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0章:暮色

第60章:暮色

        知了,知了……

        窗外的知了声一声声的叫唤着,有些烦人,罗耀带着宫慧回到江城已经有三天了,这三天内。

        罗耀让刘金宝带着闫鸣和小东北“乔三阳”熟悉一下夏口的环境,尤其是一些标志性的建筑和城市道路。

        这些都要做到心中有数,往后的行动中可能会用得上的。

        而他则把自己关在法租界内,两个月前办案买下的房子里,将所有有关“幽灵”台,以及潜伏江城日谍首脑“林淼”相关的案情卷宗研究了一遍。

        这个日谍小组获取情报的方式其实很简单,更在金陵破获的拿起“黄浚父子”间谍案差不多。

        不过手段要比在“黄浚”案中的南造云子高明和隐秘多了,南造云子用美色,简单粗暴,诱.惑黄浚父子出卖情报,就只有一条很简单的线,破获自然相对容易多了。

        “林淼”潜伏多年,他的目标并非是“黄浚”那样在关键性的大人物,而是在关键岗位上的小人物,这些小人物平时很不起眼,可他们能经手掌握的情报却极为有价值。

        一个铁路小小的调度员,不起眼吧?

        可是,只要他愿意,他可以知道往前线运输了多少粮食和弹药,通过对粮食和弹药的消耗计算,那就能得出前线部署的兵力是多少,有多少轻重武器等等……

        这情报不重要吗?

        相当重要,甚至一条不起眼的消息,就能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甚至会影响到整个战局。

        我党对潜伏敌人心脏内的情报人员是有一条原则,那就是“宁做大机关小职员”,道理就在此。

        目标都是精心挑选的,每一个都针对其弱点,一步一步的将其拖进了深渊,有的人被发现的时候,都没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或者根本不知道自己所作所为危害会这么大。

        一旦目标暴露,他们就会立刻切断跟目标所有的联系。

        这伙人的警觉性非常高。

        而且十分谨慎小心。

        虽然也抓获了一些被他们收买做事的中国人,但一直以来都没有触及这个间谍小组的核心。

        最大的一次打击,还是罗耀出手那一次,准确的找到了这个组织在法租界隐藏的三部“幽灵”电台。

        还抓获了报务员吉田寿山。

        随后又捣毁的松涛书店这个传递消息的联络点,击毙联络员片山小米,抓捕译电员及川。

        及川后来在审讯过程中咬舌自尽了。

        要是没有罗耀的这一次出手,军统对这个代号为“河童”日本间谍小组所知也是非常有限。

        “河童”其实就是水鬼,在日本是一种拥有鸟的喙,青蛙的四肢,猴子的身体以及乌龟的壳的一种怪物。

        这个日谍小组起这么一个名字,明显是有一定寓意的,鸟的喙非常尖锐,说明其具备很强的攻击性,青蛙和猴子都是非常灵活的动物,青蛙能在水中,猴子能在山林之中,说明有极强的生存能力,至于乌龟,那就更好解释了。

        水鬼是一种传说中可怕的生物,用这么一个名字,也有给自己套上一层神秘和令人恐惧的色彩。

        这些资料辗转到了罗耀手中,已经在军统内好几个部门过了手了,要是能把这个“河童”小组揪出来,那就用不着罗耀这个刚组建的菜鸟小组来接手了。

        说是重用。

        其实也就是死马当活马医,毕竟罗耀差点儿就抓到过对方,但因为对方太谨慎,没有亲自出马,而功归一篑。

        再回到江城之前。

        罗耀还秘密的去见了吉田寿山,戴雨农倒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对外公布了他的死讯,并给他弄了一个新身份,还安排他进了军统工作。

        他与吉田寿山单独淡了将近有两个小时的话,内容自然是有关“河童”小组的一切,吉田马上就要去山城,所以,下次再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把所有的线索集中起来。

