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70章:关键线索

第70章:关键线索

        唐鑫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了江城南湖机场。

        在克里弗上飞机前的一刻,将人给拦了下来,如果再晚几分钟的话,这人就上了飞机,恐怕是追不回来了。

        人家香港的航空公司可不会听你的。

        “罗老弟,你真是帮了大忙了。”唐鑫激动的道,“其实这个克里弗我们一直也在调查,只是他是外国人,我们不能随意带回来询问,必须要有确凿的证据才行……”

        “我也是帮自己,这个克里弗跟我调查的案子有关联,如果他身上有我需要的重要线索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对,对,我们这多人,这么多脑袋,怎么就没有发现这克里弗这小子居然还能把情报藏在这信里面。”唐鑫“啧啧”说道。

        罗耀笑了笑:“其实这就是个思维定势的问题,只要戳破了,那就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嗯,关键是这个点破,这个很难。”唐鑫道,“老弟,人押回来估计还要等一段时间,要不,咱们先找个地方吃个饭?”

        “好呀,我也正想跟唐老哥你探讨一下我们的‘钓鱼’计划。”罗耀点了点头。

        “我知道一家小馆子不错,做江鲜的,保证你吃了还想去吃。”

        “唐老哥介绍的一定错不了……”

        ……

        “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同意了咱们的计划,让长官部调查室配合我们的行动,‘钓鱼’计划可以开始了。”

        通过临训班的考核的人,说谎话是必备的技能,至于用在谁身上,那就不好说了。

        “真的?”唐鑫并不怀疑罗耀的话,那战区司令长官部调查室跟军统其实就是一家人,让自家人配合行动,那不是很正常吗?

        他哪里知道,战区司令长官部根本就没有同意,而所谓战区司令长官部调查室配合,也是罗耀让宫慧联系调查室的临训班同学私下的行为。

        当然,少不了忽悠了。

        在抓日谍,立大功的诱.惑之下,加上罗耀在临训班的威望和地位,战区司令长官部调查室临训班的三名热血骨干分子临时加入了罗耀的“钓鱼”计划中来。

        “我还能骗你唐老哥不成,这计划要是成功了,多大的功劳等着咱们?”罗耀嘿嘿一笑,这要是换做旁人,舍得把功劳让给你?

        唐鑫点了点头:“也是呀,不过咱可说好了,抓人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

        “放心,抓捕行动,还是要麻烦老哥的。”罗耀点了点头,他人手不足,肯定是要麻烦唐鑫的。

        “来,来,咱们以茶代酒……”

        “唐老哥,这克里弗能不能让我练练手?”罗耀趁机提了一个要求道。

        “行,你来审,没问题。”

        ……

        “我是大英帝国的公民,你们没有权力扣押我,我要见你们的长官……”问询室内,克里弗被带上手铐,限制在椅子上,愤怒的冲着大门的方向咆哮着。

        很显然,他此刻的心情很糟糕。

        “我要找你们的上司控告你们……”

        “放我出去!”

        门外,唐鑫和罗耀就这样听着克里弗在里面大喊大叫。

        “怎么样,要不要我先派个人进去试一下?”唐鑫询问道,他怕罗耀进去了,要是问不出什么来的话,那面子上过不去。

        “不用。”罗耀嘿嘿一笑,摇了摇手,“心理学上讲,越是沉不住气的人,才会大喊大叫,用来减轻自己内心的恐惧,为自己壮胆。”

        “是吗,我还真不知道。”

        “还请唐老哥把所有人都撤走,一个都不留。”罗耀道。

        唐鑫犹豫了一下,克里弗毕竟是英国人,就算证实了是间谍,最后的结果也可能是遣返。

        “悠着点儿。”

        “放心吧,我有分寸。”罗耀点了点头,“让人给我找一本书,弄十张宣纸和倒杯水送过来。”

        “好。”唐鑫点了点头,答应了。

        一个人的耐心是有限的,罗耀在门口,透过上面的小窗户观察了这个克里弗差不多十分钟。

        这才夹着书本和宣纸,端着一杯水推开门走了进去。

        突然进来一个人,克里弗就像是溺水的人见到了一根稻草,马上道:“放开我,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我是记者,我是英国人,有外交豁免权,你们无权关押我的……”

        “外交豁免权只针对于使领馆的外交人员,而你不过是普通的外国人,你不是英国驻江城领事馆工作人员,你没有这个权力。”罗耀呵呵一笑,在其面前坐了下来说道,“至于领事裁判权,我们早就不承认了。”

        “是吗,我是大英帝国的公民,你们这样做是强盗行为,我要去你们的政府控告你。”克里弗梗着脖子大声道。

        罗耀坐下来,慢条斯理道:“我们扣押你,自然是有扣押你的理由,你是自己主动交代呢,还是吃点苦头再说?”

