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72章:打听

第72章:打听

        夏口警察总局。

        历经千辛万苦,韩良泽终于坐上了警察局局长的位置,不再是“代”局长了,是货真价值的一把手。

        女儿也嫁出去了,亲家是夏口最有钱的人,可以这正是他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

        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而他忧的是,自己这个夏口警察总局局长还能坐多久。

        这不是有人威胁到他的位置,而是日军就要打到江城了,以他对国府和国军战力的了解,这江城八成是守不住的。

        江城守不住,他们这些人怎么办?

        他可不像那些普通老百姓一样,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大不了到时候一走了之,他可是警察局长,丢下自己的岗位和下属逃跑,那是擅离职守,按照战时法度,发现是要被严惩的,甚至会丢了小命的。

        可是留下来,日本人一旦进了江城,他的命运又会怎样,不由的他不发愁呀。

        “局座,特务大队新任代理大队长刘金宝来了。”秘书董诚的话打断了韩良泽的思绪,这让他想起来自己今天一早要见新任命的特务大队代理大队长刘金宝。

        这个任命是上峰直接下达的,越过了他这个警察局长,非常时期,上头直接任命这样前特务大队的人回来任职,很明显这个任命有些不同寻常。

        出去特训班(中央警官学校特种警察人员训练班)待了大半年了,这是镀金了,回来高升也是正常的,起码上面没安排一个不熟悉的人过来。

        只不过,他见刘金宝是另有目的。

        穿着黑色皮长靴,一身崭新的警服,倍儿精神的刘金宝大踏步走进韩良泽的办公室,手捧着警帽,双.腿并拢!

        立正敬礼。

        “报告韩局座,新任特务大队代理大队兼副大队长刘金宝向您报到!”

        “刘大队长,来,快请坐。”韩良泽赶紧起身,满面笑容招呼道,“董秘书,给刘大队长泡杯茶进来。”

        “谢韩局座。”

        “金宝兄弟客气了,你过去也是在局里工作,这一次出去后再回来就不一样了。”韩良泽笑眯眯道。

        “金宝到哪里都是韩局座您手下的兵。”刘金宝忙谦逊道,“属下大半年没在咱们局里,特务大队那边日后还需要您多多支持。”

        “支持,支持,一定支持,哈哈哈……”

        韩良泽大笑后,眉头忽然一皱,问道:“我记得,咱们局这次被选调参加特训的除了你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

        “您说的是总局办公室统计室的罗耀吧?”

        “对,对,就是罗耀,瞧我这记性,我都把他名字给忘了……”

        “韩局座,我可听说他可是您表外甥,您连他名字都给忘了?”刘金宝本来还不想提这一茬的,可韩良泽表演的实在有些让他看不下去了。

        “哦,是啊,可我跟他的关系有些远了。”韩良泽很尴尬的一笑,“他怎么样了,这一次怎么没跟你一起回局里任职?”

        远吗?睁眼说瞎话,双方父母都定下指腹为婚的约定,这能叫远?

        “他底子薄,还没毕业呢,估计要到年底才能知道分配去向。”刘金宝当然不可能告诉韩良泽实情了。

        “是吗,那他有没有可能这个……”韩良泽拐着弯儿问道。

        “应该不会,他在特训班修的是电讯科目,学电讯科目的一般会分到本部机关,向我学的是行动,自然就回本单位了。”

        “原来是这样,明白了,谢谢金宝兄弟了。”

        “不敢,韩局座,如果没别的事儿,属下这就去工作了。”刘金宝也起身告辞道。

        “请。”

        ……

        “刘队?”

        “顾处……”刘金宝一扭头,看到顾墨寒,连忙露出笑脸。

        “回来了?”顾墨寒淡淡的一笑,“我还说上头怎么突然空降特务大队一个大队长,原来是你呀。”

        “还要感谢顾处您推荐,不然没有我刘金宝的今天。”

        “也是你努力的结果,怎么样,晚上有空,咱们喝一杯?”顾墨寒发出邀请道。

        刘金宝忙道:“顾处您开口,就算有天大的事儿,金宝也得应从。”

        “你这是越来越会说话了,那,老地方,你知道的。”顾墨寒嘿嘿一笑,施施然的从刘金宝身边走了过去。

        ……

        晚上,刘金宝来了,宫慧给开的门。

        “怎么一身酒气,你这是喝了多少?”宫慧捂着口鼻,十分嫌弃的眼神问道。

        刘金宝讪讪一笑:“我这刚回警察局,晚上有应酬,没办法,推不掉,都是过去的老上司和老同事。”

        “行了,进去吧。”

        “老板呢?”

        “楼上呢。”

        “这又是听了一整天了?”刘金宝惊讶道。

        “嗯,一天都没下楼,吃喝都是我给送上去的。”宫慧点了点头。

        “老板这也太拼了,也不知道休息一下,这人可不是机器,他要是倒下了,咱们可就全抓瞎。”

        “老刘,上来吧。”

        “哎,来了……”刘金宝连忙答应一声,一路小跑上了楼梯,用了不到三秒的时间,就进了罗耀的房间。

        “顾墨寒请你吃饭了?”

