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7章:一鸣惊人

第37章:一鸣惊人

        喏大的会议室,鸦雀无声!

        罗耀的发言,何止是胆大,简直就是捅破天了,一鸣惊人。

        一个学员,怎么就敢妄言决定教官的任用和去留,甚至还企图改变特训基地的日常训练机制?

        谁给你的胆子?

        戴老板亲儿子也不敢这么讲吧。

        就连李孚嘴角也忍不住抽了一下,他已经算是豁出去了,没想到罗耀这小子胆子比他还大。

        居然教上峰做事儿了。

        当在座的都是傻瓜吗?

        “罗耀学员,我只知道你的听力很厉害,没想到你这张嘴也很厉害,以下犯上,你有几个胆子?”谢立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怒一声,“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关起来?”

        “谢总教官,有理不在声高,这种误人子弟的教官,难道还有脸留下来吗?”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可都杠到这份儿上了,退缩的话后果更糟糕。

        “你说谁误人子弟?”

        谢立秋气的浑身发抖,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狂妄的学员,居然当着自己的面顶撞自己。

        本来他就对罗耀印象不太好,现在变得更加恶劣了。

        “谢总教官,您是总教官,又是前辈,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别生气,喝口水,慢慢说,您对我有意见,说出来就是了,别憋在心里,憋坏了身子,那谁来指导我们的训练?”罗耀俯身过去,端起谢立秋面前的茶杯,弯腰送了过去,软语劝说道。

        这是一记软刀子,戳的谢立秋心窝子生疼,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老谢,坐下说。”余杰适时的给了谢立秋一个台阶下,然后道,“我们教官的在教学过程中的行为举止需要规范,大家换位思考一下,当初我们是不是也曾遭到这种不公正的待遇呢?我们总不能像熬成婆婆的媳妇儿一样,把那些自己遭的罪在给自己的媳妇身上来一遍吧?”

        “余副主任这个比喻不太恰当,我承认,我们教官在教学过程中有打骂和辱骂学员的情况,但那都是为了他们好,有些人不打,他记不住,要都是用说教的话,这兵还怎么带?”吴玉坤反驳道。

        “震南,你在德国留学,德国军事院校有此类的情况吗?”

        蒋震南摸了一下油光锃亮的头发,整理了一下军服,坐直了身子道:“在德国,教官对军校学员打骂的现象也是非常见,但那都是学员做错或者屡教不改的情况下,而因为个人恩怨而在教学切磋中下黑手是绝对不允许的,一旦发现,教官是要被送交军事法庭审判。”

        “我不认为体罚和辱骂是好的训练方法,应该还有更好的办法可以替代。”罗耀坚持自己的观点。

        “好了,罗耀,你不要再说了,这件事大家各让一步,你们要求约法三章,这不是不可以,但权利和义务对等的,你们监督教官的行为,但教官们在教学中的惩治权也需要保证,否则,教官们的威信何在?”余杰打断罗耀的话头,再争辩下去,有可能没办法收场。

        余杰没有完全偏袒罗耀他们,这也让谢立秋等人松了一口气,至少,余杰还是有顾虑的,不敢乱来。

        “教官们可以有惩治权,但仅限于教学中,而且必须适度和掌握分寸,保证不再有类似闫鸣的事情发生。”李孚和罗耀对视了一眼,两人早就猜到了,这只怕是教官组和班本部的底线了。

        “关于成立纪律委员会,这就没有必要了,学员总队不是有纠察吗,一旦有纠纷发生,可以让纠察出面评判和做出处罚。”副总队长王乐清开口道。

        这个要求,其实罗耀根本没想过,李孚提出来,不过是想拉罗耀一起垫背,把仇恨分担给他一些,甚是是大半儿的。

        “可以,但此前纠察多数由教官担任,学员纠察人数必须过半,纠察人选有我们学员自己选出,每半个月一次轮换!”

        余杰,王乐清以及谢立秋三个人低头商量一下,同意了李孚、罗耀以及徐济鸿三名学员代表的请求。

        会议到此,已经基本上达成共识了,还剩下最后一项议题,那就是如何处置金敏杰教官。

        当众道歉和赔偿医药费,这是没有异议的。

        问题是如何处罚?

