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3章:先手

第53章:先手

        “老师,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亚德利这个人?”罗耀来的路上已经想好怎么跟余杰说了。

        不管军统现在有没有暗中跟亚德利去的联系,万一没有,自己还能抢一个先手,先推荐一下。

        到时候至少能混上一个举荐的功劳。

        当然,他若是举荐估计连“庙门”都找不到,可老师余杰不一样,他是能够直接给戴雨农打电话的。

        而现在韦大铭刚好不在电讯处,这要是让他截胡了,那很有可能这家伙把功劳据为己有了。

        一旦利欲熏心,不是干不出来这事儿。

        他依稀记得,亚德利能来中国,就是这个韦大铭向戴雨农举荐的,如果能截胡的话,也不枉出一口恶气。

        “亚德利,这听着像是一个外国人的名字,哪国的?”余杰闭上眼睛脑海里搜索了一下,问道。

        “美国人,曾为在美国军情局担任要职。”罗耀道。

        “你说的不会是撰写《美国黑室》的作者郝伯特·亚德利吧?”余杰想起来了,作为国府特工界的翘楚,对世界范围内跟情报间谍相关的人物,他自然是知道的,何况这个亚德利的身份早就对外公开,并不是什么秘密。

        “老师说的没错。”罗耀点了点头道,“我也是听了韦处长的课,才想起我上学时候大学教授在上课的时候跟我们提到过这个人。”

        “你的大学教授?”

        “密码破译跟数学是紧密相连的,数学就是一种逻辑学科,密码破译也是,只是我的老师的研究不在这个方向,他并没有跟我们讲太多这方面。”罗耀撒了一个谎,反正他说的并没有错,数学的确跟密码破译有关联,而且往后关联越来越密切,只是,这个老师他是虚构的,并不存在而已。

        就算想求证,估计也没有可能,罗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大学的老师现在都在何处了,怎么找?

        余杰相信罗耀,他知道罗耀在大学是学数学的,也是内行人,知道破译密码需要大量的数学知识。

        罗耀知道“亚德利”这个人也并不奇怪,他现在才能想到,也是应该听了韦大铭的课,受到启发之后。

        “老师,我知道这个亚德利被美国军情局开除后,日子过的并不太好,他的小说《美国黑室》又遭到美国政府的禁止出版和发售,生活十分困窘,而这样一个人,我们为什么不能花钱把他请到中国来教密码破译呢?”

        “你是说把人请到咱们临训班来叫密码破译?”余杰被罗耀这个天马行空的想法给震住了。

        “韦处长在咱们临训班待的时间不长,而关于密码破译方面,我们没有专业的教官,咱们对日情报方面,只能截获他们的密码,却无法破译,而一旦我们有了破译对方密电通讯的话,那在关键时刻,我们就可以料敌先知了,甚至扭转战局也不是没有可能。”罗耀说的是激.情澎湃道。

        “罗耀,你这个思路实在是太令我……”余杰发现,自己有些跟不上自己这个学生的思维了。

        虽然破译日军的密码的好处,谁都知道,可是破译对方的绝密通讯密码,那是容易吗?

        国府并非没有这种密码破译机构,一个是军委会密电检译电所,所长温毓庆博士,清华大学毕业,留学美国哈佛,国府第一通讯以及密电码破译专家,还有一个就是军统局的电讯处了,为首的人物就是韦大铭了。

        在破译日军密码方面,温博士可比韦大铭要强多了,所以,军统电讯处虽然也在积极破译日军通讯密码,但成果始终比不上密电所。

        破译日军的通讯密电,这是最直接的情报来源,而且还不需要情报人员的牺牲,这是性价比最高的情报来源方式。

        戴雨农号称东方的“希姆莱”,怎么会对此没有想法?

        “老师,您可以给戴老板发电报,建议一下,若是能够成功的话,对我们军统来说,花多少钱都值得。”

        “嗯,你这个建议我考虑一下。”余杰点了点头,“这个《美国黑室》你读过没有?”

        “我也只听说这本书,但还真没读过。”罗耀坦然道,亚德利所著的《中国黑室》他倒是有那么一点儿印象,但具体内容现在叫他讲,也想不起来,而《美国密室》就甭说了。

        “这本书我记得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图书馆中见到过,但是全英文版的,如果你想要看的,我可以帮你借阅过来。”余杰脑海里会议一下,似乎想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本书。

        罗耀一喜:“能借到吗?”

        罗耀知道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已经迁往成都,这一来一去,就算那边愿意借阅,通过邮政包袱送过来,也得好些天。

        时间可以等,就怕那边根本没把你当回事。

        “老师,要不然,我亲自跑一趟?”

