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5章:临训三杰

第55章:临训三杰

        “你早就知道这个结果,所以才不愿意出头?”事后,李孚找到罗耀。

        “我又不会未卜先知。”罗耀笑了,“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可不是文子善,整天算来算去的。”

        “我,文子善,还有你,三个人当中,你是看问题最透彻的一个,我有时候太过冲动,总被你鼓动,老文呢,阴,就跟躲在草丛里的毒蛇……”

        “嗨,毒蛇在你后面呢。”罗耀冲他咧嘴一笑。

        “啊?”李孚吃惊的一回头,果然看到文子善那张阴测测的一张脸,不由的哆嗦了一下,“老文……”

        文子善毫不犹豫抬起一脚,将李孚直接踹下了雨农提。

        “哈哈哈……”罗耀早就听到了,文子善过来了,故意的话赶话,刺激了一下,让李孚说出那句来,结果自然是很完美。

        “李孚说的没错,你小子就是蔫儿坏。”文子善走过来在罗耀一侧坐了下来,根本不理会在湖水里“扑棱”的李孚。

        罗耀脸色讪讪,他跟文子善交流不多,这家伙平时都很安静的,但好算计,做事儿确实狠,而且不留余地。

        这种人不好惹,也不能惹,所以他一向敬而远之。

        文子善跟顾原很像,但顾原至少还比较合群,就是心眼儿小点儿,喜欢在背后说一些闲话,这一点不为他所喜,分开后,很少有交集。

        “怎么,你也想给我来一脚?”罗耀收住了笑声。

        “算了,我怕被你家宫女魔打。”文子善忽然咧嘴一笑,“女人都是不讲道理的,像我,从来不去招惹她们。”

        “李兄好像已经结婚了?”罗耀手一指水里“扑腾”的李孚说道,“他老婆好像也在咱们班里?”

        “他老婆打不过我。”文子善说话的是时候,面皮一点儿都没红。

        “文子善,你个王八蛋,暗算我?”李孚在水里对文子善破口大骂,好在现在是大夏天的,湖里比岸上还凉快呢,但这一身衣服算是湿透了。

        “谁让你背后说我坏话?”文子善毫不示弱的回击道。

        “你自己都把自己比喻成毒蛇,我说你怎么了?”李孚踩着水,指着文子善驳斥道,“背后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

        “李孚,我怎么说我自己都行,但是你就不能这么说。”文子善嘿嘿一笑,“这就好比,你自己骂你爹行,我要是骂你爹,你是不是得跟我拼命?”

        “你,你有种的下来,咱俩单挑?”李孚气的鼻子都歪了。

        “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吗?”文子善话音还没落,自己就被一股大力推的从雨农堤上滑了下去。

        “罗耀,你才是那个最坏的……”文子善还不明白,罗耀刚才偷偷使坏,伸手推了他一把。

        “哈哈哈……”李孚得意的大笑,扑上去,将滑到水边的文子善一把拽了下去,“下来吧,你,我让你暗算我……”

        罗耀躺在雨农堤上,笑嘻嘻的看着两人在水里闹腾,这两家伙嘴上虽然骂的凶,但不会真下死手的,毕竟还是同学。

        这友情也是打出来的。

        忽然,听不到动静了,睁眼一看文子善从水面上消失了,紧接着李孚也不见了,他吓的不轻,这两人要是出事儿,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不由的慌了,衣服也没脱,直接就从上面冲了下来,纵身一跃,直接就扎入湖水中,朝刚才他们二人的位置游了过去。

        游到一半儿,忽然感觉两只胳膊一沉,像是被什么勾住!

        罗耀知道,坏了,自己上了这两个家伙的当了,这两家伙水性都不错,要出事儿,也不可能两个一起。

        自己是关心则以,让这两个家伙联手给诓下来了。

        果不其然,这两个家伙在水底下埋伏的好好的,就等着他上钩了,一人拽着他一只胳膊,将他拖出了水面,又带着他继续扎下去!

        想算计我,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罗耀心底暗笑一声,他能从长江南岸游到长江北岸,水性自然不差了。

        论水下憋气的功夫,李孚跟文子善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刚才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他们要是没把他拖上去换气也就罢了,居然把他拖上去换了一口气。

