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09章:好心

第09章:好心

        “我们五个人,目标太大了,我建议还是乔装打扮一下,最好是弄个合适的身份。”罗耀一行五人在岳阳城一处码头上岸,顾原建议道。

        “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吧。”走在中间的满仓老成持重的说道。

        罗耀闷头走在最后面,很少说话。

        他在组内现在是小透明,虽然之前在他提一下,省去了一半的经费,可并没有让大家对他有所改观。

        “宫小姐,你怎么看?”刘金宝扭头询问道,宫大小姐不同意的事儿,这可就难办了,他虽然是组长,可能做主的时候不多。

        “还是先找地方落脚吧。”宫慧似乎对顾原也有些看不顺眼,对满仓倒是比较尊重。

        “那就走吧。”

        进得城来,大街上人来车往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甚是热闹。

        年关将至,虽说前方战火纷飞,将士们跟日军浴血厮杀,可这里是大后方,日子改过的还是要过的。

        这里又是鱼米之乡,一派安静祥和的气象。

        五人当中,刘金宝来过,勉强算是半个地头蛇,带着众人寻了一个小旅店,相对便宜一些,他们带的盘缠也不够她们住太好的旅馆。

        罗耀四人住大通铺,宫慧一个人要了一个单间。

        就这样一个晚上得要三块法币。

        按照现在的大洋跟法币的兑换比例,一块大洋大概够住两个晚上,算上吃饭的话,一天五个人消费至少一个大洋。

        这是最基本的,如果再把交通和其他必要费用算上,十块大洋能坚持四五天就不错了。

        不当家不知财米有盐贵。

        刘金宝脸扭成麻花了,很后悔,早知道,他就不跟宫慧比什么“脱困术”了,这要是输掉的话,这些事情就不用他操心了。

        “走,咱们先吃饭去吧。”安顿下来,刘金宝招呼一声,在船上,吃喝人家船老大都包了,没让他们花钱。

        这到了岳阳城,一切都得自己来了。

        这一路上的盘缠都是组长刘金宝一个人保管的,交给谁,其他人都有意见。

        顾原问道:“谁去叫一下宫慧?”

        四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主动的。

        “你们谁去,反正我不去。”顾原随后又来了一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满仓刚准备开口,刘金宝对罗耀来了一句:“老罗,你去吧,咱们四个,就你不怵她。”

        顾原微微皱眉,想开口,却又忍住了。

        罗耀满头黑线,什么叫“我不怵她”?分明是一个个都不想跟宫慧打交道。

        确实,面对那张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是个男人,都没有跟她说话的欲.望。

        “行,我去,就我去。”

        矫情的话就不说了,罗耀点了点头答应一声,转身出门,上楼,寻着宫慧住的房门号而去。

        “宫小姐,老刘叫咱们吃饭?”罗耀伸手敲了敲房门问道。

        “我不饿,你们去吃吧。”片刻后,门里面传来宫慧一道声音,听上去没有平时那么中气十足,甚至还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子。

        “真不饿?”

        “不饿,你废什么话,赶紧走。”

        “行,那我们去吃饭了。”

        ……

        宫慧不来,对四个大男人来说,还自在不少。

        寻摸了一个小饭馆,也没点几个菜,就他们手头的经费,可不敢放开手脚大吃大喝,填饱肚子就可以了。

        吃过饭后,四人商量一下,决定先摸一下尹天畴的相关情况。

        分成两组,顾原和满仓一组,去尹天畴在岳阳城内的庄园附近踩点,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

        罗耀则随刘金宝去见蓝衣社武汉站岳阳组组长。

        没有本地情报支持,他们想要完成对“段瘸子”的抓捕任务,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而有关“段瘸子”回到岳阳的消息也是岳阳组提供的。

        找他们了解具体以及后续情况,再确定行动方案。

        见面的地方是一个茶楼。

        段瘸子作为久负盛名的江洋大盗,这些年在两湖地区做了不少大案,恶行累累。

        这家伙在黑道上名声不错,很讲义气,出手也阔绰,朋友不少,而且非常谨慎,狡兔三窟,是个难缠的角色。

        第一次参与这种事儿,罗耀只带了耳朵,全程听他们说,不发表意见。

        回程的时候,路过一家百货公司门口,罗耀忽然道:“组长,现在回去还早,我想在附近溜达一圈。”

        “好,别走太远,天黑之前必须回来。”刘金宝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了,他这个组长其实谁都管不了,罗耀就是想四处走走,又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

        “放心。”

        ……

        晚上吃饭的时候,宫慧终于从房间里出来了,就是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倒是有那么一点儿女人的味道了。

        “罗耀,谢谢你。”宫慧走到罗耀身边,脸颊微微一红,低声说道。

        “不客气。”罗耀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老罗,宫慧,你们俩有问题!”刘金宝从后面过来,刚好看到罗耀与宫慧低声说话的一幕。

        宫慧猛地一抬头,转身瞪了刘金宝一眼:“你才有问题!”