        用排除法做删减。

        罗耀发现了一个他根本没有想过的点。

        暮色咖啡屋。

        这个地方,是当初罗耀打算利用吉田寿山做饵,约“林淼”见面,来一招打草惊蛇,他们约见的地点。

        后来,“林淼”并没有去,或者说他去了,发现这是个陷阱,没有露面。

        但罗耀的目的达到了。

        不然松涛书店那边,唐鑫带人埋伏,张网已待,也就不会有任何收获了。

        “林淼”惊醒,没有亲自前往,而是派了自己手下去,片山小米已死,这个谜只有等到抓到他才能知道。

        但可以肯定的是,“林淼”知道暮色咖啡屋是个陷阱,而吉田被抓后应该是叛变了,但他还是派人去了。

        电台的珍贵,相信任何一个潜伏敌后的间谍,都不会放过的,那怕冒险也要试一下的,换做是他,可能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或者,他有理由相信,吉田没有真的叛变,事实上,当时吉田并没有真的叛变,而他假意叛变的原因,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给“自己人”示警。

        而吉田那个时候并不知道松涛书店已经暴露了,罗瑶就是利用这一点,设计引对手过去通知松涛书店的及川以及电台转移,来一个人赃并获。

        这个计划看起来是成功的,只是结果并不尽如人意,这个日谍组织最大的头目,至今还逍遥法外。

        除了吉田寿山跟“林淼”约定在暮色咖啡屋见面,在对松涛书店的搜证中,也发现暮色咖啡屋自制的甜品包装袋,及川是暮色咖啡屋的常客。

        暮色咖啡屋确实是法租界最火的咖啡馆,客人很多,这一点没有疑问,吉田和及川都去过暮色咖啡屋消费过,这也不难理解,

        一个是银行职员,有着不菲的收入,自然喝得起咖啡,另一个是书店的老板,文化人,喝咖啡是一种小资情调,时尚,这都没什么值得怀疑的。

        但是,一个细节令罗耀感到,暮色咖啡屋只怕没有那么简单。

        他记得,吉田是在他跟宫慧后面进去的,招呼吉田的是一位年轻的侍者,当时他询问吉田喝点儿什么。

        吉田回答的是:“一杯咖啡,谢谢。”

        一般咖啡馆绝不会只提供一种咖啡,即便是熟客,侍者也会多问一句,毕竟客人如果想改口味呢?

        就算吉田是常客,侍者也不应该连问都不问一下,就转身离去了,但是他看的很清楚,吉田跟这个侍者并无其他交流。

        后来,他又回忆,应该是另一个侍者给吉田把咖啡端过去的,这也不符合咖啡馆服务的规矩。

        一般谁接待,谁就一直服务到底,如果中途换人,客人的小费又该属于谁的,这就说不清楚了。

        那个侍者有问题,或者吉田还是对他隐瞒了什么关键信息?

        吉田都已经叛变了,照理说,他不应该有所隐瞒,是自己多心了呢,还是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关系呢?

        那些线索都断了,人该抓的抓,该杀的也杀了,只能从口供上寻找一二,但这不是一般的难度。

        “小慧,闷在家里两天了,陪我出去走走?”罗耀一边扭动发酸的胳膊,一边从楼上走下来。

        “舍得下来了?”宫慧坐在楼下客厅,吃着冰镇的西瓜,惬意的很。

        “谁买的西瓜?”

        “老刘买过来的,用井水冰过的,吃一块?”宫慧说道。

        “不吃了,你换身衣服,跟我出去一趟。”罗耀吩咐一声,既然怀疑暮色咖啡屋,那自然要去实地看一看了。

        不过,再没有证实自己心中的怀疑之前,他是不会轻易的告诉宫慧等人的,以免影响到他们的判断。

        “去哪儿?”

        “喝咖啡。”罗耀道。

        “哦。”宫慧飞快扔掉的手中的西瓜皮,跑进了自己的房间,片刻后,传了一身水湖蓝锦绣旗袍走了出来。

        “怎么样,还行吧?”宫慧在罗耀面前转了一圈,问道。

        “发型太成熟了,不适合你,换一个。”

        “那你等我一会儿。”宫慧白了罗耀一眼,撩起旗袍的一角,快步跑了回去,过了二十分钟后才出来。

        秀发齐肩,收拢于脑后,简简单单的扎了一个蝴蝶结。

        “这样挺好,不施粉黛,自然才是最美的。”罗耀点了点头,他不喜欢浓妆艳抹,韩芸虽然也算是美女,可她的品味他欣赏不来。

        “那就走吧。”宫慧拿起桌上的粉色小牛皮包,眼睛里充满着欢乐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