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2章:方向

第52章:方向

        韦大铭的课,如同给罗耀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一直以来,他都不确定自己在军统潜伏能做什么。

        现在他有些明白了。

        密码破译,或许是自己今后一个不错的方向。

        这个东西学好了,那就是等于有了一技傍身,而且,还可以接触到国党的核心通讯机密。

        这用处可大多了。

        不过韦大铭这人气量狭小,就算他有心学,他也未必肯教自己,罗耀心中寻思,这韦大铭自己也就是个半桶水,他要学,何不找顶尖的高手?

        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人来。

        亚德利。

        《美国黑室》的作者,美国密码破译之父,此人现在在美国混的相当不如意,甚至被华盛顿那帮官老爷嫌弃。

        这家伙应该没多久就跟军统在美国的情报站的人勾搭上了,对于现在的美国,亚德利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物,甚至还要提防他别把过去在情报部门获知的政治人物的各种丑事曝光。

        亚德利过去曾经破译过日本人的密码,而现在中日战争,若是能掌握日军的通讯密码,那就等于知道了日军所有动向,做出针对性的部署,就算打不赢,也不会输的太狠……

        机会是要争取的。

        也许现在军统方面已经暗中跟亚德利接触了,回头有机会先跟余杰打探一下,他应该知道亚德利这个人的。

        “这位学员,就是你,倒竖第三排靠左边窗户坐的那一位……”

        罗耀已经够小心了,但刚才一走神,还是被韦大铭给逮住了,被叫着站了起来,有些茫然。

        “这位学员,自我介绍一下吧?”韦大铭微笑的道。

        这家伙是故意的。

        罗耀当然知道,接下来他的小心应付了,稍微定了定神,张嘴道:“报告韦教官,我叫罗耀,临训班一大队二中队三队队长。”

        “原来你就是罗耀呀,我在局本部都听过你的大名了,听说你在行军的途中,半夜提前发现洪水加泥石流灾害,提前示警,避免了一场巨大的人员伤亡,可对?”韦大铭笑眯眯的问道。

        “报告韦教官,确有其事。”罗耀大声道,那件任务并未对外公布,韦大铭自然可以当不认识他。

        既然韦大铭自己主动提起这件事,罗耀也不能胆怯,自然是爽快承认,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多少陷阱等着他呢。

        “呵呵呵……”韦大铭笑了起来,“总算是见到罗耀学员了,不错,不错,我这个听说你有一双神耳,就是靠着这双神奇的耳朵才提前发现了山洪和泥石流的爆发,不知是否有其事?”

        “神耳不敢当,那都是被人传的神乎其神了,我其实就是听力比大家稍微好一点儿,没什么特别的。”罗耀谦虚谨慎道。

        这韦大铭脸上一直保持着笑容,一看就是憋着坏呢。

        “是吗,那我是很好奇呀,趁课间休息,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呢?”韦大铭微微一笑,询问道。

        果然,这韦大铭冲着自己来了。

        “韦教官,我这点儿雕虫小技,实在不登大雅之堂,还是算了吧。”罗耀不想跟韦大铭起冲突,姿态放的很低。

        “可就是罗耀学员的这点儿雕虫小技把我电讯处和特务大队都比下去了?”韦大铭嘿嘿一笑,显然没打算就此放过他。

        “韦教官,那是我运气好,误打误撞……”

        “我不相信运气,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实实在在的东西。”韦大铭进逼道,“罗耀学员,你说呢?”

        罗耀被问住了,他要是回答“韦教官说得对”,那就等于否定了自己刚才说的自己是运气使然的说法,他要是驳斥的话,可他又没办法及解释这“运气”从何而来,而且反驳的话,那就是直接跟韦大铭扛上。

        这就是个语言陷阱,罗耀怎么回答都落不到好,最好的办法,就是认怂,不接这茬儿。

        “韦教官,您心脏不太好,这会儿是不是有点儿不舒服,昨天夜里是不是吃过什么药?”罗耀忽然一咧嘴,冲韦大铭一笑道。

        韦大铭一愣,片刻之后脸色一变,接着有些不自然起来。

        韦大铭有心律不齐的毛病,昨天晚上余杰给他接风,晚上喝了点儿酒,回房休息的时候,一时兴起……

        他有这个习惯,事前吃药,这个秘密,除了他身边的女人知道之外,外人是绝对不会知道的。

        “韦教官,您刚才上了一堂课了,累了吧,应该去喝杯水,稍作休息,后面还要继续给我们授课呢。”罗耀微微一笑,十分的恭敬的道。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余杰兄有你这样的学生,真是他的福气呀!”韦大铭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这点儿应变和反应能力还是有的。

        “您过奖了,其实我对密码破译相当感兴趣,回头您要是方便的话,我还要过去向您请教这方面的知识呢。”罗耀不卑不亢的道。

        “好,好,我随时欢迎你来。”韦大铭嘴上答应着,嘴里却跟吃了苍蝇一般难受,自己的秘密怎么就让这小子知道了呢,还要来向我请教,我要是教你,我特么跟你小子姓!

