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4章:干大事儿

第34章:干大事儿

        “队长,这事儿不能这么算了,就算是切磋,也不应该下这么重的手吧?”

        “就是,切磋而已……”

        “队长,你是没在,金教官说话太难听了……”

        ……

        罗耀一回到队本部,队员们纷纷围了上来,一个个感同身受,义愤填膺。

        “好了,闫鸣的事情,我会处理,大家先去训练,完成不了训练任务,你们晚上不想吃饭了?”罗耀喝令一声。

        “散,散了……”

        “苏敬留下。”罗耀眉头一皱,这事儿很棘手,处理不当,会成为学员跟教官之间冲突的导火索。

        苏敬是他的副手,也是三队队副。

        两人搭档有一个月了,关系不算太近,但不太远,他是第一批学员,跟教官们关系比较近。

        苏敬属于后来的,跟下面的学员关系要更亲近一些。

        “闫鸣的伤很重,估计要躺上十天半月才能下床,你安排一下,每天派一个人去医院照顾他。”罗耀吩咐道,“让食堂给他开小灶,做点儿有营养的饭菜,医院估计也没啥好吃的。”

        “行,我来安排。”苏敬一口答应下来,罗耀这个队长虽然有些时候不管事儿,可人还是不错的,起码敢担责任,对下面的学员也很照顾。

        “一会儿晚上睡觉之前,召集咱们队里各组骨干开一个队务会议,商量一下闫鸣受伤的后续处理。”罗耀道。

        “罗队的意思是,班里面要把这事儿压下去?”

        “这事儿就像是一根导火索,弄不好会波及整个特训班,咱们一定要冷静,千万不能头脑发热。”罗耀郑重的道,“至于班里面会怎么处置,先不去管它。”

        苏敬微微一皱眉,不明白罗耀为什么会如此说,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有把闫鸣的伤放在心上?

        其实罗耀心里早就有想法了,他不闹事儿,但也不怕事儿,事儿到自己头上了,当缩头乌龟是不可能的,但独木不成林,他的摸一下下面队员的具体情况。

        ……

        听了沈彧的汇报,余杰也是眉头紧锁,教官跟学员切磋,受点儿轻伤,这都不是什么问题。

        但在切磋中,教官对学员下狠手,重伤学员,差点儿致命,这问题就严重了。

        很明显,这一次的教官跟学员的切磋中,教官明显带着一丝报复的心理,不然,闫鸣怎么会伤的这么重。

        而且分明有置人于死地的心思。

        这教官跟学员得多大的仇恨,才能走到这一步?

        “四哥,我打听过了,这个闫鸣出身武术世家,是有些年少轻狂,过去曾对金教官出言不逊,可金教官这个人,您也是知道的,性格比较孤僻,而且爱记仇,这么多年还没把自己嫁出去,多少有点儿心里不平衡,所以,下手狠了点。”沈彧分析道。

        “罗耀那小子呢?”

        “他回队里做工作了,他担心这事儿会引起教官跟学员的彻底对立,弄不好会引发剧烈的冲突。”沈彧道。

        “他的政治敏.感度还是蛮高的。”余杰点了点头道,“这样,你去通知一下,处长和大队长以上的职务的人晚上八点到会议室集中,咱们开一个班务会。”

        “好的。”

        ……

        罗耀的担心一点儿都不过,很快,闫鸣的事情就在特训基地内传开了,学员们受教官们压榨和欺负已经够苦的了。

        而现在有教官居然因为私人恩怨,在切磋中对学员下狠手,这下子就如同火星掉进了油锅里。

        燃起冲天大火!

        这吃点儿苦,受点儿罪也就罢了,要是连性命都有危险了,难道还不让人反抗了?

        串联,联合!

        大家纷纷讨论这件事,虽然此时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未来谁又说得清楚,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一个晚上,已经有七八拨人来找罗耀了。

        这火药味儿是越来越重了。

        就连满仓也来找他了。

        目的只有一个!

        就是希望他这个队长站出来,为自己队里的学员讨回公道,闫鸣是他手下的队员,他这个队长站出来,那是师出有名。

        而其他人的话就有些师出无名了,弄不好还会安上一个聚众闹事的罪名。

        这个头,罗耀能出吗?

        这件事,固然是教官金敏杰有错,但闫鸣自己都没有错了吗,他可是一再交代了,别跟教官起冲突,吃亏的是自己。

        人在屋檐下,稍微低低头没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韩信都能忍受胯.下之辱,区区几句辱骂,又能算的了什么?

        他能做到,不等于别人也能做到,何况这些都是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能忍受被人欺辱而不还击吗?

        换做自己是闫鸣,可能也未必能忍得住,只是因为那个人不是自己而已。

        但是事儿出了,就不能不考虑后果了。

        一怒之下,掀桌子,那是痛快了,痛快之后呢?

