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0章:背锅

第30章:背锅

        训练基地(临训班班本部)草创,余杰几乎每天都要忙到深夜,睡眠时间不足五个小时,可他又不敢懈怠。

        上头那位戴老板对他是既用,且防。

        这是一个很头疼的事情。

        时间紧,任务重,余杰其实内心并不想接这个工作的,奈何他内心深处似乎也想争一争,就被说动来了。

        他们这些人过去都有过一段“背叛”的历史,因为这个,不可能被委以重任,能安排做教书育人的工作就很不错了。

        后续大批学员就要到了,住宿和吃饭都要安排,千头万绪。

        经费只是其中一个问题,还有其他很多问题,比如特训班的组织架构,训练教材和大纲的编写等等。

        这毕竟是“特务处”成立以来,第一个正规的,而且规模如此之大的特务人才训练班。

        这老板每天至少三份电报,询问情况,遥控指挥。

        虽然选的这个中学占地面积不小,基础设施完善,但一下子进驻小两千人的吃喝拉撒睡,这就明显不够了。

        还需要建更多的房子,训练场和靶场,才能满足需要。

        余杰现在不为钱发愁,他是为时间不够用发愁,马上就要开班了,怎么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准备齐全呢?

        ……

        “怎么回事,外面吵什么?”一阵吵闹声传入余杰的耳朵,他露出一丝不悦的神情,询问一声。

        秘书廖侠跑了进来:“余副主任,学员宿舍那边闹了点儿小矛盾。”

        “这么晚了,不睡觉,吵什么。明天哪有精力做事儿?”余杰冷哼一声,“让他们都给我睡觉去!”

        “恐怕不行。”廖侠讪讪一笑,汇报道。

        余杰诧异一声:“怎么不行,他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敢不听命令?”

        “您还是去看一下吧,我怕他们待会儿会打起来。”廖侠忙道。

        “王副总队长呢?让他去处理!”余杰道,学员的日常生活和纪律工作都是总队长分管的。

        “王副总队长陪谢总教官今天晚上去找王县长化缘了,在德月楼吃饭还没回来呢。”

        “怎么回事?”余杰更惊讶了,李孚是这批学员中比较出色中的一个,做事很有谋略,而且很稳重,他非常看好这个学员。

        “还不是为了砍伐毛竹工具的事情,李孚出高价把竹林附近的几个村子的长锯都租走了,其他几个组想租都租不到了,就去找李孚理论了。”廖侠将事情原委解释道,“他们指责李孚没有袍泽之情,自私自利,正在宿舍吵闹呢!”

        “这李孚做事不像是那种不留余地的人呀?”余杰闻言,稍微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

        “这都快打起来,您还笑的出来?”

        “这些人既然被人抢了先手,那就自认倒霉,租不到就去想别的办法,有什么好吵闹的?”余杰哼哼一声。

        “您还觉得李孚做得对?”

        “有什么不对的,要是他们把锯子给弄走了,再高价租给李孚,我也是同样的话。”余杰道,“人家是花了大价钱弄来的,这些人仗着人多势众,就能不劳而获吗?”

        其实是做特务工作的,最是需要冷血无情,要是事事留情,那害的就是自己,不给对手活路,才是对自己最大的负责。

        心太软,做不了这个工作。

        “呃……”

        “不要去管他们,就算打起来,不闹出人命来,别管!”余杰大手一挥。

        培养人才,得放手让他们自己竞争,将来这些人到了敌后工作那都是不讲规矩的,他可不想培养出一批只会照本宣科的庸碌之辈。

        这就跟养蛊差不多。

        只不过没有养蛊那么残酷而已。

        其实李孚做事并没有太绝,他只是将距离竹林最近的几个村子的“长锯”高价租了过来。

        稍远一些的,他就不管了,反正就两个小组,也用不了那么多。

        可是,刘金宝却趁送毛竹料的过程中,把这一路上沿途经过村庄的“长锯”全部一扫空了。

        喏大的临澧县肯定不止这些“长锯”,可是时间不等人。

        其他组的人也都是人生地不熟的,等他们弄到了,早过任务时限了。

        所以,才急眼了。

        ……

        面对气势汹汹的其他六个小组的组长,其中还有一位是女组长,李孚有些招架不住,但是他也很快就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他知道是谁捣鬼。

        除了罗耀,不会是别人。

        这缺德的家伙,居然暗地里先一步把其他六组可能去租借“长锯”的村子里的“长锯”一扫空了。

        这些村子并不清楚他们迫切需要“长锯”,还没有坐地起价,有的甚至直接把“长锯”卖了。

        反正卖的钱足够再买一把新的。

        要不是他们不允许雇人砍伐毛竹料,估计罗耀早就拿钱雇佣别人帮他干活了。

        可是他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呢,迟早会让其他几个小组知道的,那不是那这几个小组的人都得罪了?