        金敏杰可是戴雨农的爱将,武艺超凡,枪法出众,把她安排来特训班做教官,那可是寄予厚望的,希望她能够在特训班中培养出几个好苗子的。

        可是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儿,她还能在特训班待下去吗?

        开除肯定不行。

        金敏杰这么一个好面子的女人,连学员背后说两句都忍不住下黑手报复,这要是被开除了,那不是莫大的耻辱?

        戴老板那边估计也交代不了。

        商量来,商量去,都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只能上报戴老板。

        ……

        戴雨农刚刚陪蒋总司令从徐州返回江城,一下飞机,就接到了余杰的电报,扫了一下内容。

        那双疲倦的眼睛瞬间绽放出摄人的光芒。

        “齐五,这件事,你怎么看?”

        “老板,这会不会是余杰的一次试探?”毛齐五揣测道,“第五战区大战在即,您无法分身兼顾,余杰想趁机把特训班的大权给抓在自己手里,而金敏杰又是您亲自安排进去的……”

        “你想多了吧?”戴雨农眉头一挑,他是忌惮余杰,可余杰是有黑历史的,就算他有夺权的想法,老头子也不可能答应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

        “若萍可有消息?”

        “有,大致情况跟余杰汇报的相同,但若萍还提到一点,政训处处长汪骅觉得这一次特训班集体罢训的背后可能有共产党背后组织。”毛齐五道。

        戴雨农闻言,眼神冷冽的看了毛齐五一眼,吓的毛齐五连忙低下头,这一次招募的学员那都是经过严格审查的,这要是混进了共产党,那乐子可就大了。

        “老板,我觉得,汪骅这个人理论宣传还可以,其他方面就有待商榷了。”毛齐五忙道,“共产党没那么傻,就算真有人混进了特训班,也是不敢轻易冒头的,这不是自己主动暴露吗?”

        戴雨农点了点头,一千多号人呢,他也不能说这里面一个都没有问题,但挑头的绝对没好事儿。

        共产党的人那一个个都是猴精猴精的,怎么会把柄主动交到自己对手手里?

        何况这件事差点儿死了人。

        训练中死个把人,不算什么大事儿,可问题是,这些人都是他精心培养的后备力量,是人才,死一个他都心疼。

        “军统”已经单独划出来了,自己大展拳脚的机会来了,他需要人,迫切的需要,对于临训班,他是寄予了厚望的。

        “给余杰回电,撤销金敏杰教官职务,调去重庆,降一级另行任用。”戴雨农思考了一下,“另外,齐五,你催一下陶一山,让他赶紧去临澧上任,他这个总队长任命都已经下达了一个月了,人怎么还没到?”

        “明白,我就这就办。”毛齐五跟戴雨农多年,自家老板的心思他是一清二楚,安排陶一山这个总队长就是去制衡余杰的。

        甚至关键时刻可以以陶代余。

        ……

        从会议室出来,李孚、罗耀三人得到英雄般的欢呼,李孚最是激动,他的威望终于超过文子善。

        他跟文子善自从进特训班都是相互竞争的,不管是哪方面,两人斗的是不亦乐乎,只不过两人实力相当,也不好说,谁强谁弱。

        但这一次,李孚确实在学员中的威望上狠狠的赢了文子善一次,而且,这一次的三名学员代表中。

        文子善都没有进入其中,明显输了一筹。

        至于罗耀,他要不是闫鸣所在小队的队长,估计他都没资格代表,这家伙运气真是好呀,前面发现山洪和生擒悍匪“彭人屠”立功,现在又跟着李孚后面捡声望,真是走狗.屎运了。

        但别人不知道,可李孚和徐寄鸿都清楚,罗耀绝对不是因为运气好,他在会上,那犀利的言辞,驳的总教官谢立秋都开不了口,而且最让人忌惮的是,这家伙黑的都能说成白的,还让你觉得挺有道理的。

        李孚表演的时刻到了,罗耀才不会去抢他的风头,站在身后,很平静的听完李孚将会议谈判的情况跟众学员传达。

        学员们听完后,一阵欢呼。

        通过这种不激烈的抗争,赢得了尊重,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尊严,哪怕是带折扣的,也比以前好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