        “老罗,咋回事?”刘金宝挨着罗耀坐了下来,像个好奇宝宝问道。

        罗耀平静的道:“淡定,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的。”

        刘金宝眨了一下眼睛,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猛然瞪大了眼珠子,朝罗耀望来,眼神之中满是不可思议。

        顾原和满仓也过来了,五个人吃了饭,然后都集中去了他们住的大通铺,这要过年了,旅店的生意很清冷。

        大通铺可以住十个人,但现在就他们四个人住,没外人。

        刘金宝把从岳阳组了解的情况转述了一遍,最后道:“就是这么个情况,大家说说,下面该怎么干?”

        “上峰也太瞧得起咱们了,这个段瘸子横行多年,黑白两道都有人,就凭这么点儿情报,想要抓他,真是太难了?”顾原撇了一下嘴,有些不满的道。

        满仓点了点头:“说不定咱们来岳阳抓他的消息,人家早就知道了,刘组长,咱们住的地方,你没跟岳阳组的人说吧?”

        “那当然没说了,人心隔肚皮,我还没那么傻。”刘金宝点了点头,能被选入特训班,经验不足有可能,傻子绝对没有。

        “这就好,起码我们现在的位置还没暴露。”满仓道,他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侦查员了,像段瘸子这样的江洋大盗,犯案累累,却始终抓不到的,除了自身警惕性高之外,黑白两道朋友多,消息灵通也是重要因素。

        “现在,我们首先要确定段瘸子就在岳阳城。”

        刘金宝道:“邓组长给我的消息,这段瘸子每年小年夜都会去结义兄长尹天畴家吃饭,之前也针对他这个习惯布下过天罗地网,想要将其抓捕归案,可尹天畴在本地势力树大根深,别说抓捕了,就连段瘸子人都没见到,最近这两年,抓捕的事儿连提都没人提了,甚至在当地警察局成了一个忌讳的存在。”

        “如果抓捕不成,那就就地击毙,反正这些年,这个段瘸子犯的事儿够他死上十次八次了。”宫慧背靠门框,冷哼一声。

        “咱们的任务是要活口,死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这不是难为人嘛,这要是弄死个人简单,还要把人一路带回去,太难了……”满仓微微皱眉。

        顾原问道:“组长,上头为什么要活口?”

        “这我就不知道了,任务中就是这么说的,没给任何解释。”刘金宝回答道。

        宫慧道:“上峰要活口跟咱们没关系,现在问题是,段瘸子现在在哪儿,二十三小年夜那天晚上他会不会去尹天畴家中吃饭,还有,咱们一旦任务成功,咱们怎么离开?”

        顾原沉吟一声:“如果有段瘸子过去犯案的足够卷宗资料加以分析的话,或许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岳阳警察局档案库肯定有……”

        “岳阳警察局去年我来过一次,里面的布局应该没有太大的变化,我们悄悄的进去,把卷宗拿出来应该没问题。”刘金宝道,他是特务大队出身,干这种事儿,那是家常便饭,百无禁.忌。

        “你一个人去肯定不行,至少外面有人接应一下。”顾原道,“不如我陪你去吧,万一发生什么事儿,至少也有人回来报个信儿。”

        “好。”

        “还是一起行动吧,我们留下来,也睡不着。”宫慧道。

        “那就准备一下,分开走。”顾原道,看了一眼坐在那里不说话的罗耀,“那个罗耀,你留在旅店,这么危险的活儿,你就别去了。”

        罗耀心说,还有这好事儿,刚要开口答应,宫慧却道:“罗耀跟我行动,她的安全我负责。”

        罗耀撇了撇嘴,姐姐,什么叫我的安全你负责,我留在旅店才是最安全的。

        没办法,能说不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