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1章:老慕

第61章:老慕

        已经立秋了。

        太阳到了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已经不那么毒辣了,虽然还是很热,但没有那种闷热,流一点汗就黏糊糊的感觉了。

        轰炸江城的日军军机还是时常过来,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在上午和中午,到了下午,基本上不会来的。

        这一会儿要是天黑了,小日本的飞机可看不见回家的路了,这崇山峻岭的,那是很容易迷路的。(日军战机不习夜战,这应该不是我说的)

        随着日军即将兵临城下,夏口的气氛也渐渐紧张了起来,老百姓对当局的信心不是很大,因此,很多人早就抛家舍业的,准备离开了。

        繁华热闹的租界,也渐渐的冷清了下来。

        街上的行人比两个月前跌了三四成,顺带着这沿街的店铺生意也差了很多,很多都关门了。

        咖啡馆这种的靠人气的餐饮服务业自然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大战在即,还有闲心来喝一杯咖啡的人少了。

        “秦先生,慧小姐,好久不见。”罗耀和宫慧刚落座,老慕就微笑着走了过来,微微一躬身,招呼道。

        罗耀呵呵一笑:“慕老板还记得我们?”

        罗耀用的是“秦明”这化名,故而老慕用“秦先生”称呼他。

        “当然记得了,您和慧小姐来我这里喝过两次咖啡,却一直都没有使用新客免单的福利,这令我印象非常深刻。”老慕很自然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怪我们没有使用福利。”罗耀笑道,“那我们还可以使用这个福利吗?”

        “当然可以。”

        “算了,这个福利我想留着以后用,这样,也有一个我再来你这里的理由,不是吗?”罗耀笑笑道。

        “您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慕老板,您也是一位很有想法,经营有道的老板。”罗耀赞赏道。

        “谢谢秦先生的赞赏。”老慕询问一声道,“两位,还是跟以前一样吗?”

        罗耀点了点头。

        老慕微笑道:“稍等,马上就来。”

        咖啡的味道没有变,罗耀轻轻的抿了一小口,开始进入“听风”状态,既然对暮色咖啡屋起了怀疑。

        那他自然要来听一听了。

        静下心来,虑掉音乐声和客人谈话的声音,就剩下咖啡屋内侍者和后厨忙碌的声音,还有老板老慕。

        咖啡屋一共有四名侍者,后厨有三个人,一名咖啡师,一名西点师,还有一名负责打杂的。

        加上老板,一共是八个人。

        全部都是男性。

        暮色咖啡屋从早上营业,一直到晚上八点左右关门,时间长达十一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应该是有换班和调班休息的。

        那个招呼吉田的侍者,罗耀没注意其长相,毕竟他当时并未怀疑侍者,但是侍者说话的声音他还是有记忆的。

        只要这个声音出现,他就能找到这个侍者。

        很遗憾,他没有发现自己想要找的那名侍者,如果不是已经离职的话,那很有可能调休了。

        喝着咖啡,听着舒缓的音乐,心情难得的放松。

        不得不说,这里确实是一个让人舒服地方,每天来这里坐上一坐,郁闷的心情会一扫而空。

        “秦先生,慧小姐,要不要试一下我们店刚出的新品,黑森林蛋糕。”一名侍者走过来,弯腰询问道,“这是我们老板亲自做的。”

        “好的。”

        罗耀点了点头,黑森林蛋糕,是来自德国的一种甜点,眼下并未在中国流行,而会做的西点师并不多。

        老慕居然会做这种甜点,这是在德国待过呀。

        黑森林蛋糕做工极为讲究,工序也相当复杂,它在德国甚至是一种受保护的甜点,如果不按照工艺要求来做,被人发现,蛋糕店甚至会被关门,甜点师也会被投入监狱待上一段时间。

        片刻之后,两块黑森林蛋糕送了过来。

        黑色的巧克力碎片,咬开后,可见里面丰富的黑樱桃的果肉,甜香,醇厚,入口还有一丝酸甜香薷。

        刺激的味蕾瞬间绽放出喜悦的情绪。

        非常正宗。

        这是罗耀这辈子,不,应该说记忆力吃的最好吃的黑森林蛋糕了,简直堪称完美。

        “好吃。”宫慧可不知道黑森林蛋糕的来历,她咬了一口,巧克力和奶油入口即化,奶香混合樱桃白兰地的酒香,刺激的舌头上的味蕾如同花儿一样绽放,幸福的味道一下子充满整个口腔。

