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4章:吓死你!

第44章:吓死你!

        “真没看出来,你还会做饭?”宫慧依靠着门框,满眼都是小星星的看着罗耀在厨房里忙来忙去。

        “一边儿去,女孩子不会做饭,小心嫁不出去。”

        “嫁不出去,我就赖着你。”

        “想得美。”

        罗耀端着一个砂锅从宫慧身边走过,给了她一个“嫌弃”的眼神:“洗手,过来吃饭。”

        “哇,好香。”当掀开盖子的那一刻,宫慧完全被这一道砂锅炖鱼的香味给征服了,太香了,简直比她吃过的任何食物都要香。

        “口水……”

        “罗耀,打个商量,我以后能不能去你家蹭饭?”宫慧嘻嘻一笑,筷子已经伸进砂锅,夹了一块鱼肉塞进了嘴里,表情那叫一个陶醉。

        “不能!”罗耀直接毫无客气的拒绝。

        “小气。”宫慧气哼哼一声,筷子飞快的在砂锅里搅动,不一会儿功夫,一条足足有三斤重的鱼就进了两人的肚皮。

        当然,大半都是让宫慧吃了,这女人的肚子可千万不能小瞧了。

        “不行,吃太饱了,我得动一下,消消食儿……”宫慧抚这肚皮,丝毫没有淑女形象的说道。

        “对,吃饱了该干活了,洗碗去。”

        “得咧。”

        宫慧嘴里答应着,脚下却站起来一溜烟的跑了出去,留下一桌子残羹冷炙和碗碟,让罗耀哭笑不得,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家庭煮夫了?

        不对,这个词儿有歧义,以后绝对不能用,想都不能想。

        收拾完碗筷,罗耀直接上楼了,晚上他没有喝酒,目的就是为了集中精神听风,想要找到2号台的位置,就只就近找一个好的位置,静下心来,仔细听。

        这个方法有没有效,罗耀自己心里也没底,只有做了才知道,他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

        通过稽查处的关系,罗耀拿到了2号台区域内的建筑分布图,当然还有一部分住户的登记资料。

        他先把这些资料在脑海里记住了。

        这些靠罗耀去收集,那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做不到的,但通过背后军统强大的力量,轻松可以做到。

        而且还不会惊动对手。

        铺开建筑分布图,拿起一只红蓝铅笔,以自己所住的院子为中心圆点,一户接着一户的听过去。

        这就跟雷达扫描一样。

        没有嫌疑直接在图上标记出来,重点是单身租户,虽然拖家带口更容易隐藏身份,不容易暴露。

        但是除非家中所有成员都是日谍,否则,一个人是最适合藏匿和行动的,况且单身的人很普遍,只要表现的不那么异常,就不会被人发现。

        这家不是,老人卧病在床,至少半年以上了,生活困苦,连租金都交不起了,男人长吁短叹,孩子们三个月没吃过肉了……

        这家没有亮灯,家里也没有动静,应该没有人!

        这家是个单亲妈妈带着孩子,母亲是一位售货员,把工作餐剩下来一半儿,带回来给女儿吃。

        心酸。

        这家孩子太皮了,把人家玻璃打碎了,老子在教育呢……

        ……

        罗耀一家一家的听过去,在那建筑分布图上划下自己能看懂的记号,不时的叹息一声,老百姓的日子真是太苦了。

        以前或许是一个抽象,没有具体的概念,但听了这些对话后,他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中国必须要做出改变,才能获得新生。

        而最迫切的威胁,是来自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

        等等,这家居然有收音机!

        这年头,有钱有势的人家才能置办一台收音机,而且,现在生产收音机的元器件都是管制的,因为很多可以跟收发报机是通用的。

        高手是完全有能力通过购买元器件来组装电台,这中没有任何生产技术标准,没有任何型号的电台,用的时候组装,不用的时候拆开成一堆零件,瞒天过海。

        收音机里播放的是京剧《红鬃烈马》中的其中一段:武家坡,这段罗耀之前听过,所以很熟悉,忍不住跟着哼了两句。

        收音机的主人应该是一个鳏居的老人,房间内应该还有一只常年陪伴他的猫,应该被养的很肥的那种。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一杯热茶悄悄的放到了罗耀的左手边。

        “谢谢。”还算有点儿良心。

        罗耀知道,是宫慧。

        宫慧没有开口,在房间内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她知道罗耀现在需要集中精神,专注于听,任何声响都可能打破他的状态。

