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9章:特务

第19章:特务

        湘城·南天门外天鹅塘旭鸣里四号,融园1号。

        这是一栋独立的三层大洋楼,高墙青瓦,十分气派。

        大门前并没有挂任何牌子,但是门口有持枪的军警站岗,进出的人都低着头,来去匆匆,很少见他们跟别人说话。

        “是这儿吧?”罗耀和宫慧找了一家湘菜馆,饱餐了一顿后,这才雇了一辆车,让人送他们过来。

        “我要是没听错的话,刘金宝说的就是这个地址。”宫慧点了点头。

        罗耀摸了一下下颌,摇头晃脑一声:“倒是像咱们要来的地儿,走,咱过去问一问?”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

        还没到大门口,罗耀和宫慧就被门口的军警给拦了下来,一脸严肃的质问道。

        “我们是来报到的。”

        “报到,你们是特训班的学员?”那军警脸上露出狐疑之色,上下左右仔细的打量了两人一眼。

        “是的,我们就是特训班的学员!”

        “特训班第一批学员不是分组了吗,一组四到五个人,你们这一组有女生,应该是五个人,怎么就你们两个?”那军警一脸的戒备,显然是并不相信他们的话。

        “哦,是,我们组一共五个人,我们因为这个任务分开了,他们三个应该在后面,马上就到。”罗耀一看就知道,刘金宝、顾原和满仓应该都没到。

        “哦,是这样,你们先跟我进来,登记一下。”那军警脸色稍霁,点了点头,“我去跟长官禀告一下,这里是军事禁区,别乱走。”

        “明白!”

        在传达室,罗浩和宫慧登记了一下名字,然后就被安排待在一个小房间内等待,大概过了十分钟。

        小房间的门打开,进来一个穿军装的中校,黄呢子军大衣,年纪不大,双目囧囧有神,看上去很精神,双手拇指插在腰间武装带里面。

        走进来的时候,带着一股凌厉风行之风。

        “我叫沈彧,目前在筹备处接待学员工作。”年轻的中校校首先敬了一个军礼,然后自报家门一声。

        “沈长官,你好。”

        “不要叫我沈长官,直接叫我沈彧就可以了。”沈彧笑道,“其实我比你们大不了几岁,叫我一声沈大哥也行。”

        初次见面,当然不能太随意了,罗耀并没有改口道:“沈长官,我叫罗耀,这位是宫慧,我们都是这一次来参加特训班的学员。”

        “知道,你们都是五组的学员,我已经接到四哥从江城发来的电报了。”沈彧点了点头,问道,“你们是刚到湘城,吃过饭没有?”

        “我们在来的路上已经吃过了。”罗耀回答道。

        “吃过了,那我就先带你安顿一下,你们是第一批学员,接下来可能会有第二批,第三批,所以,条件稍微简陋一些。”沈彧一边走,一边给他们介绍。

        “这里只是筹备处,正式开班时间还没定下来,你们可能先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进行一些简单的军事训练,等年后班本部基地正式确定下来,再转移过去……”

        罗耀和宫慧两人频频点头。

        “你们的私人物品已经托运过来了,是先去取物品,还是先去看住宿的地方?”进入大楼,沈彧问道。

        罗耀和宫慧对视了一眼齐声:“还是先去看住的地方吧。”

        “好吧,跟我来。”

        “连日来,日机对不断对湘城的袭扰和轰炸,湘城损失很大,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住的地方都安排在地下,反正就是个睡觉的地方,大家平时白天都在地上活动,也没什么影响。”沈彧解释道。

        能理解,江城不也是三天两头有日军飞机过来,空军起飞拦截,甚至爆发小规模的空战。

        这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被褥和洗漱用品都给你们准备好了,都是全新的,干净卫生,你们放心使用就是了。”

        “谢谢。”

        “谢什么,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另外,已经有两个小组比你们先到了,你们算是第三名。”沈彧摆了摆手,笑笑道,“顺便透露一个小道消息,前三组有奖哟?”

        “是吗,有什么奖励?”罗耀的天性并不喜欢出风头,当然了,现在受第二灵魂的影响,性格有些许的改变,应该是两者中和一个过程。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沈彧神秘一笑,继续解释道,“我们房间不多,安排的有些紧凑,每个房间是四个人,刚好你们一组是四个人。”

        沈彧领着二人进了宿舍区,唤来宿管,指着罗耀吩咐一声道:“安排他去103号,宫小姐另有安排。”

        门外的动静引起了101和102房间内的人注意,纷纷开门出来,当看到是罗耀和宫慧的时候,都露出惊讶之色。

        从江城到湘城,这一路上还给了任务,分明就是一次考验,而最先抵达湘城和最后抵达的待遇肯定是不一样的。

        所以,各组自然是相互较这劲儿呢。

        罗耀看到了李孚,这个在出发报道分组的时候,留给他的印象最深了,他所在的小组居然是第一个到的。

        也就在夏口的时候见过一面,相互之间也不是很熟悉,也不好直接开口招呼,点头一个微笑,就这样看着沈彧带着罗耀来到103室门口。

        “李孚!”