        “不用这么麻烦,不就一本书嘛,这个事儿我来安排,你就不用操这个心了。”余杰忙道。

        自己连一本书都搞不定,他好歹也是挂的少将军衔,就军衔而言,戴雨农见了他都得敬礼。

        不过实际情况就是,他这个少将还真不如戴雨农这个上校权力大。

        军统局,正牌局长何耀祖是中将,但他就是个摆在台面上的菩萨,不管事的,实际做主的还是戴雨农这个黄埔六期生。

        罗耀能说什么,再说就可能伤及余杰的自尊了。

        第二天,罗耀继续去听韦大铭的课,完全没有把第一天发生的事情当回事儿,这可让在台上讲课的韦大铭难受了。

        这么一个家伙坐在下面,而且就在眼鼻子底下,怎么想避开都不行,相当的碍眼,可他又是带着任务来的。

        要是不上课,或者随便敷衍的话,被人告到戴雨农那边,自己肯定的吃挂落。

        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三天的密码破译课程。

        原本他还想着在特训班多待两天,给电讯处挑选几个好苗子直接带走的,而现在,自然是没有那个想法了。

        得赶紧离开。

        不过,这口气堵在心里,实在是难受,不出不行。

        于是,在临走之前,用自己随身携带的电台给局本部发了一份电报,狠狠的告了余杰一状。

        他不能告罗耀,因为找不到理由,而且戴雨农也不知道他之前不待见罗耀,双方结下了梁子。

        告罗耀,那只能适得其反,枉做恶人。

        搞不了罗耀,就只有搞你老师了,反正他心中气儿不顺。

        告状的电报发出去之后,他心情这才舒畅了许多。

        却不知,罗耀对他的一举一动非常关注,他住的地方又是训练基地的招待所,距离学员宿舍很近。

        这夜深人静的时候,罗耀真想知道他在干啥,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罗耀接触过军统加密通讯,余杰跟局本部就有单独的通讯密码,级别很高,而韦大铭是电讯处处长,他用的通讯密码,自然不会太低了。

        这份韦大铭临走之前,亲自拍发出去的电文就算不跟你自己有关,至少也会跟临训班有关系。

        但是,他又不好直接跟余杰明说,这样一来,不是等于告诉余杰,他一直都是在监视韦大铭。

        此事只能先闷在肚子里了。

        不过这封告状的电文成了余杰丢掉临训班副班主任的导火索,这也是罗耀始料未及的。

        ……

        花园口决堤的消息终于传来了,历史大势并不是个人能够改变的了的,何况,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认为这还是一项对的决策。

        形成的千里黄泛区,日军想要从京汉铁路南下攻击江城的想法落空了,但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这黄河决堤造成数以百万级的老百姓没有来得及撤离,全部陷在黄泛区,此后,饥民流离失所,饿殍遍地,造成的损失和影响无法估量。

        听到这个消息,罗耀也是喟然一叹,有些事情,他真的无能为力,他能做的就是更加刻苦努力训练和学习特工技能。

        每天早出晚归,不但皮肤晒黑了,腹肌也出来了,跟当初他进特训班的时候,完全变成了两个人。

        再也没有人叫他“小白脸”了。

        六月中的一天,罗耀正在上摄影课,教授这门课程的是戴雨农的私人摄影师王维钊,课程才上到一小半儿。

        罗耀看到窗外一个人影闪过,是余杰的秘书廖侠,看他出现在门口,似乎一脸的汗水,应该是有急事。

        罗耀忙举手请假。

        王维钊知道罗耀是戴雨农看重的特训班学员,未来前途无量,自然不予为难,同意了他暂时离开课堂。

        “廖哥,怎么了?”罗耀出来,开口问道。

        “出大事了,主任被降职了。”廖侠脸色不太好看的说道。

        “降职,怎么回事儿?”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在刚才,总队长陶一山拿着一封电报来找主任,是一份降职的命令。”廖侠道,“戴老板撤掉了主任的临训班副班主任的职务,降为教务处处长。”

        “为什么,说原因了吗?”虽然罗耀早就知道会这样,但无缘无故的降职,总要给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吧?

        “还不是之前发生的有学员私藏共党刊物的事情,戴老板认为主任负有管理不严格的责任!”

        “事儿都已经发生个把月了,现在才想到把人降职?”罗耀闻言,不由的皱眉道。

        “这只是其中一件,还有很医务室采购药品贪污的事情,前几天游泳训练中,一名女学员溺水身亡……”廖侠苦笑道。

        那名女学员溺水身亡,罗耀也是知道的,这其实跟余杰没有多大关系,是游泳教官的问题。

        这起事故引发了学员那位教官的强烈不满,最终那位教官也被严惩,但逝去的生命是无法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