        李孚还没想明白。

        刘金宝就嬉皮笑脸的出现了。

        一边劝架,一说跟其他几个小组的人说,自己在运毛竹料回来的时候,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他弄了不少“长锯”,可以租给其他的小组,就是租金稍微有点儿贵,一把一天十块钱。

        租不租?

        当然要租了,明知道这是个坑,那也得跳进去,任务完成不了,那就是不是十块钱能解决得了的事情了。

        于是,纷纷立下租赁约定,一个小组两把,很快刘金宝手里就租出去十二把“长锯”。

        李孚和一组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都憋着一口气,知道这是五组的人搞的鬼,有人想把事情真相说出来,但被李孚给拦了下来。

        这个“黑锅”和哑巴亏他是吃了。

        没办法,谁让他算计不过人呢,恐怕就算他不登门,罗耀估计也会这么干的,而他也可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才能租借到“长锯”。

        亏吗?

        不好算,至少一组比其他组多出半天时间,还有,他们“长锯”不用付租金,这可不是用一天就完事儿,砍下来的毛竹下料还得用它呢。

        也就是说,刘金宝手里租出去的十二把“长锯”,每天至少能手上120块租金,要是按照大礼堂的十天工期计算的话。

        这就挣一千多块了,而他租借的租借的“长锯”成本每天绝不会超过两块钱,这把赚大了。

        刘金宝没这个脑子,背后一定是那个“黑心”的罗耀指使的。

        ……

        闹剧结束了,各组都各怀心思歇下了,明天的砍伐毛竹料的任务可是很繁重的,得早点儿休息,积蓄体力。

        被人暗地里算计了,李孚当然不服气,第二天一早,他就找到罗耀。

        “罗耀,你不地道,你挣钱,让我给你背黑锅?”

        “有这事儿?”罗耀装傻充愣道,这种事儿,他当然不可能承认了,他又不傻。

        “装,继续装,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就去把最近的两个村子的‘长锯’租了过来,他们知道我们在这竹林砍伐毛竹料,其他村子我都没去,因为足够咱们两个组使用了,而你,却让刘金宝把附近的村子和镇上的‘长锯’都搜罗起来了,故意的让其他人租借不到,然后他们以为这事儿是我做的,你再让刘金宝把手中这些‘长锯’高价租借给他们,你是名利双收呀!”李孚一口气说道。

        “李兄,你可冤枉我了,这事儿从头至尾跟我没有关系,你来找我借钱,去租借‘长锯’,咱们达成合作协议,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情,我可从来没对外宣扬吧?”罗耀道,“还有,刘金宝弄到‘长锯’租借给其他六组,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还不是你使得坏?”李孚咬牙切齿道。

        “嘿嘿,你还真看得起我。”

        “没你的资金支持,他刘金宝能把这附近村子和镇上的‘长锯’都搜罗一空吗?”李孚质问道。

        罗耀嘿嘿一笑:“那我就不知道,谁能没点儿秘密?”

        “我知道你不会承认,你就不怕我把你做的事儿告诉文子善他们?”李孚威胁道。

        罗耀笑道:“你现在去说,他们会信吗?”

        “你,卑鄙!”

        李孚是聪明人,很快就想明白其中的关键,现在文子善等人认定是他做的,他越是想撇清关系,在别人眼里就是甩锅。

        其他人又不知道他跟罗耀的秘密协议。

        李孚气的拂袖而去。

        “李孚这个人很有背景,你怎么把他给得罪了?”宫慧悄默声的走到他罗耀的身后小声道。

        “你怎么走路没声音,吓我一跳?”罗耀伸手抚摸心脏,做出一个被“吓”的表情说道。

        “别转移话题,我不相信你没听到我过来?”宫慧白了罗耀一眼。

        “李孚,书生意气太重,我怕他将来会吃亏。”罗耀叹了一口气,“我坑他一下,不会要了他的命,别人就未必有这个好心了。”

        “这么说,你是在帮他喽?“

        “我这么正直无私,你难道没看出来吗?”罗耀“哼”一声,“咱们该干活儿了,今天咱们可要把所有毛竹料都弄回去。”

        宫慧白了他一眼,跟了上去。

        其余六组的人真的看不出来吗,只是,倒霉的只是李孚而已,合谋的人是他跟刘金宝,而他主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