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后封神时代在线阅读 - 第九章挫折

第九章挫折

        金色鱼鳞的大鱼足有三尺,眼睛中闪烁着哀求的光芒,就好像要落泪了。

        妖怪,这肯定是妖怪,芸姚心中惊讶,没想到自己力气变大之后竟然钓上了妖怪。

        “不要吃我。”那鱼竟然开口了,声音苍老如暮钟,果真是一个有灵智的妖怪。

        芸姚立刻后退,拉开距离:“你是何方妖孽?”

        “朱女,莫要害怕。我本是朱河河神,如今天庭新立,天帝分封,朱河建立朱河龙宫,我这个河神法力低位难以抵抗,游荡朱河成为野妖,今日实在是肚饿难忍,见朱女垂钓才会上钩。”那鱼口若悬河,讲述了自己的悲惨经历,原来他本是河神,不过现在被开除了,流落朱河,连饭都吃不上。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认识我?”芸姚却惊讶于对方竟然知道自己。

        “朱河之上有十二渡口,我为河神之时,多收舟人祭品,自然认得。你父亲成为男爵之时,献祭过一头纯褐马匹,希望我对你们朱家多加照顾。后来我就经常会在水底守护你父亲来往安全,他去世之后,我在暗中也对你多加保护,你每次垂钓都能满载而归也皆因为我暗中帮忙,怎奈你从不祭祀河神,着实令我气恼。”这条自称河神的大鱼竟然自称自己一直在保护朱家父女,甚至还是芸姚钓鱼技能飞速提升的主要原因。

        芸姚确实知道父亲每年都会祭祀河神,会买羊作为祭品。从他去世之后,芸姚也确实一次都没祭祀过,因为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真有这些乱七八糟的神仙鬼怪。作为一个穿越者,又不封建迷信,加上日子也难过,自己都吃不饱了哪会去祭神啊。

        不过这个家伙说自己能钓上鱼全是它的功劳,这就让芸姚有些不高兴了,难道就不能是自己的钓鱼技术提升了么?

        芸姚并没有怀疑对方话,因为它显然是一直住在河里的,如果真有恶意,在自己渡河的时候掀翻独木舟,对它来说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但在两年之中,芸姚没有遇到过任何意外,一直顺风顺水,所以基本可以确定对方没有说谎。

        如果它没有说谎,那芸姚不谢谢它确实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只能含糊地说道:“父亲新逝,家中花费颇多,所以没有祭祀,惭愧。”

        “我也知道情况,不曾真的怪你。既然你已知晓我之身份,那么就放我回河中吧。以后你也不用再祭我了,我要走了,这朱河已经容不下我了。”河神很是落寞,它一直住在朱河,兢兢业业保护两岸人族,到最后却连个编制都没有混上,真是惨不忍睹。

        芸姚抱起沉甸甸的大鱼,将其放回水中,说道:“你在朱河这么长时间,就算天庭建立龙宫,龙族从海中而来也不熟悉环境,你做个朱河总管还是没问题的。”

        大鱼似乎在考虑芸姚的提议:“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也懂得这些道理,只是龙族骄傲,只怕是不会听我这条法力微弱的野精鱼怪的话。”“朱女,你也不用担心,就算我走了,朱河受天庭管理,也不会出什么乱子。只是以后你钓鱼的时候可得上点心了,就你的技术,没我暗中照应,只怕是再难和以前一样丰收了。”

        芸姚呆在原地,陷入了自我怀疑,难道自己的钓鱼技术真的和穿越以前一样糟糕?那怎么办啊?自己还答应别人过来买鱼呢,要是自己钓不上鱼,自己还要不要面子了?

        虽然法力低位,但大鱼见多了不同的人,看芸姚的表情就知道她是担心钓不上鱼的后果,于是说道:“我帮你,完全是因为你父亲的祭品厚重,如今也有十五年了,我和你们朱家已经两清,就算我留下来,我也不可能继续帮你。”

        芸姚叹息,心想以后得换一种捕鱼的方式了:“好吧,我知道了,不过你走之前能不能最后帮我一次?”

        大鱼说道:“你将我钓上来,又放我离开,我理应帮你。什么事情?”

        芸姚想到了曹操的一句话,我想借你的脑袋用一用。这条金鳞大鱼做礼物的话,山人肯定会高兴的。

        好在芸姚不是曹操,她要是曹操的话,就不会送大鱼下水:“我有意去向山人学习箭术,却苦于没有合适的见面礼物,所以想要钓一条大鱼作为礼物。你能不能送我一条大鱼?”

        金鳞大鱼点头:“些许小事,你且等我去去就回。”说着在河面惊起波纹,一个鲤鱼打挺就沉入水中不见了。

        大概有一炷香的时间,水面溅起水花,然后一条手臂长的黑鱼直接蹿出水面落在岸边,肯定是被金鳞大鱼追杀慌不择路跳上了河岸。

        “这条鱼,你可满意?”金鳞大鱼也再次冒了出来,仰头对岸上的芸姚说道。

        “满意,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鱼呢。”芸姚惊讶地说道。

        “这是自然,大鱼多狡猾,不会轻易上钩的。”金鳞大鱼说道:“你的事情我已经办完,那么我就先去了。以后不要再忘记祭祀河神了,龙族可没我好说话。”一个转身,再次消失在水中,水面平静不再有变化,大鱼临走前还不忘提醒芸姚不要忘记祭祀。

        芸姚看着岸边跳来跳去的大黑鱼,心中一阵恍惚,就好像是做了一件荒唐又古怪的梦,如果不是岸上的鱼,还有水迹的话,只怕都很难相信自己竟然吊上了朱河的前河神,更是知道了朱河里也有龙宫了,真是天下奇事。

        把鱼放在笼子里养起来,芸姚决定明天就去拜访山人,自从得到乌龟壳之后,怪异的事情就越来越多了,平静的生活徒然间增加了压力,让她迫切地想要变强,想要获得自保的力量。

        当然芸姚不忘最后再去做下尝试,想要看看自己的钓鱼技术到底如何,事实证明金鳞大鱼没有说谎,芸姚的钓鱼技术一塌糊涂,大鱼走后,一直到天黑,芸姚都没钓上鱼了。

        芸姚欲哭无泪,没想到天庭的人事变动,竟然直接影响了自己的收益:“我要这钓竿有何用?!”收起钓竿,芸姚要封印钓竿,再也不垂钓了,伤自尊了。

        没想到穿越之后第一个重大挫折来的如此突然,直接导致芸姚改变了捕鱼的方式,自尊心受到了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