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6章:有匪

第26章:有匪

        “复兴社”特务处的能量是巨大的,第二天一早,就接到消息,一车从江城发来的救援物资到了益阳站。

        沈彧带着休息了一晚上的罗耀等人赶着空马车过去。

        御寒的衣物,棉被,还有帐篷,以及最重要的药品……

        装了满满的三大车。

        除了重伤员留在县城医院,其余人一刻不停留,护送物资就上路了,他们必须尽快的赶回去。

        队伍的粮食昨天晚上就告罄了,就算是拿钱外出购买粮食,也难买到粮食,附近遭灾的村子,自己都还顾不上呢。

        来的时候,走了整整一天,回去的时候,估计也差不多,而且在火车站卸物资耽误了时间。

        就算原路返回,估计也要到晚上才能返回寺庙。

        白天还行。

        这天一黑,不光辨认不清路和方向,还有,越是往山里走,那路上就越不太平,湘西地区匪患丛生多年,他们行走的地区虽然地处详细边缘,可也经常有流匪滋扰,尤其是遭灾之后,活不下去的人,直接上山落草为寇。

        所以,湘西地区的匪患不绝。

        这老百姓遭了灾,山里的土匪日子也不好过,他们这样大摇大摆的带着三大车物资出城,只怕是人家眼里,早就成了一只大肥羊了。

        这也是为啥沈彧非要带一个警卫排过来的原因了,来的时候,他们啥都没有,土匪们就算看见他们,也不会主动招惹。

        一个装备精良的正规军排,实力那是远超一般土匪流寇,加上他们没带什么物资,硬碰硬,傻子才干呢。

        可回去的时候,他们携带的是满满的物资,那在这些亡命之徒眼里可就不一样了,这些物资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为了财富,铤而走险的人不在少数。

        这些罗耀都能想到,作为领队的沈彧岂能想不到,所以,回去的时候,没有走原来的路,而是走另外一条路。

        这条路前半部分益阳组的人已经打探清楚了,安全,但是后半部分深入山区了,就难说了。

        而且过去的路现在走不了,只能安排人前出侦察,确定安全之后,小分队和物资才会继续前进。

        这样很稳妥,但不免行进的速度耽误了。

        沈彧也很急,可是急并不能解决问题,一旦急躁冒进,很可能把连自己带这批救援的物资都搭进去。

        到那个时候,苦等在荒寺待援的王乐清等人可就麻烦了。

        没有食物,再没有御寒的衣物,还有那么多的轻伤员,这么冷的夜晚,那是要冻死人的。

        “罗耀,如果前面有危险,你能提前听的到吗?”沈彧把罗耀叫过来,劈头就问了一声。

        罗耀愣住了,旋即,他明白沈彧为啥把选他这一组跟着一起出来了,他是看重了自己预知“山洪”爆发的能力。

        当然,他可能是误会了,自己并非有这种预知能力,而是他的听力超越正常人,听的远,在根据山洪的速度计算出抵达的时间,提前预警的。

        这不是第六感,或者超能力。

        沈彧有些病急乱投医了。

        “沈教官,我能发现山洪和泥石流,其实并非我有什么预知的超能力,是因为我这耳朵能听到很远地方的动静,所以……”罗耀觉得有必要跟沈彧说清楚,免得以后各种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他也不可能把自己听力上的异于常人的能力无保留的都告诉对方,那样自己就可能成为切片小老鼠了。

        这个能力来的他自己都解释不太清楚。

        “你能听多远?”沈彧闻言,眼睛一亮,他也不相信罗耀有什么超自然的能力,但如果是听力非凡的话,那就解释的通了。

        “两三里应该没问题。”罗耀想了一下,还是有所保留。

        “走,走,徐排长!”沈彧闻言,直接拉着罗耀就往队伍的前头走。

        “到!”

        “你带一个班前出一百米侦查前进,你们任务就是保护罗耀学员的安全,他说怎么走,就怎么走,听见没有!”沈彧命令一声。

        “是,沈长官。”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徐排长就一个小小的少尉,沈彧可是中校,差了好几个级别呢,他的话敢不听吗?

