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0章:陶一山

第50章:陶一山

        期盼已久的临训班学员总队总队长陶一山终于姗姗来迟。

        余杰是个有水平的人,当年在浙警,他一个人挑起一个培训班的大梁,在军统内是公认的“训练”专家。

        军统内他的代号可是“博士”。

        这位陶总队长过来是干什么的,临训班上下也是心知肚明。

        班本部那位主任秘书若萍小姐,最多也就是监视一下余杰的行为,打打小报告,起不了大作用。

        总教官谢立秋根本不是余杰的对手,何况余杰做事滴水不漏,根本不给别人找到漏洞钻。

        陶一山跟戴雨农都是黄埔六期同学,跟余杰过去本来就有些过节,派他来,就是为了制衡的。

        当然,戴雨农还有没有别的想法就难说了。

        到任这一天,余杰亲自带人去车站迎接,还让所有学员在操场上列队欢迎,并且还在大礼堂请他给学员们讲话。

        这是给足了面子。

        不让让陶一山一来就挑到他的毛病。

        台儿庄大捷后,国军在徐州苦战一个月,日军第14师团在土肥原贤二中将的指挥下,突然渡过黄河,意图切断徐州第五战区数十万官兵西撤道路。

        兰封会战爆发。

        前方战事愈发的紧张起来。

        临澧虽然地处后方,也能感受到这种紧迫之感,因为,而日军下一步进攻江城愈发的明显了。

        为了保卫江城,军统已经从临训班抽掉一百多人先一步直接参加工作了。

        罗耀所在的小队也有人被抽走。

        并且陆陆续续的有人被抽掉而去,男学员和女学员都有,虽然不一定要去前线,但被抽掉离开的人,都是洒泪而别。

        这一别,也许就是永别。

        李孚如愿以偿进入了谍参队,而罗耀没有去谍参,继续留在二中队,担任三队的队长,二中队是主攻情报方向,偏向于收集情报以及敌后潜伏。

        除了情报工作方面的学习之外,罗耀还兼修了电讯专业。

        在电讯方面,罗耀天赋很强,加上他原本就是学习数学的,因此很快就成为临训班通讯方面的行家。

        他的专业技术能力甚至超过了班上的某些教官。

        “幽灵”台的案子,最终还是让“林淼”漏网了,这个家伙太谨慎,狡猾了,他并没有亲自去松涛书店,而是派了自己一个手下过去。

        唐鑫他们只是抓了松涛书店的老板和这个手下,而这两个人比吉田寿山似乎要勇敢多了。

        一个在抓捕的过程中反抗被杀,一个则在用刑的过程中咬舌自尽了。

        至于“3”号台。

        则被“林淼”给转移了。

        罗耀虽然知道把还有“3”号台的情报告诉了毛齐五,但是具体位置并不清楚,等到查清之后。

        电台早就不翼而飞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一点儿收获,从被抓的松涛书店老板的店里起获了一份密码本,他是译电员。

        而吉田是报务员,两个人是一个小组,分工合作,吉田接收和发送电文,而加密和破译则有松涛书店的老板“及川”负责。

        反抗被击毙的那个人是“林淼”的手下,叫:片山小米。

        有了这份密码本,原先截获的电文都可以破译出来,而根据情报内容,倒查情报的来源,查到的结果,很是触目惊心。

        如果不是为了后方的稳定,恐怕不知道多少人会人头落地了。

        罗耀岂能不知,现在国府内部有多少人被日寇吓破了胆,甚至还有不少人表面上抗日口号喊着,背地里干着出卖国家,发国难财的勾当。

        更别说有些人私底下还跟日本人有勾结,两面人太多了。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而最大的妖孽就快要出现了……

        江城站站长唐鑫已经给他拍过几次电报了,希望他能过去帮他,罗耀其实也想去,毕竟在临训班,他能学到的已经没多少了。

        但余杰压着,不让去。

        罗耀知道,余杰这么做,是存了私心,也是为了他好,别看日寇还没有兵临江城,但很快江城就是前线了。

        这个时候去,恐怕接下来就得留下来潜伏,那样就太危险了。

        罗耀的才华,去干敌后潜伏,那是大材小用了。

        ……

        天气越来越热,每天起床,稍微出了一下早操,就出了一身汗,烈日炎炎之下,已经有不少学员在训练中中暑倒下了。

        基地修改了训练时间,将一天之中最炎热的时间该为理论和其他实践教学。

        “罗耀!”

