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5章:布置

第15章:布置

        “游湖,大冬天的,你游什么湖?”

        “你不去?”

        “我……”宫慧犹豫了一下,但双腿还是忍不住往前迈了一步,跟了上去。

        ……

        “你说什么,这两人租了一条船,去游湖了?”天仙旅社,余杰听到秘书廖侠的汇报,差点儿一口热茶没喷了他一脸。

        廖侠脸色讪讪。

        “她俩把这次任务当成什么了,游山玩水来了吗?”余杰有些恼怒,这两人也太不像话了。

        “主任,要不要派人警告他们一下?”

        “警告什么,你派人去警告,不等于告诉他们,这一路上都有人跟在他们后面监视他们的行动吗?”余杰怒瞪了廖侠一眼。

        “其他人呢?”

        “他们好像派人混进了一个巴湘戏班,明天小年夜,这个戏班要在尹家大宅门口唱大戏,一直唱到深夜,算是每年的一度的封箱大戏。”廖侠回答道。

        “总算还是有人动了点儿脑筋,能想到这个办法。”余杰点头赞赏一声,这也算是唯一的亮点了。

        ……

        “船家,这船能再租给我们几天吗?”上了码头来,罗耀把船家叫了上岸,询问一声道。

        “客人,您要租几天?”

        “三五天吧,最多不超过一个礼拜。”

        “一个礼拜,那都快要过年了……”船家有些为难,好不容易辛苦一年了,谁不想在除夕夜跟家人一起守岁?

        “您放心,要是耽误您阖家团圆的话,我付给您三倍租金,您看如何?”罗耀好言相求道。

        “这样呀,客人,您这是每天都要来游湖吗?”船家奇怪的问道。

        “我还有几个朋友,过两天来岳阳,他们想先游一下洞庭湖,然后顺着湘江水南下,去湘城。”罗耀说道,“这一来一回,估计得要一个三五天左右。”

        “这个季节游湖,早了点儿,要是等明年开春的话,那景色就不一样了。”船家讪讪一声,但说到洞庭湖的春季美景,又洋溢着一种难言的自豪感。

        “他们吶就是闲的蛋疼,您就说成不成吧?”

        “成,只要客人您给的价钱合适,咱这水上讨生活的,有啥不行的,去湘城的水路,我熟得很。”船家考虑了一下,一口答应下来,“不过,这大过年的,您得先给定金才行。”

        “没问题。”

        “你租船干什么?”宫慧很不理解,但并没有打算罗耀的行为,通过前面几件事,她发现罗耀做事,看似毫无章法和逻辑,但都是有深意的。

        “咱们总不能走着去湘城吧?”

        “那不是有火车吗,坐火车的话,速度快,还便宜?”

        “火车站在岳阳城内,我们要是完成了任务,抓了段瘸子,万一走不了怎么办?”罗耀嘿嘿一笑。

        “可是水路也不见得容易?”宫慧质疑一声、

        “至少比火车安全,而且,洞庭湖可不是尹天畴的私人湖泊,那大大小小的水匪们会警惕,只要在放出一些谣言,嘿嘿……”

        “你真阴险。”

        “未雨绸缪,我说过,抓人的工作你们来,我负责后勤和撤退工作。”罗耀笑道,“走吧,咱么现在回去还能赶上晚饭。”

        “先说好了,这事儿我可不给你背锅。”

        “你觉得他们会相信吗?”罗耀很无良的一笑,现在就算把事实讲给顾原他们听,他们也未见会相信,而且还会误会越深,觉得是宫慧故意的袒护他,把功劳让给他,而会更加鄙视他的。

        他倒是不介意,就看宫慧自己怎么选择了。

        宫慧一下呆住了,她有不傻,这是从一开始就落入罗耀的圈套中了,而且她不自知,还以为罗耀把功劳说成是她的,是顾全大局,没想到的是,这一切都是他故意的。

        他压根儿就没想过要这份功劳。

        阴险!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有什么目的?

        ……

        “你们怎么才回来,我们都等你们半天了,要再不回来,我们就开始吃了。”看到罗耀和宫慧回来,刘金宝埋怨的迎了上来。

        幸亏顾原不在,不然铁定会阴阳怪气儿的讽刺几句。

        满仓虽然瞧不起罗耀,但也没那么大情绪,等一等,问题不大,好在两人回来的还不算太晚。

        “顾原已经混进戏班了,明天一早就会进入尹家大宅,尹家大宅门外搭台唱戏,并非只有尹家人可以前往,戏台搭在尹家大宅大门外的广场,附近的百姓都可以去观看,明天,我们就混进看戏的老百姓当中,一旦顾原发现段瘸子的行踪,会给我们发信号,只要我们盯住了人,等他从尹家大宅出来,就动手,我们是秘密抓捕,只要不惊动尹天畴,就没有问题,撤退的路线,我都想好了,坐火车,直接去湘城。”吃完饭,刘金宝把三人叫进了大通铺。

        秘捕是早就定下来的行动策略,一直都没有更改过,他们只有五个人,一旦动静闹大了。

        就算亮身份,也可能连岳阳城都走不出去。

        强龙难压地头蛇,何况这尹天畴也是心狠手辣的主儿,真弄死他们,再来一个死无对证,还能把他怎样?

