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1章:内斗

第51章:内斗

        内斗。

        军统的老传统了。

        这是从复兴社特务处一直沿袭而来的。

        其实,任何情报机关,都免不了内部倾轧,因为情报机关也是人组成,只要有人,难免有私欲。

        私欲膨胀,缺乏信仰,自然会引发内斗,内耗,相反,则是一种良性竞争。

        “四哥找过你了?”

        沈彧的官儿升的挺快的,总务处处长王翔去当临澧县长了,政务缠身,再兼任处长就不合适了。

        于是,沈彧这个总务处事务股股长就被代理了处长。

        “嗯,韦大铭要来。”罗耀递了一根烟给他,自己也掏出一根,点燃后,坐下说道,“说是来给我们上课。”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吶。”沈彧吸了一口烟,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道。

        “怎么说?”

        “戴老板办临训班,副班主任的位置,四哥跟韦大铭都是有力的竞争人选,不过,四哥在浙警有办班的经验,韦大铭虽然在电讯和破译方面有相当强的能力,但这一点比四哥就差多了,所以,这个副班主任的位置最终还是落到四哥头上。”沈彧解释道。

        “原来还有这层过节在,难怪我在江城的时候,这个韦大铭一见到我就没什么好脸色。”罗耀恍然道。

        “你要不是四哥的学生,估计他还不会那样。”沈彧道,“这次韦大铭来,你可得的小心点儿,别让他抓住小辫子。”

        “我一学员,认真听课就是了,他能把我怎么样?”罗耀嘿嘿一笑,虽然韦大铭人长的是有些猥琐,可只要自己不主动招惹他,他一个军统高层军官,为难他一个小学员,这个格局未免太小了。

        “来了你就知道了,不过这家伙肚子里还是有料的,要是真肯教的话,还是能学到东西的。”沈彧道,“对了,你父亲下落有消息了。”

        “真的?”罗耀一喜,他在世的亲人,也就只有父亲一个人了。

        “我也是托人打听了许久,才打听到一些消息,你父亲好像从金陵乡下回静海了,但静海那边情况太复杂,一时间,我们也很难打听到你父亲的具体下落。”沈彧道,他虽然在静海那边有些关系,但现在被日本人占着,很多消息都被封锁着,军统又不是他家开的。

        “活着就好,活着就能再见到。”

        “别担心,会再见面的。”沈彧掐灭了手中的烟头,轻轻的拍了一下罗耀的肩膀,安慰道。

        罗耀眼眶红了。

        ……

        韦大铭来了,还带了他那漂亮的女秘书赵蔼兰,余杰在临澧县城最好的酒楼得月楼为他接风,请了总队长陶一山以及总教官谢立秋等人陪同。

        觥筹交错。

        关系很融洽。

        第二天,教务处就发出通知,军统通讯专家,密码破译奇才,电讯处处长韦大铭上校将在临训班开课,主讲密电破译方面工作。

        密电通讯,罗耀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侦听方面更是没的说,整个临训班基地没有人能超过他。

        而密电破译。

        临训班的课程中几乎没有涉及,对于速成的学员来说,密电破译需要系统的学习很多知识,才能入门。

        临训班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方面的专业老师,即便是韦大铭本人,也是自己摸索学习,自学成才。

        韦大铭确实在这方面有一些建树,曾经在军阀混战中破译过十九路军的通讯密码,这可是他傲人的战绩和资本。

        罗耀原想,自己大不了不去听韦大铭讲课好了,反正通知上说,自愿去,并不是强制每个人都要去听。

        比如很多课程,对很多学员来说,那跟听天书差不多,非要逼着他去听,除了打瞌睡之外没什么用。

        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在他某些强项上进行深化训练呢。

        但是一听说韦大铭居然讲的是“密电破译”方面的课程,哪怕是只是很浅显的讲一下,对他来说也是有莫大的吸引力的。

        不管了,他是学员,去听课,本来就是他的权力,只要自己藏的好,不让对方注意到自己,认真听讲,不发言,应该没什么事儿。

        ……

        当罗耀抱着笔记本走进教室的时候。

        他发现自己失算了,喏大的教室就来了十几个人,而且一半以上都是女学员,剩下的男学员当中,还有几个根本就是陪读来的。

        这些人把上课当成是谈恋爱的机会了。

        反正这种能陪着自己喜欢人的身边的机会难得,至于“密码破译”是干什么,他们估计压根儿都不想知道那是啥。

        走,已经来不及了。

        罗耀看到窗外那个熟悉的身影,显然这个时候出去,那不是直接撞枪口,反正就听一节课。

        先探探底再说。

        罗耀把伸出去的腿生生的给收了回来。

        韦大铭已经看见罗耀了,其实他来临训班讲课,一半儿是戴雨农的要求,凡是军统的高层军官,有一技之长的,都被要求轮流在临训班给学员上课,韦大铭是军统里最资深的通讯专家,自然也在其中之列。

