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04章:表演

第04章:表演

        这件事后,罗耀照常上下班,没过两天,局里就有小道消息传开,韩副局长的千金要跟江城首富之子胡宜生订婚。

        空穴未必来风。

        这则消息印证了罗耀心里的猜测,韩良泽两口子果然是按照自己的设想,悔婚,然后不惜用手段把自己弄走。

        只要自己一走,韩家跟胡家一结亲,事成定局,他就算有两家“婚约”在身,又能怎么样?

        更何况,空口无凭的,你说有“婚约”,别人就信吗?

        消息是谁传出来的,已经不重要了。

        又到了自己表演的时候了,这一场戏唱完,接下来,自己就该准备离开江城了。

        ……

        “出去,别让我再看见你!”

        愤怒的咆哮声从韩良泽的办公室里传了出来,紧接着,一个狼狈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不是罗耀,又是谁呢?

        “董诚,以后我的办公室,罗耀禁止入内!”韩良泽似乎余怒未消,把秘书董诚叫到跟前,重重的吩咐道。

        “是,韩局。”董诚小心翼翼的问道,“罗耀怎么惹您生气了?”

        “别提了,这混蛋居然厚颜无耻的向我提亲,要娶我女儿韩芸。”韩良泽满面怒容,“他是想瞎了心了,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还让你给他安排工作。”

        “韩局,您消消气,为这种无赖之人不值当,反正您对他不是早有安排,何不早点儿将他弄走呢?”董诚是韩良诚的心腹,许多事情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的,他是除了韩良泽的老婆许馨之外对他最了解的人了。

        “对,最好是年前就把他送走,在这么下去,小芸的名声都可能被他给败坏了!”韩良泽脸色稍霁,点了点头。

        ……

        罗耀找韩良泽提亲的事情,并没有在警察局内传开,韩良泽这么爱惜羽毛,自然是极力捂住消息不扩散。

        而提亲被骂出来,罗耀也没有理由到处往外说。

        照常下班。

        罗耀继续提前到大门,重复他每天的必修课,等韩芸下班,不过,十次中,有个一两次等到就不错了。

        而且还是不欢而散收场。

        胡公子的汽车直接驶进了警察局大院,韩芸飞奔从楼道里出来,一拉车门,就钻进汽车,扬长而去。

        而等罗耀跑过来,除了吃了一屁.股黑烟之外,剩下的就是目瞪口呆,还有周围人的哄堂大笑。

        显然,他已经成了众人嘲笑的对象。

        自不量力!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

        “罗耀。”

        从身后叫住自己的人居然是督察处的顾墨笙,他预想过自己会跟顾墨笙见面,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

        “顾处,有事?”

        宁惹笑面虎,不碰顾阎王。

        这个“顾阎王”说的就是顾墨笙,他在局里是个人人都惧怕的角色,督察处的办公室谁都不想进。

        “上车,我们找个地方说话。”顾墨笙微微一笑,手一指身后,示意罗耀上自己的汽车。

        “顾处,您有事的话直说,我就是一个编外的小统计员……”

        “罗耀,真有事儿找你,一两句说不清楚,上车,我带你去吃饭,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顾墨笙循循善诱道。

        罗耀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走过去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

        片刻之后,来到一家小饭馆。

        “小罗呀,你别看这家店又小又破,可这家店做的焖羊肉那是一绝,知道的人可不多,现宰的羊,下锅焖四五个小时,那叫一个酥烂。”顾墨笙自来熟的介绍,显然是这家店的常客。

        “顾先生来了?”

        “嗯,有包房吗?”

        “有,有,给您预留着呢。”店里的伙计对顾墨笙很热情,还预留包房,那可不是一般的客人。

        “烫两壶花雕,来一盆红焖羊肉,再来几样下酒菜,你让厨房看着做就是了。”顾墨笙大手一挥,吩咐下去。

        酒菜很快上来了,三杯两盏下肚,话自然就说开了。

        “小罗呀,我真替你不值呀,你说你堂堂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虽说现在落难了,那也是龙游浅水,那胡宜生算什么,不过是一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而已。”

        “顾处,您有事直说,我听着呢。”罗耀身体里两世的灵魂,顾墨笙一张嘴就就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了。

        果不其然。

        先当着罗耀的面贬损了那胡宜生一通,然后说有一个改变自己,甚至可以飞黄腾达的机会。

        这韩良泽花了不少代价吧,才让顾墨笙亲自来找他谈。

        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

        血气方刚,渴望建功立业,无知无畏,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下,被人三言两语拿话一激,这不就连“大哥”都认上了?

