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7章:座谈

第57章:座谈

        被要求参加座谈的不只有罗耀一个人,罗耀还见到了李孚和文子善,以及包括两名女学员在内。

        一共十个人。

        这十个人自然是眼下还留在临训班中综合素质靠前的,起码在各队都是名列前茅的,不然也不会被选出来。

        而且大多数在队里担任一定职务。

        “听说临训班有个三杰,说的就是你们三位吧?”戴雨农终于露出了笑容,指着罗耀三人开口问道。

        三人忙起身立正站立,罗耀代表三人回答道:“都是同学们瞎起哄,其实班里比我们三个优秀的人多多了。”

        “我相信临训班优秀者众多,但是为什么是你们三个人有这个称号呢?”戴雨农笑吟吟的道。

        “大概齐时候我们三个经常打架的缘故吧。”罗耀想了一下,回答道。

        “打架?”戴雨农一愣,似乎有些不明所以。

        “戴老板,罗耀说的打架,其实就是他们三个之间在平时学习和训练中相互竞争,比试,并不是真的打架。”余杰忙不失时机的解释一下。

        “哦,哈哈哈,原来是这样。”戴雨农哈哈一笑,“这个有竞争才有进步,这是好事儿,好,你们三个都不错。”

        戴雨农又跟其他七个人一一说话,他不太熟悉,还都是先让七个人自我介绍一下,再对上号,相互认识了一下。

        座谈会很简单,就是了解一下临训班的训练和教学情况,说白了,戴雨农就想实地了解一下临训班的学员的情况,并没有问什么尖锐的问题。

        毕竟这届特务训练班他是寄予了厚望,往后的训练班肯定还有,但这第一届要是开了个好头,接下来就顺利多了。

        而且,往后招生是越来越难了,其实特务训练班的招生工作一直都没有停止,并且招到多少,就送多少过来。

        这招收特务,可不是招大头兵,对人员素质有相当的要求,

        后来的编入“乙”队,跟着一起先进行军事训练,最后跟“甲”队错开毕业,罗耀知道,后来的学员有部分提前毕业,大部分年底转入黔阳班,后来跟黔阳班一起毕业。

        军统内部有“临黔不分家”,就是这个来历,很多人在临训班待过,到了黔阳班才毕业。

        尤其是四队,谍参队可是临训班的宠儿,什么好都给他们了,课程比较多,到临训班毕业的时候,他们才上了不到一半儿的课程。

        所以,他们大概率是要延迟毕业的。

        这个,罗耀当然不会跟李孚讲了,在临训班待一年,就已经足够了,还要再待上一年,那不疯了才怪。

        同上午大礼堂大骂临训班本部的高层不一样,下午的座谈,戴雨农一直都是和颜悦色的,甚至还主动讲了好几件他在黄埔的趣事,逗得大家跟着哈哈大笑,气氛很不错。

        易地而处,就连罗耀都不得不承认,戴雨农身上确实有一种让人折服的魅力,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挥斥方遒的气势。

        能够统帅数万军统特工,在抗战中立下汗马功劳,令日伪特务闻风丧胆的人,绝对不是仅仅有杀人如麻,贪财好.色一面。

        不过,以卑劣的手段占有更多的女色资源,这对还找不到老婆,水深火热之中的男同胞们而言,那是极其不友好的。

        当然,后世对他褒贬不一,盖因他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又曾双手沾满共产党人和无辜者的鲜血,自然也就成了臭名昭著的特务头子了。

        你可以痛骂他,否定他,可以将他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但却不能抹杀他在抗战中的功绩。

        当然,罗耀心中是不会对这样一个特务头子产生什么崇敬之情的,抗战中,对共产党人的恶行他也没少做过。

        本来就分属两个对立的阵营,眼下只不过是虚与委蛇。

        座谈会结束后。

        还有一个单独谈话。

        这个就是一对一的,很私密了,只有戴雨农跟被邀请谈话的人才知道谈了什么,其实罗耀并不希望跟戴雨农单独谈话。

        但是,没办法,他是第一个被钦点的名额。

        李孚也被留下了。

        文子善没有入选,大概率是最后一个要留个一名女学员,所以,一次面见的机会就这样没有了。

        最后一个单独谈话的挑选的是徐济鸿。

        戴老板果然是个看颜值的。

        也是临训班的女学员中的风云人物,她在女生中队里,跟宫慧闹的很不愉快,不过,再罗耀看来,都是些鸡毛蒜皮额的小事儿,无非女人之间的小矛盾,加上嫉妒心重。

        不过这个徐济鸿在密电通讯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在临训班学员中,她是第一个同时掌握发报和译电两大技能的人。