        还有一半儿,他是冲着罗耀来的,找茬来的。

        他到现在还认为罗耀不过是运气好,瞎猫碰到了死耗子,他根本不相信一个人的听力能够神奇到那种地步。

        他要亲自来看看。

        而今天的讲课,他也没有让教务处做出硬性要求,必须要求教室坐满学员,对于对“密码破译”不感兴趣的人,你给他讲再多也没有用,当然,或许听了他讲课,会有人对密码破译产生兴趣。

        但他还是固执的选择了让学员自愿来听课。

        结果,他有些意外,除去提前奔赴工作岗位的两百多人,剩下近九百名临训班学员就来了二十人不到。

        这跟他想象中的情景不太一样。

        他以为自己的课就算不爆满,也能将这个大教室坐满了才是,结果,有点儿打脸,还“啪啪”的作响。

        陪同而来这临训班副班主任余杰也有些错愕,这个场面他也是头一次见到,以往过来交流上课的教官都是有教务处统一通知安排学员过来听课,故意旷课的,是有处罚的。

        这韦大铭标新立异,他也没多想,就同意了,结果太意外了。

        “这个大铭兄,还没到上课的时间,我让人去催一下,分专业方向后,这些小子们太懒散了,每次都要到上课时间才到……”余杰也是急中生智,忙对韦大铭解释道。

        要不是余杰亲自陪同他过来上这个第一堂课,他还真就会认为这是余杰故意安排的,给他一个难堪的。

        而现在,他知道,余杰没有必要这么做,他又不是临训班常驻教官,就算过去争过,也犯不着做的这么明显。

        军统内,谁不知道余杰八面玲珑,最会做人了,怎么会把把柄交到对方手里?

        “不用了,余兄,这样挺好,对课程感兴趣的学员,才愿意学,也学得进去,密码破译不是什么人都能学的。”韦大铭微微一笑,要是让余杰安排人过来,虽然面子有了,可到时候,传到戴老板耳朵里,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余杰微微皱眉,韦大铭的态度让他嗅到一丝不寻常的东西,这家伙心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开阔了?

        一定是有猫腻。

        不过,韦大铭既然都这样说了,他总不能强行去安排学员过来听课吧。

        这个事儿,他疏忽了。

        不知道罗耀来了没有,现在来的人这么少,这小子要是没来的话,倒是好事,余杰目光透过窗户扫了一下教室内。

        与教室后三排的罗耀目光隔空一个交汇,师生俩都读出对方心中的两个字:无奈。

        “同学们,韦处长,我已经不用介绍了,昨天我们在欢迎大会上已经介绍过了……”余杰与韦大铭走上讲台。

        照例,余杰这个副班主任是要对上课的交流教官一个介绍的,但韦大铭昨天来的时候,已经举行过隆重的欢迎仪式,详细的介绍了他的履历,自然就没必要再多此一举了。

        但余杰还是稍稍的吹捧了以下韦大铭,尤其是在讲到韦大铭今天要讲授的课题的时候,将他过去在密码破译方面的“丰功伟绩”大大的夸奖了一番。

        余杰的话不多,也就三分钟左右,随后,就把课堂交给了韦大铭。

        韦大铭拿起粉笔,在身后的黑板上写下“密码破译”四个字,然后转过身来,手撑着讲台,面对台下稀稀朗朗的二十几个学员(后来又来了五六个)说道:“我知道大家都学过密电通讯,有的同学今后的职业还可能是报务员甚至是译电员,其中译电员的工作跟我们这个密码破译的工作有些相似,但是,他们又是有根本区别的,区别在什么地方呢,那就是,我们的译电员手里有现成的密码本或者转码工具,他只需要照着程序去做,将电码转为一份正常人能看懂的电文,但是破译员不同,他们手里没有密码本,也没有恩格密码机,即便是有恩格密码机,也没有原始时间设定以及对方采用的加密算法……”

        上来就是干货,这个韦大铭倒是没来虚的,他是真的把自己所掌握的知识传授给学员,当然,看家本领他肯定有。

        但对于对密码破译还一知半解的临训班学员来说,现在他们还不到那个层次,教了,也听不懂。

        罗耀倒是听的津津有味,还庆幸自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