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8章:赠笔

第48章:赠笔

        “毛长官。”

        “说了多少遍了,叫毛秘书,叫毛大哥也行,叫毛长官我听着生分,还别扭。”毛齐五一副“你再叫,我就生气”的表情。

        毛大哥,罗耀那是不敢叫的,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叫“毛秘书”了,其实毛齐五是主任秘书。

        手底下人大都喜欢叫他一声“毛主任”,可是罗耀称呼戴雨农为“戴主任”的,总不能也叫他一声“主任”吧,这就不合适了。

        “毛秘书,怎么急着把我们从夏口叫回来?”

        “噢,是这样的,罗耀,你跟宫慧找到了‘幽灵’台,立下大功,戴老板吩咐下来,让我请你们吃饭,所以,我就打了个电话给江城站的唐站长……”毛齐五很轻松的解释道。

        罗耀跟宫慧面面相觑。

        她们还以为有多大的事儿,结果把她们叫回来,居然就是吃饭。

        “毛秘书,这吃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其实,‘幽灵’台的案子并没有结束,我们今天又发现了一点儿小线索,制定了一个小计划……”罗耀斟酌了一下,把他们跟唐鑫的商量的那个计划解释给毛齐五听。

        毛齐五越听越心惊,最后根本维持不了脸上那份淡定了:“两位稍坐片刻,我去去就来。”

        “您请便。”

        毛齐五急匆匆的离开了。

        “喂,侍从室吗,我是毛齐五……”毛齐五回到自己办公室,抓起桌上的红色专线电话,拨通一个号码。

        “齐五呀,你怎么把电话打到这里来了?”片刻后,电话那边传来戴雨农的声音,他的行踪一向诡秘,知道的人并不多。

        “老板,有个事儿,得向您汇报一下……”毛齐五长话短说,将罗耀刚才汇报的计划说了一遍。

        “你等着,我马上回来。”戴雨农那边沉默了片刻,随即说道。

        “是。”

        ……

        找到“幽灵”台这只是第一步,而摧毁潜伏在强撑的日谍情报组织才是戴雨农最终的目的。

        而现在,这目标有了一丝可能成功的希望。

        若是能一举破获江城的地下日谍组织,这必定是军统成立以来立下干的最大的事儿,必定在校长面前大大的露一次脸,还能在老对手的中统面前威风一次。

        一个小时后,罗耀和宫慧见到了戴雨农。

        当着毛齐五的面,戴雨农狠狠的夸奖一下罗耀,当然宫慧也少不了,还叫人专门开了一瓶赖茅酒过来。

        “你们的计划,毛秘书已经向我汇报了,很好。”戴雨农非常满意道,“这几天你们辛苦了,休息一下,剩下的事情交给其他人去做好了,放心,你们的功劳不会少一分的。”

        “戴主任,我们的任务这就算结束了?”罗耀惊讶的问道,这“幽灵”台背后的日谍组织才挖出冰山一角呢。

        “嗯,你们的任务结束了。”戴雨农点了点头,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直派克金笔来,走过去,别在罗耀的胸口的口袋里道,“这支钢笔,算是我个人对你的奖励,好好学习,为党国做事。”

        “谢谢戴主任。”罗耀伸手接了过去,“戴主任,还有一件事,刚才毛秘书走得急,没来得及说。”

        “哦,什么事儿?”

        “我说动了那个日谍报务员吉田寿山跟我们合作,他答应了,只要我们能够给他一个合适的身份,再对外宣布他死亡的消息……”

        “什么,吉田寿山愿意合作?”这个消息令戴雨农忍不住血压骤然飙升,前方要抓一个日军俘虏都困难要命,而他现在居然抓到了一个日谍,还是一个被策反的日谍,这惊喜来的太突然了。

        那怕这个日谍价值不大,那给他带去的荣誉也是无比之大的,至少,在老头子面前,压过中统是绝对没有问题。

        “好了,毛秘书,你派人马上过江,把人接过来,好好招待,还有明天你派车,送他们两个去车站。”戴雨农吩咐毛齐五一声。

        “好的,戴老板。”毛齐五忙答应一声。

        “戴主任慢走。”

        ……

        “毛秘书,这戴主任什么意思,这个案子我们才刚刚办了一一点儿,就让我们退出?”宫慧直性子,有些不满的嘀咕一声

        “小宫呀,有句话叫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们俩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毛齐五嘿嘿一笑,戴雨农的心思他还能不明白。

        功劳嘛,自然不能全部给罗耀和宫慧,军统局上下这么多人要是还不如两个刚加入新人,这可不行。

        还有就是保护二人的意思。

        现在罗耀和宫慧并不为人所知,也不会被人特别关注,现在保护起来,那也是有利于她们的成长,在她们还没有足够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同时。

