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0章:戴主任

第40章:戴主任

        一路上,罗耀和宫慧都被不允许交谈,更不允许掀开窗帘看外面,一切都是相当的神秘。

        江城现在是全国政治军事中心,鱼龙混杂,也是日谍渗透的重点区域。

        出于安全考虑,小心一点儿无大错。

        在罗耀看来,有些紧张过头了。

        这弦儿崩的太紧,容易断的。

        江城被一条江分成南北两个城区,江北叫夏口,江南换做寿昌,夏口要比寿昌繁荣热闹多了。

        他们现在是在寿昌,根据特训班学习的地理知识判断,此刻他们应该是往西边的方向而去。

        时间不长,也就半个小时左右,汽车驶入了一条山路,大概转了七八个弯,在半山腰一栋灰色的小楼前停了下来。

        罗耀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反正他之前是肯定没来过。

        下车来,有人替他们取了行李箱。

        只是四周粗略的扫了一眼,发现四周树木荫郁匆匆,其中岗哨林立,戒备森严,宛若龙潭虎穴一般,显然非一般所在。

        军统局已经成立,戴雨农以副局长之位负责全局事务,局长何耀祖只是挂个名,名义上军统隶属军事委员会,其实听从的是侍从室的命令。

        戴雨农这个少将副局长可谓春风得意,一下子成为炙手可热,不可小觑的人物,这可真有点儿时势造英雄的味道。

        “两位坐了一宿的火车还没吃饭吧?”一位身穿中山装的圆脸中年人来到二人面前,微笑的问道。

        “长官您是?”

        罗耀谦逊的问道,这人一看就是笑面虎,没必要得罪。

        “我叫毛齐五,是戴老板的秘书,你们叫我毛秘秘书就好了。”毛齐五满面善意的笑容介绍道。

        “毛长官好!”罗耀赶紧立正敬礼,开玩笑,毛齐五,江山人,戴雨农的绝对亲信,军统内排名绝对能进前五,这种人你能把他当成普通秘书?

        这家伙是出了名的能忍,吐面自干,而且笑里藏刀,被他记恨上了,那他只要稍微给你上点儿眼药,就够你吃的。

        毛齐五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别看他是只是戴雨农的主任秘书,位置不显眼,可也希望得到下面的人尊重。

        有些人资历老,他得罪不起,也不敢怎样,下面的人看他只是秘书,便瞧不起他的,他都记在心里的。

        “戴老板说了,罗耀学员和宫慧学员是军统局未来的栋梁之才,命我在此迎候,一定要好好的招呼二位。”毛齐五现在还名声不显,自然是不敢太过拿架子。

        “谢谢毛长官。”

        领着罗耀二人吃过早饭,也没多奢侈,就是面条和馒头,只不过比普通老百姓吃的稍微好点儿,馒头还是肉馅儿的。

        两人都表现的有些拘谨,头一次来嘛。

        “两位先稍作休息,戴老板一会儿就来见你们。”毛齐五领着罗耀和宫慧进了一个小会客室,然后就先带上门出去了。

        在火车上睡了一觉,罗耀并不困,这个机会很难得,岂能不听一下周围都有什么动静呢?

        宫慧想开口说话,但发现罗耀似乎闭上眼睛,以为他在火车上没有休息好,就没有开口。

        后来,实在是百无聊赖,就把随身的配枪取出来擦拭。

        整座大楼静悄悄的,只有少数人在低声谈话,声音都很小,离的远的一些房间内就听不太清楚了……

        二楼左拐进去第三间房应该是电讯室,哪里有“滴滴答答”的声音传出来,而且不止一台电台。

        毛齐五离开会客室后,就去了三楼,应该是整栋楼最大的一间,里面有人,至少三个,说话的声音不大。

        用了隔音材料,罗耀也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其实这样,他到觉得自己像一个正常人,他可不想成为别人眼睛里的怪物。

        罗耀把精力都放在三楼毛齐五进去的那间房,大约等了有一刻钟,房间门打开了,出来一个人,不是毛齐五,毛齐五的脚步声他已经能听出来了。

        “君山兄,慢走。”

        “雨农兄,留步。”那人很客气的跟后面的人道了一声,然后快步离开。

        君山?

        难道是贺忠寒?

        罗耀脑海里瞬间冒出一个人来,这个人不是早就不得老蒋欢心了,怎么又跟戴雨农有来往?

        军统局刚成立,陈笠夫兼任过一段局长,时间很短,后来都是有侍从室主任兼任这个职位,陈立夫后面的第一任军统局局长是何耀祖。

        听说这个明显是供起来的位置,其中还有一番明争暗斗,贺忠寒也希望自己能坐这个位置,但显然老蒋不信任他。

        国府高层政治斗争,这个层次,对罗耀来说,太过遥远了,也没必要过多的关注,意义不大。

        “宫慧,准备一下,人来了。”看到宫慧还在擦枪,小声忙提醒她一声。

        宫慧马上将手枪收了起来,贴身藏于衣服里面。

        脚步声由远及近,罗耀和宫慧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衣襟,起身,在门口两侧站定,等候戴雨农到来。

        敲门声!

