凉快就哪儿待着去!

        所有人,包括唐鑫这个江城区副区长兼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处长、站长,统统都讨不到任何好儿。

        所以,现在大家都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掉链子,谁就被被其他人恨上一辈子,没有人敢懈怠。

        洋人爱去教堂,而教堂又是洋人扎堆儿的地方,林淼选择在教堂跟克里弗见面,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巧妙的选择。

        混在一群做弥撒的人当中,又有谁能知道他们当中有几个是诚心信仰主的呢?

        “怎么样,克里弗先生,我要的情报呢?”

        “林先生,你要的情报实在太难弄了,这码头镇和武穴镇都打成一锅粥了,兵力调遣,武器增援什么的,变化太大,我现在给你的,你再传回去,那估计也早就没用了。”克里弗道。

        “什么意思,莫不是你想反悔?”

        “你想要战报,我可以给你,要多少有多少,都是事后的,再者说,你们那边能不知道,至于情报,我给你了,你拿回去还没用,这不是坑你吗?”克里弗道,“对不起了,您这份钱我可能挣不上了,定金还你就是了。”

        罗耀后来想了一下,给情报还不如不给,不给反而会让“林淼”相信克里弗的情报更加真实。

        这就是巧妙利用对方的“反方向”思考的心里。

        林淼微微皱眉,他说要码头和武穴的情报,其实是一种试探,如果克里弗真拿出有关码头和武穴方面的情报,他还真有些不敢相信了。

        他当然知道码头和武穴现在是前线,双方激战十余天了,日军却始终未能突破防线,彼此都差不多了解对方的力量和兵力部署了,这个时候,除非是出现一支能改变战局的力量。

        至于守军的基本情况,这都打了十多天了,要没搞清楚的,那这日军情报部门也真是该吃屎了。

        林淼要的必然是能够改变战局的关键情报,克里弗也清楚,不然怎么值对方开出的价钱?

        “定金既然给了,我就没想过再收回来,克里弗先生,我想,如果你身后之人能够搞到有关田家镇要塞方面的情报,比如要塞的炮台和重机枪分布图,驻守的部队,番号,战斗力之类的,我们之前的约定依然有效!”林淼换了一个说辞,不动声色的将三根金条退了回去。

        “林先生,风声紧,我有些不敢干了。”克里弗拒绝道,这都是按照罗耀写的剧本进行的。

        欲拒还迎。

        用在这里同样适用。

        只有这样,才能让林淼彻底信任他提供的信息的准确性。

        “你身后的那位钱少将不想远离这个国度,带着一大笔钱到国外过逍遥的生活吗?”林淼忽然将声音压得更加低沉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克里弗惊恐一声。

        林淼居然查到了钱之滨,这也是让他吃惊的。

        “你前面卖掉的两个情报,一条是从扬子江黄冈至葛店段安全航道图,第二份情报则是九战区司令长官部下令拆下十门舰炮打算在田南要塞部署,作为岸防炮使用,我说的可对?”林淼不无一丝得意的语气。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克里弗是真的很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