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5章:立功

第25章:立功

        罗耀立功了。

        尽管这个功劳并不是他想要的,今天救下的这些人当中大多数日后会站在他的对立面,可他总不能眼看着那么多人就这样丧命在泥石流之下,他良心难安。

        未来的事儿谁也说不清楚。

        抵抗日寇侵略中,这些人也是立下功劳的。

        虽然及时的转移,物资算是不必说,伤亡也不可避免,慌乱中被踩踏的,跑得慢被泥石流冲走的,还有自己不小心的滑到的……

        当统计数字出来的时候,还是让所有人都沉默了。

        重伤六个,轻伤二十几个,失踪十一个!

        失踪的多数是随行警卫连的士兵,还有一名少尉排长,另外学员队中也有一人动作稍慢了点儿,被卷入了泥石流中。

        这个结果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当然,倘若当时听了罗耀的话,当机立断撤离的话,或许损失会减少跟多,但是,已经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了。

        雨停了。

        这对困境中的队伍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儿。

        王乐清派出了三支寻找路的小分队,有一支天亮回来了,他们发现了一座废弃的寺庙,虽然已经破败不堪,但能遮风挡雨。

        他们现在这样,马上赶路是不可能了,道路都让泥石流给冲垮了,搞不清楚情况就盲目上路,到时候会出现更大的问题和损失。

        给另外两支小分队留下记号,所有人全部转移至废弃的寺庙。

        寺庙不是很大,年久失修了,大殿已经坍塌一小半儿,几个偏殿也基本上不能用,倒是大殿前的空地可以清理出来,支上备用的帐篷。

        拆椽子,生火,熬姜汤!

        “没受伤的,淋过雨的,每人先喝上一碗,然后把湿衣服脱掉,围绕火堆跑起来,一定跑出汗……”

        “老罗,你怎么还懂这个?”

        刘金宝很惊讶,罗耀能读得起大学,家境必然不错,这种手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哥儿,怎么会懂这些?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淋了雨,寒邪入侵,最容易生病了,这只要是跑起来,把侵入体内的寒邪驱赶出去,就没事儿了。”罗耀叹了一口气,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就现在这条件,要是不用这个办法,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倒下一大片!

        “大家都照罗耀说的去做,不想生病的,都给我跑起来!”李孚在学员队里的威望和号召力那可比罗耀强多了。

        他这一开口,效果比罗耀强多了。

        逃命的时候,很多人都是从睡梦中惊醒的,很多人的背包都没来得及带出来,像罗耀这样的,上半夜有警戒任务的,背包都没有打开,拎起来就跑,所以,随身物品倒是没什么损失,还能把潮湿的衣服换下来。

        很多人就未必有这个运气了,有的,只能里面穿一条裤衩,披着一张毯子或者外套,湿衣服是不能穿在身上的,那样能把人冻成冰棍。

        衣服架在外面一圈,也能遮挡一些寒风,顺便还能烘干,里面一圈人围着火堆跑起来,跑一会儿,喝上几口红糖姜汤,驱寒以及补充体力。

        场面挺壮观的。

        至于女学员那边,只有女学员发扬风格了,罗耀把自己的背包里的衣服也贡献出去了,当然。

        谁都不敢跟宫慧抢,然而宫慧自己并不缺……

        罗耀已经游过一次长江了,这一次算是跳黄河了,不知道洗不洗得清了,反正顾原冻的像个鹌鹑似的,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罗耀让刘金宝拿了一条毯子走了过去。

        ……

        大殿的一角被清理出来,作为队伍临时指挥所。

        “长官,戴老板急电,他已经命人筹备一批物资,以最快的时间起运,最快明天一早运送到益阳,让我们想办法去益阳火车站接收这批物资。”王乐清的副官拿着一份电文汇报一声。

        王乐清面露一丝喜色,总算有一个好消息了,他现在最缺的就是物资了,有了物资,就好办多了。

        “沈彧,接收物资的任务就交个你了,你挑选一些人去益阳火车站,务求明天天黑之前将物资运到。”

        “乐清兄,咱们现存的粮食和药物能支撑到明天吗?”沈彧问道。

        “粮食这一次我们本来带的就不多,转移又是十分匆忙,估计现在所剩无几,但是我们可以到附近的乡民家花钱购买,这里是鱼米之乡,粮食的问题应该不难解决,难得是药品,这么多人淋雨,虽然采取了一些预防措施,但我还是担心会有很多人撑不住,所以药品和御寒的衣物才是我们急需的。”

        “我明白了。”沈彧点了点头。

        实在不行,就只有杀那些驮马了,人总比马金贵吧,没有了人,再多的驮马也改变不了。

        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一场暴雨加泥石流,不光是将罗耀他们这支队伍困在了半路上,整个益阳以西的山区道路多处被冲毁,堵塞甚至改道。