        罗耀深呼吸一口气,上前一步开门。

        只见一个个头跟他差不多的中年男子缓步走了进来,背头,发际线有些高,浓眉大眼,鼻梁厚实,人面马相(人的面相跟属相相合的人都是大富大贵的命),一身藏青色的中山装,两只眼睛平视前方,仿佛有鹰一样的锐利光芒。

        不是戴雨农又是谁?

        “戴主任好!”罗耀收敛心神,迅速的并拢双.腿,“啪”的一声,立正敬礼,大声说道。

        “戴主任?”戴雨农一愣,还从来没有人这么称呼过自己,往常,手下人要么称呼他为处座,不清楚他身份的叫一声“戴长官”,熟悉的,平辈相交的亲切的喊一声“雨农兄”,当然,最多的还是特务处的下属们称呼他为“戴老板”,这个称呼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都已经习惯了。

        “罗耀学员,要叫戴老板。”毛齐五忙出声提醒道。

        戴雨农伸手制止了毛齐五的纠正,浓重的江山口音问道:“罗耀小同志,你能告诉我,为什么第一次见我,称呼我为戴主任呢?”

        “报告戴主任,您是我们临训班的班主任,我们都是您的学生,所以学生自然称呼您为戴主任了。”罗耀大声解释道。

        “好,好,说的号,以后你就这么叫吧。”戴雨农哈哈一笑,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罗耀以学生自居,无疑是戳中了他心中的野望。

        老头子为什么喜欢学生们叫他“校长”,那还不是他是黄埔军校的校长,党国的精英们都是出自他的门下。

        一座军校带给他的不光是威望,还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没有这些学生们的支持,他也不可能有今日的地位。

        他办这些培训班,未尝没有培养党羽,为自己未来张目的想法。

        “是,学生记住了。”罗耀大声道。

        “好,好,坐下说。”戴雨农心情看上去很不错,全程都是带着笑脸,这让陪同他一起过来的毛齐五微微动容。

        “任务都知道了?”戴雨农坐下来,问道。

        “余副主任大致跟学生说了一下,具体情况,还不是很清楚。”罗耀忙道,戴雨农不喜欢夸夸其谈之辈,所以,他说话也是相当谦虚谨慎。

        “呵呵,一会儿齐五会跟你具体讲的,希望能够借助你这一双神奇的耳朵帮我们把这个隐藏的日谍地下电台给找出来。”戴雨农。

        “学生一定尽力。”

        “好,齐五,你先带罗耀和宫慧熟悉一下情况,她们的任务就是找电台,有什么需要,尽力配合。”戴雨农郑重的吩咐毛齐五道。

        “是。”

        “中午安排一下,一起吃个饭。”戴雨农似乎对罗耀表现的非常厚爱,居然让毛齐五安排一起吃饭。

        罗耀和宫慧自然表现的非常激动,起身目送戴雨农离开。

        “你们两个小子真是走运了,戴老板很少单独陪下属吃饭。”毛齐五感慨一声,能够跟戴雨农一个饭桌上吃过饭的,那重用是必然的。

        “毛长官,戴主任有没有什么忌讳,待会儿吃饭的时候……”罗耀凑过去,小声的询问一声。

        “戴老板为人很和气的,只要你别让他生气就行,至于忌讳,他不抽烟,但是爱喝酒,不过午餐一般不会饮酒,因为下午还有重要公务处理,你们到时候随意些,不必紧张。”毛齐五微微一笑。

        “明白。”

        罗耀知道毛齐五很贪财,但初次见面,他也不敢送礼,只能等以后,再寻找机会了。

        毛齐五领着罗耀和宫慧去了二楼电讯处。

        “宫慧,你就不要进去了。”毛齐五扭头对宫慧冷淡的吩咐一声。

        宫慧早就知道她的任务是负责保护罗耀的安全,至于罗耀干什么,她无权过问,也无权知晓。

        “齐五兄来了?”

        “韦兄,奉老板之命,给你送来一个特殊的人才。”毛齐五嘿嘿一笑,介绍罗耀道,“罗耀,临训班学员,老余的弟子。”

        “余杰,他又不懂电侦?”韦大铭很不屑的一声,“真是乱弹琴。”

        “韦兄,这可是老板点名要来的,你总要给老板点儿面子吧。”毛齐五凑过去,在电讯处处长韦大铭耳边小声道,“老板对他可是期望不小,还吩咐了,中午一起吃饭。”

        “行,留下吧。”韦大铭哼哼一声,连正眼都没瞧罗耀一下,转过身去忙了。

        被晾在原处的罗耀嗅了一些鼻子,有些尴尬,这韦大铭对他的到来,显然是有些不太满的。

        “韦兄,有关‘幽灵’电台的情况介绍一下……”毛齐五追上一步。

        “有关‘幽灵’台的情况,齐五兄不是很清楚嘛,还用得着我介绍?”韦大铭并不买账,直接拒绝道。

        毛齐五尴尬的笑了笑,情绪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罗耀小老弟,我跟你讲,这个‘幽灵’台存在可能已经很长时间,但我们发现它是在一个多月前,我们是在破获日谍一个情报小组后发现的,这个日谍小组很狡猾,已经渗透进入咱们交通运输部门,窃取了我们这半年来大量军用和民用铁路物资的调配和运输情况……”

        这老毛是真能忍呀,换做别人在他那个位置,早就发作了。

        怪不得,这笑到最后的人是他。

        自己在军统混,这老毛是个不能得罪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