        当,当……

        墙上的摆钟时针走过了十一点,如果2号台今天晚上发报的话,那么应该进入它的活动期了。

        罗耀当然知道,现在才是最关键的时刻,他努力集中,将自己的心完全沉浸下来,如同止水一般。

        脑海里主动屏蔽那些无关的杂音,全力搜寻那种敲击的非常有规律的声音。

        宫慧坐在罗耀身后的椅子上,连呼吸都不敢大喘气,时间和空间,在这一刻,仿佛都静止了一般。

        宫慧自问听不到外面一点儿动静,除了隔壁传来的断断续续的呼噜声,宵禁了,街上几乎看不到人影……

        而罗耀平静的面孔越来越严肃,甚至有一种冷肃的感觉。

        侧面望去。

        皮肤居然还挺白嫩的额,宫慧忽然心脏忍不住跳动了一下,虽然队里的姐妹经常开玩笑,说罗耀是个小白脸。

        可她还真的没有认认真真的瞧过这张脸,虽然现在沾了胡子,还做了一些处理,让皮肤变得蜡黄一些。

        但侧面这个轮廓,还真是挺好看的。

        痴!

        “醒醒,醒醒,要睡觉回自己楼下房间睡。”宫慧蓦的一回过神来,发现罗耀那张脸已经距离自己不到半根手指的距离。

        “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都坐在在我这儿发呆傻笑一个多钟头了。”罗耀活动了一下腿脚,问道,“怎么,梦到啥好事儿了,可千万别跟我有关系。”

        “谁稀罕跟你有关系。”宫慧脸颊一红,站起来,颇感到一丝紧张道,“我,我下去睡了。”

        “等一下?”

        “你想干什么?”

        “这个地址,你让阿成暗中打听一下,把住户的情况搞清楚。”罗耀递给宫慧一张纸条道。

        “找到了?”

        “不确定。”罗耀摇了摇头,“告诉阿成,只是了解情况,千万别打草惊蛇。”

        “知道了。”宫慧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纸条,就记住了上面的地址,然后施施然的下楼了。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刚才发发痴脑海里想的什么,那就糗大了。

        ……

        这丫头刚才想啥呢,一定跟我有关系,不成,不能惯着她,这以后出任务,自己还要自已洗衣做饭,那不得累死,下回得让老满或者刘金宝同学过来。

        心力消耗有点儿大,罗耀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钟,才醒过来,醒来的时候,耳朵里还是那种“嘈嘈”的声音。

        好一会儿才恢复了正常。

        宫慧不在家,应该是出去了。

        楼下餐桌上,有一笼包子,应该是给他买的早餐,但放的时间长了,都已经凉了,罗耀也是实在是饿了。

        也不管是冷包子,一口气吃了四个,才算把腹中的饥饿压了下去。

        出了趟门,逛了一下菜市场,中午,罗耀简单的坐了一个四菜一汤。

        宫慧回来了。

        “罗耀,你做饭了?”

        “嗯,洗手过来吃饭吧。”罗耀解开围裙,招呼一声,做饭倒是能让他暂时忘记耳朵里那“嗡嗡”作响的后遗症。

        宫慧答应一声,去洗了手,过来给罗耀盛饭,刚吃上两口,忽然想起来什么,把随身带的布包取过来,从里面掏出一条老刀牌香烟了:“我记得你烟抽没了,给你带了一条回来。”

        得,这顿饭没白做。

        “尝尝我今天做的这个醋鱼,跟昨天晚上不一样。”

        “好。”

        “阿成那边有消息吗?”罗耀一边吃饭,一边问道。

        “住那间屋子的家伙叫高荣,在银行工作,每天早出晚归,作息时间相当准时,平时也没有见他跟什么人来往,在江城没有亲戚,也没有听说有女朋友……”

        “有照片吗?”

        “有,银行有他的跟其他员工的合影,阿成已经通过关系去搞了,应该很快就能搞到。”

        “辛苦一下,咱们晚上三个接力,把这个高荣的身份确认一下,然后就通知唐处长行动。”

        “这个高荣明显不是一个人,是不是先不急?”

        “我们的任务是找出‘幽灵’电台,其他的事交给唐站长他们处理。”罗耀嘿嘿一笑,他跟宫慧把活儿都干了,其他人怎么办?

        有些事情不必全部自己动手,这是一种处世哲学。

        罗耀以前不懂,但融合了脑海里那个灵魂后,他明白了,当然,好坏现在不知,起码对他在军统内的潜伏是有帮助的。

        韦大铭不是瞧不上自己,觉得自己不可能找到“幽灵”台吗,我就找一个给你看看,我不但找到一个,还一口气找到三个,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