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1章:开训

第31章:开训

        “是罗耀这小子背后搞的鬼?”

        事情的最终始末传到余杰耳朵里,他大吃一惊,他是故意放任第一批学员之间的这种竞争,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

        廖侠道:“这从老乡那里租借‘长锯’的主意确实是李孚的,可李孚没钱,去找罗耀借钱,也不知道他们达成什么协议,罗耀坐享其成后,反过来坑了李孚一把,还小挣了一笔。”

        “这个罗耀,有点儿意思呀。”余杰乐了,他教过的学生不少,还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居然这样坑自己同学的。

        “……”

        廖侠一呆,他跟余杰时间不长,对于这位长官的性情,还不是太了解。

        “老余!”

        谢立秋从外面进来,直接道:“老余,李孚的事儿你都知道了吧,我觉得,此人人品有问题,此风不可长。”

        余杰呵呵一声:“老谢,你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置呢?”

        “这同学之间应该相互帮助,精诚团结才是,李孚和刘金宝两勾结,故意囤积居奇,胁迫其他小组租借他们的‘长锯’,谋取私利,若是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人人效仿,咱们特训班的班风就要被他们俩给败坏了!”谢立秋十分生气,他是总教官,听到下面的禀报,第一时间就来找余杰了。

        “没那么严重吧再者说咱们班规中有写明不允许这么做的吗?”

        “老余,你……”谢立秋愣住了,余杰这是明显拉偏架。

        “不教而诛,我们若是凭这个就处罚李孚和李金宝,只怕他们两个会不服气的。”余杰继续道,“再者说,他们两方人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有人强迫他们,符合自愿原则,既然班规中没有规定,他们又是自愿行为,我们处分他们总要有个理由吧?”

        “那就在训练中没有请假,擅离职守,这条总行了吧?”谢立秋想了一下,总算找到一个理由。

        “这一条最多只是一个警告处分。”

        “那就警告!”谢立秋气愤的说道。

        余杰呵呵一笑,谢立秋是总教官,分管训练工作,与总队长(暂缺),以及他三个人是特训班的三巨头。

        三人之中,他是总负责。

        为了以后的工作,这个面子他还是要给的。

        ……

        区区一个警告处分,对李孚和刘金宝来说,没什么,这种处分,根本就是不痛不痒的,毕竟他们只是学员。

        若是还是过去的岗位的话,那影响就大多了,起码半年内升迁对他都无缘了。

        但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幕后黑手,却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刘金宝当然不会有啥怨恨,他得了好处。

        承担一些后果也是应该的。

        最不甘心的是李孚。

        他是什么好处没捞到,还背上了一个处分,心里自然是对罗耀有意见了,不过,他这个人倒也有心胸,自己考虑不周,才让人给算计了,没得说,这哑巴亏吃了,也认了。

        等以后把场子找回来就是了。

        ……

        大礼堂历时十余天,终于建好了,余杰还让人在大礼堂后面的小湖边上修筑了一条河堤,作为学员日常训练和散步的场所,为了讨好戴雨农,取名为雨农堤。

        新学员终于陆陆续续抵达临澧班本部基地,加起来八九百人,有年轻的学生,还有失业的青年,沦陷区和国统区的都有。

        这些人到了之后,先安排住下来,发放生活用品。

        按照训练大纲,所有学员都将先进行三个月左右的基础军事训练科目,然后在进行分技能方向进行强化深入训练。

        罗耀等第一批学员全部打乱编制,分散编入新的学员对中。

        也就是说,过去的短暂的分组算是画上了句号。

        除了男学员之外,还有将近两百多名女学员,听说是戴老板觉得招收的女学员太少,特意从别的地方弄来的。

        别人不知道,罗耀很清楚,这些女学员有一半而是戴雨农管第一军军长胡寿山伸手要过来的,这些女学员原本是中央军校长沙(七)分校的。

        这些女学员学成之后,本来都是要进入军队服役的,而现在她们被人转手一卖,弄进了“军统”,很多人后来的结局都很悲惨。

        她们当中不少人后来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有逃跑的,也有找关系走人的,还有被抓回来关禁闭。

        大部分都没有什么好的未来。

        罗耀有些痛苦,有时候知道结局并不是一件好事儿,有时候,看着这些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们被骗着跳入火坑,却无能为力。

        很折磨人。

        “这今天看你情绪不太好,也不怎么说话,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吃饭的时候,刘金宝关心的问道。