        “我没什么可说的,你们如果有证据可以起诉我。”克里弗硬气道。

        “我这有两个选择,第一种,在你的胸口垫上厚厚的一本书,然后抡起铁锤打下去,保证看不出伤口,第二,我们这儿叫‘贴加官’,具体方法是,用沾湿的黄纸贴在你的脸上,一张一张的往上贴,过程嘛,如果你选了话,待会儿就可以体验一下。”罗耀继续说道,“给你五分钟考虑一下,选哪一个,或者是我替你选。”

        “不,不,我不选,我什么都不选……”克里弗闻言,顿时吓的不轻,这很明显是想弄死他呀,他可不想死呀。

        罗耀并不理会,就这样坐在他对面,看了一下手表开始计时:“你还有四分五十秒。”

        “我,我要见刚才那位长官……”

        罗耀无动于衷。

        “不,你们不能这样,你们会遭到惩处的……”

        “三分三十七秒!”

        “我要见大英帝国驻江城总领事魏德莫先生……”

        “三分十五秒。”

        “我不选,我什么都不选!”

        “你们不能这样随意杀人,你们会遭严厉的惩罚的,你们会遭报应的。”

        “两分四十二秒。”

        “……”

        罗耀就是不为所动,一副我就要弄死你表情。

        “呜呜,你到底要怎么样,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外国人,什么都不知道的,你们搞错了,冤枉我了。”

        “克里弗先生,你还有二十五秒了,做出选择了吗?是选择一,还是二?”罗耀问道。

        “不,时间不可能这么快的,你一定看错了,看错了……”克里弗有些语无伦次了,他毕竟不是受过训练的专业间谍,面对死亡的恐惧,那感觉强烈的多了。

        “不会错的,表在我手上,我说还剩下几秒,就剩下几秒。”罗耀轻笑一声,站了起来,“克里弗先生,考虑好了吗?”

        “不,不。我说,我说,我是间谍,我暗地里给日本人做事。”克里弗看到罗耀拿起那书本,吓的脸色苍白,前后身湿透了。

        他是真怕了,因为他相信眼前这个年轻的中国人是真的说得出,做得到,绝不是仅仅的吓唬他的。

        这个人是个魔鬼,不折不扣的魔鬼。

        钱再重要,也比不上自己的命重要。

        “说说你给日本人做事的经过,如果有一句不实的话,后果你知道。”罗耀冰冷不带丝毫感情的道。

        “大概是三年前,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叫‘林淼’的中国人……”

        “必达运输公司的林淼?”

        “对,就是这个必达运输公司的林淼。”克里弗吞咽了一口水道,“我当是刚好没了工作,生活不是很顺,他知道我以前做个记者,就说认识静海一家报社的老板,可以介绍我去当这家报社驻江城的记者,于是我就去了,谁知道,他那个报社的朋友居然是日本人,还是日军驻上海总领事馆的情报人员,我一下子懵了,可我已经给他们供过一段时间稿了,还帮着弄了一些情报给他们。”

        “你原本就是情报掮客,这对你来说根本就是轻车熟路,难道就没想过,这日本人的船好上,想下船就难吗?”罗耀冷笑,别看他现在说的委屈,其实他当初不知道多愿意呢,根本就是自愿上船。

        “除了让你给他们提供江城方面的情报之外,林淼还让做过什么事情?”罗耀接着问道。

        “我跟他见面次数不多,基本上一两个月才见一面。”克里弗道,“都是他约我,我很少找他。”

        “他约你一般在什么地方见面?”

        “法租界,霞飞将军街上的暮色咖啡屋,这家咖啡屋在法租界很有名气,咖啡也相当正宗,我平时也会去喝上一杯。”克里弗匝巴一些干瘪的嘴唇说道,他已经好几个小时没喝一滴水了。

        又一个跟“暮色”咖啡屋有关的人,林淼去过暮色咖啡屋,而且不止一次,跟克里弗一起。

        “德明饭店的西点师孙嘉你认识吗?”

        “孙嘉?”克里弗微微一皱眉,想了一小会儿才道,“你是说在暮色咖啡屋工作过的那个年轻的西点师,他是林淼的朋友,他当时在暮色咖啡屋做的不顺心,想换个地方,当时德明饭店刚好招西点师,于是,林淼就让我推荐他去面试,至于后来听说他面试成功了。”

        “孙嘉在暮色咖啡屋工作过?”这个情况还真是意外之喜,片山小米跟暮色咖啡屋居然有直接关联。

        “确定,他是当着我的面说的。”克里弗点了点头。

        “林淼为什么找你推荐这个孙嘉去德明饭店面试?”罗耀问道。

        克里弗解释道:“大概因为我是外国人,又认识德明饭店的经理,所以才找我写了一封推荐信。”

        “对于林淼你知道多少,比如他有那些交往密切的朋友以及经常去的娱乐场所等等?”

        克里弗想了一下道:“他这个人除了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朋友不算多,我知道的也就两三个。”

        “都有谁?”

        “一个是平汉铁路运输处的科长,姓袁,还有一个江城交通厅的一个副处长,姓钱,叫钱俊逸,还有一个具体干什么我不知道,是做粮食生意的,据说背后的关系很硬,姓郭,我只见过一次,但看得出来他们关系很熟。”克里弗忙道,“能给我一杯水喝吗?”

        ps:好基友卓一亿新书《洋港社区》今天上架,小风我也在里面客串了一个小角色,大家有喜欢现实题材的,可以去支持一个首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