        加上出色的外表,她在男学员中,追求的人不少,临训班五朵金花,教导员兼专业情报教官吴玉坤排第一,公认的临训班第一美人,那是没有异议的。

        第二和第三就是徐济鸿和宫慧了,论美貌,两个人不分伯仲,但宫慧一副娃娃脸,平时呢,一副冷淡的模样,相比而言徐济鸿就待人热情多了,因此力压宫慧一头。

        但宫慧综合素质却在徐济鸿之上。

        第四是女生中队中队长易占江,第五是杨静茹,一个楚楚可怜,看一眼就让男人忍不住心生保护欲.望的女人。

        除了五朵金花之外,女生队还是有不少美女的,只是跟五位相比,就稍微逊色一些了,比如沈彧的女友江萍萍,也是美女一枚,清秀很耐看的那种。

        不得不说,沈彧挑女朋友的眼光真是厉害,江萍萍性格非常好,这种女人娶回家,绝对是贤妻良母型的。

        沈彧是捡到宝了。

        李孚是第一个被叫进去的,谈了大概有二十分钟左右,这家伙是带着一丝紧张进去的,出来的时候,还能看到他一丝紧张,但大部分都被眼神之中的兴奋给代替了。

        罗耀只是招呼了一声,没多问,两人的谈话肯定被要求保密了,就算没有要求保密,提问了,李孚也未必会告诉他。

        问了,李孚不想说,反而尴尬。

        而且,他想知道,根本不需要问,里面的人说了什么,他都能听得见,就看他愿不愿意听了。

        “徐济鸿,戴主任让你进去。”临训班的学员都称呼戴雨农为戴主任,李孚也一样,这个叫法始于罗耀。

        罗耀以为自己是第二个的,毕竟美女是要留在最后深入交流的,这才是戴老板本色嘛,没想到把自己留在最后。

        徐济鸿可比李孚紧张多了,毕竟戴雨农的一些传言对女学员来说,顾忌比较大,万一遇上了,就麻烦了。

        她甚至侧头过来,向罗耀投了一个“求教”的目光,罗耀也只能眨了眨眼,啥都不能表示。

        徐济鸿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了那间屋子。

        罗耀安静的坐在外面的椅子上,隔着五六米的距离,这种谈话,无非是询问情况,说一些鼓励的话,拉进双方的关系。

        要谈机密,也不可能找他们这些还没分配工作岗位的学员,所以,不值得罗耀集中精力去听里面谈些什么。

        而光天化日之下,也不至于会什么令人难堪的事情发生,戴雨农人品还不至于那么低劣。

        一刻钟后。

        徐济鸿一脸淡然的开门走了出来。

        “罗耀,戴主任让你进去。”因为宫慧的关系,徐济鸿跟罗耀的关系也很冷淡,平时见面也是很少说话。

        “谢谢。”罗耀道了一声谢,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走了过去,轻轻的敲门。

        “进来。”

        “戴主任好,学生罗耀,祖籍静海,世居金陵……”罗耀走进来,见到坐在沙发上,表情略显一丝疲倦的戴雨农,立正敬礼道。

        “罗耀,你我早就认识了,不必这么拘束了,坐下说话。”戴雨农露出一丝笑容,一招手吩咐道。

        “是,戴主任。”罗耀在戴雨农面前坐了下来,双.腿自然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上身绷直,平视前方。

        “罗耀,虽然上次我们破获了‘幽灵’台,但这个日谍小组的首领还没有归案,这这个人还有他麾下的谍报小组,可能已经恢复运作,近期,我们又发生多起情报泄露事件,窃取情报的手法跟这个小组的如出一辙。”戴雨农居然一开口就跟罗耀谈起了他两个月前参与的案子。

        “戴主任,学生觉得这个日谍情报小组除了组织严密之外,其领导者十分小心谨慎,想要他露出破绽很难,江城过去有日租界,日本人在江城结成了庞大的关系网,这些地下关系网一时间很难清除,特别是一些人跟日人早就有勾结,暗地里协助日谍躲藏,我们很难发现。”罗耀有些意外,旋即马上脑海里想了一下道,“而且,如果日本谋划侵略我国并非一朝一夕,他们的间谍人员甚至可能数年之前就已经来江城了,被我抓获的那个吉田寿山就是三年前来的江城,说的是中国话,用的也是中国人的身份,同样,那位松涛书店的老板应该也跟他相似,若不是暴露了,我们也不可能知道他们真正的身份。”

        “没错,这才是令我们头疼的地方,这些人在江城潜伏多年,说话,习惯,甚至跟我们一模一样,我们抓几个帮他们做事的外围人员,根本无伤其根本,只他们这个核心网络还在,一切可以卷土再来。”

        “他们还是用地下秘密电台往外传递情报吗?”

        “他们手里不是还有一部电台吗?这是最快捷,也是最安全的手段。”戴雨农点了点头。

        “您需要我做什么?”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罗耀还能听不明白,戴雨农将他留到最后谈话的意思是什么吗?

        “你跟这个日谍小组交过手,不但一举找到‘幽灵’台,还生擒他们的报务员,并说服其加入了我们,令我们掌握了不少他们的情报,但他们对你却所知甚少,所以,我想让你提前从临训班毕业,组建一个特别行动小组,帮我把这个日谍小组挖出来!”戴雨农郑重的道。

        “您这样信任我,学生义不容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