        罗耀为了今后可能的战斗,每天打磨身体不松懈,这天他刚跑了一个五公里,回来冲了一个凉,听到背后有人叫他,不用回头,他都知道是谁了,是李孚这家伙又来了。

        “咋了,你又来游说我去你们四队?”罗耀一边拧干毛巾,一边问道。

        “罗耀,你的资质和能力在咱们特训班是数一数二的,你说你为啥非要在二队待着呢?”李孚身着白衬衫,脸上一点儿汗渍都没有,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

        罗耀拧了一下擦脑袋的毛巾道:“我呀,就受不了你们整天吵来吵去的,吐沫横飞,二队挺好的。”

        “都是借口,你就不再考虑一下?”

        “让一让,我把毛巾晾一下,一会儿我还得去听聂教官是手语课呢。”罗耀轻轻的推了李孚一下。

        “你明明可以不用吃这个苦的,偏要折磨自己干什么?”

        “人各有志,李孚,你就别劝我了,赶紧去上课吧,你们四队竞争可比我们二队激烈,你可别让文子善那个家伙比下去。”罗耀嘿嘿一笑,他知道李孚是好意,四队是谍参队,出来后起点就不一样。

        这么说吧,四队出来的,授衔的话,都是上尉,而其他中队,成绩优异的学员最多授中尉军衔。

        大多是都是少尉,成绩差的,甚至连少尉都拿不到,只能得到一个少尉的待遇。

        而罗耀,到时不担心他的军衔,就算他过去立下的功劳,也不可能给他太低的军衔,上尉是最起码的。

        至于不愿意去谍参队,还是主观原因,进谍参队,那肯定是要进军统机关的,他还真不愿意去机关消耗青春。

        所以,余杰都没硬给他安排,而是放任他在二队(情报队),反正,该学的,他也没少学。

        只要罗耀想学的,他都可以学,整个临训班,像他这样有特权的,没几个。

        自然,也容易被人诟病。

        嫉妒是人类的通病。

        一个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罗耀也知道自己不是十项全能,所以,挑选自己擅长的,感兴趣的,强化学习或者认真钻研一下,那些其他的,了解掌握即可。

        就比如枪法。

        他怎么练都不行,子弹敞开了喂,也只能保证不脱靶,能打中计算不错了。

        要知道,他老是余杰就是个神枪手,枪法出众,而给他陪练的宫慧,更是百步穿杨,枪法出神入化。

        这样两个人,都扶不起他这个“阿斗”,所以,他干脆放弃了成为“神枪手”的想法。

        “罗耀,余副主任找你。”

        “好咧,廖秘书。”罗耀答应一声,冲李孚嘿嘿一笑,“你看到了,我现在忙得很,没空搭理你。”

        “罗耀,你还是考虑一下吧,为了你的前途着想……”

        “行了,我知道了,回吧。”罗耀一边跑向廖侠,一边伸手冲李孚摆了摆说道。这个李孚别的都好,就是有些婆婆妈妈的。

        私底下,罗耀爱叫他“李婆婆”。

        ……

        “老师,您找我。”罗耀敲门走进余杰的办公室,他是知道余杰的,别看他现在风光,其实往后的日子并不如意。

        而且后来也算是迷途知返了,就是结局不太好,可能是一些私心害了他,没有落得一个善终。

        这些都是后话了,毕竟谁的命运,那都是自己主导的,没有人能替别人去活着,这些日子,随着他对未来看的越淡,他睡觉做噩梦的毛病几乎没有再发作了。

        历史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这是必然的。

        余杰看到罗耀,立刻露出一个笑脸,一招手,招呼一声:“罗耀,过来,坐。”

        罗耀谢了一声,在余杰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罗耀,局本部电讯处的韦大铭处长要来咱们临训班给学员们授课,我知道你在密电通讯方面有钻研,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余杰站起来说道。

        “老师,我跟韦处长……”罗耀摸了一下鼻子,他在江城的时候,跟韦大铭有一些不愉快,余杰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韦大铭这个人是有些傲慢,甚至还小心眼儿,不过,他这次来是给学员授课,应该不至于会为难你,你要是真想学点儿什么,不妨姿态放低一点儿。”余杰提醒一声。

        “学生知道,我不会主动去找麻烦的。”罗耀不傻,能听不出来余杰话中的意思。

        “罗耀,你是我最钟爱的学生,我希望你能站得更高,走的更远些,你明白我的意思吧?”余杰很欣慰的点了点头。

        罗耀忙道:“老师的苦心,学生明白。”

        “行了,那我就不多说了。”

        余杰的处境有些不太妙呀,罗耀又不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有人暗地里给戴雨农告状,说余杰在临训班搞自己的独立小王国,甚至拉拢一批学员,培植私人班底等等。

        这让戴雨农本来就对余杰这个“训练”专家猜忌颇深的,现在变得更加不信任了,当然了,这也许是戴雨农的驭下的策略。

        只有下面的人相互猜忌,小山头林立,他才能掌控全局。

        陶一山的到来,分走了余杰不少权力,这一点临训班上下是有目共睹的,余杰知道,也没主动去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