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73章:交易

第73章:交易

        宋河的事情是真的。

        罗耀做事儿,自然是越少破绽越好,当然,这个宋河的资料,还是九战区司令长官部调查室那三位临训班同学提供的。

        专盯自己人,这本来就是调查室的活儿。

        没有这三位同学的帮忙,有些事情还这不好做,这凭空编不出一个人来,而且,接下来也需要这个宋河配合。

        让战区长官部调查室出面,比他出面要好得多。

        这样一来,就算没有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的配合,他也能把这个计划尽可能做的“破绽”更少一些。

        ……

        在罗耀的安排下,江对岸的寿昌洛珈山下某个不知名的旅馆中,克里弗秘密跟宋河见面了。

        “这个是黄冈到葛店的安全航道图,上面的红线划定的区域,水下都布置了水雷……”宋河小心翼翼的从贴身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图来。

        克里弗刚要伸手接过去,那宋河却缩了回去。

        “说好的两根小黄鱼呢?”

        “放心,少不了你的。”克里弗讪讪一笑,从随身的皮包里取出两根金条,轻轻的放在茶几上。

        宋河伸手拿起两根金条,相互碰了一下,听了听声音,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才把“航道图”递了过去。

        “宋先生,这图要是不准的话,那我们这交易可就到此为止了。”克里弗谨慎的收起了图。

        “那是,如果再有类似的情报,我该怎么联系克里弗先生呢?”宋河也满意的把金条收了起来。

        “宋先生打这电话,说有新货到了,我就明白了。”克里弗写了一个号码给宋河。

        “这情报的价值不一样,价钱也不一样。”

        “那是当然,保证会让宋先生满意的。”

        “我要大一笔钱离开这里,希望克里弗先生能够满足我的愿望。”宋河贪婪的说道。

        “如您所愿。”

        这一次交易就算是完成了。

        虽然只是在演戏,但演戏的双方都还是按照剧本严格进行的,没有丝毫的敷衍的成分。

        今后,还可能有第二次,甚至第三次……

        一切都是为了将“林淼”给引出来。

        ……

        江城,海关巷1号,军统甲室。

        毛齐五额头冒汗,有些紧张的站在戴雨农面前,微微躬身,只敢用余光偷偷的观察戴雨农脸上的表情。

        罗耀这份电报,实在是太过大胆了,不但先斩后奏了,还把越权指挥,这是犯了军统家规的。

        对于犯家规的人,戴老板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的。

        只是,戴老板怎么好像并没有动怒的样子,往常的情况,他早就拍桌子,骂娘了。

        有点儿反常。

        但更让毛齐五心中害怕。

        “齐五,对于罗耀这份电报,你怎么看?”戴雨农忽然一抬头,目光直视毛齐五问道。

        “老板,修罗违反家规,理应严惩,但他也是为了任务,才不得已而为之,况且任务还未完成,如果现在就处分的话,那这计划就彻底废了,这不是白白浪费了之前辛苦的谋划了吗?”毛齐五仔细斟酌了一下说道。

        “我知道你跟他关系不错,这是在替他说话吗?”

        “属下不敢,老板,我是挺欣赏修罗,但公私还是分的清楚的,现在没有人能代替他执行这个计划,而且,他也是您一力选用的……”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他能说动那三个人替他做事儿,也是他的本事,要怪也就怪那三个人意志不坚定。”戴雨农道。

        “老板……”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我也没说要惩罚他们,人和人不同的,我们也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能达到我们的高度和要求。”戴雨农道,“只是这三个人只怕不能留在第九战区长官部了。”

        “不如,让他们直接加入修罗的小组,人是他蛊惑去的,总不能让人家连退路都没了吧?”

        “齐五呀,你这是惩罚他们呢,还是跟罗耀这小子增加人手?”

        “从眼下的形势看,给修罗增派人手是必要的,他这个行动组才五个人,实力有些单薄了。”毛齐五道。

        “那就要看他们这一次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戴雨农点了点头,“要是完成不了,哼哼。”

        “那电文怎么回?

        “就说来电已收到,即可。”

        ……

        “老秦,这老爹是怎么回事?”宫慧拿着刚抄收的电文,眉头轻蹙,“就回了一句,来电已收到,乙酉。”

        罗耀笑了:“这是好事儿,说明老爹认可了我们的做法,但碍于规矩,不能明着支持。”

        “认可就认可,直接说就是了,还打什么哑谜?”

