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74章:摊上事儿了

第74章:摊上事儿了

        文华里·韩府。

        一阵门铃响起。

        一位年纪略大的妇女从里面迈着小碎步快步而来,韩家没有管家,管事都是夫人许馨,还有许馨娘家带过来一个老丫环。

        如今也是府中的厨娘,兰姐。

        除了韩良泽的司机之外,家中还雇了一个花匠,一个星期也就来这么一回,收拾一下花园,这一家是能省则省,抠门的紧。

        兰姐拉开铁门上的一个小窗口,对门外的来人问道:“先生,你找谁?”

        “是韩局长家吗?”

        “是,你我们老爷有事儿吗?”兰姐警惕的问道,自从韩良泽正是当了局长后,来家找他的人多了,拜访也多了。

        可不能随便什么人都放进来,尤其是没见过面的陌生人。

        “在下姓多,是韩局长的旧友故人。”来人摘下帽子,微微一弯腰,十分有礼貌的介绍自己一声道。

        “多,这还有人姓多的?”兰姐也是有件事的,活了半辈子了,还真没见过有人姓“多”的,打心里不相信。

        “这位女士怎么称呼?”

        “叫我兰姐就行了。”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还隔着一道铁门,这人也不能把自己怎样,兰姐点头一声。

        “兰姐,请相信我,我真是韩局长的故人,不信的话,你把这个拿个韩局长看一下,他就知道了。”姓多的先生地上一封名帖过去。

        兰姐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接了过来:“你等着,我去给你问一下。”

        韩家客厅。

        韩良泽跟老婆许馨把从刘金宝处打听到的情况说了一遍,许馨拍着胸口说道:“幸亏罗耀这小畜生没被派回江城,不然他又要缠着咱们家韩芸,那就麻烦了。”

        “韩芸都已经跟胡家公子成亲了,他缠着有什么用?”韩良泽哼哼一声道,“我就是没想到的是,他去的这个特训班居然是戴老板办的,早知道的话,绝不去求顾墨寒推荐他去了。”

        “你一个堂堂警察局长,还怕他军统一个小小特务?”许馨不依了,有些不高兴道。

        韩良泽叹了一口气:“我当让不用怕他,他就那点儿本事,这辈子估计连戴老板的面都见不上一面,我担心的咱们家往后的处境。”

        “你现在是局长,有什么可担心的。”许馨欣赏着自己十根纤纤玉指,这女婿送的外国化妆品就是好要,这用了皮肤比二十岁的时候还要嫩呢。

        “你知道什么,日本人就要打过来了,这江城只怕是守不住的,我是夏口警察局长,难道还能跑了不成?”韩良泽心中不快,忍不住爆发了一次。

        “咋了,这老蒋自己都跑山城去了,还不让别人跑不成?”许馨泼辣的性子上来了,口无遮拦的道。

        “你小声点儿,老蒋那是你能叫的吗?”韩良泽脸色一变,忙道,“得叫蒋委员长。”

        “得了吧,还蒋总司令。”许馨不屑的冷笑道,“我看呐,这国民政府的江山迟早会葬送在他的手里。”

        兰姐从外面拿着名帖进来,两人迅速收了声。

        “老爷,外面来了一个自称是姓多的人,说是您的旧友,还给了我一张拜帖。”兰姐递上拜帖禀告道。

        “姓多的?”韩良泽也发懵了,自己从来就没有一个姓“多”的友人呀,这奇了怪了,但还是伸手接过了拜帖。

        拜帖上就一句话: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这是唐代诗人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七言绝句中的后两句,这也是他最喜欢的一首诗。

        但是知道自己喜欢这首诗的人并不多,除了过去的同学之外,如今还记得的,就真没几过了。

        姓多的?

        自己同学当中哪有姓“多”的,真是奇哉怪哉。

        “怎么了,老韩?”许馨关心的问道。

        “奇怪,我不认识这个人呀,我的同学和朋友中,没有一个是姓多的,可是,这两句诗又确实是我最喜欢的,难道真是我的故人?”韩良泽左思右想,还是不得到要领,“兰姐,这个人长什么样?”

        “四十岁上下,个子不高,圆脸蛋,穿着打扮倒是个体面人,说话也十分有礼貌。”兰姐道,“就是说话的口音不像是咱们江城这边的。”

        “不是江城人?”韩良泽犯嘀咕了,这个时候,谁会来拜访他呢?

        “老韩,要不然,你去见一面,不就知道是谁了吗?”许馨提醒道。

        “这不知道是谁,冒然去见……”

        “那干脆让兰姐去让人走就是了。”许馨满不在乎道,这要是比韩良泽官儿大的,还会投名帖,等主人允见?

