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81章:婚礼

第81章:婚礼

        “刚才你为什么不让我进去?”宫慧对罗耀拦住了她,不让她进去审那个日谍“大川”十分不满。

        “那天吉田去暮色咖啡屋,我们也在,你能确定他没认出咱们来?”罗耀平静的问道。

        宫慧不解:“他都已经落到咱们手中了,还担心什么?”

        “这只是个小人物,杀不杀,无关大局。”罗耀道,“就算拿不到口供也没啥问题,相反,利用这个大川,我还有更大的鱼要钓?”

        “你心够黑的。”

        “清者自清,如果有人行得正,坐得直,我还能冤枉他不成?”罗耀轻描淡写一声,他没有那种阴暗心理,但如果有怀疑,就要查下去。

        “我下午还有课,你留在这边。”罗耀吩咐道,“三点半左右,到学校来接我,带上礼服。”

        “嗯。”

        ……

        “秦老师,等一下。”

        “姜老师,有事吗?”罗耀愣了一下,下意识才反应过来,是有人叫他,而且还是跟他一起搭班的女老师。

        年纪不大,江城师范学院毕业的,也是今年刚进来的,教高一语文,面容精致,斯斯文文的,妥妥的美女一枚,唯一的缺点,就是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儿,将她的美丽都隐藏那副黑框眼镜儿之下。(重要配角,交代一下,主角怎么优秀,那就是如同黑夜中萤火虫,自带光环)

        “秦老师,今天上午班务会,你怎么没来?”姜筱雨追上罗耀的步子,与他并排往前走问道。

        “我家里有点儿事,打电话请假了。”罗耀解释一声。

        “班务会很重要的,秦老师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下次还请一定要出席。”姜筱雨取出一个本子递过去,“这是今天班务会的会议记录,秦老师可以看一下,回头还给我。”

        说完,脸颊一红,姜筱雨抱着课本快步而去。

        罗耀一愣,有些猝然不及。

        什么情况?

        不管怎么样,人家姜老师也是一番好意,班务会上都说了什么,他了解一下也是应该的。

        老师的身份只是一个掩护,他可不想跟学校里的任何老师有太多的交集,更别说情感纠纷了。

        这是他的原则,绝对不可破的。

        ……

        罗耀任教的是高一(3)班和高一(5)班两个班的数学,一个星期大概有十节课左右,算上自习课。

        罗耀每个星期要上十五到十六节课左右。

        “上课!”

        “起立!”

        “老师好。”

        “同学们好,请坐下。”罗耀站在讲台上,一种神圣感油然而生,下面的坐着的可都是国家的未来,他可不敢有半分误人子弟的懈怠。

        “老师已经批改了测试卷,同学们基础参差不齐,有的同学才学会二次方程,有的人没学过几何,而有的则已经接触到了微积分……”(这是个新组建的高中,招收学生参次不齐,望大家理解)

        为了全面了解班上同学的情况,罗耀这张测试卷也是煞费苦心,题目是会就是会,不会就不会。

        “下面,先不忙上课,按照规矩,要选一个学科课代表,同学们可以自荐,也可以推荐,然后,我们按照民主投票的方式,不记名投票选出来,如果,如果只有一个人参选的话,那就是参选人唯一,直接可以任命。”

        “秦老师,数学课代表不看成绩吗?”

        “课代表是为了大家服务的,成绩好的,就一定能够为大家服务好吗?”罗耀微微一笑,解释道,“而且我们需要选一个有责任心,爱心,并且细致耐心的同学来,成绩嘛,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若是当了课代表,数学成绩还不如别的同学,你是不是很没面子?”

        这老师有点儿不一样……

        “那我选夏瑜!”一个男生自告奋勇的站了起来,大声道。(大家想不想看水母小组,培养革命后来人)

        “哦,为什么,你的推荐理由?”

        “因为夏瑜是我们班最漂亮的!”那男生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很可爱,很直接,

        “哈哈哈……”

        “你无耻的样子,很有老师当年的风范!”罗耀并没有斥责,反而鼓励的一笑,十六七岁,真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正处在对爱情懵懂的状态,如果仅仅是一味的压制和扼杀,这是不好的,反而会影响到孩子以后的一声。

        “秦老师,这个理由可以吗?”

        “可以!”罗耀很肯定的道,“美丽不是原罪,而是一种优势。”

        课堂上顿时传来欢乐的笑声,同学们看来,这位年轻的数学老师似乎跟他们想象中的还真是不太一样。

        “老师,我可以担任数学课代表吗?”一个颤巍巍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朝着声音的主人望去。

        虽然大家都是新同学,但是这位女同学明显跟班上的其他同学不太一样,首先她的穿着打扮明显比其他人朴素多了,蓝布裙,浆洗的发白,黑色的布鞋,白色的袜子明显也是旧的。

        尤其是她与班上大多数同学明显口音的不同,这都昭示着,她是一位从外地转学过来的。

        “这位女同学,你很有勇气,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周敏。”

        “好的,周敏同学,老师说过,数学课代表谁都可以担任,你当然也可以,算你一个。”罗耀心中一动,这个周敏莫不是老吴的女儿,老吴现在化名周进,他女儿自然也要跟着改姓,而且都说闺女像父亲,这周敏脸型和眉梢间还真是有些像老吴。

        而且,这个周敏似乎在自己数学测试卷里面,成绩最好的几个人之一。

        试卷他并没有评分,但谁答的好,他是心中有数的,周敏就是其中之一,还有刚才那个男同学推荐的夏瑜,也是其中之一。

        “现在有两名候选人了,而且都是女生,男同学们,有没有自告奋勇一下?”罗耀大声问道。

        “我!”