        罗耀发现,自己现在更多的时候受到第二灵魂的影响,思考问题不再像以前那样直接,单纯了,当然,这也可以说自己成长了,成熟了,悟了。

        队务会开的很沉闷,罗耀表面上一副不希望把事情闹大,可队里的情绪他又不能不考虑,闫鸣虽然有时候狂傲了些,但大家毕竟是同学,他上去挑战金敏杰,也有为众人出气的意思在内。

        如果伤人者得不到惩处,那对伤者来说,无疑是不公平的。

        但是,就比武切磋而言,拳脚无眼,受点儿伤,也是正常的,就是正常的训练,也有不小心受伤的。

        问题就在于是否“故意”没办法界定。

        若不是故意,闫鸣技不如人,受伤那是咎由自取,何况,提出切磋的人他,可如果是金敏杰故意为之,这情况就不一样了。

        能当上教官的,没有一个是傻瓜,就算是故意的,她也不会当众说出来,身为教官,公报私仇,故意打伤学员,这也是严重违规的行为。

        现在对罗耀来说,他的态度该如何?

        如果他愿意,挑起学员跟教官的对立,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要稍微拱一下火,就能把火药桶彻底点燃。

        但如果他想要“顾全大局”的话,只怕他会被不少人误解的。

        他是闫鸣的队长,态度就非常关键了。

        ……

        “四哥,我去找罗耀?”

        “别去,你现在去找他,那把压力全部都压到他的身上,而且他做出倾向于教官的决定,息事宁人的话,别人一定会猜想是你给他施加压力!”余杰在特务处多年,岂能不明白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可是……”

        “金敏杰呢?”余杰也很紧张,一旦这件事处理不好,捅到戴雨农那边去,那自己原本就不太被放心,大权旁落就成了必然了。

        “在教官宿舍,我加派了岗哨,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汇报。”沈彧道。

        余杰点了点头:“小弟,你觉得这件事,我该如何处置,才能迅速平息下去?”

        “四哥,其实两方都有错,但我觉得金教官的错更大一些,她是教官,不是学员,更应该以身作则,胸襟开阔,而不是以这种卑劣的手段暗中伤人,今天若不是罗耀那一拍,闫鸣很可能在送医的途中就把命给送了!”沈彧实事求是的说道。

        “你是觉得金敏杰下手太过阴毒?”

        “……”

        “金敏杰是戴老板的爱将,武艺高超,枪法出众,即便我要处置她,也要向戴老板请示。”余杰感到十分为难。

        “那各打四十大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就要罗耀的意思了。”

        “他能有什么意见……”

        “你错了,他现在的意见非常关键,他若是不动,其他就没有理由。”余杰颇有深意的看了自己这个小舅子一眼。

        ……

        罗耀在宿舍枯坐了一个晚上,他一宿没睡,历来骑墙派都是没有好下场的,两面讨好最终结果是两面都不是人。

        他内心那个不成熟的想法终于有了决定,只能选择一方。

        这样一来,他似乎没有太大的选择的余地了,但是,该怎么争取,达到利益的最大化,还是有操作空间的。

        他原本想平平稳稳的度过在特训班的日子的,没想到,事情居然逼的他不得不当这个“出头鸟”的地步。

        其实他一开始想当“鸵鸟”的,可一发现,自己一开始就把剧本拿错了,没办法。

        ……

        听到窗户敲响的声音,李孚一骨碌爬起来,看到窗外的人影,迅速的穿上衣服,爬了起来,开门出来。

        “大清早的,你不睡觉,跑来敲我窗户干什么?”李孚十分不满,闫鸣的事儿,整个学员总队都知道了,李孚他们也讨论了半宿。

        罗耀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来,扔给李孚:“找你商量点儿事儿。”

        “别给我下套,我可不会再上你的当。”嘴上说着,手里可没拒绝,将罗耀扔来的一盒烟抓在手中,随手揣口袋里了。

        “不就坑你一回嘛,至于记这么长时间?”罗耀撇了撇嘴,“你就没得好处,太小心眼儿了。”

        “你有事说事,没事儿,我继续睡去,这可离早上出操还有半小时呢!”李孚打了一个哈欠道。

        “今天周会,你是不是睡糊涂了?”

        “周会也一样,还能多睡会儿,嘿嘿……”

        “我长话短说,闫鸣的事儿,你也知道,其实双方都有错,当然,金敏杰作为教官更加不应该,教官们对我们这些学员的态度你也是知道的,光惩治一个金敏杰,解决不了问题。”

        “你想把事情闹大?”李孚闻言,吃惊的问道。

        “我的想法是,咱们得联合起来,借此会给教官们施压,逼迫他们跟我们来一个约法三章,以保证此类事情以后不再发生。”罗耀斟酌道。

        “你想怎么做?”李孚也是个胆子大的,一听罗耀居然要搞大事儿,顿时就来了兴趣,这等大事他要是不参合进去,太遗憾了。

        “以你的名义召集咱们队长级别的周会之前先串联一下,开个小会,先罢训,然后选出学员代表与教官们展开谈判。”罗耀道。

        “我怎么感觉,你又是在挖坑让我跳?”李孚吸了一口凉气,当然知道这里面的风险有多大,但是,同样收益也是巨大的。

        一旦他成了这一千多名学员中的带头大哥,那好处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我说动不了文子善他们,但是你可以,所以,这事儿只有你来领头。”罗耀很直白的说道。

        “他们也不一定会听我的。”

        说实话,李孚还真有些心动,他是有野心的,不然也不会让在特务处担任要职的姐夫将他送到这个特训班来了。

        但是,跟罗耀合作,他真是怕被坑,有一种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

        “干不干,你不干,我去找文子善……”

        “干,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