        何况他也知道,前天晚上,要是没有罗耀的提前示警,多少人都得葬身在那山洪和泥石流里。

        前进的速度开始加快。

        罗耀知道,眼下不是藏拙的时候,他跟这支队伍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湘西的土匪历来都是凶残至极的,就算不死,落到他们手中,估计也没好下场。

        帮沈彧,也就是帮他自己。

        尽管他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帮得上,毕竟这活儿他是第一次接,也是第一次干,一旦出纰漏,那可能整支队伍都跟着完蛋。

        徐排长是打过淞沪会战的老兵,战斗经验丰富,罗耀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学习机会了。

        那怕是学到一点儿皮毛,也是有用的,保护准以后用得着。

        ……

        队伍在蜿蜒的山路上前进着,突然,走在前面的罗耀一伸手,向后面的徐排长等人打出一个手势。

        “停。”

        “怎么了,罗耀兄弟。”徐排长跑了上来,对罗耀很客气的问道,他很清楚,这些学员将来起点都比他高,甚至还可能成为他的长官,现在搞好关系,未来或许人家一句话,就能让你改变命运。

        “前面树林里面有人,这又是山洪又是泥石流的,普通老百姓这个时候不会出现在这里,应该是土匪的探子!”罗耀道。

        “怎么办,这条路是必经的,要是饶的话,至少多走两个小时,来不及了。”徐排长流露出一丝焦急道。

        “他们的探子都到了这边,说明距离土匪大部队埋伏的地方不远了,咱们不能让他们把消息传递回去。”罗耀压低了声音道,“徐排长,你先派人回去向沈教官汇报,咱们不如这样……”

        “好,就照你说的办,这些土匪杀人不眨眼,遇上了,那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徐排长听了罗耀的建议后,频频点头。

        ……

        四百米外,山坡树林中,两个人蜷缩着身子,蹲在茂密的草丛之中,已经有四个小时了,他们选的这个地方既能看到山下路面的情况,又不容易被发现。

        要不是山上风大,寒风从他们的裤卷儿往里钻,这裤裆里面凉飕飕的,实在是让人难熬的。

        他俩都能趴在这里熟睡过去。

        “哥,你快看,来人了……”盯着山路不敢眨眼的小个子土匪一胳膊肘猛地杵了身边的同伴一下。

        “哥,你咋回事儿,说话?”

        小个子土匪急了,一回头,傻眼了,两支黑通通的枪口对准他的后脑勺,那手指就扣在扳机上。

        只要他有异动,就准备去地府投胎了。

        而他的同伴,已经被拧在一边,捆成了粽子,“呜呜”的跪在那里,眼神恐惧的望着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

        被发现了。

        ……

        土匪本来就没有什么信义可言,为了活命,什么都干得出来,这两土匪探子自然是问什么,说什么,一点儿都不敢隐瞒。

        当然罗耀也不会轻易相信,土匪之中不乏奸诈狡猾之徒,不会把自己的布置都跟自己手下人讲的。

        还需要亲自去看一下。

        “你说这伙儿土匪有将近百人,就在前面的山岗上设伏?”沈彧听到罗耀的汇报,有些吃惊。

        罗耀点了点头:“他们就埋伏在我们必经之路上,如果绕道的话,至少耽误两个小时以上。”

        “现在距离天黑已经不到两个小时了,如果不走这条路,绕过去的话,路不但难走,而且一旦迷路,就更麻烦。”沈彧面露难色。

        “沈长官,虽然这支土匪有一百多人,可这些人都是乌合之众,而且武器装备也不如我们,如果我们可以绕到他们的后面,给来一个突然袭击的话,击溃这支土匪,那我们就能安全通过了,这样至少可以节约一个小时的时间。”徐排长道,“而且还不用绕路。”

        “徐排长这个建议值得一试,土匪并不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他们所在,如果我们突然出现在他们背后,发动猛烈袭击,只要一举沙溃他们,这条路我们就过去了。”罗耀附和一声。

        “有把握吗?”沈彧是搞敌后行动的,这种战斗他并没有太多的经验,自然有些拿不准。

        “有!”徐排长大声道。

        “好,那就去准备吧,五分钟后出发。”沈彧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之人,既然战斗经验丰富的徐排长都说了,那就冒险搏一把。

        “沈教官,我想参加战斗!”罗耀请求道,这好不容易逮着一次实战的机会,他岂会错过。

        “你,不行,你没有任何战斗经验,去了只能徐排长他们还要分心保护你。”沈彧一口拒绝了。

        “沈教官,我能让徐排长他们无声无息的接近这些土匪,然后以最有利的距离发动突然袭击,而我不需要出击,远远的躲在后面就行了。”罗耀道。

        “你确定?”

        “实在不行,让满仓和刘金宝两个人跟着我,他俩都是有一定战斗经验,他们不参加战斗,保护我总可以吧?”罗耀又道。

        这个方案倒是可行,沈彧将刘金宝和满仓叫了过来,叮嘱一番后,让他们一路保护罗耀,随徐排长一起行动。

        160336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