        “万一真是老朋友,我这样把人家拒之门外,那传出去可就难听了。”韩良泽是最爱惜羽毛的,苦心经营的好名声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自己看着办吧。”许馨把韩郎泽一推,气哼哼的独自一个人上楼去了。

        “兰姐,你再去问一下,问这个多先生是从哪里来的,来找我做什么?”韩良泽决定还是谨慎以下,吩咐兰姐道。

        “是,老爷!”

        片刻后,兰姐回来了:“多先生说,他是从静海来的,说有一桩富贵要送给您。”

        “富贵?”

        韩良泽一下子愣住了,静海那可是大都市,尽管现在已经落入日本人之后,可还是中国最繁华的城市。

        可是,他在静海有姓“多”的朋友吗?

        思忖再三,“富贵”两个字萦绕心头,韩良泽还是让兰姐把人给请进来。

        “韩兄,请了!”

        “未请教,阁下是……”韩良泽拱手抱拳,他这一第一眼还真是没认出来。

        “二十年不见,你呀还是这么谨慎小心。”这位多先生走过去,径自在韩良泽面前坐了下来,“连老同学都忘记了?”

        “多,多门……”韩良泽终于想起来了,眼前这位矮胖的中年男子是谁了,这不是他在日本警官学校留学时候的同班同学,多门二郎吗?

        “韩兄想起来了?”多门二郎微微一笑。

        “你,你怎么跑到江城来了,不知道现在江城到处抓日本特务和间谍吗?”韩良泽吓的是后背直冒冷汗,他身为江城夏口警察总局局长,居然把一个日本人放进了自己家中。

        这要是让警备司令部稽查处知道了,今天晚上,他就得脱了这身皮,然后住进那暗无天日的黑牢里头去。

        “韩兄,咱们同学一场,我来江城,你怎么一点儿欢迎的意思都没有?”多门二郎微笑的道。

        他来见韩良泽自然是有了心理准备的,他对韩良泽的了解太深了,还有,潜入江城之前,他也并非没有对韩良泽的现在的情况没有了解。

        不然,此刻江城还在国民政府手中,他一个日本人,还在日本内务省情报部门工作,怎么这么大胆的出现在江城的夏口的警察局长家中呢。

        “多门,你不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吗?”

        “知道,江城夏口警察总局韩局长的家中。”多门二郎嘿嘿一笑,“你要是现在对我发难,把我扭送去江城警备司令稽查处,说不定还是大功一件,立功嘉奖,升官发财不在话下。”

        “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过来?”

        “韩兄想过没有,江城你们守得住吗?”多门二郎微微后仰,翘起二郎腿,十分放松的道,“江城失守,别人可以提前离开,你身为警察局长,你能走吗,何况,你太太的家都在江城,他们也走不了。”

        韩良泽何尝不知,他心中忧虑的可不就是这一点嘛。

        “多门,你想怎么样?”

        “现在有一条光明的路,就看韩兄远不远愿意走了。”多门二郎也是松了一口气,韩良泽果然亦如二十年前认识的那个人,没有变,还是那么的自私和胆小,跟很多中国人是一样的。

        正因为这个,他才冒险潜入江城,来说服韩良泽跟帝国合作,若是能够减少不必要的损失就将江城控制在手的话。

        那对帝国来说无疑是大功一件。

        “投靠你们,当汉奸?”韩良泽哆嗦了一下,那是要被无数老百姓戳脊梁骨的,是要遗臭万年的。

        “韩兄,你现在是警察局局长,未来想不想更进一步,江城市市长?”

        韩良泽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当个警察局局长就已经让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了,市长,他只能在梦里想过,都不敢有这个奢望。

        “据我所知,你们的政府中其实有很多人不愿意打仗,希望能够和平解决日中争端,这在未来未必不会成为现实,若韩兄能先行一步,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多门二郎继续蛊惑道。

        他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同窗好友已经犹豫了,甚至还有些心动。

        “你住在什么地方,什么身份?”

        “我现在的身份是一名皮具商人,化名多隆,住在金福路的13号。”多门二郎知道,韩良泽不会把他送去稽查处了。

        “多兄,有些事,家里不便谈,我们明日找个僻静之所如何?”韩良泽也不想在家里跟多门二郎谈“投敌叛国”当汉奸的事情,总有那么一点儿心虚。

        “可以,那我明日就在家中静候韩兄了。”多门二郎知道自己该告辞了,马上站起身来,一抱拳。

        “请,兰姐,送客。”韩良泽吩咐一声。

        多门二郎这一走,韩良泽就如同虾被抽掉筋一样,全身都瘫软在沙发上了,他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真要踏出那一步,那就没办法回头了。

        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事儿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