        要是给了他们太高的荣誉和奖励,那对他们的成长来说未必就是一件好事儿。

        “其实,罗耀,这也是你老师余杰的意思。”毛齐五又转身对罗耀解释一声。

        余杰想敲打磨练自己的学生,戴雨农也不想做这个恶人,何况,他也是临训班的班主任。

        “谢谢毛秘书,我知道了。”罗耀点了点头,余杰是担心他破了“幽灵”台的案子,变得狂妄自大,不在虚心学习,不利于后面的发展。

        而且,以他和宫慧现在的身份,很多事情都是不好做的,根本没有能力和威望去主导这件案子。

        就算是唐鑫这个江城站的站长,也未必有这个资格。

        “好,我们收拾一下,明天一早就回临澧。”罗耀也是干脆,他进军统,本来就不是冲着升官发财去的。

        反正最后功劳少不了他的一份,而剩下的,他就是想染指,也得有这个能力才行,既然得不到,那就干脆一点儿。

        毛齐五对罗耀评价不由的又高了一层,年纪轻轻的知进退,懂取舍,最重要的不贪心,这太难得了。

        这余杰收了一个好学生呀。

        毛齐五羡慕不已,只可惜他自己不是干特务工作出身的,他就算想收学生,也没什么可教的。

        ……

        火车上,罗耀和宫慧听到了乘客们“台儿庄”大捷的消息,也是高兴不已,终于打了一个胜仗了,这几天专注“幽灵”台的案子,他都没怎么留意第五战区方面的战报。

        车厢里一片欢腾。

        抗战大半年了,国军总是在败退,不断丢失国土,每天都是坏消息,总算有一个让国人一扫颓势的好消息了。

        高兴,当然了。

        虽然这是一场惨胜,都能毕竟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鼓舞了全国民众抗击日寇侵略的信心。

        这一仗的政治上的胜利是远远大于军事上的。

        列车抵达湘城,又是沈彧开车来接他们,这家伙又假公济私了,他喜欢的那个女学员江萍萍的家就在湘城。

        江萍萍在特训班,自然是不能随便请假回家,可他这个“准女婿”是可以回来看望一下老丈人,顺便买一些补品讨好一下丈母娘。

        这只要搞定了丈母娘,这老婆还能跑得了吗?

        老沈还是很聪明的,曲线救国的策略让他用的是很纯熟。

        “你俩这回真不错,给我们临训班的人露脸了。”沈彧在车站接到罗耀和宫慧,开心的过来说道。

        沈彧虽然是教官又是训练基地管理层,但他其实跟罗耀年纪相仿,两人私下来其实以兄弟相称。

        至于沈彧跟余杰的关系,那就各交各的。

        “给你的。”罗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悄悄的塞进沈彧手里,“给你的,回去拿给你的萍妹妹。”

        “香水,好东西。”沈彧也是在大上海见识过的,一看就知道进口的香水儿,这东西现在贼贵,有钱都未必能买得到,“你帮我让宫慧转交就是了?”

        “沈兄,送女孩子礼物,哪有总让人代交的?”罗耀瞪了他一眼,“这个,你的自己拿给人家,诚意,动不动?”

        “谢谢呀。”沈彧嘿嘿一笑。

        看都罗耀和宫慧一人提着两个大箱子往车上装,沈彧瞪大眼珠子:“你们俩这是去江城购物了,去的时候没见你们带多少行礼?”

        “随便买了一些,这箱子里有不少书籍,老师特意吩咐的,我不敢不带。”

        “给四哥的?”

        “嘿嘿……”罗耀笑而不语。

        沈彧嘿嘿一笑,拿人家的手软,一挥手道:“算了,只要你别带违禁品,其他的我当没看见。”

        “那当然,违禁品我也不敢吶。”罗耀说着就钻进了汽车。

        ……

        三个人换着开车,一路颠簸,居然在天黑之前赶回了临澧,不过,代价就是,三个人的骨头都累的散了架。

        这一来一回的,十天时间过去了。

        本想先回去休息一下的,奈何余杰叫他吃饭,这老师叫吃饭,他哪敢不去,回宿舍放下行李箱,拿上给余杰带的礼物,就赶着过去了。

        余杰在临澧安顿下来后,把老婆也接过来了,在基地附近弄了一个小院子,平时住基地,偶尔回去一趟。

        这余杰在基地也是吃食堂的饭菜,只有回家之后,才会妻子烧饭。

        叫罗耀来吃饭,自然不能是基地食堂了。

        训练基地人多眼杂,有些话也不好说,家里就随意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