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1章:矛盾

第11章:矛盾

        走水了,走水了……

        突如其来的锣声将沉睡中的人们唤醒。

        今天夜里,对岳阳警察局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抽烟的时候不消息,把烟头丢进了档案室,这天干物燥之下,把档案室内的卷宗给点着了。

        一开始还没被发现,等到后来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大火冲天,数公里之外都清晰可见,映红了一片天。

        救火队大半夜被从被窝了拉出来,一个个怨声载道,跟值班留守的警察下半夜全都在救火了,一直到天亮之后。

        这火才算是控制下来了。

        办公大楼一半儿都给烧没了,剩下的一半儿估计一时半会儿也不能用了,警察局局长梁康得知这个结果,气的急火攻心,已经送去医院抢救了。

        ……

        沿河街,天仙旅社。

        余杰带着秘书,还有随行卫士,一共六个人,以行商的身份入住,包下了旅社最大的套房。

        第一批特训学员,他是打算从其中挑选一部分,作为特训班的骨干,这些人是要担任班内的基层干部的,班高层干部都将有教官们兼任,便于控制特训班。

        要求自然跟普通学员不一样。

        所以,他才煞费苦心的亲自来江城,安排了这一次考验,既考察个人,又考察团队协作能力,每一组的任务不尽相同,都有带队暗中教官跟随,而第五组任务可以说是最难之一。

        他对这一组起了兴趣,所以,就亲自跟着过来了。

        罗耀一行五人的情况不说是了如指掌,但基本动向还是清楚的,第五小组的组长能力偏弱,不能服众,而他们的任务的难度又非常大,若不能齐心合力,根本完成不了,而且,还有一个“累赘”,弄不好任务完成不了,还会有所折损。

        他不放心,这批人折损一个他都心痛不已,哪怕是罗耀这种走后门进来的。

        一大早,余杰的秘书廖侠就敲响了他的房门。

        “进来。”

        廖侠推门进来,看到余杰穿着丝绸睡袍坐在床上,右手夹着一根烟,似乎在找打火机,忙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火柴,擦燃,给他点上。

        “出了什么事,你这么早就把我叫醒了?”余杰抽了一口烟,语气那是相当不满。

        “主任,昨天晚上,岳阳市警察局让人一把火给烧了。”

        “放火烧警察局,谁干的?”

        “不知道,我也是刚接到岳阳组传来的消息,邓组长那边也在关注这件事。”廖侠回答道。

        “罗耀他们五个呢?”

        “还在大通旅店。”

        “让郑三元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汇报过来,另外,去给我倒杯酒过来。”余杰吩咐一声。

        廖侠答应一声,他是余杰的秘书,自然知道他的生活习惯,早上起来,除了抽烟之外,还喜欢喝上一杯红酒。

        抓捕段瘸子可不是仅仅他是个江洋大盗,要为民除害,真正的目的,只有余杰心里清楚。

        为了办这个特训班,军事委员办公厅那边不承认,不给任何经费,戴老板可以说绞尽脑汁,东拼西凑,甚至巧取豪夺,才弄到了一笔启动资金,后续经费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他是特训班的副主任,经费的事情,他也有责任的。

        ……

        “你们三个真行呀,一把火烧了警察局,胆子够大的,这要是让上峰知道了,你们就等着挨处分吧。”一早起来,宫慧就过来大通铺这边。

        “没办法,不这么做,我们的目的就被发现了。”顾原解释道,“段瘸子几次在逃脱围捕,岳阳警察局内部肯定有他的眼线,一旦知道他犯案的卷宗丢失,必然会打草惊蛇,所以只能把档案室全烧了。”

        “宫慧,这事儿得统一口径,谁都不能说出去。”收拾床铺的满仓郑重的说道。

        “罗耀呢?”宫慧点了点头,他们是一组,就算警察局的火不是她放的,就没有关系了?眼睛一扫,发现罗耀居然不在。

        “出去买早餐了。”

        “我去找他。”宫慧扭头就往外走去。

        屋内三个男人面面相觑,什么情况?昨天晚上这两人发生了什么?没来警察局接应他们就算了,咋还变的这么亲密了?

        “小顾,嘿嘿……”刘金宝冲顾原嘿嘿一笑,后者脸瞬间黑了下来。

        傻子都看出来了,顾原对宫慧有那么一点意思,可惜,人家一向都是不假辞色的。

        ……

        没走几步路,宫慧就看到了在一家早点店内闷头吃早饭的罗耀,走了过去,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咦,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罗耀一抬头,看见宫慧,惊讶的问道,其实,他早就闻到宫慧身上那熟悉的香味了,还有那熟悉的脚步声。

        “吃饭也不叫我?”宫慧直接从筷子筒里抽出一双筷子,眼神露出一丝不满道。

        “我习惯早起了,就出来溜达了一圈,顺便吃个早饭,然后给他们买点儿回去。”罗耀嘿嘿一笑道。

        “钱的事儿,你跟他们说了?”

        “透露了一点点。”罗耀点了点头,大气道,“吃什么,这里有擂茶,糍粑,还有面食,我请你。”

        “他们昨天晚上一把火把警察局给烧了,你知道吧?”

        “还有这事儿?”

        “你真不知道?”