        一名戴眼镜儿的男生一举手,站了起来:“我,老师,我叫翟汗青,我初中毕业于江城一中,数学成绩一直都是班上第一名,我觉得我才是最有资格担当课代表的人选。”

        “好,有志气,老师就喜欢你这种有自信的学生。”罗耀手一指这个翟汗青道,“名字也取得好,留取汗青照丹心,看来,这位翟汗青同学是一颗丹心许国呀。”

        “老师,我读书不仅仅为自己,而是为了我们国家,我们的民族还有后世子孙!”翟汗青挥臂说道,“少年强,则中国强!”

        这话说的中二,但说到罗耀的心坎儿里去了,忍不住拍手鼓掌:“好,说得好,竞选数学课代表资格有你一个。”

        没有人了。

        三名候选人,在高一(3)班上其他同学看来,无论翟汗青还是夏瑜,那都是实力强大,至于周敏,勇气可嘉,只能沦落给二人当陪衬,炮灰!

        数学课代表最终会在翟汗青和夏瑜两人之中产生。

        但是到投票计票的时候,却非常意外,周敏居然获得了过半的票数,直接当选为数学课代表。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但罗耀却笑了。

        翟汗青和夏瑜,是班上的学霸和班花,这种人,本身就自带一股优越感和傲气,平时都是别人围着他们转,想让她们去为其他同学服务,呵呵,傻子都知道不可能。

        别看这些高中生,他们虽然人生经历少,没什么社会经验,可也知道选一个什么样的数学课代表对自己有利。

        最好的,未必就是最适合的。

        而周敏无疑是那个最幸运的,她估计自己都没搞清楚,自己咋就得到这群还不太熟悉的同学的拥护的。

        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罗耀的暗示了。

        没有罗耀在三人的竞选介绍结束后,他的评论和带有倾向性的暗示,只怕周敏是无缘数学课代表的。

        本来罗耀还想着怎么光明正大的跟老吴联系,现在好了,他女儿是自己班上的数学课代表。

        那家个访啥的,这不是很正常?

        至于在周敏的卷子上留下一些只有他跟老吴看得懂的暗号,那就更容易了,而且还特别隐秘。

        这样的沟通很有意思,也令人期待。

        ……

        “秦老师,晚上三班老师有个聚餐,你记的来一下呀?”姜筱雨是高一(3)班的班主任,又在同一个办公室,想避都避不开。

        “哦,不了,晚上我还有事儿,下次吧。”罗耀直接拒绝了,他现在哪有功夫聚餐,得赶紧去教堂了,那对新人的婚礼就快开始了。

        罗耀匆匆忙忙的就离开了学校,与宫慧在指定地点汇合,换上新买的礼服,这才手挽手的上了一辆马车。

        前往鄱阳街上的天主教堂。

        等罗耀和宫慧赶到的时候,宾客们已经基本就坐,耶稣十字架下,新郎和新娘沿着红毯正缓缓的向手捧着圣经的牧师走来。

        一对可爱的花童,鲜红的玫瑰花瓣洒在红地毯上,神圣的音乐响起。

        罗耀和宫慧携手走到到处第三排靠右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前来道贺的男贵宾都穿的差不多,只有身边的女伴们,那是姹紫嫣红,争奇斗艳,令人眼花缭乱。

        不过,最美的还是今天穿着一身洁白婚纱的新娘。

        罗耀已经的耳朵已经搜索到了克里弗的位置了,这家伙坐在前三排靠左边边上第三个的位置上。

        而在他的右边,坐着一个人,头微微的朝他侧倾一个很小的弧度,黑色的礼帽,灰白的头发露在外面,背影有些佝偻。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还是用的英文。

        “如果你能搞到码头、武穴等地的国民党军兵力调动方面的情报,我可以给你一个非常满意的价格。”

        这个声音有些不对劲,是假声,不是真声!

        “这太难了,我不能保证。”克里弗没有底气的说道。

        “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可能已经被蓝衣社(虽然已经改军统了,但还习惯这么叫,属于正常)盯上了,他们现在没有证据,抓不了你,可一旦他们掌握了证据,你就插翅难飞了,现在,只有我们能够帮你离开江城。”假声者说道,“还有你身后的人,他的安全我们也可以保证。”

        “没有证据,他们不敢把我这样,毕竟我是英国人,最多把我驱逐出境。”克里弗说道。

        “克里弗先生,你只有跟我们合作,才能够赚到足够的金钱,让你能够继续玩女人,花天酒地。”

        “你要的东西风险太大了,我不敢答应你,但你可以把钱准备好了,我现在只收金条。”克里弗说道。

        “好,只要你给的情报有价值,你要多少金条都可以谈。”

        “你先给三根金条的定金,这事儿,没钱可办不成。”克里弗直接伸手要钱道。

        “太多了,我最多只能给你一根?”

        “三根,否则免谈,反正,我不做你的生意,也没什么损失。”克里弗一副我吃定你的语气。

        “好,三根就三根,但是我也有个条件?”

        “说?”

        “三天,我最多只能给你三天时间,你必须把情报给我搞到手,否则,你知道我能随时找到你。”变声人道。

        “三天就三天,三天后若是没能拿到情报,定金退你。”克里弗道。

        “今天,我们在上帝的注视之下……”主持婚礼的牧师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