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后封神时代在线阅读 - 第四章灵异事件

第四章灵异事件

        此时日上三竿,但一群人却在河岸升起火堆,开始跳大神进行龟壳占卜,芸姚百无聊赖地看着这一幕,看在半釜小米的面子上等他们跳完。

        舞蹈很有原始气息,喉咙里发出的莫名其妙的歌声也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配合柴火噼啪爆燃的声音,就好像是蕴含着真正的神秘力量的仪式。

        不过这群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芸姚在河边生活了十二年,也见惯了各种各样的旅人,有国人公务员,也有商人,也有使节,不过这群人却不像是这样的人。说是公务员,人太多了;说是使者,行礼太多了;说商人,却又太迷信。因为商人的目标是做生意,是成交,他们出门前肯定已经占卜好了,不可能带这么多乌龟壳。当然也可能是芸姚少见多怪,毕竟她虽然穿越了十二年,但也没到处走过,不知道这西周广阔。

        要把乌龟壳烧出裂痕需要时间,芸姚百无聊赖目光看向那个装有乌龟壳的旧袋子,袋子虽旧但很精致,由多重材料拼接,手艺精巧。

        总觉得袋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吸引自己。

        “来!”忽然芸姚耳边传来一声鬼魅般的声音,伴随着那古朴原始的占卜歌声吓得芸姚一个激灵,连忙抬头看向四周,可很正常,一切还和原来一样。

        奇怪了,难道是幻听?芸姚刚才耳中确实听到了一个幽怨清远的声音,不过青天白日的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肯定是因为这些跳大神的家伙太诡异。难怪很多人都会被跳大神的忽悠,这种不明所以的东西确实容易影响人心。

        啪嚓!

        就在这时一声轻响传来,那个装有龟壳的精致布袋啪地裂开了,里面的乌龟壳洒落一地。

        芸姚立刻后退一步撇清关系,这是它自己坏掉的,和她没关系。她发现这些人跳得正起劲呢,根本没有注意到发生了什么。

        但没注意才更应该后退,免得被他们冤枉说自己搞乱他们龟壳。

        手舞足蹈,振振有词,太阳从头顶斜过,那位身穿玄色丝绸长袍的贵人终于把龟壳烧裂开了,开始根据裂纹进行占卜,看看过河到底安不安全。

        而其他人也停下休息,收拾龟壳。他们倒是没怀疑芸姚多手多脚,只以为是这个袋子年久失修,所以自己怀了。

        “大吉。”贵人满脸笑容:“大家不用担心,我们都可以安全过河,卦是大吉之象。”

        “那就不要再等着了,大家都准备好吧,我们过河。”芸姚立刻帮大家准备起来:“重的货物放在中间,防止筏子侧翻。”

        这年头有个好处,那就是大家都听专家的话,哪怕是天子也是从善如流。所以西周的社会分工是相当细致的,各方面都由各方面的专家来工作,大家各司其职绝对不会不懂装懂。

        如今整个西周,最不懂装懂的估计就是穿越变身而来的芸姚了。

        所有人都非常配合,最后贵人交代车人先回去,自己登上了独木舟,坐在芸姚前面。这是为了表示尊重,划船的人必须坐在后面,客人坐在前面。

        “开始渡河。”芸姚滑动船桨,开始唱歌:“啊啊啊……”

        不是因为芸姚兴致好,而是看不少人还是害怕,所以唱歌舒缓一下他们的紧张心情,防止他们抽筋。

        贵人都被吓了一跳,不过听到旋律之后立刻就安静了,乐乃是西周最流行的文艺方式,上到天子下到黎民都是音乐爱好者。

        而芸姚唱的还是未来的流行乐,确实是别具一格,泡在冰冷河水里的人也放松了过来,忘记了恐惧。

        芸姚一唱歌,飞鸟游鱼走兽果然全来了,头顶飞鸟,岸边走兽,水中游鱼,全部停下听她唱歌,有一种开演唱会的感觉。

        其他人也发现了这些异常,但并不害怕,只觉得这是异人之歌,乃是真正的音乐,真正的乐就应该感应天地。

        芸姚中气十足,但声音大却不躁动,反而是化为穿透了心灵的力量。

        “渡兮渡兮,河水流淌;渡兮渡兮,客莫慌张;巧兮巧兮,刳木为舟;快兮快兮,两岸来往……”如果有采集诗歌的官员经过,芸姚这首肯定也能在诗三百中获得一席之位。

        在悠扬有力,丝毫不见女子娇柔的劳动人民的歌声中,独木舟已经到了北岸:“你们都坐好,等我绑好船之后,你们再上来。”

        歌声停止,动物散去。

        又是一阵忙碌,游泳上岸的人进庐内生火取暖,然后穿上干衣服,开始卸货。

        “去鲁国国都还有多久?”贵人问道。

        “车子急赶的话,天黑的时候差不多能到了。”如果没有耽误算卦的时间,天黑之前就能到了。

        看了看天色,贵人决定继续赶路:“劳烦你去叫车人来。”

        简单,芸姚拿出一片芦叶,站在门口连吹三次,根本不用跑,采邑那边听到声音,车人自然知道有客人需要马车,就会准备马车过来迎接。

        “这是何种乐器?”贵人很是好奇。

        “这不是乐器,就是芦苇叶,我们以此联系。”就是依靠叶子的震动发出声音罢了。

        “神奇。”

        “很多叶子都能吹出声音,不然风过树叶,也不会沙沙作响。”芸姚说道。

        “我还以为树叶的声音是彼此相撞而产生,原来是风吹树叶而起?”贵人很是惊讶,不过他并没有多少时间和芸姚讨论音乐,因为车人很快就来了,贵人还要赶路。

        两匹杂色的马,这也是国公的,只是交给芸姚养,需要的时候国家会把车马全部征召起来。而且养好了没有奖励,养坏了却要受惩罚。

        两匹马换了几次,倒是都没有出现过意外,都非常好用。

        装货,上车,出发,贵人对芸姚行礼:“我回来的时候定还从此处经过,要与渡娘畅谈一番。”

        芸姚也只能说:“欢迎。”人家要来,自己也搬不走。不过芸姚并不认为这些大人物会记得自己,过几天肯定把自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在芸姚看来,贵人的承诺不如他留下的一釜小米来得重要。

        送走了贵人一行人,芸姚开始收拾东西,时间不早了,估计今天也不会有其他客人。就在此时,芸姚发现自己怀里好像多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圆鼓鼓的,冷冰冰的,会是什么?

        芸姚把手探入衣襟,取出此物一看,立刻汗毛倒立,竟然是一个巴掌大的乌黑龟壳,谁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又是何时跑到穿越者的衣服里的。