        “回来后,我就困的不行,就睡着了,他们咋回来的我都不知道。”罗耀没心没肺的一笑道,他当然知道,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这事儿可不小,弄不好我们都要挨处分。”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就算要处分,也得吃饱饭才行。”罗耀道,“反正,我是最没用的哪一个,不拖累你们就行,这里的擂茶不错,你要不要来一碗。”

        “谁说你是最没用的,要不是你,咱们现在还要为吃饭住店发愁。”经过昨天的事情,宫慧对罗耀的印象大为改观,至少,罗耀的细心给她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她就很粗心,对细心的男人自然非常有好感。

        “我就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情,这次任务还得靠你们。”罗耀忙道,“一会儿回去,咱俩分开走,别说碰到我。”

        “为什么?”

        “我怕麻烦……”

        宫慧闻言,起初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后来,她才醒悟过来,气的不轻,她身边从来都是男人围着她转,这位倒好,居然把她当成“麻烦”。

        ……

        罗耀对宫慧没有半点儿想法,更没有什么“欲情故纵”的心思,他是真怕麻烦,尤其是刘金宝,这家伙简直就是好奇宝宝,啥都想打听。

        这他跟宫慧本来没事儿的,都可能让他给整出一点事儿来。

        还有顾原……

        所以,能避免就避免。

        罗耀带回了早餐,然后就爬上通铺睡回笼觉了,反正刘金宝他们三个已经决定让他插手任务的。

        他也没必要自找没趣。

        宫慧回来后,发现刘金宝三人在翻看卷宗,而罗耀却在哪儿呼呼大睡,更是气的是咬牙切齿,但最后还是忍住没有把人从床上揪下来。

        宫慧问道:“有什么收获?”

        “段瘸子作案次数并不多,但每次都是大案,而且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案值不低,因为是独来独往,他的目标都是一些价值高,体积不大,容易携带的物品,另外,他还有一条稳定的销赃渠道,这个渠道很可能跟尹天畴有关,这就是他为什么跟尹天畴关系非常密切的原因。”顾原回答道。

        “段瘸子虽然瘸了一条腿,可这家伙功夫不弱,身手十分灵活,飞檐走壁不在话下,等闲人不是他的对手,尤其擅长点穴,这手功夫,现在会的人不多,极难对付。”满仓道。

        “见过段瘸子真面目的人不多,这也是这家伙能够逍遥法外的原因之一。”刘金宝补充一声。

        “我们四个,对付他一个,应该没问题。”宫慧瞥了一眼大通铺上睡觉的罗耀一声道。

        顾原点了点头:“如果岳阳组的情报无误的话,段瘸子应该没有离开岳阳城,毕竟每年的小年夜他都要去尹天畴家吃饭。”

        “知道他为什么每年这个时间去尹天畴家吃饭吗?”

        “好像听说,他们俩就是在这一天结拜的,两人感情很好,此后每年这一天他们都在一起吃饭。”刘金宝道。

        “岳阳组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发现段瘸子的行踪的?”

        “岳阳楼。”

        “岳阳楼游人如织,大庭广众之下,他就不怕被人认出来,他瘸了一条腿,这个特征太明显了,这有些不符合他一贯谨慎的作风。”宫慧闻言,微微皱眉道。

        “或许,他有什么事儿,必须要去岳阳楼呢?”顾原揣测道。

        “岳阳组可曾派人跟踪?”

        “当然,但是在鱼巷子街跟丢了,之后就再没发现他的踪迹,但车站和码头都有岳阳组的眼线,如果段瘸子离开的话,一定会被发现的,何况现在还没过腊月二十三小年夜。”

        “岳阳城临近洞庭湖,一旦段瘸子知道我们在抓他,只要人往洞庭湖一躲,咱们就是有千军万马,想逮住他都难,这就是咱们屡屡抓不住他的原因之一。”顾原分析道。

        看到罗耀还在那里呼呼大睡,顾原忍不住走过去,把被子一下掀开,怒斥一声:“还睡,都我们都在为了任务绞尽脑汁,你倒好,就知道睡觉?”

        “啊,这么快就吃中午饭了?”罗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吃,你就知道吃,这个任务,是咱们五组的,你难道就不帮着分析情况,想想办法?”满仓脾气算是慢的的了,此刻也是忍不住了。

        “满仓大哥,我一个干内勤的,这外勤的活儿实在是没什么经验,我给大伙儿做好后勤保障就行了。”罗耀忙陪着笑脸道。

        “老罗确实没干过外勤,这我可以证明,他昨晚不是给咱们弄了一笔钱,解决了咱们的住宿和吃饭的问题……”刘金宝解释道。

        “不就是在赌场赢了点儿钱,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满仓火道,“你我要不是去警察局取段瘸子的卷宗,这点小事儿用得着他?”

        “罗耀,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来的,什么忙都帮不上,还得让别人分心照顾你,我要是你,自己就收拾东西走人了。”顾原也是尖酸刻薄一声,宫慧居然对这样一个小白脸,娘娘腔青睐,让他很吃味儿。

        “就是!”

        “顾原,你就别拱火了,大家现在坐的是同一条船,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嘛!”刘金宝忙打圆场。

        顾原冷哼一声。

        满仓也是不满的扭头过去。

        只有宫慧没开口说话。

        刘金宝唉声叹气一声,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其实,不合的早就在分组的时候,宫慧的挑战要当组长就由苗头了,只不过暂时的任务压下了,但只要有一点儿小事儿,争吵是必然的,只是尚能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