        “到。”

        “罗耀刚来,一回儿安顿下来你带他四处熟悉一下。”沈彧一扭头,将李孚叫到跟前吩咐一声道。

        “是,沈教官。”李孚大声回答道。

        教官?

        罗耀一愣,刚才沈彧可没介绍自己是教官呀?

        “哦,忘了跟你说了,你们在筹备处这段时间,由我负责你们日常的军事训练。”沈彧看到罗耀眼中的疑惑,忙呵呵一笑解释道。

        罗耀心神一凛,这个沈彧刚才一直都在观察自己。

        自己居然没有察觉。

        推门进去。

        房间内已经摆好了四张单人床,床单都已经铺好,被褥也叠的整整齐齐,洗脸盆,牙刷,牙缸,毛巾,一应俱全。

        “一会儿,你去管理处领军装和鞋袜,咱们这儿,出去可以穿便服,但是在这里只允许穿军装,而且从你们进特训班第一天开始,你们就是一名党国的军人了,过去的职务就跟你没有多大关系了,都得从头开始。”沈彧提醒道。

        “明白,沈教官。”罗耀和宫慧齐声道。

        “你先收拾一下,我带宫慧去她住的地方。”沈彧招呼一声,就带着宫慧从103出去了。

        ……

        既然是五组第一个到的,他当然不让选择了靠门口的一张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下来。

        闭上眼睛,嗅着身下的被褥上传来的一股皂角的清香,哼上了一曲金陵小调儿,感觉一阵疲倦袭来,居然就这样睡过去了。

        咚咚……

        睁开眼,一个翻身,爬起来,开门。

        “李孚!”

        “罗耀,快请进坐。”罗耀让开,请李孚进来。

        “罗兄,五组怎么就你们两个到了,其他人呢?”李孚坐下来问道。

        “我们是因为任务的原因,兵分两路,他们应该也快了。”罗耀呵呵一笑,交浅言深,虽然没说任务需要保密,可保密总不会有错。

        “原来是这样,刚才沈教官说了,让我带你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李孚道。

        “我随时都可以,不过,我跟宫慧一块儿来的,她跟我一样,也不熟悉情况,要不然等她一起?”

        “你跟宫慧?”李孚怀疑的问道。

        “以前算是同行,现在是同学,没其他关系。”罗耀忙解释道。

        “这里规矩很严格,学员之间是禁止谈恋爱的,你可要注意了,别被人发现。”李孚并没有完全相信,两个人同时过来的,这路上要是没发生点儿什么,鬼才信呢!

        罗耀笑了笑,既然李孚压根儿不信,他再解释倒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了,还不如不解释呢。

        “算了,我也就比你们早来一天半,很多事儿也没弄明白呢。”李孚道。

        罗耀点了点头,就算任务难度有差别,但也不会差的太大,否则就失去考验的价值了,李孚比他早到一两天这也算正常:“其实,我都还没弄明白,把咱们弄来这个特训班是干啥的?”

        “你不知道?”李孚诧异的看着罗耀。

        “我真不知道,我就知道这是军事委员会开办的一个特别训练班,填了一份履历资料,其他的什么都没告诉我。”罗耀道。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李孚道,“咱们这个特训班是说白了就是培训从事特殊工作的人员,简单来说,就是特务工作。”

        “特务!”罗耀声音陡然高了三分,当然,这一切自然是装出来的,其实他比李孚更清楚这个特训班是做什么的。

        不就是戴雨农为了培养一批属于自己的嫡系,特务爪牙而搞的,现在还没得到上面的认可呢。

        “你小声点儿。”李孚提醒道,“咱们这个工作往往不被外人理解,但是没有人做这个工作,那如何对付无孔不入的共产党和日本间谍呢?所以,总有人来做这个工作,而且这是为了咱们这个国家和民族,就像是黑夜和白天,虽然是对立,可没有其中一个,又何来另一个?”

        “我可从来没想过会做这个……”

        “其实我也没想过,不过现在日寇侵占我国土,杀我同胞,如果能学得一技之长,更日寇拼一个你死我活,也不枉来着世上走一遭!”李孚攥紧拳头,眼中充满了怒火说道。

        “李兄说得对,我跟日寇有不共戴天的仇恨,若能有机会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多大的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那就一起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