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8章:被跟踪

第68章:被跟踪

        “我们好像被跟踪了。”从暮色咖啡屋出来,没走多远的路,宫慧就小声的提醒罗耀一声。

        “我知道,是老慕的手下。”

        罗耀平静的说道。

        宫慧忍不住要回头,罗耀侧过身来提醒道:“别回头,你又不是新手,想让他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他了吗?”

        “你怎么知道是老慕的手下?”宫慧身子朝罗耀靠了一下,小声问道。

        “他换了衣服,但没有换鞋,走路脚步的声音,我听得出来。”罗耀微微一笑,怡然自得的一声。

        “现在怎么办?”

        “你不是说,一会儿要去参加一个晚宴吗?”罗耀问道。

        宫慧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好像说过这句话:“我不是随口一说嘛,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儿?”

        “你要是不说,咱们现在回家估计就没事儿了。”罗耀道,“现在咱们到哪儿去参加晚宴?”

        “德明饭店,听说今天晚上有人结婚。”宫慧道。

        “结婚宴?”

        “好像是,刘金宝跟我说的。”宫慧有些不确定道,他就听刘金宝随口提了一句,也没细问。

        “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人家结婚跟你有啥关系?”宫慧白了罗耀一眼,真是自作多情。

        “行,那就去德明饭店。”罗耀道。

        ……

        当罗耀和宫慧走进德明饭店的最大的宴会厅的时候,他有一种瞬间掐死刘金宝的冲动,因为那大红的条幅上写着:

        胡宜生先生、韩芸小姐新婚快乐!

        宫慧也呆住了。

        她是知道罗耀跟韩芸是有婚约的,而且也是因为这层关系,他才被韩芸的父亲,夏口警察局副局长韩良泽给设计送去特训班。

        这样他女儿就顺利的跟夏口首富之子胡宜生订婚了。

        “要不,咱们还是走吧?”

        “走,去哪儿,后面的尾巴还跟着呢。”罗耀狠狠地瞪了宫慧一眼,“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他俩结婚?”

        “我也不知道呀,老刘没说。”宫慧也很委屈,她要是知道,怎么可能带罗耀来参加老情.人和情敌的婚礼。

        这个刘金宝也真是的,为什么不把话说清楚。

        真是害死她了,要知道是这两人办喜酒,打死她也不可能带罗耀过来了,这下捅娄子了。

        罗耀大概也能猜到,刘金宝是一番好心,他不跟自己说,也是怕他知道,会勾起伤心事,或者引发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谁会想到,就因为宫慧的一句无心的话,阴差阳错之下,罗耀居然带着宫慧来韩芸结婚的婚礼现场了。

        还好的是,如今的罗耀形象跟大半年完全不一样,而且因为要在江城活动,就怕遇到熟人,所以,出门都是易容的。

        为了显成熟,他还留了一小撇胡子,还弄了一副金边儿眼镜儿,这样显得文质彬彬,更有一种儒雅的气质。

        与在夏口警察总局打杂的时候相比,现在的他那是脱胎换骨,判若两人,现在就算韩良泽站在自己面前,也未必能认出他来。

        更别说那些不熟悉的同事了,根本认不出来。

        “既然来了,那就喝一杯喜酒再走吧。”罗耀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襟,正色道,“一会儿,咱们找一个靠边缘的位置坐下。”

        “来参加婚宴的人都是有请柬的,咱们可什么都没有?”宫慧紧张的问道。

        “这很难吗?”

        罗耀微微一笑。

        参加婚宴的确需要请柬,但不会核对身份,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这就容易操作了,那弄一份请柬对临训班出来的高材生来说,太容易了。

        轻松混了进来,本想坐一下,喝杯酒就离开的,可跟在身后的那家伙居然没有马上离开,还在外面候着呢。

        这下罗耀只能硬着头皮坐着了,反正也没人认识自己,看自己“未婚妻”结婚,倒也是一次难得的体验。

        新娘韩芸很漂亮,新郎也很帅气,油头粉面,挺登对的一对狗男女,今天晚上韩良泽也是很精神,红光满面,他那位便宜表舅母更是一身珠光宝气,脸上的笑容从来断过。

        至于那位大腹便便的亲家公,那更是一双眼珠子就没有从儿媳妇韩芸身上挪开过,据说这老家伙外面养了好几个小的。

        亲家母的眼神就有些意味深长了,全程有些高深莫测的感觉。

        罗耀的心情还真是有些复杂,忽然一个人影在他眼前一闪,是熟人,柳玉梅,她也来了,看上去比大半年前瘦了不少。

        等等,她怎么像自己走过来了……

        柳玉梅觉得有些奇怪,这个戴眼镜儿的男子她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可是等凑近了一看,又没什么印象了。

        罗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柳玉梅在自己不远处的位置上停了下来,没再往前过来,随后停留了一小会儿,跟某个熟人打了一声招呼,转身就离开了

        宫慧想找话开解一下罗耀,发现临到开口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能默默的坐在他身边。

        不过女人的直觉很敏锐。

        罗耀刚才身体稍微绷紧了一下,她马上注意到柳玉梅这个身材妖娆的女人,这个女人跟罗耀一定是认识的,而且很有可能关系匪浅。

        “怎么了,老秦?”