        “你放心,顾大哥,我一定混出一个人样来让那些人都瞧瞧,还有那个韩芸,她没选我,会后悔一辈子……”

        “行,罗耀兄弟,有志气,哥哥我看好你!”

        “韩良泽,你背信弃义,狗眼看人低……醉,我没醉,真没醉……不用,顾大哥,你不用送我回去,我自己能走回去……”

        “真不用,那你慢点儿,慢点儿呀?”

        ……

        “处长,就这小子,您还亲自出马跟他谈,太抬举他了。”刚才给他们端菜倒酒的伙计悄默声的站在顾墨笙身后道。

        顾墨笙冷笑一声,哪有一点儿醉态:“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年轻,不过倒是有点儿胆识,居然敢跟我称兄道弟。”

        “处长,要不要警告一下,这小子万一在局里也这么叫的话……”

        “无妨,他愿意叫就叫呗,真去了特训班,以这小子的高学历,万一被上头看上了,对我也没坏处。”顾墨笙嘿嘿一笑。

        这事儿虽然是韩良泽托他走后门,可罗耀身上一点儿亮点都没有,他也不会答应。

        ……

        顾墨笙,江城·夏口警察总局督察处处长兼特务大队大队长,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过去,手上不知道有多少共产党人的鲜血,提起“顾阎王”,旁人无不闻之色变。

        这是个刽子手,眼里只有利益,毫无信仰可言。

        其实罗耀在喊那一声“大哥”,那也是捏了一把汗的,万一这家伙突然暴怒,自己该怎么办?

        他要给顾墨笙的第一印象是,胆子大,又有点儿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虽然在顾墨笙这种老江湖经验丰富,眼光毒辣,可他已经从韩良泽那边先入为主了,从心理上就会轻视自己,把先贴上一个少不更事的标签。

        这样一来,自己大概率的通过了这位“顾阎王”的亲自考察了。

        ……

        果不其然,第二天顾墨笙就把他叫去办公室,给了他一张表格,让他填写,装出一副傻眼的表情。

        表示自己喝多了,没想过要去什么特训班。

        顾墨笙可没有昨天晚上那般好说话了,直接威胁说,如果不去,后果很严重,到时候会以战场纪律中的逃兵论处!

        连哄带吓之下,罗耀“委屈巴巴”的填好了表格。

        “回去准备一下吧,过两天第一批从全国各地过来的特训班学员抵达江城,然后集中一起前往湘城。”顾墨笙吩咐道。

        “这马上就要过年了,不能留在江城过年吗?”罗耀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能,这是命令。”

        “我不去,行吗?”

        “表你都填了,字也签了,手印儿也摁了,你不去,我现在就可以把你拉到城北的小树林,然后在你脑袋上‘呯’的一枪,然后你就永远都不用去了。”顾墨笙站起来,墨镜后面那双眸子闪过一丝阴冷的光芒。

        罗耀吓的一哆嗦,连忙答应下来。

        ……

        隔了很远,罗耀停了下来。

        “韩局,你这一次可是欠我一个大人情,罗耀这小子,根本不符合这一次特训的要求……”目送罗耀离开,顾墨笙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谢了,默笙老弟,韩某人必有后报。”

        ……

        顾墨笙大概想不到,隔着一扇门,还有十几米的距离,罗耀还能听见他讲电话的声音,这份听力太恐怖了。

        表演很成功!

        低头微微一笑,自己运气不错,果然如他所料,顾墨笙让韩良泽给收买了。

        特训班的名额到手,罗耀从顾墨笙办公室离开,装出一脸沮丧的模样,其实心里是有些小兴奋,甚至跃跃欲试。

        他发现自己跟以前变的不一样了,以前他虽然加入组织,但本质上还是比较循规蹈矩的,可现在,他变得主动,甚至有那么一点儿攻击性了。

        这应该是脑海里那个未来的灵魂带来的,他也不知道这种变化究竟是好,还是坏,但是,他知道,自己的人生轨迹将会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也许,他这对蝴蝶的小翅膀奋力的煽动一下,会给未来带去一点不一样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