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76章:咬钩

第76章:咬钩

        平江铁路管理局。

        谁都想不到,“林淼”依靠腐蚀党国铁路部门的人员,而获取情报,事情败露后,运输处的那位袁科长被送交法办,一个汉奸的罪名,直接吃了枪子儿。

        而他却用另一个身份潜伏进了铁路管理局,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他现在装成一个跛子,其实这个身份,他已经用了很久了,只不过没有人知道而已,谁会注意一个穿的破破烂烂,又老又丑的跛子呢?

        还是个烧锅炉的下等人。

        也是难为他了,居然肯用这样的身份混进来,而且真把这个事儿干下来了,冬天还好,这夏天烧锅炉,那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

        居然能不被人瞧出破绽来,这说明这个家伙的伪装术特别的厉害。

        再高明的伪装术也是会有撕开的一天,除非你打算装一辈子,那这一切就都是真的了,也不能算是伪装了。

        “先生,您怎么来了?”低矮昏暗的屋内,林淼正一口嚼着一颗花生米,喝着低劣的烧酒,忽然门从外面被推开。

        见到,一个长长的人影走了进来,伸手捂着口鼻,遮住了半张脸。

        林淼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占了起来,嘴巴还沾了一些酒渍。

        “林君,这半年多来,你就住在这个地方?”来人抬眼看了一下四周,微微蹙了一些眉头,问道。

        “是的,先生。”林淼不由自主的站直了身体,显得有些紧张。

        “你现在就吃这个?”看到桌上那两个窝头,还有剩下的七八颗花生米,以及喝了还剩下小半碗的浑浊烧酒。

        “我现在这个身份,也就只能吃这个了。”林淼讪讪一笑。

        “难为你了。”

        “为了帝国,为了天皇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林淼挺直腰杆,眼神之中射出“神圣”而坚定的光芒。

        “很好,帝国会记住你做的一切。”来人点了点头,“克里弗的事情,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克里弗一个星期前买了去香港的飞机票,但是没能走成,原因的帝国的战机突然起飞轰炸江城,这架开往香港的航班被临时取消了。”林淼道。

        “错,那天帝国的飞机根本就没有轰炸江城。”来人冷冽的叱责道。

        “是,属下错了。”林淼心中一颤,他知道眼前这个人的恐怖,自己暴露了,本来该死了,可还活着,就因为他留了他一条命。

        “克里弗这个人十分贪婪,他过去提供的情报其实价值都不大,却要了我们极高的价钱,要不是看在他还有用的份上,我们也不会容忍他这样的敲诈。”来人解释道,“这没有坐那班飞机回香港的原因,那是因为他掌握了一条重要的情报来源,这个可以为他带去足够多的金钱。”

        “您是说他最近频频出入地下情报市场,向人兜售情报的事情?”林淼也反应过来了,克里弗虽然以前也干一些倒卖情报消息的活儿,但那都是小打小闹,有些消息也有些价值,但价值不大。

        一般买消息的人,都会从不同渠道获取,相互印证,这样确保消息的真实性。

        “你知道这个情况?”

        “属下一直都在关注江城地下情报市场的动向呢,不过,现在支那的情报部门管制的越来越厉害了,有价值的情报越来越少了。”林淼低头垂手说道。

        “克里弗现在手中掌握了一条跟支那军方密切情报渠道来源。”来人冷冷的道,“他卖出的两条情报,都跟支那军方有关,而且被证实是真实的。”

        “真实的军方情报,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林淼吃惊的道,他很清楚,现在市面上情报有价值的不多,中方的情报部门也不是吃素的。

        “我也很惊讶,但支那军中不少人都是利欲熏心之辈,他们才不会管什么国家生死存亡,能攥到自己手里的财富才是真的。”

        “真有人敢这么做,那恐怕支那军方也已经知道了消息。”林淼道,“他们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他们当然知道了,可是,克里弗是英国人,他们除非捉贼拿赃,否则并不能把他怎样。”来人冷笑道,“他们怕那些西洋人,远胜过怕我们。”

        “那先生,我们该怎么做?”

        “你跟他是旧相识,我需要你出面,跟他接触一下,看他手中还有什么情报,我可以给他一个优惠的价格,全部买下来!”

        “您打算找他买情报?”