        这下好了。

        不是他们两个摁着罗耀往下灌水了,而是他拖着两个人往水底下潜了。

        两个家伙发现自己被扣住了手腕脉门,立马知道不妙了,赶紧拉着罗耀拼命的往水面上浮。

        在岸上,他也许不是李孚和文子善两个人的对手,可到了水下,二人也就趁其不备,才稍微沾了点儿光,接下来嘿嘿……

        片刻后。

        罗耀像拖着两条死鱼一样,将李孚和文子善拉上了岸。

        湖里发生的事情,早就有人报告班本部,临澧三剑客同时落水,这可把余杰、谢立秋等临训班领导吓的不轻。

        赶紧带着人过来了。

        呼啦啦的一群人,冲上了雨农堤,并且很多人都做好准备,随时准备下水救人,可看到罗耀从水里上来,还提溜着李孚和文子善的时候,围了上来。

        “怎么回事儿?”余杰刚恢复权力,这要是出事儿的话,恐怕一撸到底都有可能,有些急了。

        “没事,老师,我们三个比赛水下憋气呢,看谁憋的时间长,谁就是三个当中的老大。”罗耀满嘴跑火车,决不能把真相说出来,否则,三个都得关禁闭。

        “水下憋气,还比赛?”余杰表示不相信,这三人关系,他多少清楚,相互较这劲儿呢,谁都不服谁。

        要说三个打起来,他信,但三个人这么文明的比试,他还真有些不信。

        谁不知道,罗耀能一口气从长江南岸游到长江北岸,那可是七八公里,虽然听上去有些不可能,但人潜能爆发的话,还真是不好说。

        罗耀的水性可见多厉害。

        李孚和文子善两个吃饱了撑的,跟他比试水下憋气,还赢的人当大哥?

        “李孚,别装死,起来说句话?”罗耀知道余杰不相信,就连他这个说的人都不相信,但是只要李孚或者文子善自己当众承认的话,那还有谁不信呢?

        事后反悔,不可能的,李孚可不是文子善,这家伙非常爱惜羽毛的。

        “余副主任,我们真的是在比试水下憋气来着。”李孚喝了不少水,一边吐水,一边说含糊的说道,这个时候可不能说实话,得统一口径。

        余杰微微一呆。

        当事人都有两个人都这么说了,还能怎么说,这事儿肯定有内情,但只要人没事儿,他也不会追根究底的。

        “文子善呢,他怎么回事?”谢立秋看文子善还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赶紧问道。

        “没事,呛了一口水,晕过去了。”罗耀早就探过脉搏了,文子善就是水喝多了,呛晕过去了。

        医务室的刘主任也过来了,还有两名男护工扛着担架过来的。

        刘明检查了一下文子善的情况,确定没事儿,是呛晕过去了,只要通一会儿气,很快就会苏醒。

        “等文子善醒了,你们三个都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余杰指着罗耀、李孚还有地上躺着还没醒过来的文子善命令一声。

        “是。”

        虽然是虚惊一场,可是惊动了这么多人,这挨一顿训是免不了的,对他们来说,这已经算是轻的了。

        还好,等文子善醒过来,三个人还有时间串供!

        ……

        “老三,叫大哥,二哥!”文子善迷迷糊糊醒过来,一睁眼看到两张不怀好意的脸,有些发懵。

        啥就让自己叫上“大哥”和“二哥”了?

        “我,我怎么在这儿?”文子善问道,自己不是跟李孚还有在雨农堤上,对了,他一脚把李孚踢下湖,然后自己被罗耀算计了,也落水了。

        最后,他跟李孚也联手算计了罗耀,将他从岸上也诓骗了下来。

        再然后,他想起来了,自己跟李孚两人被罗耀一个人拖进了水里,害人不成,反被人反杀了……

        “你,我们俩比试水中憋气呢,看谁时间长,你小子憋太狠了,差点儿把小命给送了,我和罗耀把你救上来的?”李孚冲他挤眉弄眼道。

        “我们三比试水下憋气?”文子善满脑袋都是问号,不过他也不傻,李孚和罗耀还不至于联合起来坑他。

        “啊,是,是……”文子善咧嘴答应一声。

        “没事了,休息一会儿,就可以走了。”医务室刘主任点了点头,冲着文子善说一声,就离开观察室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观察室没外人了,文子善坐起来问道。

        “你俩算计我惹来的麻烦,看我干什么?”罗耀狠狠的瞪了李孚一眼,要不是他以为李孚和文子善出事儿,他下水救人,哪有后来的事情。

        “老三,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两个……”

        “比试就比试好了,为啥还搞成结拜了,还有,凭啥我是老三?”文子善算是听明白了,为了糊弄上面,才临时想了这么一个借口。

        “咱三无缘无故的比水下憋气,你信呀?”罗耀笑道,“这要是没点儿彩头,谁干?输了当小弟,天经地义。”

        “那罗耀当大哥我可认了,我们两个在水底下都输给他了,可凭什么李孚你当二哥?”文子善虽然不服气,可事已至此,他能怎么办,只有揪住李孚不放。

        “谁让我在你前面醒过来呢。”李孚嘿嘿一笑,“这要是你先醒过来,那我就只能屈居老三的位置了,说来说去,这就是天意。”

        文子善傻眼了。

        这个理由很强大,强大的他都没办法反驳,他水性最差,若是比其他的方面,自问不会输的。

        “老三,老大可是不好当的,以后你就知道了。”李孚伸手在文子善肩膀上拍了一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儿。

        “是呀,罗老大,临训班最有钱的人就是你了,都是兄弟了,是不是该表示一下?”文子善马上就领悟了。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