        “能不能再来一块?”吃完自己这一小块后,宫慧意犹未尽的问道。

        “这一块黑森林蛋糕的热量可抵得上你吃三碗米饭了,你确定还要再来?”罗耀笑着问道。

        “这么好吃的东西,怎么能错过,大不了,我今天不吃晚饭好了。”宫慧道,甜品对女人来说,吸引力是巨大的。

        “慧小姐喜欢我做的黑森林蛋糕,那是我的荣幸,今天慧小姐想吃不多少,有多少,我请客。”老慕解开围裙,亲自端了一块黑森林蛋糕走了过来,这一块明显比他们刚才的那一块要大得多了。

        “还是慕老板爽快,大气。”宫慧笑道。

        “慕老板去过德国?”

        “我曾经在欧洲游学过一段时间,德国,大概在柏林待了两个月吧。”老慕回忆了一下说道。

        “难怪。”罗耀点了点头,“慕老板,你这个咖啡屋开了几年了?”

        “有四五年了吧,我是从一个法国人手上盘过来的,他经营不善,我呢当时刚到盘口,想找个营生,看这里地理位置不错,就盘了下来。”老慕解释道。

        “这个位置,面对的是法租界最繁华的街道,只要开了门,躺着都能赚钱,居然还会经营不善?”

        “那个法国人好赌,这赚的钱不不够他在赌场败的。”老慕笑笑道。

        罗耀点了点头:“这赌博确实害人,慕老板也是捡了个大便宜。”

        “转让费可不便宜,当时看重这里的人有好几个,那个法国人还是看在我烧的一手的法国菜的份上,才答应转手给我的。”

        “原来如此,我们这样聊天会不会影响慕老板你做生意?”罗耀贴心的询问一声。

        “不会,这会儿客人不是很多,他们忙的过来,不需要我帮忙。”老慕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

        “那就好,我看慕老板谈吐十分优雅,想必出身不一般。”罗耀微微一笑,不着痕迹的试探的问道。

        “我呢,祖上是八旗子弟,大清国没了,我们这些人也就没有过去的特权了,早些年去了国外留学,算是见识过一些世面。”老慕侃侃而谈。

        看的出来,这个老慕身上还留有一丝旧贵族的傲气,但这种傲气是内敛的,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

        “原来您还是一位贵胄之后,失敬了。”

        “都老黄历了,不提了,现在都民国了,讲究人人平等,什么八旗贵族都是过去式了。”老慕呵呵一笑。

        慕老板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天文地理,历史人文轶事,都能跟你聊上两句,而且幽默风趣,是一个难得的聊天对象。

        不知不觉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慕老板,打扰你太久时间了,我们也该走了。”眼看窗外暮色降临,罗耀起身说道。

        “秦先生,慧小姐,两位有空,随时可以过来坐一坐。”老慕道。

        “好的,谢谢慕老板的黑森林蛋糕。”罗耀微微一点头,付了咖啡的帐,至于黑森林蛋糕,他没有客气。

        ……

        回到家中。

        罗耀先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扭头向宫慧问道:“宫慧,这个慕老板给你什么感觉?”

        “假!”

        宫慧思考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个字儿来。

        罗耀仔细的想了一下,还真是,这个慕老板给人的感觉,无论从举止谈吐,还是待人接物都让人觉得很舒服,但是这种舒服之中却没有一种“真”的感情在里面,甚至有些刻意。

        他可以对任何人都能拿出今天对自己的态度,毫无隔阂的谈笑风生,宛若知己好友一般。

        但是,正是他可以对任何人都能做到这一点,这恰恰说明他的一切都假的,是戴着一副面具,或者说,他有一个隐藏起来的真正的自我。

        “明天把阿成叫过来。”罗耀吩咐宫慧一声,然后就起身准备上楼了。

        “你不做饭了?”

        “你都吃了那么多黑森林蛋糕了,还要吃吗?”罗耀扭头疑惑的问道。

        “你不吃吗?”

        “老刘晚上过来,他会给我带夜宵的。”罗耀刚才也吃了一块黑森林蛋糕,现在一点儿都不饿,况且饿着肚子干活,才精神。

        “抠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