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9章:借力

第69章:借力

        从目前掌握的日谍的资料和信息来看,“河童”小组组织非常严密,相互之间并无关联,以确保一人暴露而不会影响其他人。

        这种扁平化的组织结构相当科学,十分适合敌后潜伏。

        而且,这个头目“林淼”是个相当谨慎的人,居然能忍得住两个月都没有任何活动,或者,没有发现其活动的踪迹。

        这个人显然是有备用的身份。

        罗耀手里有一张“林淼”的照片,作为一家运输公司的老板,他不可能活在真空中,肯定有人见过的。

        只不过,一张照片不能算什么,高明的易容术是可以把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的,他们在临训班就有学过类似的科目。

        今天晚上这场婚宴,他不也成功的没有被人认出来吗?

        戴雨农只给了他一个月的时间,现在对他而言,时间非常宝贵,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戴上耳机,开始搜台。

        滴滴……

        电台工作时间过长,必须休息一下,然后才能使用,不然二极管会烧掉的,这也是没办法。

        得想办法多搞两个电台过来,他要找的是“第三台”,只要确定这个“第三台”还在工作,这就足够了。

        如果“河童”小组不是静默潜伏,而是撤出了江城,那他们做的这一切,就都成了无用功了。

        不过,他不相信“河童”小组不会轻易的离开江城的,日本人的性格,那是坚忍,不肯轻易认输的。

        这种死不悔改的性格,某些方面还真的需要中国人好好学习一下。

        这几个人都跟暮色咖啡屋有点儿关系,虽然说,那只是间接关系,但暮色咖啡屋的老板老慕。

        这绝不是一个普通人。

        普通人干嘛派人跟踪自己,而那跟踪自己的人,一看就是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如果他和宫慧都是普通的人的话,根本察觉不到的。

        这种人,就是在军统内,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或者有多年的跟踪经验的,是做不到的。

        看来必须尽快的让刘金宝回警察局了,虽然他不知道戴雨农下一步对他会怎么使用,但在江城待一段时间是肯定了。

        如果自己记忆没出错的话,江城在两个月后就会沦陷,到时候,敌我身份逆转,处境就反过来了,得未雨绸缪。

        ……

        “老板,修罗电报,他请求安排泥鳅回夏口警察总局特务大队工作。”一份电报放到了戴雨农的案头。

        “泥鳅?”

        “就是那个刘金宝,原来就是夏口警察总局的。”

        “他这是要做什么”戴雨农疑惑的问道。

        “应该是想借力,利用夏口警察局的力量暗中帮他做事儿,毕竟,警察做事有时候更方便一些。”毛齐五想了一下道。

        “接下来的一个月,不管他想要干什么,能满足的,尽量满足他。”戴雨农想了一下,吩咐道。

        “是。”

        “给我提醒一下这个小子,别太出格,还有注意安全。”

        “明白。”

        ……

        “老秦,对不起,我是知道昨天晚上韩芸跟胡宜生在德明饭店办喜宴,可我不敢跟你说,就跟慧小姐提了一句……”第二天,刘金宝得知罗耀和宫慧晚上去了德明饭店,那赶紧跑过来道歉。

        “你是不是觉得我若是知道了消息,会跑过去大闹一场?”

        “这个还真不是没可能。”刘金宝低头小声嘀咕道。

        “你脑子进水了,我们现在做的什么工作,我能为了这点儿小事儿大惊小怪,兴师动众?”罗耀骂道,“你忘了,我们在特训班的时候,教官们是怎么跟我们说的,一切要以大局为重。”

        “小事儿?”

        “能有多大?”罗耀白了他一眼,反问道,“我现在什么身份,犯得着为一个根本对你毫无感情的女人寻死觅活?”

        “那是,那是,为了一个树,放弃一座森林,那不值当,老秦你年轻帅气,英明神武,多少漂亮女孩子哭着喊着要嫁给你呢,区区韩芸算什么,那是她眼睛瞎了,错过了你她且后悔去吧。”刘金宝眉毛一抖,眉飞色舞的说道。

        “老刘,我发现你在临训班进步挺大的,尤其是这拍马屁的本事,我也是自叹不如。”罗耀也不是真生气,揶揄一声。

        “嘿嘿……”

        “别傻乐了,老爹答应把你调回夏口警察总局特务大队了,官升一级,代理大队长。”罗耀嘿嘿一笑。

        “真的?”

        “老爹的电文,你要不要看一下?”