        “碰到过去一个熟人。”罗耀故作轻松的一笑,伸手捏了宫慧小手一下。

        “老情.人?”

        “不是。”罗耀很淡然的否认了。

        心跳没有加快。

        没撒谎。

        宫慧心情忽然开朗起来。

        新人穿的是西式的婚礼服,但婚礼是中式的,算是中西合璧吧。

        新人敬酒,到了罗耀这一桌,他也随其他人一起站起来,端起酒杯与韩芸、胡宜生碰了一下。

        这杯酒,算是跟韩家彻底有一个了结了,他罗耀再也跟韩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韩芸并没有认出罗耀来。

        事实上,她早就把罗耀给忘记了,在她的记忆里,罗耀不过是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走吧。”宴席吃到一半儿,罗耀便觉得索然无趣,悄默声的在宫慧耳边小声说道。

        宫慧也不想待下去了。

        “这家伙真是块牛皮糖,甩都甩不掉。”罗耀轻轻的拉了一下宫慧,眉头不由的一皱,小声的说道。

        “还没走,要不然,我们从后门走?”

        “从后门走的话,那就等于告诉我,我们有问题了。”罗耀微微一摇头,他暂时还不想打草惊蛇。

        “要不然我们分开走?”

        “这么晚了,你一个漂亮女人,我能让你单独走?”罗耀道,“别忘了,我们现在扮演的就算不是夫妻,也是恋人,这不符合逻辑。”

        “那你说怎么办?”

        “咱们的身份应该经得起查,那就索性当不知道,叫辆黄包车,回去。”罗耀道。

        “可是晚上老刘他们还要过来?”

        “放心吧,他最多跟到我们到家,知道我们住哪儿,就会回去复命了,难道还想在我家附近守上一.夜不成?”罗耀道,“就不怕宵禁后被巡捕厅的人抓了去?”

        “嗯。”

        ……

        暮色咖啡屋,晚上九点,已经打烊了。

        一个黑色人影从巷子里钻了出来,一路快跑,来到咖啡屋的后门,回头检查一下身后,随后钻了进去,那是早就预留好的,就等着他回来呢。

        擦!

        火光一闪。

        橘红色的火焰在黑暗中显得有些突兀,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手指里夹着一支烟,一直到手里的火柴差不多燃尽了,这才点燃,吸了一口。

        屋子里又恢复了黑暗,但能听有两个人的呼吸,还有,燃烧的烟头那红色微光。

        “老板,我跟了这两人一路,他们从咖啡屋离开后,就去了德明饭店,今天晚上,夏口警察局局长韩良泽的女儿跟胡有余的儿子摆喜酒,她俩是去参加喜宴。”

        “你亲眼看到她们进去了?”

        “看到了,我看到她们拿着请柬走进去的,不过,喜酒吃了一半,她们就出来了,然后叫了一辆车,回到了桓山里26号,我看着她们进去后,屋里亮了灯才回来的。”

        又一根火柴被划燃了,火光一下子迸射出来,照亮了整个房间,老慕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定。

        “老板,您觉得这两人有问题吗?”

        “不好说。”老慕摇了摇头,“大川回来了,带回冈村将军的命令,要求我们尽快的搞到有关支那军田家镇要塞的布防情报。”

        “老板,难道我们要结束静默了?”那一路上跟踪罗耀和宫慧的侍者惊讶的问道。

        “通知林淼,明天安全屋见面。”老慕吸了两口烟,郑重的下达命令道。

        “哈伊!”

        “混蛋,江城还没落到我们手中,你的一言一行决不能露出半点儿马脚,哪怕是在自己人面前!”老慕严厉的呵斥一声。

        “是,老板。”

        “去吧,不要让大川来店里,这里人多眼杂,越是这种关键时期,越是需要们谨慎行事,明白吗?”

        “明白。”

        ……

        中国人以为‘林淼’就是日谍潜伏小组的头目,其实都错了,‘林淼’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

        只是这枚棋子暴露了,现在只能雪藏了起来。

        真正掌控江城日谍地下情报网的是他,一个在江城生活超过五年,而且在很多人眼里还是一位有着贵族身份,彬彬有礼的绅士。

        也许是江城内的许多人没见过他,但一定知道他的名字:老慕。

        上一次自己判断失误,差一点儿就断送了整个电讯组,要知道,一旦他们对外联络中断的话。

        那会是多么的麻烦。

        还好,吉田那个家伙冒死传递了消息,给他出手的机会,但对手居然查到了松涛书店,这太让他意外了。

        随后,他下令所有人进入静默状态,然后展开自查,却始终都未能找到吉田和及川暴露的原因。

        这段是时间,他可是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不知道中国人施的是什么魔术,怎么就如此精准的锁定了吉田和及川的。

        难道是中国人掌握了一种更为先进的电侦设备和技术?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可是为了跟派遣军司令部参谋部情报处取的联系,他就必须要使用电台,所以,他冒险使用了几次,结果到目前为止,还好,电台位置并没有暴露。

        这也让他松了一口气。

        大川是事后,他派回去汇报情况的,他不敢用电台,怕再一次暴露,但没想到上面会将他又派了回来,还给了他这样一个无比困难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