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后封神时代在线阅读 - 第十章舌尖复活

第十章舌尖复活

        又是一个好天气,芸姚带上一个装满水的大陶罐,把鱼放在陶罐里,既然要送礼,自然是要送活的。从河岸走到山脚需要不少时间,今天就不工作了。

        越是靠近山林,小动物也越多,这些小动物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后代会面对一个怎么样的文明,还不知道他们的后代子孙会变得多么美味。此时它们无忧无虑地在路边野草里窜来窜去,根本不怕人。

        已经可以看到山人的房子,风格也很简单,芸姚知道这个山人有时候也会去采邑里换点粮食,叔宰他们都和他进行过交易。

        在屋子的外墙上装点着各种颜色的羽毛,用细麻绳绑着,肯定是上供的贡品,还晒着一些不知名的肉干,在墙角还堆着一些骨头。

        屋子用竹子篱笆保护了起来,在院里还种着两棵大桑树,在篱笆外的小溪边还有几颗柳树,。

        “请问有人么?”站在篱笆外,芸姚用她的好嗓音朗声问道。

        不一会儿,屋里传来了声音,门开了,一个身穿兽皮的娇小女人走了出来,推测是山人的妻子。

        女人有些奇怪地打量芸姚,看不出客人的来历,便问道:“你有何事?”

        “请问山人在家么?我乃朱家之女,听闻山人箭术高妙,特地前来学习请教。”芸姚客客气气地说道.

        “不知是贵女驾临,请进。”听是朱家的女儿,女子也知道她是男爵,这地界上唯一的贵族了。

        “请问你是山人的妻子么?如何称呼?”

        “正是,我叫姬姜。”用芸姚的名字对应,她就是姓姜,不过姬肯定不是她的名字,是取了山人的姓,也就是已婚之女的取名方式了。

        比如芸姚的母亲,生前就被称为朱姜,也是姜姓,然后取了父亲的氏做名字。山人因为不是贵族,没有氏,那么就取姓。

        有姓也是代表是国人身份,一般野人根本就没有姓名,只有个代号罢了。

        “姜婶好。”芸姚立刻乖巧地问好。

        “快请进吧。”姬姜三十岁左右,身体有些纤弱,神态有些疲惫,但眼神和蔼,一定也是贤淑之人。

        被引入厅堂,芸姚粗略打量。

        屋内并不大,但井井有条,厅里有一个养蚕的竹匾,上面铺着桑叶,看来是要准备养春蚕。

        这些东西,芸姚家也有,都是芸姚母亲留下来的,她去世之后就没人用过。按理说芸姚身为女子应该养蚕织布,不过她作为男爵,也没人非要她做出选择,所以她没养过蚕。穿越前芸姚确实不知道原来中原人养蚕的历史竟然可以推到西周以前。

        “舍,他进山了,日过午后才会回来,你可以等他,若是还有他事,也可留话于我,我会转告他的。”姬姜温柔地说道,她拿了个茅草编制的蒲团,让芸姚坐,其实是跪坐。

        “我等他。”芸姚说道:“这里有条黑鱼是礼物,请你们一定要收下。”

        “不可,我那夫君脾气古怪,若我擅自收下礼物,他定要生气的。”“贵女,夫君他不一定会同意传授你箭术,他常说自己箭术是要失传的,因为他的箭术虽然厉害,但对习者的要求也高,若是力道不够,连弓都拉不开。”也难怪姬姜会怀疑,毕竟芸姚长得白嫩如脂,不像是有力气的人,却要学箭术,只怕是自找苦吃。

        “若是学不了,也要山人他亲自对我说,我才能甘心。”芸姚肯定要学,不但要学射箭,以后还要学驾车,因为射和御这两个技能都是男人争强好胜的必备技能,自己唯有把这两个技巧修炼到出神入化才能把男人吓走。

        姬姜苦笑,到也觉得芸姚可爱,心想自己也得劝劝夫君,让他教芸姚一招半式才好。

        芸姚是一个人来的,姬姜想起芸姚的身世,知道她是孤儿,不由又多了一份怜惜:“贵女你稍作休息,我去摘些浆果来。”

        芸姚本来想说不用麻烦了,不过知道对方肯定会执意去摘,毕竟有客人却不准备点招待的东西不符合礼仪,于是她就说道:“我和你一起去吧,我一个人坐在这里也无所事事。”

        姬姜直觉芸姚活泼可爱,满是少女心性,不由笑道:“采浆果又不是玩耍,贵女还是不要去了。”

        芸姚却已经站起来,连说:“同去,同去。”

        姬姜无奈,也只能带着芸姚一起去采浆果,虽然冬天才过,但山中已经有很多浆果生长,姬姜怀抱小陶罐,带着芸姚进山去摘取果实。

        芸姚还是第一次进山,山路不好走,不过未开发的山林里确实物产丰富,有树有竹,还有竹笋。可惜这年头连盐都少见,有食材也开发不出美食,竹笋虽然能吃,但芸姚又不是熊猫可以什么都不配单吃竹笋。

        可惜啊,要是调味料再丰富一点,这山中食材都可以变为味蕾上的美食。

        所以还是去吃浆果吧,至少这些食物本身就是有味道的,不像竹笋需要调味。

        姬姜一边摘一边教芸姚如何分辨浆果,芸姚嘴馋就直接摘了往自己嘴巴里送,由山人的妻子带着进山,这可就不是非法行为了,此时不吃更待何时?

        芸姚想哭,原来自己的舌头还有用,还能品尝得出酸甜苦辣,当浆果的鲜活滋味在舌头上跳舞的时候,习惯了寡淡无味的小米饭的芸姚真是有一种复活的感觉,世界一下子又变得精彩起来了。

        “又酸又甜,好吃。”芸姚露出真心的微笑。

        “一般人吃不惯这些浆果,你若觉得好吃就多吃点。”姬姜也知道外人平时吃不到这些东西,有些人甚至觉得浆果味道太古怪,不过芸姚显然不是一般人,她的舌头在穿越前就久经考验,作为肥肥,能吃会吃那是必须的,芸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穿越之前她也是个美食家,能吃能做,身边的亲戚朋友都说她厨艺好,可惜现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西周这物资匮乏环境里,连吃盐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更不要说烹饪美食了。

        除了浆果,竹笋,还有菌类,还有蜂巢,芸姚是越看越嘴馋,下定决心就算是为了自己的五脏庙也一定要拜山人为师,要得到随便进山的允许,一定要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