        “那就多谢韦教官了。”罗耀满脸都是开心的笑容。

        韦大铭也只能露出笑容回应他,但怎么看都有些僵硬,这假笑也太明显了。

        罗耀松了一口气,虽然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他对韦大铭的到来是抱着极大的警惕的。

        所以,他自然是提前做了些准备。

        韦大铭跟他那位漂亮的女秘书赵小姐的关系,旁人不知道,他可是一清二楚,而且,这位赵小姐过去还是……

        这些秘辛,罗耀虽然不曾主动去了解,可架不住他脑海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呀。

        这戴老板的恶趣味,也真是的。

        韦大铭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

        虽然没有当场跟韦大铭撕破脸皮,可也将他给得罪了,这种人心胸可不一定开阔,这个事儿他一定会记着的。

        不过,将来的事儿,将来算,他跟韦大铭还隔着好多层呢,暂时还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第二节课,韦大铭上的就明显不在状态了,早早的结束了上午的授课。

        罗耀刚出教室,就看到余杰的秘书廖侠了。

        余杰估计已经知道第一堂课下课的时候,他跟韦大铭交锋过一次了,派人过来把他叫过去。

        “老师,我来了。”余杰的办公室,罗耀太熟悉了,除了他的秘书廖侠之外,只有沈彧和他可以随意进入这件办公室,而且不需要通禀,直接敲门就能进。

        “我前天不是提醒过你,别跟韦大铭起冲突吗?”罗耀一进来,余杰就忍不住埋怨一声。

        他现在处境有些难,特训班前一阵子出了事儿,有学员私藏《新华日报》,这种报纸是在特训基地是允许传看的。

        特训班可是把“反共”教育当头等大事来抓,只要出事儿,那就是连坐处罚,罗耀也是小心着呢。

        还有,有学员偷偷的通过街上一家杂货店,给家中传私信,避开检查,暴露了临训班的一些训练机密。

        这就让戴雨农认为余杰对特训班管理太怂,甚至是纵容,这总队长陶一山一来,就限制了他不少权力。

        他现在除了教学上面能说上话,而有关基地的管理的权力都基本上让陶一山彻底掌控了。

        陶一山是个什么德行,他很清楚,根本就不懂特务工作训练,而且自己还好赌博,饭后来一圈,卫生麻将,基地的风气都被他给带坏了。

        可他没办法,戴雨农不信任他。

        如果在跟韦大铭起什么冲突,被告上一状的话,估计他连副班主任这个位置都保不住,所以他才处处小心。

        罗耀默然。

        虽然他知道,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命令下来,以陶代余担任副班主任,而余杰则留下来担任教务处长。

        可权力那是削弱太多了。

        其根本原因并不是他跟陶不合,也不是管理上的问题,还是因为戴雨农忌惮他在特训班的威望,戴雨农是要用临训班的学员的,而且还是重用,所以,他要尽力的消除余杰在这批学员中的影响。

        其实余杰也明白,只不过现在他是当局者迷而已。

        “老师,我也不想,可这一个巴掌拍不响,这韦处长步步紧逼,我也没办法,只能稍微的反击了一下了。”罗耀委屈道。

        “哎。”余杰叹了一口气道,“要不是我,他也不会这样针对你,不过,你是用什么方法让他打消针对你的念头?”

        “其实说出来不值一提……”罗耀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跟余杰说这件事。

        “这个韦大铭,没想到……”余杰听完之后再一次叹了一口气,他何尝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

        可这种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没有人敢说出来,今天偏偏让一个学员给当众说了出来,当然,没有直接点明,还算是留了面子,不晓得内情的人,估计也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这下他应该不会在刁难你了,也省去了不少麻烦。”余杰叮嘱道,“不过,这事儿到此为止,别对任何人提及。”

        “老师放心,分寸我懂。”

        “这就好,这就好。”余杰露出笑容,“说说你今天听课的感受,有什么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