        “你是咋知道的?”刘金宝一愣,他知道罗耀耳朵好,可他刚才压根儿就没跟宫慧提到“顾墨寒”的名字呀。

        “你的老上司,现在夏口警察局可不是只有顾墨寒了,他可是分管你们特务大队的。”罗耀摘下耳机说道,其实是罗耀闻到了刘金宝身上的那股羊肉的味道,这味道,他可是记忆深刻,顾墨寒请他吃过一次饭,其中就有一道菜,就是这个味道。

        “呵呵,也是呀,老洪队长要不走,也轮不到我代理这个特务大队大队长。”刘金宝呵呵一笑,拿了把凳了坐了下来。

        “回警察局的第一天什么感觉?”

        “还行,就是大家伙儿,看你的眼神不一样了。”刘金宝一边说,一边还使相,“以前那是这么看着你,现在是这样的……”

        “哈哈哈,这是羡慕,嫉妒?”

        “那是,谁让他们当初让报名的时候,一个个的都不愿意呢,现在可好,都老后悔了。”刘金宝笑道。

        “有人问起我了吗?”

        “有,好几个呢。”

        “好几个?”

        “确切的说有三个,这第一个是韩局长,一大早就让秘书帮我叫过去了,主要是问你的情况,还回不回江城……”

        “你怎么说的?”

        “我说你还没毕业呢,回江城的可能性不大。”

        “嗯,还有两个人是谁?”

        “顾墨寒和柳玉梅。”刘金宝道。

        顾墨寒问起自己,罗耀倒是不觉得意外,可这柳玉梅,她们工事也就半个多月的样子,这要不是在一个办公室,估计碰上了,话都不会多说两句,这个女人离过婚,在局里风评不是很好。

        当然,这都是道听途说,罗耀可没亲眼见过她跟什么人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关系。

        “你怎么说的?”

        “我回答的都差不多,跟回答韩局一样,反正,你肯定不回江城了。”刘金宝忽然压低了声音小声问道,“不过,这柳玉梅对你没回来,好像挺失望的,你俩是不是有点儿什么?”

        “有什么,我们在一个办公室工作而已。”

        “这柳玉梅可是咱们局办一朵花呀,这追求她的人多了去了,可也没见她拿正眼瞧谁,就连咱们韩局对她都动过那心思呢,只不过,咱们韩局长家那位可是母老虎,他有那个心,没那个胆儿。”刘金宝嘿嘿一笑。

        罗耀笑了笑,对柳玉梅,罗耀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别看她表面上放荡妖冶,其实骨子里还是挺保守的。

        只是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离了婚,想要在在一堆男人窝里生存,那真是要有一些手段才行。

        “短时间内让你掌握特务大队也不现实,你挑几个靠得住的人,先提拔上来,先把话语权攥在手中,尽量的不要跟顾墨寒起争执,我猜他一定会在特务大队物色一个人跟你打对台,该争的一定要争,寸步不让,该放手的放手。”

        “可是我该争什么?”

        “但凡涉及日谍的案子,你一定要想办法攥在手里,谁都不让,这是咱们核心利益,而对付汉奸或者共党分子,可以让给他们。”罗耀明确道。

        “这汉奸咱们可以不管,可这共党分子,这上头可说了,那是咱们的心腹大患?”刘金宝不理解的问道。

        “共产党现在也抗日,你想被老百姓戳脊梁骨,骂咱们同根相煎吗?”罗耀道,“咱们跟共党,那是兄弟之争,跟日本人能比吗?现在咱们自己先干起来了,不是亲者痛,仇者快吗?别人咱管不了,咱先先管好自己。”

        “明白。”刘金宝点了点头,他不太懂这些,也懒得去想,反正罗耀是组长,出了事儿他顶着。

        宫慧听了罗耀这话,眼底闪过一丝异色,但很快就收敛下去了。

        “行了,早点儿回去吧,你还住原来那地儿吗?”

        “换了,局里给我安排了一个单间儿,我一个人,住哪儿都行。”刘金宝大大咧咧一声道。

        “住局里单间儿行动不太方便,还是找机会搬出来吧,有地儿了,跟宫慧说一声,她现在是小组的交通。”罗耀吩咐道,“缺钱,也找她,局里那些灰色收入,该拿和不该拿的,你的分清楚了。”

        “知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以后没事儿别直接过来,我这边也不见的安全。”罗耀道,“以后开会去闫鸣那儿,会提前通知的。”

        ……

        “老刘去了警察局,他肯定要先顾着那边,咱们人手有些不够用了,要不然,再向老爹要几个人过来?”刘金宝走后,宫慧上楼来问道。

        “现在还不需要,你不是在战区调查室那边有几个人可以用吗?”罗耀问道。

        宫慧点了点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究竟要干什么,只是觉得跟着我们干比在调查室受人白眼儿,坐冷板凳舒服多了。”

        “挖墙脚也不能这么挖,否则会有人到上面告我们的。”罗耀笑笑道,“让他们接触克里弗的计划开始了吗?”

        “已经开始,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侍从室秘书宋河,未婚妻在一次舞会上被第九战区战区装备运输处的副处长钱之滨少将看中了,横刀夺爱,宋河自知斗不过,只能把怨恨藏在心中,借酒浇愁,结识了克里弗先生……”

        “这都是些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罗耀听了不禁摇头,这今后党国丢掉江山,跟这些人的腐化堕.落以及利用手中的权力胡作非为,弄的是天怒人怨,那是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