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后封神时代在线阅读 - 第七章不可避免

第七章不可避免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就算是小型祭祀也有各种规矩,这就需要芸姚的老师安排了,按照各自的等级排布站位。

        第一位自然是继承男爵爵位的芸姚,之后就是叔宰因为他是个上士,之后是老师他是中士,最后是犬人和车人他们是下士,最后是野人。

        男爵是最低级的爵位贵族,而士是最低级的没有爵位也不能继承的技术贵族。芸姚就算什么本事都没有,只要有这个男爵头衔,就比士尊贵。而士都是要靠本事吃饭的,得有技能。如果国人想要成为士,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为国公工作,成为公务员,就可以学到一技之长,吃上公粮。

        如果国人不成为公务员,只是做铁匠之类的工匠,那么为国公服务就是士,为普通人服务就是国人。

        当然贵族的头衔也不可能无限继承,贵族如果生了一帮儿子也不可能每个儿子都有头衔,所以就会分为大宗和小宗,大宗就是继承了贵族头衔的嫡长子,小宗就是次子和庶子,这些没有继承权的人也会沦落为士,甚至是国人。

        所以士这个阶层很特殊,是国人的上升通道,也是贵族的下降通道。西周的士分为上中下三等,成为士一般来说都可以指挥一般国人或者奴隶了。

        可惜在芸姚这边,四个士都是苦哈哈的光杆司令,好在他们负责的事情也少。

        不过祭祀的时候,他们也是拖家带口,穿上好衣服,整齐划一,反而芸姚的打扮显得太随意不得大体。

        好在大家也理解芸姚现在还在长身体,不可能真的量身定做衣服,不然明年就穿不上了,这就浪费了。也知道芸姚没爹没娘的辛苦,便也大度地接受了她的随意。

        站在祭祀人群最后的就是野人,刚刚融入西周文明没有多少时间,都是没有进过城的土包子,他们不允许离开采邑,除非有人陪同,不然下场会非常凄惨。

        野人的工作就是种地,芸姚这边有老少野人九十六个,就是这二十块井田的主要劳动力了。他们都是面黄肌瘦,但祭祀之时却无比虔诚,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希望丰收。有的人穿着兽皮,有的人穿麻布,衣服做工乱七八糟,也不梳头,每个人头上都顶着个鸟窝,确实像是不开化的野人。

        芸姚并没有本事让所有人都吃饱,因为她不能让田地增收,她能做的只是把自己多出来的粮食储存好,欠收的时候拿出来接济他们,免得饿死人。

        所以就算芸姚知道他们吃不饱也无能为力,因为如果她拿出所有的粮食,那么他们采邑就没有应对危机的能力了。这个时代就是靠天吃饭,靠地吃饭,产出少,普通人没有生活只有生存。

        祭祀台是个小土堆,零时堆出来的,上面摆着一个旧案几,案上有土陶碗,装着祭祀的小米和清水,还有切片的鱼干。最后还有一个空碗。

        其他人都站在小土堆下面,只有芸姚站在土堆上,

        既然是主持祭祀,自然是要念词的,等到犬人献上两只鸡,割了喉咙,用鸡血盛满空碗。在鸡抽搐的时候,芸姚高举双手开始祈祷:“苍天在上,保佑朱家风调雨顺,一年丰收,厚土在下,保佑朱家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神农大帝在上,保佑朱家六畜兴旺。天地有灵,祭拜四方,神鬼有灵,浩浩荡荡。”

        “跪天!”芸姚说完祭词,叔宰也吼了一声,庄严地带领大家下跪。

        而芸姚拿起鸡血陶碗,用手指沾染鸡血朝跪拜的人撒去,雨露均沾,就好像老天爷的好意已经融入这碗鸡血,散出去,好意就会遍布这片土地。

        “跪地!”要跪三次,芸姚也要撒三次鸡血。

        “跪神农!”

        一碗鸡血撒完还不算结束,接下来要生火,把祭品都烧了。就是因为要烧掉所以才可惜,其实芸姚是想要吃掉它们的,可惜在场的一百号人绝对不会同意芸姚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既然是祭天祭品,自然要烧给老天爷。他们相信祭品会变成灰飘到天上,老天爷就会接受到了。

        等到把祭品都烧完,把灰扬到公田里,整个祭祀仪式才算真正结束。

        接下来就是农人分发农具和种子,然后开始规划种田,芸姚陪同,基本上就是一天的工作量,因为都有经验了,主要就是要注意先种公田,然后再种私田,就是这么一回事。

        中午,芸姚让叔宰的媳妇煮了个鱼干饭,这次就不是粥了,而是水少米多,几个士聚在一起陪同农人吃饭聊天。

        每个人都有一个案几,实行分餐制。

        农人带来了一些新鲜消息。

        鲁国是分封给周公旦的,也就是周武王的弟弟,不过国君并不在鲁国,而是在周国当官,辅佐朝政。现在鲁国当家的是周公的儿子,也就是当年芸姚她爹救的人,也就是鲁国公子。

        因为鲁国国君就是周礼的奠基人,所以鲁国上下推行周礼总是很贯彻,如果芸姚继承爵位的时间再晚一点,只怕她就要面对嫡长子制度,就再也无缘爵位了。

        考古发现中发现从西周开始,记录女性的青铜器就越来越少,这侧面证明了女性的地位是越来越低的。

        “公孙已经开始学习六艺,肯定会参加今年夏天的射礼。”农人说道,果然八卦是人之天性,八卦国君家的事情就是国人的消遣了,国君的爵位是公爵,公爵的儿子就是公子,孙子就是公孙。

        这年头国人地位很高,毕竟国君也需要国人来掌控广袤的国土,而且也没有什么儒家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种后世理所当然的观念,现在的国就是大家一起合伙做生意,你这个领导好,我们跟着你干,你这个领导不好,国人完全可以去其他国。

        野人不允许离开土地,但国人却是自由的,想去哪就去哪。想要国人留在自己国家帮忙,那么国君就得谦虚,就得尊重国人。

        没有忠诚这种概念,大家做事全看自己是不是开心。

        射礼也就是射箭比赛,也是一种集体活动,正因为没有忠诚的概念,所以才需要大量集体活动来增加凝聚力,让大家在集体活动中获得归属感,愿意留在这片土地上耕耘。

        所以集体活动并不是劳民伤财,而是非常有必要的。

        再说了很多社会概念都是在集体活动中才会越来越具体化,越来越成熟化,要是大家都埋头做自己的事情,都不参加集体活动,那么文明发展就会减慢速度。

        “渡娘可愿意去参加射礼?到时候定然会有媒人在场,说不定可以为你选择一个丈夫。”叔宰说的很直接,这年头大家都这么直率。

        媒人的历史就是这么悠久,而且还是官方媒人专门给国家的大龄单身男女解决婚姻问题。

        大家对结婚繁衍的事情看得是理所当然,所以都觉得芸姚已经到了年级,可以找个男人了。

        芸姚只觉得恶寒,她虽然穿越成了娇滴滴的小萝莉,可是她内心可是正经八百的青壮男子,她喜欢女人,绝对不会改变性取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