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2章:核心

第12章:核心

        “既然大家对我意见这么大,那我走好了。”罗耀叹了一口气,这四个人,只怕是没有一个心里瞧得起自己。

        “老罗,别激动,老顾和满仓大哥也是心急任务完成不了,这后天就是小年夜了,如果我们现在还掌握不了段瘸子的行踪,那这任务就彻底失败了。”刘金宝是组长,忙上前来劝说一声。

        “留着他,我们还多一分精力照顾他,他要走,那就让他走好了!”满仓满不在乎的说道。

        “想走,我们不拦着!”顾原的态度也很坚决。

        “你们,这是何必呢……”

        “他走,我跟他一起走。”宫慧突然指着罗耀说道,这下子,包括罗耀在内的四个人都呆住了。

        “宫慧,你说什么,你要跟他走?”顾原脸色有异道。

        “是的,跟着你们,未必就能完成任务。”宫慧点了点头,认真的道。

        “宫慧,你是认真的?”

        “是。”

        宫慧很认真的说道。

        “你疯了吧,你跟他,根本完成不了任务,怎么通过考验?”顾原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宫慧,这女人是不是那根神经搭错了?

        “宫慧,你没必要……”

        “你别说话,我的决定没有人能改变,既然他们容不下你,那以我的性格,迟早会跟他们分道扬镳,晚走不如早走,至少还能有个伴儿。”宫慧直接打断罗耀的话头说道,“没准,咋俩能把任务给完成了呢?”

        大姐,你虎啊!

        这话只能放在心里,能说出去吗?

        这话说的太刺耳了,场面瞬间尴尬起来。

        “这样,顾原留在旅馆,继续分析这些卷宗,从中找到有用的线索,我和满仓大哥再去跟邓组长了解一下情况,罗耀,你和宫慧再去尹家大宅附近蹲守,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刘金宝提了一个折中的方案。

        “哼!”

        “就这样吧!”满仓也是一声,难道真把罗耀赶走,他也没犯什么错误,无非就是帮不上忙而已。

        “那行,就这样,一会儿吃过午饭,咱们分头行事。”刘金宝感觉自己做这个组长有点儿心力交猝了。

        ……

        “你把钱给刘金宝了?”

        “嗯,老刘是组长,这钱虽然是我们赚来的,可咱们现在是一个组,所有花销都是他经手的。”

        “没全给吧?”

        “留了一点儿,咱不是说好了,大头不都在你那儿?”罗耀嘿嘿一笑,他又不傻,升米恩,斗米仇,怎么可能把一晚上赢的钱都交出去?

        那不是自找麻烦。

        “从现在开始,你就跟着我吧。”宫慧说道,“顺便我也教你一些外勤经验。”

        “那敢情好,我没做过外勤,很多事情都不懂,又没有人肯教我,你要是肯教我,那就太好了。”罗耀感激道,虽然脑子里有不少东西,可他还没有机会上手实践,宫慧愿意带他,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走,我们吃去吃饭,卷宗里要是有线索的话,段瘸子早就被抓到了。”宫慧冷冰冰的一声。

        顾原瞬间脸色变得很难看,但又不知道找什么词儿反驳,只能当做没听见。

        两世的灵魂,罗耀想不到自己居然也有一天可以“吃软饭”,好像也没什么可耻的地方。

        隐隐的,还有些乐在其中的感觉。

        不对,以前的自己不是这样的,这第二灵魂影响太大了。

        ……

        宫慧是北方人,吃不惯辣,但是这南方气候潮湿,不吃点儿辣椒又不行,罗耀点菜的时候,特意嘱咐伙计,少放点儿辣椒。

        在顾原和满仓眼里,罗耀这个走后门进特训班的,不但是个累赘,还一无是处的小白脸,但是宫慧偏偏就跟他走在一起。

        从她咄咄逼人,要当五组组长,包括那个自以为是头脑缜密的顾原都是拿自己没办法,而是罗耀出面,将局面扭转,甚至在他的提醒之下,刘金宝采用比试“脱困术”这一招赢了自己。

        后来,为做火车和坐船起了争执,又是他巧妙提议刘金宝通过私人关系找船老大,不花钱,还舒舒服服的坐船从寿昌到了岳阳城。

        再后面,他给自己买“生理”用品,带着自己去赌场“借盘缠”,给一组人解决后顾之忧。

        这些顾原等人根本就视而不见,或者在他们眼里,这只是小事儿,不值一提,没有罗耀,他们也能做到。

        但宫慧却不这么认为,罗耀固然可能是走后门进的特训班,但他绝不是累赘,至少他的细心是很多人不具备的。

        虽然无勇,但善谋,这一点她都发现了,怎么这几个人却视而不见呢?

        还有,大家都忽视了他的高学历,震旦大学数学系的毕业生,第一批特训名单中有几个能跟他相提并论?