        “我们自己单干,还私底下越权指挥别人,这已经是犯了军统家规,老爹没处分我们就不错了,你还指望他来电把我们夸奖一番不成?”罗耀笑着解释道,“他这是等我们行动的结果,再决定如何处置我们,如果我们运气好,圆满的完成了任务,那之前犯得事儿,可能就一笔勾销,既往不咎,可如果我们搞砸了,那就数罪并罚,最起码也要蹲几天牢房。”

        “我去买米了,这几天米价又涨了。”宫慧放下心来。

        “嗯,多买一点儿,囤起来,顺便买点儿蔬菜和肉回来,今晚我下厨。”罗耀心情不错,克里弗那边计划进行的相当顺利。

        这一次,就算钓不到“林淼”,只要有鱼咬钩,也能有所收获。

        ……

        地下情报市场有着自己一套运行规则,克里弗手里有情报,只要稍微放出风去,立马就有人联系上了。

        什么情报先不管。

        先抢个先机再说,反正只要是有价值的情报,肯定能卖出去,这年头冤大头可不少,日本人大肆撒钱收买情报。

        这是公开的秘密。

        当然,谁在背后替日本人买情报,这就不好说了,毕竟干这一行的,从来不问背景的,就谈情报和价格。

        什么情报,什么价,这在情报市场都有一套评判标准,至于卖的人和买的人最终什么价格成交。

        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克里弗也不是什么人都搭理,他的挑选有实力的,信誉好的人交易,他要的不是抬高价格,而是将情报卖出去,让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他有国民政府军方情报的渠道来源。

        8月23日,前线传来战报,日本陆、海军同时发动了攻占江城战役,兵分三路,齐头并进。

        一时间声势势不可挡。

        江城危急!

        华中危急!

        长江危急!

        蒋总司令发表公开演说,誓与江城共存亡。

        只是外人不知道,他自己都准备开溜了,不过是说给不知情的老百姓听一听的,稳定人心而已。

        学生们开始上街宣传,鼓励民众参军,捐款捐物,支援前线抗战,一时间江城上空临战的气氛更加紧张浓郁起来。

        而地下,那看不见鲜血和硝烟的情报战更是变得波谲云诡起来。

        很多不活跃的电台也开始活跃起来,无数的电波不停的将各种各样的信息发送出去,又反馈回来。

        警察军特务大队,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军统江城站……

        行动!

        抓人!

        看守所,监狱,人满为患。

        罗耀也没闲着,本着能帮则帮的想法,帮着唐鑫和刘金宝抓日特。

        “告诉唐鑫,这个信号有问题,让他动用电侦设备,给我盯着这个信号。”罗耀放下耳机,飞快的抄下一个频率和波段的信号,递给宫慧道,“发现目标,先不要动,等我确认。”

        “好的。”

        ……

        “约一下老刘,明天下午在挚友书店见个面。”

        ……

        “通知马世清(调查室)他们,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把那条有关九战区司令长官部打算在田南要塞增加十门舰炮作为岸防炮的情报放出去。”

        ……

        伸了一个懒腰。

        “小慧,我们有多久没去暮色咖啡屋喝咖啡了?”

        “啊?”

        “也该去一趟了,这么长时间没去,我还挺想那慕老板的。”罗耀自顾自的说道,“小慧,换件衣服,陪我出去走走。”

        “哦,好,我刚好想出去买件衣服……”宫慧早就想出去轻松一下了,奈何罗耀安排的活儿是一个接一个,她都快喘不上气了。

        暮色咖啡屋,老位置。

        “哟,好久没见秦先生来了。”老慕一见到罗耀,就放下手中活计,擦了一下手,走了过来招呼道。

        “哦,这不是要开学了,有点儿忙。”

        “忘了秦先生是一位老师了。”老慕微微一笑,“秦先生不来,慧小姐怎么也这么长时间没来?”

        “眼下日本人的飞机天天来,我们家老秦不放心我一个弱女子单独出来,所以呀,他不来,我也就敢不来了。”宫慧呵呵一笑,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同进同出,夫唱妇随,贤伉俪这种感情真令人羡慕呀。”老慕感慨一声。

        “慕老板结婚了吗?”罗耀忽然嘿嘿一笑,突然问道。

        “我结过婚,后来因为性格不合离了,如今单身倒也习惯了。”老慕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回答道。

        “慕老板是没有遇到对的人。”宫慧莞尔一笑。

        “是呀,慧小姐真是聪明,我要是能碰到慧小姐这样温婉美丽,又善解人意的,估计想单身都难。”老慕随口了开个玩笑。

        “那对不住了,慕老板,名花有主喽。”罗耀哈哈一笑,伸手过去,轻轻的在宫慧手背上拍了一下。

        “光顾着说话,都忘记给两位上咖啡了,稍等,马上就来。”老慕忙微微欠身,转身快步而去。

        “幽默,风趣,还很会撩女人,我要是女人,恐怕也挡不住这样的男人,你说,他这么优秀,又有钱,不结婚也就罢了,怎么就没个女人呢?”罗耀自言自语一声。

        “我去查……”宫慧马上就听出来了。

        “不用查了,他刚才不是说了,他现在单身。”罗耀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

        “一个人能在一个地方待五年,必定有他待下去的理由,如果不是因为感情的话,那就是有别的理由。”罗耀问道,“这个咖啡屋的布局怎么样?”

        “很好,很复古,有情调,而且采光和通风做的都很不错。”宫慧稍微愣了一下,回答道。

        “你没注意到吗?进门,斜对面有个镜子,吧台里面工作的人可以在第一时间看见客人,这些卡座看上去设计的很艺术,高低错落有致,其实,如果这里变成一个战场的话,这些卡座就会变成迟滞敌人进攻的掩体,后门是向外开的,便于紧急情况下,直接破门而出……”罗耀小声的说道。

        宫慧听的是目瞪口呆,她一个学行动的,居然比一个学情报的给比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