        他有睡觉做噩梦的老毛病,这事儿同一批的学员都知道,他从金陵那段死里逃生的经历也不是秘密。

        谁经历那一段,在心里留下阴影,这都是正常的。

        幸亏进临训班不需要进行心理评估,不然就凭这一点,罗耀想进特训班,几乎是完全不可能。

        不过,他的病症越来越轻了,虽然还是会做噩梦,但频率越来越少了,而且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有些噩梦做多了,承受能力自然上升了。

        “没事儿,可能是累了吧,晚上没睡好,你和满仓的呼噜声太大了……”罗耀找了个理由搪塞道。

        “嘿嘿……”刘金宝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咱们马上就分开了,分开了你就不用烦我和满仓大哥了。”

        “对了,上头找你谈话了,打算分你去哪个中队?”

        “我是想跟你在一个中队,但估计不可能,上头的意思是,所有人全部打乱,咱们这些人去各小队担任队长或者队副……”刘金宝打听消息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

        罗耀和刘金宝分在了第一大队,满仓和顾原分去了第二大队,八个小组的男学员基本上都是这么分的。

        女学员是单独一个中队。

        这批学员大概有一千一百多人,刨去女学员的人数,男学员又近九百人,分成两个大队,共六个中队。

        一个中队大概一百五十人左右。

        大队和中队的军事主官和政治指导员都是有教官担任,中队一下,各小队队长则有第一批学员中资质出色之人担任。

        罗耀被分在一大队二中队,担任三队队长。

        刘金宝在三中队,他的职务是队副。

        宫慧也担任了女生直属中队三队的队长,而她们的中队长是那位后来在军统内部有“特工女神”之称的易占江。

        二月底,传来消息,复兴社被取缔了,凡属于复兴社成员可自愿加入新成立的三民主义青年团,余杰找他谈话了。

        不光是复兴社变成历史,军调局二处也可能会撤销,当然,会有一个新的机构诞生,这个机构会更加强大。

        罗耀当然知道,余杰说的机构,就是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英文代号:bis,与另一个特务情报机构中统并列为国府两大特务机构。

        一眨眼的功夫,罗耀已经在临澧待了快一个月了,经过宣誓,分队开训后,各项基础训练工作也陆续的展开。

        每天的训练任务十分繁重,早上不到五点四十五分就要起床,队列,体能,格斗,枪械,还有政治理论学习几乎是每天都排的满满的。

        军事训练,自然是旧军队的那一套,军事教官一个个虽然有着丰富的行伍经验,可脾气都不太好。

        加上国军中体罚士兵的现象横行,因此,训练中体罚学员的事情经常发生,罗耀所在的中队,中队长项廉兼中队军事教官,就是这样一位脾气不太好的人。

        在训练中,稍有一点儿做的部队,他手中的皮鞭就毫不留情的抽了过来了,若是惹怒了他,那就苦头可就大了。

        罗耀因为是队长,加上他跟余杰走动比较频繁,因此挨打倒是没有,但挨骂却是免不了的。

        他也知道,他一个人改变不了训练班这种落后的现象,他也没想过改变什么,他的目的是努力的适应这里的一切。

        开训后,他跟宫慧见面的次数就少了,女学员中队那边管理的更加严格,宫慧虽然是队长,比普通学员相对自由一些,但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跑到男学员大队来找罗耀。

        只有在吃饭的时候见面说上两句话。

        至于,罗耀想让宫慧教他枪法的想法,那自然是落空了,基地训练营有专门的枪械教官。

        他们这些人除了要掌握枪械的基本使用之外,还需要额外掌握多种型号的长短枪的使用,当然,对枪法的精准度也是有要求的。

        罗耀的军事素养提高很快,尤其是枪械的拆解和组装,在第一大队大比武中获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

        当然,他是有所保留,他以一己之力拯救了特训班第一批学员的故事在基地训练营广为流传。

        属于“风云人物”之一。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在这一届特训班中,有一个听力超群的人,叫罗耀,能够听得见几里之外的声音。

        所以,说悄悄话的,都要躲着他远点儿。

        而且罗耀还得到了副班主任余杰的赏识,私下里经常把人叫过去开小灶,都说余杰收了罗耀做了学生。

        这个“学生”,跟班里的众多学员是不一样的。

        只有罗耀清楚,余杰对他确实关照有加,也有这个想法,只是他一直没有明说,他也只当是不知道。

        说出来,就没有回圜的余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