        从这一点讲,就算是走后门进来的,也没什么。

        他的细心是细致入微的,有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感觉,可能你都察觉不到,人家已经做了。

        宫慧是女人,常年执行外勤任务,自然明白有一个细心入微的搭档,随时提醒你,那会在行功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罗耀,任务是我们这个小组的,你不可能置身事外。”宫慧一边喝着汤,一边郑重问罗耀道。

        “我听你的。”

        “你就不想证明一下自己?”宫慧没好气的一声。

        “你们都比我经验丰富,我人言微轻的,说话也没人听,说了还引发矛盾,说了干啥呢?”罗耀嘿嘿一笑,暂时藏拙不是坏事儿。

        “我们五个人当中,论武力的话,你可能不是我们四个人当中任何一个人对手,但论脑袋聪明,你不输给我们任何一人。”宫慧道,“我知道你有想法,能否说出来听听?”

        “哎,还是算了吧……”罗耀想了一下,还是摇手道。

        “你是怕我抢了你的功劳不成?”

        “呵呵,大家同坐一条船,有功也是大家的。”罗耀笑道,“我呢,做好大家的后勤工作就好了。”

        “可他们并不领你的情?”

        “呵呵,每个人做事儿,都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至少你跟老刘会念我的好,这就足够了。”罗耀嘿嘿一笑,想要把一个团队整合成一个整体,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都是有本事的人,那谁没一点儿傲气?

        “你到底说不说,任务失败对你来说也没好处?”宫慧也有些恼怒了,这个罗耀细心起来让人感动,可有时候拗起来,让人恨的压根儿直痒痒。

        “其实,为什么我们不从尹天畴身上下手呢?”罗耀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你是说,通过尹天畴找到段瘸子?”

        “既然段瘸子每年的小年夜都要跟尹天畴吃饭,那我们只要在这一天盯着尹天畴就可以了,到时候,看他跟谁吃饭,不就能找到段瘸子了吗?”罗耀微微一笑,“段瘸子想要躲起来,就凭我们几个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将他找到,太难,也不现实。”

        宫慧点了点头:“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尹天畴可不是一般人,树大根深,家中戒备森严,想要混进去,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罗耀话锋一转道。

        “你有办法?”

        “你会唱巴湘戏吗?”罗耀问道。

        “不会,你问这个干什么?”

        “每年小年夜这一天,本地最有名气的巴湘戏班都会去尹家戏台,最后一台封箱演出,这是我们混入尹家最好的机会……”

        “你怎么知道这些?”

        “我虽然没有看过那些卷宗,可我听到顾原他们说了。”罗耀嘿嘿一笑道。

        “原来你根本就没有睡觉?”

        “我就是不睡觉,他们也不会让我掺和的,现在是没有找到有用线索,拿我撒气而已。”罗耀笑笑道。

        “可他们找了半天,还不如你这个看上去帮不上忙的人。”

        “我虽然能想到这个办法,可如果咱们当中没人会唱巴湘戏的话,那想混进去就难了。”

        “不难,戏班里也不是都是唱戏的,只要本地有关系,找人混进去的不难。”宫慧到底是经验多,罗耀想不到办法,她未必就想不到。

        “你有办法?”

        “这事儿还的去找我们组长,只有他才能做到。”

        “对,老刘熟悉这里的情况,他应该有本地关系,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罗耀一拍大.腿道。

        “赶紧吃,吃完我们就去找刘金宝。”宫慧白了他一眼,他会想不到,坐船来岳阳的点子,不就是你第一个想到的?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

        “你们怎么想到这一招的?”刘金宝和满仓去找了岳阳组的老邓,并没有什么特别有用的消息。

        两人正沮丧呢。

        正好碰到了宫慧和罗耀,宫慧把罗耀的想法一说,刘金宝顿时眼前一亮,这可是个“曲径通幽”的好办法。

        “是宫慧想到的,我就是听说尹家每年小年夜唱大戏,她马上就想到这个办法。”罗耀抢在宫慧前面开口道。

        宫慧脸颊一红,有些惊诧,罗耀怎么把功劳都给了她,但她并没有戳穿,配合的承认了下来,她现在隐隐觉得,五组要完成这次任务,罗耀才是关键核心。

        这个组长要是一开始他来做,该多好。

        “宫小姐不愧是从北平来的,这思路就是灵活,比我们强多了。”刘金宝竖起大拇哥赞叹一声,“事不宜迟,我们还得去找一些邓组长……”

        “不可,邓组长虽然是咱们的人,可任务需要咱们独立完成。”罗耀忙拦了一下道,“老刘,你在岳阳就没有关系?”

        “这个……”刘金宝微微一蹙眉,“我在岳阳倒是认识几个道上的人,但不知道这事儿他们能不能帮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