        人手里有一个装备精良的保安团,小两千人呢,岳阳城的安全还指望他呢,谁敢在这个时候动他?

        这年头,有枪就是草头王。

        只有秘捕,然后带着人悄悄的撤离,人只要离开岳阳地界,那尹天畴就是有再大能耐,也没办法。

        做火车无疑是最快的。

        “段瘸子一个大活人,他肯跟我们一起走吗?”宫慧问道,“这火车站可是有警察,万一走漏风声,我们可都得留在这儿。”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到时候把段瘸子弄晕了,装进行李箱,直接托运,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托运的物件,车站不会检查吗?”

        “检查的人是我朋友,这个不是事儿,只要箱子上了火车,那就没问题了。”刘金宝解释道。

        “我觉得,咱们若是真带着段瘸子坐火车的话,可以别买去湘城的票,而是北上江城,把人直接交给上峰,上峰的任务中可没说我们完成任务后需要把人犯一同带去湘城?”罗耀提醒一声。

        “反其道而行之,这会不会耽误我们去湘城的时间?”

        “不会,咱们现在有钱,江城去湘城的列车每天至少三趟,只要有钱,不愁买不到车票,上峰只是要求我们在除夕夜之前赶到,可没说具体什么时间,坐什么交通工具,只要我们完成了考验,这都是规则内的。”

        “有道理,老罗,这样一来,即便是走漏了消息,尹天畴也只会关注从岳阳南下的列车,而忽略北上的,这个方法绝了。”

        ……

        “罗耀,刚才你怎么没跟他们说租船的事?”宫慧刚才正打算把罗耀的打算说出来,但被罗耀用眼神制止了。

        “这是两手准备,万一组长那边走不通,至少我们还有备用的。”罗耀嘿嘿一笑解释道,“现在告诉他们,他们知道还有备用撤退路线,那就会懈怠了,就算到时候用不上,咱们俩坐船去湘城不是很好?”

        “我们两个?”宫慧没来由的脸颊一红。

        “你要是想跟他们一起走也行……”

        “谁说的,我才懒得跟他们走呢!”宫慧没来由脸颊一红,露出一丝小儿女心态。

        只是,当她抬头看一眼罗耀,却发现他目不斜视,根本就没有看她,心中不由泛起一丝不快。

        ……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传统这一天要祭拜灶神的,祈求灶王爷别上天庭告状,这样一家人来年吃喝不愁,这天,很早的时候,城南尹家大宅门口的广场上戏台前就围坐了很多人。

        都是附近的百姓,还有尹家本族。

        早上九点左右,温暖的阳光驱散了久违的寒气,台上的好戏也随之开锣了。

        首先开场的是巴湘戏传统曲目《打严嵩》。

        戏曲是民间的艺术,一旦到了庙堂,看似拔高了层次,其实已经是曲高和寡了,越来越脱离百姓,失去了源头活水,那消亡只是时间问题。

        罗耀虽然不太能听懂巴陵地区的方言,可台上的演员的表演,他还是能看的懂的,坐在台下面,跟着别人一起喝彩,鼓掌,这种体验看似相当无聊,其实,也是一种心境的修炼。

        “刘金宝说你一早就出来了,我一猜,就知道你来这里了。”宫慧居然找到了藏身在人群中的罗耀。

        “你也来了,坐下一起看。”罗耀把屁.股挪了一下,给宫慧一个空位,“特意给你留的。”

        “有意思吗?”

        “当然,你没看过吗?”

        “打严嵩,不就是说的明朝奸相严嵩被皇帝弄死的故事,戏文里大多数都是戏说的,真实的历史比这复杂多了。”宫慧挨着罗耀坐下来,小声在他耳边说道。

        “我知道,简简单单为为什么不好呢?”罗耀嘿嘿一笑,“别说话,看戏,你看那个演严嵩的演员演的多好,表情多生动?”

        “别忘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宫慧提醒一声。

        “知道,我看到顾原这小子了,刚才上台来着,演一个小兵来着,没一句台词儿,哈哈……”

        宫慧现在越发的肯定,这都是在罗耀这种黑手推动者往前发展,而身在局中的人却还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