        “谢谢老秦,嘿嘿嘿,没想到我刘金宝还有回去的一天。”刘金宝看着局本部回的电文,傻呵呵的笑着。

        “让你回去,是你这个身份可以帮到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明白吗?”罗耀提醒一声。

        “明白。”

        “准备一下吧,你后天上午乘船到码头,到时候会有人去码头接你。”

        ……

        连着三天,罗耀都窝在家里,从唐鑫那边又借调了三部电台,然后两台一起听,两台休息,轮流来。

        这样避免电台长时间工作而烧坏元器件。

        结果自然是没有结果,找一部电台,除了对“听风”者的要求极高之外,还有就是运气。

        这个东西看不见,说不明白,有时候,手稍微顿了一下,就有了,可也有总是完美错过。

        这三天听的是有些头昏脑涨,罗耀决定休息一下,好好把状态调整一下,有些事情,时候不到,你急也没有用。

        有时候心态很重要。

        这三天,罗耀也不做饭,一天三顿都是宫慧从外面买了给他拿回来的,还要兼顾与刘金宝、闫鸣(小东北)以及唐鑫三方的联络和消息汇总。

        每天晚上,都要向罗耀汇报一次,以及给山城局本部例行一次汇报。

        这天方亮,刚醒没多久。

        楼下传来一声。

        “老秦,唐校长(唐鑫)来电话了,让你去学校一趟。”(罗耀的掩护身份是,私立夏口上智中学的高中部数学老师,宫慧,则是家庭主妇的身份)

        “知道了。”罗耀答应一声,赶紧从楼上下来,洗漱,换衣服,然后拿了两个冷馒头,一边走,一边吃。

        “慢点儿,我给你叫了车。”

        “好的。”

        阿成伪装成黄包车夫,拉着一辆黄包车就在门口等着呢,罗耀上了车,阿成就拉着他飞快而去。

        肯定不是去江城区本部,那样不是暴露自己了。

        虽然江城现在国府控制下,但一切还得小心得来,江城区方面也在为沦陷后做准备了,说明从上到下都已经达成一个认识,江城沦陷是迟早的,就看能坚持多久了。

        而为沦陷后的潜伏布局,这也是江城区现在重点的工作,把大量的人员安排以各种身份潜伏下来,准备进行长期的斗争。

        这一点无可厚非。

        这是一家车行,是江城区的一处掩护产业,从老板到会计都是军统的人,车行的黄包车夫也有一部分军统的外围人员。

        罗耀压低了帽檐,随阿成快步走进了车行,通过一道长廊,拐过去,向里面走了七八米,一个小客厅,门虚掩着。

        他已经见到小客厅里面伏案的唐鑫,但还是伸手先敲了一下门。

        “进来。”

        “唐老哥,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呀,大清早的就把我叫了过来?”罗耀一抬脚,走了进去,拱手问道。

        “罗老弟,你让我盯着那个英国的情报请客克里弗,昨天突然买了一张从江城飞香港的机票。”唐鑫道,“今天中午从南湖机场走。”

        “能拦截下来吗?”罗耀急问道。

        唐鑫摇头道:“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或者必要的理由,我们没权力将他拦截或者扣留。”

        “既然没办法拦截和扣留,你把我叫来做什么?”罗耀不解的问道。

        “今天一大早,这个克里弗来到租界的波罗馆门口的邮筒里投递了一封信,然后乘船过江,前往南湖机场,我一面派人跟着他,一边让人把他投递的信件给取回来了,但是拆开后,我们谁都不知道,这信里面写的是什么。”

        “是密写信件吗?”罗耀惊讶一声,邮件检查,这是军统特工的必修课,一般都是用密写的方式传递信息,或者是暗语之类的。

        而暗语是除非破解了,否则字面上是看不出来的,你还真就拿他没办法。

        “不是,是英文。”

        “你的人手下没人认识英文吗?”罗耀问道。

        “有,但是看不出什么玄机来。”唐鑫讪讪一笑。

        罗耀有些惊讶了,如果这是一封没有问题的信件,那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克里弗离开了。

        可如果这封信确实有问题,而唐鑫他们没有发现,放跑了一个窃取国府重要情报的间谍,那这责任就大了。

        “我看看。”罗耀主动道。

        唐鑫赶紧将那拆开的信件递给了罗耀,罗耀的英文水平还是可以的,扫了一眼就觉得不太对劲。

        这封信肯定有问题,这不像是一个以“英语”为母语的英国人写的,里面有不少语句不通顺,甚至是语法错误的。

        如果克里弗是一个没上过学的人,那还可以理解,但他曾经还是一位记者,一个记者,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低级的错误呢?

        除非这是一份加密信件。

        而加密信件一般使用的是“替换加密术”,密码破译中有提到过这个方法,就是把普通新闻中的文字符号替换成其他符号。

        “替换加密”可以用“频率分析法”来破解,但必须有一定数量的样本才行,很显然不适合现在。

        还有一种加密办法,那就是藏头诗。

        这在中国古代,是很常见的加密方法,汉语言博大精深,任意排列组合,那意思完全不一样,很容易把信息隐藏在文章中,只有知道规律的人才能从文章中把真正的信息读取出来。

        如果是“替换加密”,那就不用考虑了,没有足够的样本,短时间内是没办法破解的。

        但如果是类似于“藏头诗”的加密的话,那或许还能试一试。

        罗耀试着把每一行觉得不对,或者用在这里根本就是错误的单词给它单独抠出来,然后在一张白纸上重新组合起来。

        “oh,mygod!”

        见到纸上的这一行行英文字,那被叫来的英文翻译失声叫了出来!

        唐鑫毫不犹豫的下令:“马上扣押这个克里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