        原来在地图上的路,现在可能变成一条河,或者根本看不见了……

        沈彧从警卫连挑了一个排,又从学员队叫上罗耀这组人,组织了一个临时运输队,将几个重伤员驮上。

        临时营地的治疗条件有限,军医的医术不行,还缺药品,重伤员如果不及时转移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县城进行治疗的话。

        恐怕他们撑不了多久,就算没有救援物资过来,他们都要派人将重伤员护送去县城。

        没有公路,乡村的泥路,山路,下过暴雨后,那是泥泞不堪,一脚踩进去,直接没过脚脖子。

        路不但难走,而且非常耗力气。

        一个上午,七绕八绕的,只行进了二三十里路,罗耀估算了一下,地图上的直线距离也就四五里左右。

        按照地图所示,此去益阳城距离至少有二十公里,这才走了四分之一。

        途中经过好几个山村,都不同程度的遭了灾,有一个存在在山坳里,几乎全部被山洪给冲没了。

        至于那惨状,真是有些看不下去。

        罗耀的坚持下,还附近搜寻了一下,除了找到七八具尸体,几乎没有一个活物,掩埋尸体后,所有人怀着沉重的心情继续上路。

        罗耀也不知道历史上是否发生这样一次暴雨之后的泥石流灾害,也许这就是一个局部地区的小灾难,除了当地县志有所记载之外,外界只怕知道的不多,甚至几十年后也只有当地人或有印象,外人早已不知情了。

        历史有很多事情就是这样被时间给磨灭的。

        会是他这只小蝴蝶煽动动了一下翅膀带来的吗?

        罗耀不得而知。

        他现在只希望能够尽快的接到救援的物资,然后把物资拉回去,再然后,平安的赶到临澧。

        越靠近县城,路况变得好起来。

        天黑之前,他们居然赶到了益阳县城,沈彧的级别和权限不低,很快就联系上特务处在益阳的一个消息组。

        他们在益阳组的安排下,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大车店住了下来。

        终于吃上了一顿饱饭。

        沈彧去县城的电话局,给在湘城的余杰打了一个电话,将队伍的情况大致汇报了一下,还重点提到了“罗耀”示警的经过。

        这其中对罗耀是大加赞赏,若无罗耀直接闯入指挥军帐示警,这一次只怕不是物资损失了,恐怕队伍中大半人都没办法活下来。

        余杰自然也接到了电文和军调二处总机的通报,但具体情况并不清楚,沈彧的这个电话打过来。

        也算是令他心头一块石头落了地。

        而且,这一天,他也没处理别的事情,就在看这第一批学员写的自传了,尤其是宫慧写到这一次任务考验。

        其中多次提到罗耀在这次考验任务中表现,因为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叙述的很详细,几乎占据了宫慧所写的自传中四分之一的篇幅,其中更多吃惊和溢美之词。

        当然,对照罗耀自己所写有关考验任务部分,很多经过,都是一笔代过,并无详细过程。

        也不能说罗耀故意隐瞒,毕竟自传这东西,主观的东西还是很多的,怎么写,那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只要没胡编乱造就行。

        很多事情自己可能没觉得什么,但在别人眼里,也许就不一样了,无可指摘。

        余杰自问对罗耀已经足够重视了,派人详细调查了有关罗耀的情况,发现罗耀除了获得特训班名额上面有些瑕疵,但那似乎也不是他自己的问题,也是有人私心,故意的将他塞进来的。

        在余杰看来,这个私心是不对的,但结果却是好的。

        现在招募一个大学生有多难,而且还是一名已经毕业的大学生,这跟那些没完成学业的是不一样的。

        而且,罗耀还有在财政部半年小公务员的经历。

        这是人才。

        就算不被人走后门塞进来,这样的人,只要有机会,自己碰上了,想办法也要给弄进来。

        人才嘛,总有些小性子的,只要到了这里,接受锤炼和调.教之后,自然会有变成自己想要的人。

        “蓝衣社”就是能把顽铁炼成精钢的地方。

        但是从宫慧所写的“自传”中,他发现罗耀所表现出来的细致入微的观察能力以及情报分析和侦察方面的天赋出人意料。

        这不这次举办特训班想要找的人才吗?

        而且这小子为人谦厚,性格不张扬,做事情循序渐进,若不是这一次突发泥石流,只怕他是不会做出怒闯总队部示警的行为。

        捡到宝了!

        这是一枚璞玉,只要稍加雕琢,就能绽放出不一样的光彩。

        况且,这一次要不是他,很多人都会倒霉的,他这个副班主任绝对是首当其冲,戴雨农用他,可也防着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