        “为什么不呢,只要能让帝国取得胜利,花点钱,就能减少更多的损失,为什么不去做呢?”

        “是,是,属下这就去办。”

        “记住,支那人已经知道‘河童’小组存在,一直以来都是你代表我对外联络,一旦这是个陷阱,你知道该怎做?”

        “属下若是不幸被捕的话,会承认自己就是‘河童’小组的首领,并且绝不泄露先生您半个字,以死明志。”林淼郑重的道。

        “嗯,去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

        江汉路上,一家茶馆。

        多门二郎约了韩良泽在这里见面,包厢里,乔装打扮后的韩良泽刚一踏进门,就被多门二郎给拉了进来。

        “韩兄,你是不是不放心我,要不然,你安排一个地方,我住进去?”多门二郎劈头就质问一声。

        “多门兄,此话何意?”韩良泽一头雾水,自从他跟许馨商量之后,决定暂不答应多门二郎,但也不拒绝,留着这条路,等局势稍微明朗,如果江防战线能撑上一年半载的,那可能局势就不一样了。

        现在就投靠日本人当汉奸,那想回头就难了。

        韩良泽既没有选择告发多门二郎,也没有答应多门二郎,直接卖身投靠,只是保持联系,某些方面还给与了一些方便。

        多门二郎也知道,凡事不可操之过急,韩良泽既然有异心,那这个缺口一旦打开了,想合上可就难了,他有把握,韩良泽迟早是他的囊中之物。

        “你是不是派人在我住的附近监视我了?”

        “监视,没有呀。”韩良泽闻言,也是吓了一跳,如果多门二郎的身份暴露了,那他跟多门二郎来往的情况,岂不是很有可能也被人知道了。

        多门二郎也是一惊:“不是你派的人?”

        “我没有派人。”韩良泽也有些慌了,“多门兄,你是不是神经过敏,搞错了,其实根本没有人监视你?”

        “不可能,我的直觉不会出错,我住的附近突然多出了一些陌生人,各种身份都有,而且我来江城就只有你知晓。”多门二郎非常肯定的道。

        “搞错了吧,我的人怎么会盯上你,而且我也没下过命令呀?”韩良泽已经开始准备想辙了,万一多门二郎被发现身份,他现在就要撇清关系了。

        “你的手下就一定会听你的吗?”多门二郎显然不相信韩良泽的话。

        “这……”韩良泽被问住了,他虽然是警察总局局长,可下面分局还有总局也有一些部门他是指挥不动的,这是事实,别说他了,前任局长也一样。

        “如果真是你手下的人,你必须想办法把人撤了。”多门二郎命令道。

        韩良泽点了点头,如果是警察局的人,那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可如果是稽查处或者军统的人,那他即必须马上跟多门二郎做切割了。

        这可是生死关头,只有死道友,不死贫道。

        “韩兄,我不只有一个人,你可是一家子人,可不要做出错误的选择,否则,后果不是你能够承受的。”多门二郎语气森然的警告道。

        “我知道,多谢多门兄提醒。”韩良泽连忙点头,日本人势大,万一日本人真的攻陷江城,他一家人,还有女儿女婿一家子,以及老婆娘家一家子,那可是好几百口子人。

        多门二郎显然是捏住了他的命门,才敢如此放肆的威胁自己。

        韩良泽急匆匆的离去,这件事真是要命了,万一多门二郎真的是暴露了,那肯定是要牵连自己的。

        “长官,会是他吗?”

        “看样子不像是他,这下我们该小心了,才进江城,就被人盯上了。”多门二郎眉头蹙成了一个川子,“大川,这几日咱们不要有任何行动,等韩良泽的消息吧。”

        “慕先生那边……”

        “一动不如一静,他那边比我还紧张呢。”多门二郎摇了摇头。

        ……

        前方战事焦灼,日本海军和波田支队攻占瑞昌之后,在码头镇被国军阻拦了下来,打的很激烈。

        数天鏖战下来,日军寸步未进,被阻拦在了码头镇。

        虽然这是好事,可国军军备太差,伤亡太大,几乎是用人命将日军挡在了码头镇防线之外。

        “老秦,还有不到十天就整一个月了,老爹问我们任务进展到哪一步了?”宫慧抄收完电报,直接拿起来询问罗耀一声。

        “回电,好饭不怕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